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二十章夺宝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二十章夺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青白的火焰在尤格的大剑上升起,猛的炸开,顿时火焰四射,尤格被火焰逼的连连后退,但却死死抓着那把大剑不肯松手。

火焰在半空翻卷,疾速汇集成一个火焰的半身影子,这可是把尤格惊的满头冷汗,“怎么……”

由火焰构成的影子十分模糊,但它头上那再明显不过的火焰双角却清晰可见……

邪眼转头望着近在咫尺的尤格,面孔上裂开了一道让人不寒而栗的口子,仿佛是它的嘴巴,“老东西,你还想拿着这把剑到什么时候?”

“邪眼?”

尤格可算得上是见多识广,在邪眼现世后更是了解过很多情况,关于邪眼的各种形态早已烂熟于胸,而眼前这火焰人影尤格也是清楚的知道,这就是在很久之前,邪眼以人形状态出现的模样,这也是他最臭名昭著的形态,每一次它在人类城市中肆虐的时候,都会使用这个形态。

“有人认识我,这种感觉真好1邪眼用那双令人不寒而栗的火焰双目望着尤格,“作为奖赏,化成灰烬吧1

邪眼杨起火焰巨爪,狠狠向尤格抓去。

尤格知道自己不放开大剑是没有办法摆脱邪眼的,当即果断放手,疾速向后跃去,邪眼一爪挥空,大剑也轰然?砸在了地上,地面的水顿时被邪眼的火焰蒸的一干二净。

尤格退到远处,犹自额上带着冷汗。邪眼的厉害他自然再清楚不过,那火焰只要真的被碰上一点,那么有的时候甚至连灰烬都不会留下,会被直接烧成虚无。

“年轻人,看来我轻视你了。”尤格拔出长剑,望着天闲不慌不忙走到了那把大剑跟前,眼角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他知道今天想再得到那把剑几乎已经是不可能的奢望了。

天闲轻轻笑笑,“多谢夸奖,那么我想胜负已分。老人家您还要继续为难我们吗?”

尤格看了看远处昏死过去的那七八个骑士。再看看天闲这边人多势众,还有一头实力无法确定的火云睛,不由暗暗叹气,如果是自己年轻时或许还有一战之力。但现在毕竟已经快七十岁了。而且对方又得到了那件宝物。恐怕自己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我说不,是否能带着我的不下安全离开?”

“当然,而且可能要提醒您。”天闲看了看地上正因为轻微的震动而不断荡漾波澜的水。您可能要快点才行,否则的话沙王的沙利特大军就要打过来了。”

尤格目光立刻落颤动的水面上,顿时面色一变,“沙奴过来了1

天闲对身后招招手,小灰立刻“轰隆卤的走了过来,很配合的怒吼了一声。

“您可以带着您的部下先离开了,我可不想背后遭到暗算。”天闲怕了拍小灰的脖子,笑的要多灿烂有多灿烂。

虽然天闲明显连被追踪的机会都不留给他,但尤格现在没有选择的余地,他只能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要是沙王的人冲过来的话,那么在这大沙漠上没人能斗得过那些勇猛的沙利特战士。

迅速唤醒了所有的部下,尤格深深的看了天闲一眼,警告似的留下了一句话:“年轻人,早些离开血盟,或许你还有救。”说完,尤格带着他的部下以最快的速度向南方逃走。

天闲一直目送着尤格和他的部下消失在沙丘之后,又让小灰升空观察了一下,确定他们已经离开后,这才算是真正的送了一口气,精神松懈下来后不由身体摇晃了一下,差点摔倒。

“黑……”雪眼有泪光,咬着嘴唇惊惧的望着天闲胸口的伤痕。

“我没事,现在我们也立刻离开,沙王的人就要到了1天闲感到心口很冷,心脏被刺穿的滋味儿可一点都不好受,多亏了逆心诀绕开了心脏周围的血脉,现在身体才没有崩溃,不过这一次可不会再有神域中那种身体出现变化的奇迹了,天闲自己也不知道这样的伤要怎么才能恢复。

“我已经能听到他们的脚步声,我们必须快点离开1屠戈伸手抓向了地上的大剑,邪眼在刚才已经消失了,所有人之中,现在看来也就只有屠戈有足够的力量搬动这把剑。

“嗯?”屠戈抓住剑柄,忽然间愣了一下,他居然没能提起那把剑。

天闲已经准备登上小灰,见屠戈面色有异,问道:“怎么了?”

“这剑好重1屠戈再次用力,但那剑居然依旧躺在那里纹丝不动,这不由激的屠戈心中野性上涌,沉吼一声双臂灌满了力量一起用力狠狠一扳那大剑。

那剑如一座山般躺在那里,周围的水连一点波纹都没出现。

屠戈双目暴凸,“不可能!刚刚那个人类明明还挥动这把剑1

大家闻声迅速围了过来,见到屠戈死活也挪不动那把剑,一时面面相觑,毫无疑问屠戈在众人之中是单纯力量最大的一个,刚才尤格那样的老人都能挥舞这把大剑,屠戈怎么可能连搬都搬不动。

“狮子头,你最好拿开你的手。”忽然,大剑上跳起一朵火焰,邪眼发出了声音。

屠戈倒吊的双眼缩了一下,脸上露出几分怒容,双手不仅没有放开,反而更加用力。

“真是不知悔改1邪眼的话里满是嘲弄,“看来我不给你些教训,你是完全不会懂得我的话的。”

一股火焰自大剑上窜了起来!

“咚1

天闲一脚踩在了大剑上,正好把那股火焰踩灭,“现在没时间和你这个***磨蹭,这把剑到底是怎么回事?”

屠戈见天闲插手进来,也不好再坚持。只好悻悻收手,但显然对于邪眼的态度大为不满。

“你……你别踩着我1邪眼的声音很别扭的从大剑上传来,“我现在还没办法自由移动,快放开,放开1

天闲挪开脚,大家顿时都清楚的看到大剑上一片火焰剧烈的跳动了几下,疾速缩回了剑尚。

邪眼如释重负,解释道:“没什么奇怪的,这把剑怎么可能随便什么人都能拿的起来,嘿嘿……要知道刚才那个老家伙说的可都是真的。这东西的名字的确叫做‘荒尘’。是当年数一数二的无上宝物。”

说完,邪眼不由小声嘀咕了一句,“当然,现在它已经和从前大不一样了……”

天闲看了看地上的大剑。想到刚才屠戈竭尽全力也拿不起来。自己不由也伸手过去。握住剑柄轻轻一提。

“嗡1

那把大剑带着破空声被天闲从地上拿了起来。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包括天闲自己。

轻轻挥动那把大剑,天闲感到极为沉重。但也没有沉重到无法移动的地步,以屠戈的力量绝对不会连挪动一下都办不到的。

“是你在搞鬼?”天闲没好气的瞪着大剑问道。

邪眼的火焰当即冒了出来,“这可不管我的事,我说了这把剑不会是随便谁都能使用的,刚才那个老家伙之所以能用这把剑,那是因为借用了很多人的力量暂时得到了这把剑的认可,而且,那只是暂时的而已。”

见邪眼说的言之凿凿,天闲也有些不确定起来,“那我呢?”

邪眼嘿嘿一笑,“至于你,那自然是因为我的存在!如今我寄宿在这把剑中,自然就相当于你得到了不用代价的使用权,说起来你必须感谢我才对,所以今后……”

“轰!1

天闲把剑丢在了地上,“我们走吧,沙王的人就要到了,这把剑太过沉重,小灰可能拖不动,就丢在这里好了。”

大家微微一愣,瞄了一眼地上邪眼目瞪口呆的模样,顿时心知肚明的一起和天闲转身离去。

“等等!!1

邪眼一声怪叫,身体化成一道火线猛的缠住了天闲的手臂,万分紧张的问道:“你……你要去哪?”

“当然是逃命1天闲理所当然的回答。

“逃命……逃……可是,可是我……我是说这把剑怎么办?”

“他太重了。”天闲晃了晃手臂,邪眼可是打死也不松手,“你抓着我做什么?你现在有了新的宿主,自然不用再跟着我了。”

“这……”邪眼一时语塞,憋了几秒钟,大叫道:“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不会再要求什么!赶紧将这把剑带走!这可是无上的宝物1

“嗯?”天闲回头,皱眉瞅了瞅邪眼。

邪眼的火焰不安定的跳了两下,“当……当然,顺便的……可以把我也带走。”

“我带上你有什么好处吗?”天闲歪着头问,“你除了每天挖空心思想要反噬我这个宿主之外,你还会做什么?”

“我为你提供了强大的力量1邪眼不由愤怒的吼叫。

“可我从没有恳求你提供这样的力量1

想起离开火雾山的遭遇,天闲沉声说道:“如果不是你寄宿在我身体里,我现在根本不会在这里,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人想要对我不利。”

手抚心口,天闲微微有些激动,“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现在或许正在亲人身边!做着和现在完全不同的事!什么圣灵殿和血盟!什么沙漠什么龙渊帝国!这些该死的东西和我怎么可能有任何关系!!我只是想要一枚圣痕而已!1

众人望了望天闲,谁都能在天闲的吼声中感到那种由衷的愤怒。

面对天闲的怒吼,邪眼一时无言以对,沉默了一会才说道:“这或许是我带来的麻烦,但现在一切已经不会再改变,你需要这把剑,这是事实1

天闲慢慢走上前去,伸手拿起了大剑,盯着上面的邪眼缓缓说道:“我或许需要这把剑,但也随时可以丢掉!我希望你清楚的明白这一点,现在……你已经无法向从前那样威胁我了。相反的,你的命运已经握在了我的手里1

邪眼干巴巴的笑了两声,“我……我当初也是为了自保,但后来可没有做什么伤害你的事,你可要……”

“我的记忆去哪了?”天闲忽然问道。

“呃,记……记忆?”邪眼微微一惊。

“你偷偷潜入了到我的精神深处,想要探查我的秘密,想要找到我的弱点,你隐藏的很巧妙,我甚至没有发现你的动作。但可惜我们都没想到你会被掠走。我思考了很多次,后来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的记忆会和你一起被夺走,为什么这段时间你经过了几次沉睡。我的确低估了你。我说的没错吧?”

邪眼的火焰在大剑上缓缓燃烧着。摇摆不定。

“我……”

天闲不等他说完就打断它,“你刚才的沉默已经是最好的***,我不需要解释什么。我只是要你清楚的知道,从今以后,我们的关系已经和之前完全不同了。”

扛着那把大剑,天闲和大家一起坐上小灰,急速向南方飞去。

沙王赶到这个绿洲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放亮了,看着狼藉的绿洲,沙王气的浑身发抖,“这些外来者,沙漠之神会诅咒你们!所有人听令1

无数沙利特战士轰然回应。

沙王手指南方,“我的勇士们!现在我们要去南方,要去沙漠之外,我们的耻辱必须要用那些肮脏的外来者的鲜血洗刷!!我命令你们!带回他们的鲜血!带回他们的头颅!1

无数沙利特战士们对着天空放声怒吼,整个沙漠似乎一瞬间充满了杀气。

远处,天闲正静***在那里抚摸着那把大剑,忽然回头看了看,“你们听到什么声音吗?”

“没有。”屠戈立刻答道。

天闲摇了摇头,目光又落回到那把剑上,“我们虽然得到了这件东西,但麻烦却也随之而来,这一次真不知道是祸是福。”

“小鬼!你不先看看古丽的伤吗?”卓玛一直在照顾古丽,在卓雅离开后,她一直昏迷着。

“她暂时没事,我需要一个安稳的环境来治疗她,我们先回沙漠边境再说。”

天闲是这样说,但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不去看古丽的伤的真正原因。

看起来天闲没什么要紧的地方,但其实他的伤比古丽要严重的多,直到现在天闲还在维持着气血绕开心脏附近的血脉流动,这其实一点都不轻松。

上一次在神域的时候也发生了类似的事,但尽管天闲不愿意承认,可失去了邪眼之后,天闲的确感觉到了身体能力的退步,那个时候有邪眼强盛的力量支撑也不觉得太辛苦,而现在逆心诀明明比之前更加清晰,更加强大,但仅仅是维持自己的生命都已经有些后力难续,根本没有余力再去照顾古丽。

现在坐在这里观看那把大剑,其实是想减少活动对身体的压力而已。

手指抚过剑锋,天闲心情有些沉重,邪眼并不是一件值得留恋的东西,这一点天闲再清楚不过,它虽然带来了强大的力量,但它也是一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至自己于死地的***。

从这次邪眼被抽离身体后,逆心诀反而变得强大,而且失去了一部分记忆来看,邪眼已经开始有计划的入侵自己的精神领域,并且压制逆心诀带来的身体强化力量,长久的和邪眼共存,必然意味着某一天被它突然杀死。

可现在,自己却又面临了不得不依靠这凶灵力量的情况。

如果不再次接纳邪眼,自己或许会死,古丽或许也会死!坐在那里沉思着,一直到小灰飞回了沙漠边境,天闲也没有整理出一个合适的办法来。

先把古丽放到这里最舒服的床位上去,天闲将大家都叫了过来。

“这一次,我们的确成功的拿到了这件东西,不过遗憾的是我们也暴露了身份,也暴露了我们的位置,沙王和圣灵殿以及***的势力会接踵而至,我们必须早做打算,大家现在有什么想法吗?”

众人都没有吭声,以目前的状况来看,现在的麻烦可不是一点半点了,如果这次处理的不好,将来可能后患无穷。

见大家没说话,天闲说道:“也不用这么悲观,毕竟我们还是得到了好处的。”说着,天闲轻轻敲击着那把大剑,“起码我们拿回了属于我们的东西。”

其实大家早就想问了,这次去沙漠其实最主要的目的是想找回三角和咕噜,可是别说它们,就连香的闪波刀也不见踪影,反倒是找到了最不被期待的邪眼。

“还不快把东西交出来,想要我把你丢进水里去吗?”天闲又敲了敲大剑,咚咚作响。

邪眼的火焰在大剑上升了起来,一个小小的恶魔形态看起来有点滑稽。邪眼搓着手,“好的,它们现在还睡着,我这就叫他们出来1

大家正奇怪邪眼的话,大剑上似乎凝结露水一样慢慢渗透出液体,而且还是浅绿色的……

“不会吧?”卓玛不由凑近瞪大了眼睛。

那些液体越来越多,等沾满剑上***面积,眼看就要滴落地面的时候,忽然一收,急速***成球,轻轻晃动了几下,顿时凝缩成一个不大的果冻似的玩意。

“咕噜!?”未完待续……R1292

,无弹窗阅读请。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