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一十九章洪荒之尘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一十九章洪荒之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虽然是黑夜,但月光照在静静的绿洲上,一切都显示的清清楚楚,这片不大的绿洲附近别说人影,连个会喘气的东西都没有。

“等等1天闲一把抓空,卓雅已经跳了出去。

“小灰!1天闲大叫,小灰周身的风暴顿时散去,双翼也不再扇动,身躯一扭向那一小片绿洲冲去。

“这个***女人!不要命了吗?那可不是她自己的命1天闲懊恼无比,卓雅像刚才那样跳出去,眨眼就会撞在小灰周身的暴风护壁上,要是不小心撞到小灰的双翼,那凭她脆弱的身体不被打成碎片才是怪事。

卓雅人在半空,双目已经锁定了绿洲,不等落地身影已经急速亮起,虚白光影一闪而去,人早站到了绿洲湖泊边上。

举起手里的长剑,卓雅目中闪动着惊人的寒光。

小灰紧随其后落到了她身后,巨大的风压吹的卓雅黑色的长发凌空飘摆,但她手里那把才从香手中借来的骑士长剑却丝毫也没有动遥

天闲看着立在湖边的卓雅多少有点惊讶,因为刚才她使用了古丽的圣痕,圣痕的力量和*与精神紧密相连,按照道理来说,属于古丽的圣痕,在同一时间是不会再被第二个意志支配的。

“这里没有人!我们必须快走1天闲看到天空上的尤格已经越追越近了。

卓雅眼角抖了几下,“到了现在,居然还想侥幸逃过这一次!真是愚蠢1

长剑猛然劈下,一道剑光狠狠劈进湖泊中,略微显得有些浑浊的水顿时激起一片波澜,而在这***水花中。却出现了不和谐的刺目猩红色。

“哗哗哗!1

一片杂乱的水声响动,随着古丽的这一剑,在湖水里猛的窜出了七八个人影。水花飞溅之中能看到他们身上穿着圣灵殿的铠甲,居然无一例外全部是圣灵殿的骑士。

这些骑士们才一冲出水面。全部拔出长剑怒吼着冲向了卓雅。

卓雅微微冷笑,“给***掉他们1

巨大而恐怖的怒吼声从古丽身后爆发而出,小灰庞大的身躯瞬间出现在古丽头顶,棕***的眼珠盯住那几个冲上来的骑士,一股风无声无息间已经汇集起来。

双翼猛的展开,小灰就好像一个风暴源头吹出了一股强劲的旋风,这风掠过卓雅的身边,只把他的长发吹的乱飘。但那些骑士却一个不少全被卷了进去,这股小型飓风把湖泊的水几乎一股脑的吸上了半空,那些骑士们惊恐的喊叫着,在旋风里互相撞了不知道多少下,最后在半空和水花一起四散纷飞,各自摔在了远处的沙地上,顿时全都昏死了过去。

天闲等人跳下地面,不由一阵苦笑。

这小绿洲的水怕是要几天时间才会恢复了,而且卓雅还真是会节省力气,那些骑士并没什么战斗力。让小灰一次解决掉还真是方便快捷。

“那是什么?”天闲忽然发现,在这个小小的湖泊下露出了闪闪发光的东西,好像是一些形状奇怪的宝石。在湖底摆出奇怪的形状。

“那是献祭的血阵。”古丽身体晃了一下,手中的剑居然掉在了地上。

天闲大吃一惊,赶紧扶住她的身体,“喂!你怎么了?”

卓雅的脸色苍白的厉害,“我……我的时间不多了,把那些献祭的宝石带上,那是……很不错的东西,还有……”

忽的一下抓住天闲的衣领,卓雅森然说道:“我还会再回来的!但……我不想看到那一天1

天闲很清楚卓雅的意思。经过这几次卓雅苏醒过来的事,天闲大概也明白了一个规律。在古丽陷入生命危险的时候,卓雅就有很大的几率苏醒过来。她是在警告自己,不要再让古丽陷入危险。

“我会尽力的,请你相信我。”

“真是让人无法相信……相信的……的……协………”卓雅慢慢和合上了双眼,身体一软,彻底靠在了天闲怀里。

“拿上那些宝石。”

屠戈立刻点头,飞快的跳下只剩下一个水低的湖泊。

天闲多少有些惭愧,当初卓雅临死的时候,是那么不甘,那么不放心的将古丽托付给自己保护,但这才没过过久,古丽已经两次三番的陷入生命危机。

“你们……不许碰那个东西!1半空上忽然传来愤怒的喝声,尤格这个时候终于赶到了!

屠戈抬起头,目露凶光。

“拿起宝石,破坏那个献祭血阵1天闲盯着天空的尤格,将晕倒的卓雅转身交给卓玛,昏迷的卓雅黑色的长发正在急速从发梢向发根变红,显然古丽的意识正在重新回到身体中。

屠戈低低的吼着,猛的低下身,五指上弹出尖锐锋利的爪子,对着脚下的那个奇怪的阵法狠狠就是一爪!

“不!!1

半空的尤格发出近乎凄厉的吼声,屠戈那一爪子就好像直接抓到了他身上,只见他浑身金色的光芒猛然间爆开,一个人影从里面甩了出来,翻滚着坠落半空。

“砰!1

尤格就摔在湖底浅浅的水坑里,身体陷进了沙泥中大半。

挣扎着重新站起来,尤格第一时间拔出自己的剑,却忽然愣在了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天闲等人已经围住了他。

“原来你已经到了这个年纪。”天闲上下打量尤格,不由暗暗警惕。

尤格是一个须发花白的老人,虽然他身上脸上满上污泥,但依旧能看得出他起码应该有六七十岁的年纪了。

在这个年纪还能身披重甲,外出执行任务,如果不是极厉害的人物,那是绝对办不到的。不过现在天闲并不是很担心这个。

因为屠戈已经收集完那些宝石站在天闲身边了,那个血祭的阵法被破坏,支撑阵法的骑士也全被小灰吹晕。尤格身上那种散发着强烈能量波动的光芒也已经消散。

毫无疑问,现在他是孤身一人。

“老人家,在湖底设立血祭阵法这真是聪明。差一点就骗过了我们,但现在你只能孤军奋战。在这样的实力差距下,不知道您能不能将那把剑还给我们。”

尤格缓缓转身,用他淡淡灰色的眸子盯着天闲,“小子,你真的已经投靠了血盟吗?”

天闲歪头问道:“为什么又问这件事?”

尤格眸子微微缩了缩,“刚才我见到的那个……真的是卓雅吗?在雷霆古城,我的部下亲眼见到她被古丽杀死了!绝对不会有错1

“这和我投靠血盟有什么关系?”

尤格的声音中充满了警告的意味,“我只是希望你明白。血盟为了拉拢人加入他们总是不择手段,甚至会使用一些残忍而恐怖的手法,比如……让死去的人灵魂复苏。”

不只是天闲,所有人都面露惊讶,这种事只是道听途说过,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让人死而复生的办法?

“但……”犹如继续说道,并摇着头,“生命的逝去就好像水的流动,就好像小草发芽,花瓣凋零。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是生命之所以为生命的最重要的一部分,逝去的生命。绝对无法再重新苏醒!那不过是假象1

天闲轻轻皱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不要被血盟欺骗,年轻人!你受了那样的重伤居然还能自由的移动,一定是得到了禁忌的血术吧,许多人都是因为血盟的蒙蔽最终走上了不归路,我虽然认为你应该死去,但我不希望你在被血盟蛊惑做出什么不可饶恕而又追悔莫及的事后,才遗憾的离开这个世界,到了我这个年纪。这样的事情已经看到的太多太多。”

天闲思考了那么一下,“你……你想拖延时间。等待援军吧?”

尤格冷冷一笑,“我不需要援军。因为我有这个,我只是在警告你而已1

说着,尤格居然收起了自己的剑,然后从背上卸下了那把看起来沉重无比的大剑。

“年轻人,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尤格握着那把大剑,一瞬间显得无比兴奋。

“那是我之后要去探查的事,老人家,我恳请您不要再反抗,并将那把剑交给我们,想凭借那把已经没有任何威力的剑打败我们所有人,那是不可能的事1

“那是你还不知道这把剑的来历1尤格轻轻笑了两声,轻轻挥舞那把大剑,呜呜作响中,一阵阵奇异的压迫力在空气里荡漾开来。

“这是和这个世界的源头相似的东西打造的剑!是真正的诸神宝物1

“世界源头?”天闲有点疑惑的看了看那把大剑,“那是什么东西1

尤格面对天闲等人似乎一点都不着急,仿佛已经胜券在握,把那大剑在水坑里一插,轻松的说道:“在破碎时代之前,这把剑就已经存在了,它的年纪或许比人类的历史还要长久,是跟古代诸神使用大地精华打造的神物1

“古代诸神……”天闲皱起了眉,在显存的人类典籍记载中,的确有一些提到了破碎世代之前的世界,在那个极其古老的年代中已经有诸神的存在,人类现在普遍把那段根本没有记载的年代直接成为古代,而那个时候的诸神则被人类称为古代诸神。

传说那个时候的诸神比破碎世代的诸神还要强大的多,在他们之中还存在着一些从世界之初就存在的伟大神灵,那些神灵同这个世界一起诞生,可以说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他们的力量是无法想象,甚至可以化身天空和大海,他们几乎无所不能。

但是,就算是这个世界也不是永恒的,那些伟大的神灵也总有陨落的一天,古代神灵渐渐的消失,随着时光流逝而逐渐陨落,不过他们留下了一些具有无匹力量的神物。

据说,那些古代神灵所遗留下来的神物,就是破碎世代诸神大战的导火索。

当然这些都是无可考证的事,不过在人类的记载中,的确存在一些明显超出破碎世代诸神力量层次的宝物,有许多强大的宝物甚至达到了遇神杀神的地步。与之为敌的诸神完全没有办法抗衡。

而随着破碎世代结束,经过七日灭世战争诸神把整个世界付之一炬后,所有的一切全消失了。诸神不再存在,那些传说中的伟大宝物也销声匿迹……

人类一千多年来在世界各地竭尽全力的发掘诸神遗迹。虽然找到了许许多多具有强大力量的宝物,但那些具有毁天灭地威能的宝物却一件也没有找到。

如果说眼前这把剑就是那些宝物其中的一个,那么……事情恐怕就有些不好办了。

天闲目色微闪,“这把剑,叫什么?”

“荒尘1尤格用一种近乎崇拜的口气说道,“洪荒之尘大剑!是古代神灵使用世界之初时最沉重的物质打造的剑!如今那些最初的物质已经沉入地底核心,再也无法找到1

天闲倒是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东西,但是一声惊呼却在天闲身边传来。

“卓玛姐姐?”天闲见到卓玛和维罗脸色忽然间变得难看起来。卓玛更是满眼惊愕。

“荒尘大剑……”维罗微微冒出了冷汗,“这不可能的!那种东西不可能还存在1

尤格呵呵而笑,“古代那些神器的器具应该还在这世界的某些角落沉睡着,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但这件东西,圣灵殿已经探查清楚接近四百年的时间了,但因为沙利特帝国的存在,因为这片沙漠的特殊性,我们从未轻举妄动,一旦被沙王知晓这件事。那么外人就再也没有机会得到它1

尤格举重若轻的拿起那把大剑,“我知道你们或许不会相信,但没关系。我现在就向你们展示一下,这件东西到底有什么样的威力1

大剑的剑锋直指众人,一股无形威压顿时向每个人压了过去,天闲眉梢抖了抖,脚下不由得后退了半步。

这东西好沉重的气息,仿佛空气都凝结了起来。

尤格眼中渐渐浮起冷光:“这把剑是凝聚了世界上致重物质的宝物,没有什么能抵挡它的威力,你们不想死的话,最好不要挡在这把剑前1

怒吼一声。尤格扬起大剑高高跃起,一个翻身狠狠向距离最近的天闲斩来。“年轻人!受死吧1

天闲脚下“轰”的一声出现了一个圆坑,地面下陷了足有一尺。地上仅有的一点水瞬间全被挤进了地面。

而天闲周围的人早被一股无形巨力推开。

人还没到,紧紧凭借大剑散发的气势就有如此威力?天闲站在原地惊的双目瞬间放大。

“闪开!1维罗见天闲站在原地不动,不由一声大吼。

我……我他妈也想闪开!!

天闲简直睚眦俱裂,望着天空坠下来的大剑,双脚却死死的定在原地,根本无法动弹!那把大剑就好像如有魔力,紧紧的禁锢了天闲周围的空气,天闲感觉自己就好像被一层强力的保鲜膜完全锢住,别说躲避,连动弹一下都困难无比。

这难道要被砸成肉泥?

“轰!!1

惊人的巨响伴随着冲天的火光爆发而起,尤格炮弹般砸在了地面上,湖水烂泥冲天飞起。

一股强劲的无形冲击波在地面上暴走,已经***退的其余人顿时被撞飞出去。

大家翻滚几圈立刻爬起,向湖中央一看,顿时呆祝

天闲还好端端的站在那里。

尤格的大剑劈在了天闲身侧,那把剑把地面整个撕开,甚至隐隐可以看到裂缝中的地下水。

天闲惊魂未定,满头都是冷汗,正呼呼的喘着气,在他手上和那把大剑上,相同的青白色火焰正在跳动着缓缓消散。

尤格仿佛遇到了什么完全不能接受的事,他握着那把大剑就呆呆的站在天闲时身前不到两米的地方,一脸的苍白和难以置信。

“怎……怎么可能?”尤格眸子一阵剧烈的收缩,死死盯着近在眼前的天闲,“你怎么可能档开?这把剑是无坚不摧的1

天闲现在只要伸伸手就能攻击到尤格,但天闲没有,因为天闲能清晰的感觉到现在的情况是自己更加危险,尤格浑身都散发出一种野兽般危险的气息,那把大剑正在他手中轻轻的鸣响……

不过,天闲现在也终于完全肯定了一件事!虽然现在倍感吃惊,但面对尤格,心中总算有底了。

尤格的呼吸忽然之间变得急促了起来,“不可能……这完全不可能!这把剑不可能被挡开!受死吧!1

怒吼着,尤格再次挥舞起大剑,大剑杨起的一瞬间,地面的砂石轰的一声随之而起,仿佛在追随这把剑的轨迹一样。

天闲整个人几乎都被冷汗湿透了,这么多次遇险中,这是天闲最感到恐惧的一次,那把剑上散发出的厚重和无可颇感觉简直让人想要放弃自己的生命。

眼见大剑再次凌空斩来,天闲猛的一咬舌尖,剧痛让天闲的精神立刻清醒了几分。

双手一推,天闲十指间青白的火焰爆发而出,“邪眼!!给我出来!1

一道火光从荒尘大剑上炸开!

“小鬼!没有我你果然是不行的!1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