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一十八章釜底抽薪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一十八章釜底抽薪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轰鸣了半夜的沙漠上忽然间就恢复了宁静。

天闲怔怔的站在那,伤口还在流血,那个金色人影已经慢慢的握住那把大剑并拿到眼前细细观看。

这把剑上所有的无形压力消失,连光辉也一点都没有残留,现在除了本身十分巨大外,已经平平无奇。

“唔,和传说中的一样,要不是刚才亲眼见识它的威力,我恐怕也不会相信这东西居然就是那件宝物。”那金色的人影细细观看着那把大剑,啧啧称奇。

怒喝声忽然打破了宁静,一道人影凌空越来,一柄金色长剑刺向了那个金色人影。

“嗯……你是谁?”那金色人影有点疑惑,长剑举起,猛然间剑尖上爆出一团强光。

香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迎面扑来,但她握紧了长剑,依旧向前冲去。

金色人影剑锋上的光芒猛然爆炸,狂暴的能量冲击横扫四周,香大叫一声顿时被弹了回去。不过,一击打退了香,那金色人影却似乎有点意外。

当半空光芒散尽,那金色人影微微有些惊讶的说道:“你居然还能动?”

香倒在了地上,但却没有受伤,她也有点吃惊的看着身前的天闲,刚才要不是千钧一发之际天闲伸手拉住了她,并将她拉回来,那么现在香或许已经倒地***不止了。

刚刚,明明被刺穿了身体。香愕然望着天闲,那微微涨高了一些的身躯上还留着可怕的伤口。

忽然,香的眸子一缩,“这……”

那金色人影也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刚才一剑刺穿了对方的心脏,但是现在这个少年不仅没有倒下,就连伤口的血都已经完全止住了。

这怎么可能?

天闲深深的呼吸着,感受体内气血不断流淌带来的力量充盈感,终于露出了笑容,“多谢你精准无比的剑术。除了心脏外。其它内脏倒是没有受到太多伤害。”

那金色人影闻言大为吃惊,“你难道……已经投靠了血盟,并且得到了血法禁术?”

“是,又怎么样?”

天闲伸手在自己的伤口上轻轻一抹。一道火光从伤口上烧起。胸前的衣服顿时变成了飞灰。但是伤痕也随之消失,只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红色印记。

那金色人影不由谨慎的退了一步,沉声说道:“小鬼。看来你真的走错了路,血盟远远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模样,你投靠他们,就是踏进了无尽的地狱。

“这对你们来说似乎完全没有任何差别。”天闲捡起地上香掉落的断剑,“反正你们拉拢我不成,就要杀掉我,没错吧?”

“唔……邪眼本就不该是进入圣殿的邪物,虽然我很遗憾,但为了大多数人的安宁,你不得不死1

这时,卓玛等人才算从后面赶了上来,顿时排成弧形阵势包围了那个金色人影,卓玛眼神肃然的喝道:“留下那把剑,否则的话这里就是你的葬僧地。”

“哈哈哈哈……”那金色的人影大笑起来,声音虽然苍老,但是却选的中气十足,“小姑娘,你确定凭你们几个就能留下我吗?”。

卓玛大怒,立刻就要动手,却听见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等一下1

一个人影慢慢在大家背后站起,身上飘散着奇异的金色闪光,一步一步慢慢走了上来。

大家吃惊的望着古丽,她的模样似乎微微发生了一点变化,不过仔细观察变的并非她的容貌,而是她的神态。而在她的胸口处,一个血洞贯穿了身体,现在还在流血,但她脸上丝毫表情也没有,仿佛感觉不到疼痛。

“小鬼,你又食言了。”古丽来到天闲身边,目光微微一斜,看着天闲说道。天闲感到一股凉气随着对方的目光侵入了自己的身体,冷的不由打了个寒颤。

“不过,现在的情况似乎已经超过你们的能力范围了。”古丽居然笑了。

她的伤口还在不断流血,而且有淡淡的金色气息飘出,就好像被什么灼热的气息在身体上烧穿了一个洞。

“你的伤……”天闲看着古丽身上的伤口不由担心起来。

“暂时死不了。”

这个回答可没有让天闲安心下来,因为现在眼前的这个女子根本就不是古丽,而是卓雅!

卓雅的事大家都是知晓的,天闲已经找机会将情况告诉了所有人,当然古丽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在某种情况下会进入另外一种状态。

“先替我止血,我可不想她死的不明不白。”卓雅的目光扫了一眼天闲胸前的伤口。

天闲走上前来,五指上腾起了火焰,虽然现在邪眼不在,但刚才天闲倒是吸收到了不少邪眼火焰的力量。

“忍着点,这有点痛。”火焰烧到了卓雅的伤口上,伤口顿时冒出了一片白烟,但并没有皮肉被烧焦的臭味。

卓雅从头至尾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目光始终盯着前面那个金色的人影。

那人影也一直在观察着天闲等人,似乎眼前的一幕让他十分惊讶于好奇。

很快卓雅的伤口愈合了,伤痕变成灰烬飘落下来,肌肤上只流下了烧灼的红色痕迹。

不客气的推开天闲,卓雅摸了摸伤口,脸色依旧发冷,“没有必要,不许碰她的身体,还有……我的剑你早该重铸,要是那样,今天或许我就不必出现了。”

卓雅手里是那把断剑,剑身已经再次折断,看来是刚才被那道金光生生打断的。

对面那金色人影始终留意着卓雅的一句一度,他心中满是疑惑。忍不住问道:“你……你是古丽?”

卓雅的嘴角露出了一分冷笑,“怎么了,尤格将军,难道你已经老糊涂,连昔日的西殿战士都不认识了吗?”。

“唔,但……你似乎更像另外一个人。”

“是吗?但你现在看起来已经完全不像原来的自己了。”卓雅走上前几步,玩味的看着那个金色的人影,“没想到你为了进入沙漠,居然还是动用了这种招数,我没记错的话,似乎这种做法是被禁止的1

“小姑娘。你要明白。被禁止而不是被消灭,是因为被禁止的事要留在合适的时候被允许。”

“还是一样的老奸巨猾1卓雅淡然笑笑,“那么,不知道你能否留下那件东西。然后离开这里。我不想和昔日的老师正面为敌。”

那金色人影摇头。“我已经不再是你的老师了,现在你只是圣殿的叛徒而已。”

“这么说,你打算今天把我们全部留在这里?”

“不……”那金色人影的口吻意味深长。“本来我这次的任务只是搜索而已,当然顺便杀掉你们更好,但我现在却改变了注意,因为我发现似乎有些我们预料之外的事情正在你们身上发生。”

“预料之外?”

“你们,为什么不会死?”金色人影直截了当的问道。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

“不……”那金色人影摩挲着下巴,“刚才我太大意了,如果是使用血盟的禁术,那么你们的血不会是这个样子……”

卓雅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血迹,不由笑了笑,“的确,血盟那些家伙,一旦在自己身上施展禁术,他们的血就不再会是鲜红色的。”

“所以说,你们一定是得到了***的力量1那金色人影的声音显得微微激动,“为我灌满力量的灵***贯穿身体也不会死去,被刺穿心脏依旧好好的活着,这真是奇迹1

卓雅对于那金色人影的感叹抱以一笑,直接转身离去,“既然如此,我们不会受到你的攻击的话,也就没有必要再留下来了。”

所有***吃一惊,天闲也是愣在了那,卓雅……难道就这么要离开不成。

卓雅也不解释,向远处挥了挥手,顿时低吼声传来,一直躲在远处回避能量冲击的小灰飞了过来,和往日不同,今天小灰显得特别温顺,就连落到卓雅身边时都小心翼翼。

小灰可是清楚的感觉的到眼前这个女人和平时的古丽有着绝对的不同。

卓雅轻巧的跃上小灰,回头招手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上来!再等一会儿那些沙利特士兵冲上来,我们可就走不了了。”

大家面面相觑,卓雅现在这样的态度让所有人都十分意外,现在那把大剑还在那个什么尤格的手上,今天大家付出了这么多辛苦,甚至差点丢了性命,难道就这么走了?

“我们走1

天闲第一个转身向小灰跑去,纵身跳上了小灰的后背,这让其余人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这样一走了之,简直是莫名其妙!

“小鬼,你难道明白我要做什么?”卓雅多少有点意外的看着紧跟着自己的天闲。

“我不知道,但我明白现在我们斗不过那个家伙,坪跤邪旆ǎ?p> 卓雅冷冰冰的脸上再次露出了一丝笑容,“虽然是盲目的信任,不过这倒是不错1

天闲站起身,大声喊道:“我们走!没有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1

多少,天闲的话还是有些感染力的,虽然大家十分不情愿,但既然大家心中多少也都感觉的到,卓雅似乎有着什么计划,当下大家不再犹豫,迅速向小灰靠拢。

那金色人影可是大大的意外,“你们……你们难道就这样走了?这把剑还在我这1

卓雅站在小灰背上,大声说道:“尤格!那把剑你就先替我们保管好了!很快我们会取回来的1

“小丫头,现在居然这样狂妄。”尤格把那大剑在肩上一扛,大声回应道。“这一次我会放过你们,但你们还想得到这把剑的话,那么就自己去圣殿吧,我会在那里等着你们1

小灰起飞了。

等小灰飞起一定的高度,卓雅这才站到小灰头上,对着沙漠上的尤格大声喊道:“尤格!你似乎忘了一件事1

尤格正也打算离开,听到卓雅的喊声不由一怔,抬头疑惑的看向了正在原离的小灰。

卓雅的眸子里寒光闪烁,“圣殿的这种禁术的完成,全依靠我们的参与和帮助1

尤格的身体顿时猛的抖了一下。放声怒吼道:“你说什么?你曾经参与?你……你到底是谁!!?”

卓雅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你猜不出吗?但你现在应该知道的是。一旦你陷在沙漠中,那些沙利特战士就会把你撕成碎片1

“你!1

尤格一瞬间明白了过来,“你……你是卓雅!!1

卓雅脚下一跺,“最快速度。正南方向!寻找七八个骑士所在的小型绿洲1

小灰庞大的身躯差点被卓雅跺的抖了一下。嘶吼一声当即加快速度。直奔正南方飞去。

沙漠上的尤格似乎一下变得焦急而惊恐起来,把那大剑扛在身上,全身的金色光芒暴涨。纵身跳上半空,向小灰追去,但他的速度比起小灰可就差上不少了,转眼被甩在了后面。

小灰和尤格相续离开,沙漠上的暴风随后也很快停歇了下来,外围的沙利特战士不顾一切的冲了进来,但他们只发现满地的狼藉,以及倒在一边人事不省的沙王。

沙王的铠甲被那把大剑无以伦比的力量撞的扭曲干瘪下去,看起来胸骨可能已经全部折断,眼见是不活了,多勒和一众护卫守在他身边,都是一脸悲愤。

当大群的沙利特战士们围过来,见到沙王的模样时不由痛哭着全部跪倒在沙漠上,一时间哀声遍野。

“你们……在哭什么?”

猛然间,沙王的声音从铠甲下传来,所有***吃一惊,愕然望着沙王居然自己站了起来。

抖掉身上的沙尘,沙王看了看自己瘪下去的胸甲,沉默一阵,忽然大声吼道:“沙漠庇护着我们,我的战士啊!只要你们以自己的生命捍卫沙漠,那么沙漠就会赐予你们不灭的灵魂,现在不是哭泣的时候,入侵者已经夺走了我们的宝物,现在!我以沙王的名义,以沙利特帝国所有君主的名义命令你们!杀光那些入侵者!夺回我们的秘宝1

沙漠之上瞬间一片轰然应诺!!

……

小灰以近乎极限的速度向正南方向飞去,不过再把尤格远远甩掉之后,卓雅就会让小灰放慢一些速度,等能看到他的人影再加速飞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闲不解的问,所有人也都奇怪的看着卓雅,大家从头到尾都是一头雾水。

卓雅望了望背后尤格闪烁的金色身影,却似乎送了口气,缓缓说道:“你们还不知道,刚才差一点我们就全都被杀死了。”

这话让每个人都呆立当常

“被杀死?被那个尤格?”天闲也是有点***。

“你们或许没有感觉到,但那个家伙现在是不可战胜的1

“我们所有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屠戈对此似乎有点不大相信。

卓雅冷笑,“我们就算再多一倍的数量也不是他的对手,只是徒劳增加尸体而已,你们难道没有看见他身体上笼罩的金色光芒?”

“那是什么?”

“骑士献祭的力量1

“献祭!?”众人愕然。

“那并不是他自己的力量1卓雅微微皱起眉,“而是***了很多骑士的力量总和,这种方式是早些年从一个被抓住的血徒那里得来的,虽然圣灵殿已经研究出合适的方法,但因为原本是血盟的血术,所以一直禁止使用,这方法可以让很多骑士的力量暂时转移到一个人的身上,但代价是长久时间的虚弱,想必这次面对浩瀚的沙漠,还有难以捉摸的沙利特战士,尤格才不得不选择了这个办法。”

“那我们现在?”天闲其实已经猜到了。

“去找那些支撑尤格的骑士,然后干掉他们,尤格就不再具有威胁1

天闲皱着眉,但还是点点头,“但你怎么知道是正南方?”

“小鬼,不要小看我1卓雅的目光寒冷,“我曾经潜入过沙利特帝国,记得靠近南方的每一个绿洲的位置,既然我们是从龙渊帝国进入沙漠,尤格追踪我们,必然是从我们的南方追过来,而且为了布置那个血术阵法,需要稳定的环境,不可能在沙漠中进行,再有,靠近这里最近的几个绿洲,都在我们的正南方1

好惊人的记忆力!天闲不由暗暗咋舌。

卓雅说完,微哼一声,“马上就要接近第一个绿洲,仔细搜索,我们可没时间反复的搜查1

那是一个不大的,十分典型的小绿洲。

一波只有几十米方圆的湖水,周围生长着一些沙漠植物,在水岸边搭建了几间破破烂烂的房子,房子已经荒废,屋顶墙壁倒塌。

这绿洲就这么大点的位置,一眼就看了个干净。

“这里没有1

虽然这里完全不可能***,但大家还是梳理了绿洲附近的每个角落,但都得出了相通的结论。

“小灰!加速1天闲看了看远处已经逼近的尤格。

“等一等1卓雅忽然大喝一声,双目紧紧盯住绿洲,浑身散发出一阵寒气。

“他们就在这里1卓雅忽然大喝一声,不等***人有所反应,已经当先跳了出去。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