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三百零三章安顿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零三章安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将那些村民安置在了沙利特帝国的边境上,就在泥土和沙子混合的土地上。

沙利特帝国国境线上那只沙火鸟逃了回去,天闲对此无能为力,在沙漠这样的环境中,想要进行追踪是不现实的。

而沙利特帝国会什么时候对这件事做出反应天闲就无法预测了,现在天闲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安顿这些无家可归的人。

在邪眼的指引下,天闲在这片区域周围每隔一段距离就像地面下注入邪眼的火焰之力,打通地面的炎脉通路,虽然天闲对此并不是十分理解,但周围的温度的确在做完这一切后低了下来。

就像邪眼说的,这些并不自然的地心炎火气息顺着地脉又重新回到地下去了,地上自然就变得凉快了一些。

温度可以勉强接受后,剩下的问题就是食物和水了。

这里是沙漠的边缘,还算有一些树木林带,虽然稀稀拉拉的,但好歹是绿色植物,在翻过几个山坡,也能看到郁郁葱葱的山林,如果是有经验的人,总能找到一些勉强填饱肚子的食物。

但唯一的问题是水!

在这样沙漠边缘的炎热地带,没有水的话,连一天都撑不下去,那些村民来到这里才仅仅半天时间,现在就已经被热的有气无力,一动都动不了了。

天闲望着茫茫沙漠,一时不由一筹莫展,到哪里去找水呢?如果是在靠近龙渊帝国的乱街。那里还有水井,而在这个地方,现在却黄沙遍地。别说水,就连湿润一些的土地都找不到。

“现在,是要找到水源吗?”

天闲正没办法,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十分谨慎的声音。

回头一看,却是香有些紧张站在自己背后,天闲点头,“的确。但是这样的地方,恐怕根本就没有水吧。”

香回头看了一下周围的树林。用肯定的口气说道:“不!这周围一定有水源才对1

天闲一愣,“为什么?”

“高原上虽然没有这里的气候独特,但其实也很恶劣,食物和水都很稀少。在这些气候恶劣的地方,依旧能坚持生存的高大植物,一定是要有水脉支撑,你看这里的树木虽然长势不好,但却没有要枯萎的意思,这一定是地下有充足的水才会这样的。”

天闲听了这话不由眼神一亮,“香!你真利害!居然懂得这个1

香顿时双颊通红,“不……小生只是,只是经历过而已。所以才知道这些,算不得……”

“那水在哪?”天闲一下拉住她的手,无比期待的看着她。“能找到具体的位置吗?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打一口井。”

“哎?香你怎么了?”天闲忽然觉得香的脸红的厉害,好像被烧熟了一样,“不适应这里的气候吗?对了!你身上还有些伤没有痊愈,现在应该好好休息!别动,让我摸摸你的头1

天闲打算去摸摸香的额头确定一下她的情况。却被一只手不客气的打开了。

“死小鬼!不要对女孩子动手动脚1卓玛从香的背后走出来,毫不客气的把香的双手从天闲那里夺了回来。

天闲愣祝随即恍然,“我……我不是有意的,只是一时着急,如果能有水的话……”

“是……是小生太不中用了1香略有结巴,“小生离开家乡后,很少和人打交道,所以,所以……”

“不用解释,和这个死小鬼用不着这么客气,你越是客气,他就越是得寸进尺。”卓玛开始对香敦敦教导。

香听着卓玛不断的数落着天闲的缺点,只好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小生……小生还是先去找水吧1

卓玛倒是奇怪起来,“你真的能找到水?”

“小生试一试1香点点头,口气却十分肯定。

天闲也是有所期待,这时心中忽然传来邪眼的声音,“要她里我们不知的火脉远一些,破坏了我们的布置之前的功夫就白费了1

“她真的能找到?”天闲听邪眼这样说,倒是有点意外,看来邪眼认为香一定能找到水。

“现在我无法确定这周围到底有没有水,但她如果说可以找到的话,那么十有*是有的,银水精魄可不是吃素的1

看着香向不远处的树林走去,天闲不由问道:“你一直说的银水精魄,到底是什么?和你有多少相似的地方?”

邪眼哼了一声,用不屑的口气说道:“本质上,我们是相同的,都是这世界的一部分,是某种自然力量在独特的环境中经历了很多岁月积累,沉淀出来的意识,这种意识渐渐变得清晰,并可以自主***更多的力量形成自我个体,这就是我们。”

“这么说,你其实也不是什么独特的东西,只是这世界上自然力量的一种。”

邪眼并不否认,但立刻反驳道:“准确的说,我存在于上一个世界,在那个地方有着更适合孕育我们这样意识的环境,而当那个世界崩溃后,我幸存了下来,而银水精魄不过是这个世界中出现的东西罢了,和我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1

天闲一笑,“你不过是老资格罢了,见到冰霜巨人还不是吓的躲了起来。”

对于天闲揭短的行为,邪眼全当作没有听到,继续说道:“银水精魄,是这个世界上某些特殊的环境下,在水中产生的意识,这种东西力量并不一定很强大,但却十分敏锐而灵动,如果我感觉的不错,那个女孩刀上的银水精魄已经是十分厉害的那种了,她现在还无法发挥那把刀的全部威力。”

“哦。那倒是和我很像1天闲了然。

“哼!等我的力量复苏,什么样的银水精魄都能烧的精光1邪眼又是一声冷哼。

“那也要等你能把力量完全解封才行。”天闲毫不留情的打击邪眼,“但按照你现在这个样子。就在再厉害,也一样是个胆小鬼而已。”

“弱小的时候就要隐忍,这是生存之道1邪眼一点也不为天闲的话所动,“这是我能在上一次世界毁灭中存留下来的秘诀,小子!你应该好好学习这一点,就目前来说,你对这些愚蠢的人类要做的事情已经做的够多了。他们已经惹上麻烦,你不能在继续插手。否则将会惹祸上身。”

天闲吹了声口哨,向着香那边跑去,“我惹的祸似乎已经不是一件两件了,再多一点也不是什么问题。”

来到香身后。见她若有所知的在周围来回走着,天闲奇怪的问道:“这周围有水吗?”

香微微皱眉,“感觉很微弱,看来水脉很深,但是……”

摘了一片树叶在手中,轻轻揉碎,嗅了嗅上面的味道,香确定的说道:“但既然树木能得到足够生长的水,这也说明这个水脉的水量很惊人。”

“那能确定位置吗?”天闲闻言大喜。

“小生尽力1

闪波刀缓缓出鞘。一股凉意四散开来,香握着闪波刀,轻声说道:“请稍微后退一些。小生需要一点空间,还请见谅。”

天闲赶紧后退,并把好奇凑过了的***人也一起拉着后退。

香以刀锋斜指地面,缓缓的在周围走着,那闪波刀上似乎有淡淡的水波在闪动,看起来格外的奇异。

渐渐的。香放慢了脚步,闪波刀上波动的水光也渐渐平息下来。

倒转刀身。香稳稳握刀在手,轻轻的默念了几句什么,深吸一口气,刀锋猛的***了地面。

“噗1

几乎肉眼可见的,一道淡淡的涟漪从刀身上扩散开来,如水纹扫过,地面上的黄沙一阵翻腾。

第二道,第三道……

以闪波刀为圆心,一道道波光向四面八方缓缓荡漾而去,地面的浮沙纷纷被扫起,一时间烟尘飞扬。

大家都知道香在找水源,在具体在做什么却无从所知,只有天闲心中邪眼传来惊讶的声音:“这女孩子居然已经学会了使用银水精魄的力量,真是不可思议,难道说银水精魄也会甘心把力量交给人类使用吗?”

天闲一笑,“这么说来,你一直都是不情愿的把力量借给我使用了?”

“我只是逼不得已,哼!而你也未必就想要使用我的力量!我们的情况比较特殊,但这个女孩和银水精魄的力量居然这样协调,这的确很惊人,你知道她在做什么吗?”

“不知道。”

“我们刚才开通了火脉,将周围的地心炎气疏导回去,但现在这个女孩却是在以银水精魄的力量呼唤水脉,她在吸引地下深处的水源来到地表,这种手法可比我们高明多了1

“看来你也没什么了不起1

“是你这样愚蠢的拥有者无法发挥我的力量1

“哼1

“哼1

天闲和邪眼这边互相不服气,而香这边却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只见她神色忽然微微一变,轻喝一声,刀锋骤然完全***地面,随后身体霍然直立而起,闪波刀高高扬起,涟涟波光闪烁半空,早已经抽出地面。

“大家快躲1

香本来一脸喜悦,但忽然面色一变,大叫一声向这边跑来。

“轰”

地面猛的一抖,香的周围土地忽然鼓起,裂开……

“砰!1

地面猛的炸开!汹涌激射的水流从地下喷射而出,香只来得及叫了一声,人已经被冲上了天空……

“砰砰砰砰!1

一连串的爆响声从地下传来,天闲等人不由也变了脸色,因为地面的裂缝正在不断扩大,并且四处蔓延。

“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跑!那个该死的女人引动了太多的水源过来1邪眼怒吼起来。

“跑!1

二话不说。天闲大叫一声,转身就跑!

迸射的水波滔天而起,所有人都被冲的飞上了半空…………

半个小时后……

天闲一众人有气无力的躺在地上。也不管地上都是水坑烂泥,被海潮似的水浪冲刷了半天,大家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地下已经不再向外喷射水柱了,倒是在两个地方形成了一大一小两个自然巨大水井,现在还在向外汩汩冒着凉水。

“对,对不起!都是小生的错!小生没想到会这样!都是小生不好1香抱浑身湿透,抱着闪波刀一个劲的向大家道歉。

“香……”

“是!小生在这1香立刻来到天闲身边。

“你……去换一身衣服吧。”天闲用无辜的眼神儿看了看毫不知情的香。

香愣了一下。然后猛的大叫一声,羞红满脸的跑开了。她浑身湿透,衣服裹在身上,十七八岁少女的玲珑身段可是凸显无疑。

“小色鬼!你怎么不叫***换衣服!?”古丽正在整理着滴水的头发,而且很有预见性的先批了一件干衣服免得尴尬。

天闲坐起来。看着满地的水光心怀大畅,笑道:“和香比起来,自然是你更好看了1

古丽也愣了一下,然后猛的大叫一声,但她可没有羞红脸的跑掉,而是拽下身上的干衣服,一下罩到天闲脑袋上,拳打脚踢,拳打脚踢。

“打死你个小***。小色鬼1

维罗和阿里昂早已经的躲的远远的,免得被殃及池鱼……

水的问题迎刃而解!

当天闲打算离开的时候,那些村名们集体围住了天闲几人。长跪在地,千恩万谢说着感恩的话,激动的无以复加。

虽然这里环境还是很恶劣,但最起码他们真的有了安身之处,而且这里已经有了天然的防御圈,只要在天闲布下的火脉线上建起简单的防御壁。那么那些乱街的暴徒根本无法在外面炎热的沙漠气候中过久的停留,但防御壁里面却凉快的多。只要储存一定的食物和水,完全可以打长久的消耗战。

临走的时候,阿里昂留了下来,是他自己提出这个要求的,天闲明白他的意思,虽然暂时解决了问题,但很显然,麻烦还没有彻底根除。

“多保重,我们很快会回来1

阿里昂满是感激的握紧天闲的肩膀答道:“你们也一样,谢谢!我会永远记得这件事,我欠你的1

“是我欠你的,如果你是你想到这个办法,我们还一筹莫展1天闲也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照顾他们1

“嗯1

辞别阿里昂,天闲一行人乘着小灰,迅速返回龙渊帝国,飞过乱街那荒芜而血腥的土地,在距离最近的一个龙渊帝国边境哨卡前停了下来。

龙九这在这里等待。

小灰轰然落下,吓的周围的士兵一阵慌乱。龙九倒是万分兴奋,一马当先的冲了出来。

“天闲兄弟!看你的样子,那件事已经办成了?”龙九红光满面的问道。

天闲跳到地面,点头,“当然,现在那些人已经离开,不在那里了。”

龙九哈哈一笑,“好!干的漂亮!我龙九果然没有看错人,来人1

“殿下1

因为龙九的到来,这个哨站已经动员了所有的士兵护驾,并且紧急向***哨站请求支援,现在所有人都是战战兢兢,这里的最高长官是个小将官,只比卫兵队长大一级,龙九一叫,这人立刻恭敬无比的跑上前来。

“前段时间听说有不法的乱民从这里偷偷溜出帝国,并且在外面******,你知道这件事吧?”

“是……是!小的知道!小的该死,负责守关,但居然……”

“好了好了1龙九可没有为难他的意思,龙渊帝国北方并没有什么强敌,边境也都是些不起眼的小哨卡,偶尔就算偷过几个人也是常有的事情。

“现在你立刻带上两百人出去搜捕这些人,但凡确定身份的,斩!就当作你是将功赎罪!明白吗?”

“是!是1

天闲默默看着那个将官带着他的人匆匆离去。始终一言不发。

龙九很高兴,叫他那两个护卫又摆开了桌子,放下酒菜。邀天闲坐了下来。

“天闲兄弟,我看你似乎不大喜欢我的做法?难道你觉得那些人不该杀吗?”龙九喝了一杯,惬意的吐了口气后,问道。

“为什么要杀呢?,他们的确没有做错什么!我已经问过了,他们不过是一些逃荒的难民,无家可归的可怜人。”

“的确。他们是无辜的,是值得可怜的人1龙九叹了一声。“但……也是该死的人。”

“为什么?”

龙九一笑,“你刚才问我他们做错了什么,我只能说他们什么也没做错,而我也没有正在做错什么。但他们要死,我要杀他们!事情就是这样1

“总要有理由流血。”天闲凝视龙九。

“因为规矩,原则1龙九淡淡回答,“乱街是不允许人群***的,这是第一铁律,无论是谁都要遵守这条规矩,而且他们偷偷出境,已经是叛国的行为,我虽然知道他们是无辜的。但我们的规矩是不看谁是无辜的,而只看谁触犯了什么条款,谁的存在影响了大局。如果他们不该存在,就算没有做错,也一样要消失1

“而且……”龙九看了天闲一眼,“你负责征讨乱民,只是驱散他们,这不合规矩。在你的功劳簿上,需要他们的尸体1

天闲不由叹了口气。“你为了这些事,就牺牲掉自己无辜的子民吗?他们奉公守法,缴纳钱税,你既然有志成为一国之君,难道现在就这样不顾自己的子民死活?为了自己的利益甚至可以牺牲他们的命?你这样……真的能做好一国之君吗?”

“放肆1

龙九背后的两个护卫齐声怒喝,一起冲上前来,“殿下面前,居然敢口出狂言1

“退下1龙九面色一寒。

那两个护卫满脸不忿,龙九再次喝退,他们才不得不退了下去。

看着天闲颇有些不以为然的表情,龙九肃然答道:“那些人按律当斩,和我是不是牺牲他们毫无关系,甚至可以说,他们的命如果能在死前被我利用一下,那样卑微的生命倒是会变得更有价值1

“还有1龙九提前打断天闲要说的话,“这次他们该死,但如果有必要的话,即使是毫无罪过的人,我也一样可以牺牲掉。”

“你说什么?”天闲不由怒然。

龙九依旧面色沉稳,“只要有必要,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牺牲的,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可以放在同等的条件下衡量,在整个帝国疆土,整个帝国千千万万子民的面前,一切都微不足道,即使是我自己也是一样1

“你难道可以为了帝国的未来牺牲自己?”天闲不由语带嘲讽。

“我龙九以对帝国的忠诚发誓,我,可以1

这句话让天闲多少有点意外。

龙九坦然说道:“我说过,我争这个君主,不为我名垂百世,也不为我被世人敬仰,只为不负我这男儿堂堂一生,我不问对错,也不问真伪,我只要这帝国如日中天,我只要我成为一个不负众望的帝王!为此,就算做些龌龊苟且的事,那也没什么?”

端起酒杯,龙九微微一笑,“人生在世,没有任何人都纤尘不染的老死黄土,只要心中还有一分净土,我也就能足够坦然的面对一切了。”

天闲眼神有些复杂的望着眼前的龙九,他的话似乎很有道理,但天闲却又觉得自己无法认同他的想法。

龙九见天闲不言语,又是一笑,说道:“或许我这些话让你觉得讨厌,但没关系,我想你总会理解我的,因为在我看来,我们其实是一种人。”

“我和你?”天闲顿觉荒谬。

“不错,只不过我生在帝王之家,注定一生鼓弄权术,而你却是自由之身,逍遥自在。”瞄了瞄小灰身边的一种人等,龙九坏坏的笑了笑,“这才一段时间不见,你身边的女伴似乎又多了。”

天闲翻了个白眼,“再多也没有你们王侯那样多的自己都不认识。”

龙九哈哈一笑,“这个嘛……如果是顺眼的,总希望留在身边,哈哈哈1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我也已经兑现了诺言,现在,是不是殿下您该兑现诺言了呢?”天闲可不想和龙九纠缠什么女伴的问题。

龙九抿嘴笑了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不必着急,雪儿姑娘的父亲,我已经找到了确定的行踪,如今也还在秘密的跟进,绝对不会有差错的。”

“殿下难道还有别的要求?”天闲这下可是眉毛皱成了卷。

“不,我只是想等这件事完全结束,然后再告诉你,等我的士兵确定了结果后,我自然不会食言1

这个家伙还真是谨慎,这样的话……岂不是要露馅了?

天闲很清楚那些村民离开的时候,乱街上无数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那些士兵找不到人自然会找人问,很快就是知道那些村名的去向。

不过天闲倒是不担心那些村民的安全,因为他们已经离开了龙渊帝国的国境,并且就在沙利特帝国的既定国境线上,那些士兵只要不是蠢到了家,绝对不会贸然追上去杀人的。

果然,很快之前那个将官快马加鞭的飞奔而会,满头大汗的跑过来,低声对龙九说了些什么。

龙九闻言一怔,再看向天闲的脸色不由一阵变化。

“你……把他们带到了沙利特帝国那里去了?”龙九脸上全是无法相信的模样。

“我只是完成殿下的嘱托,不要让他们扰乱了乱街的规矩,他们全部消失在乱街,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吗?”天闲神态自若的回答。

“叛逃出境!这可不是什么最好的结果1

天闲轻轻哼了一声,“殿下当初可是说的明白,只要***驱散他们,也没有说要赶尽杀绝,我现在已经按照殿下的要求做完了事,殿下可不要出尔反尔1

“可你这样等于在变相和帝国作对1龙九终于有些激动起来。

天闲沉声说道:“我并非你们龙渊帝国的子民,也知道不该平白杀害无辜,而你这帝国皇族却非要对自己的子民赶尽杀绝!你居然再说我和帝国作对?殿下!您或许该好好思量着其中到底什么地方出了差错1

“你……”

天闲继续说道:“我并不在乎我到底是不是和帝国作对,我在乎的只是和殿下您之间的协议,现在我做到了您要求的事,希望也得到相应的回报,仅此而已1

龙九的面色很难看,相当的难看,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本来好好的计划一下子变得乱七八糟。

重新给自己倒满一杯酒,龙九一口干掉,重重吐出一口酒气,“好!这件事的确是我考虑不周,怪不得别人,既然你已经做到我要你做的,我自然不能食言1

从怀里取出一个信封,龙九显得有些肉痛,“雪儿姑娘的父亲,现在就在龙渊帝国!而且看起来短时间内不会离开,这是他的位置1

说着,龙九把那信封甩给了天闲。

天闲拿过来当即拆开,飞速扫了上面的文字几眼,稍稍惊讶了一下,随后慎重的收好了信。

“殿下信誉无双,佩服1

龙九嘿嘿一笑,“天闲兄弟也让我大开眼界,佩服1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