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二百九十三章高地子民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九十三章高地子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真的……真的是给我吃的吗?”。

那个奇怪的女孩以让人惊讶的毅力很快站了起来,天闲觉得如果她的身体素质这样好的话,现在倒是应该立刻吃些进补的食物,虽然这里没有什么算得上进补的东西,但起码可以让她吃饱。

面对一桌的食物,这女孩惊呆了。

完完全全,毫不做作的惊呆着,虽然大家都觉得这女孩的反应有点不切实际,但她洗干净的面孔上却丝毫被虚伪所侵染的痕迹,她给人一种十分异常干净,直白的感觉。

“当然,你先别激动,我们也要吃夜宵,正好你也饿了,就顺便吃一些吧。”天闲尽量说的随意,因为感觉一旦说这是特别为她准备的,她就会激动的拒绝。

这女孩居然热泪盈眶。

迅速抹掉泪光,这女孩抬起头,深深吸气,随后以中气十足的声音说道:“恩人盛情款待,小生感激不尽!等小生还了之前恩人的人情,定当报答1

“好的好的,不过先吃东西吧,冷了就不好吃了。”天闲感觉这女孩就好像随时绷紧的一根弦,丝毫也不会放松,说话和动作一板一眼,似乎受过什么严格的训练。

“你是高地人?”维罗吃了一惊。

“是1那女孩简短的回答。

大家不由奇怪的看向维罗,卓玛问道:“高地人。我以前在这里做……呃,做生意的时候似乎没有听说过呢?”

那女孩神色明显黯淡下去,“家乡发生了一些变故,小生不得不离开家乡,四处流浪。”

维罗深深望着这个女孩,沉声说道:“高地人是在极北之地南方高原生活的一个族群,据说曾经也是***中心某个强国的贵族,他们冲上一种近乎苛刻的武道,严于律己,族内不论男女。从小就开始刻苦的修行。每个人都具有以一敌十的能力,***上曾经有过许多著名的强者,其实他们都出身高地,只是他们从不说出这件事而已。”

那女孩听了维罗的话面色微显惶恐。低头大声说道:“小生***离开家乡。并不知不能随意透露来历。但也一直严于律己,从未做过有辱高地一族的事1

维罗一笑,“他们只是并不总是提起这件事而已。高地人很少在***上走动,但知道他们的人都了解,高地人忠诚而勇猛,是最可靠的伙伴1

那女孩不面色顿时微微红了起来,“承蒙夸奖!但您说的……小生愧不敢当1

“但,向你这样年轻的高地人,而且还是女孩,我倒是从未听说有在外走动的,高地上发生了什么事吗?”。

那女孩神色显得微微慌张了一些,低声说道:“不,是小生自己的原因,不得不离开了高地,至于到底是什么事,恳请您不要追问1

天闲实在是等的不耐烦,敲了敲粥碗,“好啦!你是高地人也好,盆地人也好,现在赶紧吃东西了1

那女孩对天闲笑了笑,这是她来到这之后,第一次对人露出这种笑容,她似乎知道是天闲救了她。

“既然如此,小生不客气了1

这女孩的神色变得庄重肃穆起来,双手合十,以一种十分虔诚的口气小声的念起了什么。

饭钱祈祷吗?天闲奇怪的看了看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天闲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事,虽然天闲不想偷听,但距离之近,不想听到也不行,隐隐约约,天闲似乎听到“阿尔贝女神”“赐福”“感谢”之类的字眼儿。

虽然这种做法在这个地方看起来有些可笑,但所有人都没有要笑的意思,因为这女孩的神色极为庄重,声音沉稳而肃穆,饱含着清澈明了的感恩之意,那绝非是一个随便什么信徒每天念着的什么***,凡是亲眼看过这女孩祈祷的人,一定都会为她那种庄重和虔诚而感到肃然起敬。

仅仅是面对食物,这个女孩却让人感觉到一种极为强烈的、绝非可笑的信仰。

大家惊讶持续了大概二十几秒钟,然后就被另外一种惊讶所取代。

因为这个女孩开始吃东西了。

天闲保证,自己上辈子,乃至于上上上上辈子都绝对没有见到过这样吃东西的人,这个女孩吃东西十分快!快的惊人!

她的牙齿似乎是可以分工合作的,喉咙好像是不用喘息的,她拿食物的速度并不快,但凡是靠近她的嘴巴的东西,眨眼功夫就会消失的干干净净,只用了半分钟,桌面上一半的食物已经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简直是一种返朴归真的豪爽吃法!

“抱歉1女孩歉然低头,“我很多天没有吃东西,居然吃了这么多,作为高地儿女居然输给食欲的贪念,这真是……”

“这个也给你吧……”天闲明明还听着女孩的肚子在咕咕叫呢,显然刚才那些才给她垫了垫底而已……

大家也回过神来,纷纷把自己那份食物递给了这个女孩。

这女孩看起来似乎又要哭出来,但她忍住了,无比感动的说道:“族长说人类***人心险恶,没想到……小生感激不尽1

风卷残云的扫荡了桌上所有的食物,之后,这女孩的脸色似乎终于红润了一些,依照天闲的经验,和这女孩脸上露出的几分遗憾的表情判断,天闲觉得她大概吃了六分饱。

这家伙不会是因为太能吃,所以被赶出家门的吧?天闲忍不住恶意的想。

吃过了东西,这女孩明显和大家亲近了很多。也不显得那么紧张了。大家都对这女孩很好奇,不由你一言我一语的询问起她的情况。

“你怎么会被埋在前面的山坡上?”天闲问出了大家都想问的问题。

“这个……”这女孩羞涩起来,“因为要报答恩人,所以我替人决斗,但不能赢,只能输,所以就……”

天闲顿时把眼睛瞪的老大,“所以你就被人砍了好多刀,头上还挨了一下重击,最后一声不吭的被埋进泥土里去了?”

“是1女孩干脆的回答。

乖乖。这家伙是不是被那一下真的打坏了脑子?天闲忍不住瞄了瞄那女孩额头上的伤。虽然只是皮外伤,但现在还肿着。

见天闲看自己的额头,女孩倒是爽朗的笑了,摸着额头说道:“小生已经试过他们的力道。确定不会死。才被打了这下的。”

确定不会死……天闲听的后背上一阵发凉。

“可你前几天似乎就十分虚弱了。这几天也应该没有吃东西吧1

女孩神色严肃,“那些人不是小生的对手,为了完成恩人的嘱托。小生只能耗尽体力再去战斗,现在看来,小生成功了1

一桌子的人听的目瞪口呆。

天闲不由用力揉了揉的额头,“也就是说,你为了要输给那些三脚猫的对手,好多天不吃不喝,等自己摇摇晃晃的时候再去决斗,然后脑袋上挨了一下重击,身上多了好多伤口,最后还装死被活埋,只为了……逼真的输一场?”

“是1女孩干脆的回答。

天闲觉得自己再也无力向这个女孩问什么问题了……

古丽倒是十分好奇的问道:“你一直说你的恩人,那是谁?”

女孩立刻坐直身体,用一种十分崇敬的口吻说道:“是一些十分仁慈而宽厚的人,小生流浪至此,多亏了恩人收留,否则可能已经饿死在街头了。”

听了这话,天闲的眼中不由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精光,“就是那些叫你去替他们决斗,又不准你赢的人?”

“是的!恩人们不想伤人性命,就让我前去,小生惶恐,但总算完成了恩人的嘱托,但多亏各位相助,否则恐怕小生现在还无力站起。”

天闲没有说话,但心中却多少能够确定,要不是及时把这女孩捡回来的话,她虚弱的身体加上外伤,倒在那里只要完全昏迷过去,就不会再醒过来了……

正想着,天闲见那女孩站了起来。

“深受各位恩德,小生感激不尽,但恩人的嘱托小生必须回去答复,等报答了恩人的恩情,小生一定回到这里,报答各位相助之恩。”

“你还要回去?”天闲无奈的看着她。

“是!恩人们还在等小生的消息。”

天闲想了想,最终点了点头,回到房间去取出了那女孩的刀鞘,那刀鞘极长,通体黑黝黝,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打造的,但只是这把刀鞘就比普通的长刀要沉重几倍。

“你的刀已经不见了,应该是被你的对手夺走了,我们只找到这把刀鞘1说着,天闲把刀鞘丢了过去。

那女孩接过刀鞘,熟练的系在了腰间,但她脸上明显有一股凝重之色,叹息道:“没想到,居然丢了族内的闪波刀……”

“很贵重的刀吗?”。天闲问。

女孩沉重的点头,脸上一片颓丧,“虽然是恩人的大义在前,但失去了武器也是事实,我的***果然不够。”

“那你怎么办?”

女孩沉默下来,看来一时是没了注意。

“那就再等等吧,我想屠戈也大概快回来了。”

“我已经回来了。”

这说着,木屋的门被推开,屠戈那高大的身躯从外面挤了进来。刚才大家照顾这女孩的时候,天闲已经嘱咐屠戈出门去办事了,在这个地方,夜晚外出,只有屠戈这样能外形极具震慑力的狮人才能安全的行走。

“找到了吗?”。天闲笑着问。

“应该就是这个1屠戈说着丢了一件东西过来,“一个半金币就到手了1

“啊!1

那女孩一见屠戈丢过来的东西,不由惊呼一声。眼神中露出极度意外之色,本能的伸手要去抓,但立刻想到什么,马上又缩回了手来。

天闲稳稳接住屠戈丢过来的东西,轻轻在桌上一放,这却是一把通体泛着青幽幽色泽的奇形长刀。

这把刀的刀柄上以粗犷而不失细腻的手法雕刻着一个女神形象,刀拖如一团被风吹拂的火焰散开,而弧度奇异的刀身以刀背为上,刀刃为下,分为山中下三层。每一层的颜色都有细微的变化。远看浑然一体,近看层次分明,如空谷幽泉的泉水细细波动,每一层刀身上都刻着极浅纹路。似乎是山脉。河流。广阔的陆地……

天闲仔细望着这把刀,不由无比惊讶,虽然天闲不懂得一把武器要如何衡量它的价值。但是这把刀计算是普通人看上一眼,也能知道这绝对不是平常物件,碘把刀上的精细如艺术品般大气磅礴,隐隐透出古朴沧桑之意的纹路来看,这绝对是出自名匠之手的绝品名刀。

“闪波刀?”

维罗看着这把青幽幽泛着冷光的刀,似乎想起了什么,“我倒是真的记得,高地人似乎可以利用高地上一种特有的矿石制作武器,并高地的自然力量封印进武器中,你的这把刀……”

那女孩已经激动的无以复加,看着这把刀眼神急切的似乎就要扑过来,“这……这的确是小生遗失的刀!是小生离开家乡前,族长亲自为小生打造的,无论如何……只要能归还这把刀,无论什么条件小生都可以答应1

“嗯,那好吧1天闲点点头,“那就还给你好了。”

“是!就算是……”那女孩似乎还没顺过自己的想法,但那把刀已经扔到了她的眼前。

一惊之下,她的忽然伸出,以巧妙的角度握住刀柄,一个转身还刀入鞘,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显然身体已经和那把刀到达了某种奇妙的契合程度。

看着自己回到刀鞘中的刀,这女孩一脸如释重负。

随即,她很是兴奋的对天闲说道:“如此大恩,小生简直无以为报,恩人如果有……”

天闲懒洋洋的坐下,摆摆手打断她的话,“不必了,并不是什么事都需要条件的,这里的人根本不明白这把刀的意义,屠戈用不到两个金币就买了回来,现在把它还给你,我不需要任何条件,而且,我想你很需要它。”

“可……可高地儿女受人恩情,怎么能不有所回报1这女孩听了天闲的话不但没有松了口气,反倒是激动了起来。

天闲不由一阵头疼。

看着她一脸甚至有些受到屈辱的表情,天闲只好说道:“这么说的话,也好!我们就来稍微的比试一下吧,正好我也很好奇你们高地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战士,你就向我们展示一下高低儿女的风采,算是你对我们的回报1

女孩双眸神光一闪,这次可是一点也没有推辞,“好1

现在已经是半夜了,外面传来乱哄哄的声音,不过天闲倒也不担心有人会来找麻烦,在第一天那几个冒失鬼被屠戈变身后的巨吼声小的屁滚尿流逃跑后,就没有人再来打主意了,顶多是指使小孩子来偷木板……

不大的篱笆院子里,大家在屋子前站定,天闲和那女孩走到院子正中站定。

“我是使用火焰的,并没有什么固定的武器。”天闲摊了摊手。

“小生从小使用刀作为武器1那女孩脚下微微错步,握紧刀鞘,缓缓拔出了那把闪波刀。

在这一瞬间,天闲忽然感觉背脊上一凉,一股极其沉重压迫力从前面直扑而来,虽然不比之前遇到的危险情况厉害,但却沉重非凡,仿佛空气一下被什么抽空,身体都随着缩紧了起来。

好凌厉的气势!

天闲不由提高了警惕,这女孩仅仅是一个拔凳凭腿萌烁械侥岩孕稳莸难蛊雀校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