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二百八十五章契约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八十五章契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慢慢引导逆心诀运转几周,天闲感觉浑身的气血慢慢平复下来,虽然之前激发的力量略显狂暴,邪眼还露出了恶魔的影像,不过现在对自己似乎完全没有任何影响了。——

雪站在天闲身边。垂着头,华美的暗金色长发随着迷雾的流动而缓缓飘摆,她整个人安静的仿佛一块雪原上剔透的冰晶。

“不行。”雪缓缓摇头,“完全找不到迷雾小镇的方向,我们似乎在很远的地方1

天闲算了算时间,自己平复气息大概用了一个小时,这么长的时间里雪都找不到路,而且也无法呼唤在周围的超巨型虚灵,看来这一次的确是遇到了麻烦。

拿出那枚项坠,雪无奈说道:“这个也不能用,我们找不到出口,真的被困住了。”

天闲不由举起自己的手,渡婆给他的戒指还带在大拇指上,在遇到敌人的时候,这戒指还曾经发红发热,但是现在已经毫无反应,又变成普普通通,除了难看之外没有任何特点的东西。

“渡婆到底给我这个东西干什么?”天闲轻轻轻轻一摘,那戒指居然一下就被摘了下来,天闲愣愣的望着那戒指,似乎……在战斗的时候这东西明明是牢牢套在自己手上,脱都多脱不下来的。

“说什么到时候自然知道用处!这个老太婆明显是在骗我1举起戒指就想丢掉,不过天闲最后还是收回了手,万一这东西真的有什么用处的话。说不定还能救命,反正带着也没坏处,丢掉说不定就亏本了。

“怎么办呢?”雪看着天闲,一筹莫展。

“没关系,总会有办法的,就算是真正虚灵的世界我们都逃了回来,还会怕这种地方吗?”

说着,天闲忽然间想起一件事情,手指一撮,顿时一多火苗跳了出来。

“喂……”天闲盯着手上的那朵火苗。咬着牙说道。“当初在虚空之地,是你留下了这个世界的标记,最后我们才成功逃回去的吧,这次。你怎么忽然不吭声了?”

那朵火焰抖了两下。其中张开一只眼来。咕噜噜转了两下,露出了不耐的神色,“小鬼。你以为我想为难你吗?”

天闲瞪眼说道:“你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在人类***留下标记!那应该是最基本的预防手段1

邪眼不屑的哼了一声,“我当然不会蠢到那个地步,不过很遗憾,我虽然在人类***留下了标记,但依旧无法离开这里1

“留下了标记,依旧无法离开?为什么?”天闲满眼不信。

“因为我跨越空间所依靠的方式是跨越世界的壁垒,但我们现在依旧还留在原来的世界中。”

天闲不由听的有些***,“原来的世界?这怎么可能!我们不远处就有巨大的虚灵徘徊!而且这里有这样的迷雾!分明就是迷雾小镇附近1

“就算是迷雾小镇,也算不上是**的空间,因为它和人类***有很多相连的通道,并且有大量的生灵来往穿梭,而虚空之地与人类***却是完全不同的由两种形态构成的世界1

邪眼说的如此肯定,天闲皱起了眉,“你是说,就算在迷雾小镇,你也无法直接打开一条路回到人类***吗?”

“是的1

天闲吐了口气,“亏得你还是什么上古邪灵,居然这点事情都办不到。”

“哼!我办不到的事情还有很多,只不过你还不了解而已1

随手一撮,那朵火苗在半空消散,天闲揉起了额头,现在就连邪眼都没有办法离开这里,这可真是遇到了天大的麻烦,在这个根本没有方向可言,甚至完全不知道要像哪走的地方,想要用两条腿走出去是完全不现实的办法。

“黑,我们是不是要一直留在这了?”雪轻声问。

天闲抬起头,轻轻笑了笑,“怎么了,害怕吗?”

“不。”

雪微微的摇头,抿嘴笑着,“对我来说,只要有你在,哪里都一样。”

这话说的让天闲心中一荡,平静的声音中没有丝毫**的含义,却直接惯透了天闲的心。

“没关系,我们不会困死在这里的。”天闲轻轻拉过雪来,让她坐在自己怀里,“先睡一觉吧,等你醒过来,我说不定就想出了办法。”

连续感应周围广阔的区域一个小时的时间,雪也的确累了,轻轻答应了一声,靠在天闲怀里,缩着身体缓缓睡去了。

轻轻抚着雪柔滑的发丝,天闲心中飞速的思索。

首先天闲肯定一件事,这里并非死地!

那个少年一定来过这里,听他的口气似乎还在这里进行了某种布置,他的部下也出现在这,这说明一定有什么办法离开这,只是现在还没找到而已。

想到这天闲多少有些后悔,那个被砍断了手臂的敌人已经逃走了,无法感觉他在什么地方,如果第一时间抓到他的话,那么或许可以问出怎么离开这个地方。

现如今,所有的线索几乎都断了,没有人询问,也看不到方向,那些虚灵不回应雪的呼唤,连邪眼都没有办法找到回去的路。

不过……

天闲看了看周围弥散的浓雾,这雾气和迷雾明这里是和迷雾小镇有关系的某个地方,或许距离迷雾小镇的真正距离也不是很远,或许只是被什么假象蒙蔽,无法看到近在眼前的路而已。

轻抖手腕,银晶丝将不远处地上的回音石碎片带到了天闲手上。

翻来覆去查看了这块回音石,天闲一无所获。这种东西是没有办法指示出使用者在什么地方的,只能被动的接受使用者的声音而已。

思量几番,天闲最终还是拿出了渡婆给自己的戒指。

如果说现在还有什么能直接联系远处的话,似乎就只剩下这枚戒指了。

刚才这枚戒指曾经发出过红色的光晕,显然是对那少年的两个部起了反应,但后来恢复如初,或许是因为那少年根本不在这里的原因。

如果说这枚戒指能感应到什么的话,那么……

天闲紧皱眉头,觉得这似乎也没什么用,人家现在已经不理你了。准备把你困死在这个地方。怎么可能还会再回来?

而且就算回来,也绝对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有机可乘的几率无限等于零。

那么,那些庞大的虚灵……

天闲摇摇头。雪说过那些虚灵过于庞大。根本不会回应她的呼唤。

单凭这一点其实就可以判断。那些超巨型的虚灵都是极度危险的,单单只是靠近它们都要冒着极大的风险。

因为从本质上说,虚灵是一种精神层面的存在。极度庞大的虚灵代表着极其强大的精神***体,如果擅自靠近的话,那强大的精神波动或许会将你的精神吞噬掉,就犹如一片大海融合一滴水,它不会刻意去那样做,甚至对此毫无知觉,但作为“一滴水”的你,却已经完全消失在它庞大的躯体内。

这样的鬼地方,到底是怎么被发现的?在迷雾小镇周围真的存在这样的地方吗?

天闲心中思绪百转,却也想不出任何的注意,面对这种一穷二白,连一点资源都没的利用的局面,天闲也是无可奈何。

轻抚雪的肩背,天闲现在能做的,就是让雪睡的更加安心一点。

到底,应该向那一边走?

时间慢慢流逝,在这满是迷雾飘散的地方,天闲也不知道过了过久,怀里的雪轻轻动了动,缩着的脑袋慢慢抬了起来。

“黑……”

每次醒来,还迷糊着的雪都喜欢抱着天闲,在天闲胸口磨蹭两下,天闲倒是也不介意,虽然有时候雪会把口水也一起蹭上来……

蹭完睡觉时流出的口水,雪抬起头,“想出办法了吗?”

“还没有。”天闲苦笑。

“那……要不要我再睡一会儿?”雪小声问。

天闲不由笑了出来,“不用这么可怜我,我们一起想办法好了,我觉得我们很快就会离开这的。”

“嗯1雪点点头,依偎在天闲怀里,道,“虽然没什么关系,但我还是不喜欢这里,如果能回去的话……”

“一定要回去,我答应过你,会找到你父亲,会带你回你的家乡!在做到这些事情之前,我们可不能被困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

“嗯……”雪微微的点了下头,又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算找不到父亲,就算回不到家乡……毕竟我们天眼一族是不同的,也许我找不到他们才是更好的。”

天闲十分吃惊,吃惊于雪居然会说这样的话,她始终对寻找她父亲的事情表现的十分淡漠,而对回家也从不主动提及,但既然冰霜巨人当时夺走了她对家乡的信标,那么她应该还是十分想念家乡的才对。”

忽然,天闲心中微微一动。

“是因为你的妹妹吗?”

雪的身体轻轻抖了一下,愕然望着天闲,“你……你怎么知道她……”

天闲见雪如此反应,自然知道自己猜对了,“在你口中,提起过最多的只有两位亲人,你的父亲,还有你的妹妹。”

雪的神色微微黯然。

天闲见自己似乎说了不该说的事,连忙哈哈一笑,“算了算了,我们还是赶紧想回去的办法吧,要是再过一阵,我可要饿死在这里了。”

“我其实……并不想回去。”

“呃……什么?”雪的话让天闲的笑声一下止祝

雪抬头看着天闲,这让天闲有些不知所措,因为雪的眼中噙满了泪花。

“黑……我,我从来没有……没有……”哽咽着,雪有说不出话。

“这……等等!你先不要哭。有话可以慢慢说1天闲手忙脚乱的给雪擦拭泪珠,在雪晶莹如玉的面庞上留下了一串黑手印,而这黑色的印记很快又被雪的泪珠洗掉。

“你怎么越哭越厉害了……”天闲一个头两个大。

忽然,雪一下抱住天闲,“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天闲僵硬的坐在那,一时没了动静,完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只能抱着雪,徒劳的拍着她的后背,但雪的泪珠成串的落下来。一点也没有停歇的意思。

天闲想尽了一切办法……也没能止住雪的眼泪。

最后。雪终于哭够了,这才停了下来。

重新抬头,雪梨花带雨的望着天闲,“黑。你喜欢我吗?”

天闲差点一下蹦起来。“什什什……什么?”

天地良心。天闲虽然上辈子从小就是个无良少年,意淫过对面杂货铺的小丫头,偷看过老板娘洗澡。不过可连拉拉人家小女孩的小手指的经历都没有。

这辈子尽被同龄孩子追打,对于唯一合得来的红炎,虽然天闲后来会故意去占便宜,但从内心深处来讲,天闲对红炎更多的还是依恋,那个会横眉立目,也会浅浅而笑的红衣女孩让天闲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女性的柔美和关怀。

似是姐姐,似是母亲,但天闲都极为敬重。

,虽然抱也抱了,亲也亲了,但面对雪这样娇柔无力,看到了就像拿出棒棒糖骗走的“你喜欢我吗?”,这种事天闲可是从来没想过。

不过在天闲呆若木鸡的时候,下一句话却让天闲险些晕倒。

“会像喜欢小灰那样喜欢我吗?”

天闲顿时满头大汗,

“那个……那个等等,雪你先等一等1天闲赶紧阻止雪再说下去,防止她说出什么更具有杀伤力的话来。

理了理脑子里有点混乱的思绪,天闲清醒了一些,并严阵以待:“说吧1

“黑……你喜欢我吗?”雪又问。

天闲立刻想过到了的这个喜欢,应该就是最基本的喜欢吧?似乎她还不大清楚这个字眼更深一层的含义。

“喜欢1天闲大声回答。

却没想到,雪听了天闲的回答,再次热泪盈眶。

但这一次雪没有哭,咬着嘴唇,面上带着无限喜悦,又有说不出的悲伤:“我第一次,第一次……有人喜欢我……”

天闲讶然,雪这样的女孩子,没有人喜欢吗?她的父亲,还有族人,以及她的妹妹,难道……

轻轻拉住天闲的衣襟,雪用极细声音又一次问道:“如果不再喜欢了的话,是不是……也要抛下我?”

“我怎么会抛下你!?”天闲一下叫了出来。

抓住雪的肩膀,天闲大声说道:“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抛下你!我会带你去找你父亲,带你去极北之地找你的族人!就算天涯海角我都会陪你找到他们!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永远不会抛下你1

注视着雪的眼睛,天闲用震的雪耳膜发颤的声音大声说道:“我绝对不会抛下你!你听到了吗?”

雪这次真的哭了……

抱着天闲无声的哭泣,哭的好像泪人一样。

“他们都走了……都抛下我……”雪哽咽,断续的说着,“妹妹……族人,父亲……他们都恨我,都不想靠近我……我一个人,一个人在那个森林里……我……”

天闲从未感觉过雪是如此的悲伤和无助……

抱着她娇小的身躯,天闲忽然觉得自己有了一种责任感,这瑟瑟发抖,如今也经常笑着的女孩子,原来内心中的坚冰,始终都不曾融化过。

“雪,我保证,我会找到你的父亲,会找到你的族人,就算他们不喜欢,他们抛弃你,我也要找到他们,然后你可以告诉他们,没有他们……你依旧活的很好,你依旧可以得到整个世界1

“拉钩1雪一下抬起头,伸出小拇指。

天闲一笑,但随即收起笑容,雪的神色却不只是认真,甚至有些肃穆。

“拉钩1

天闲钩住雪的小指,感觉,一个承诺就此缔结。

久久的,雪不愿意放开手指,她望着天闲,眼神里有希望,有喜悦,似乎也有不解。

“黑,你为什么不怕我,不嫌弃我?”

“为什么怕你,嫌弃你?”天闲很奇怪。

“我能看到你的心,我能在你的心里说话,如果我愿意,我能知道你在想什么1

天闲搔搔头,“我对这种事了解的不多,知道的清楚的时候也已经晚了,再说你不是也没有随便看我的想法1

“嗯……”雪咬了咬下唇,眨眨眼,“黑的想法很奇怪,都是些没见过的东西,我不懂……”

“啊!你偷看我的想法1天闲大叫起来。

“只看了一点点1雪弱弱的回应,“最初的时候,人类不能完全相信的。而且……”

“而且什么?”天闲瞪眼。

“而且也只能很模糊的看到,影心术使用的条件可苛刻的,而且……”

“又有而且……”

“而且我也不想看……”雪的脸蛋红红的,“都是些奇奇怪怪的,***衣服的女人……”

天闲仰天栽倒……

“不许再偷看我的想法!否则的话……”天闲立刻跳起来。

雪掩口而笑,“嗯,你不许的话,我就不看,我听你的。”未完待续。。u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