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二百七十六章积蓄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七十六章积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圣痕,就是这世界自然流动的力量的凝结体,是大地的波动,是气流的吹拂,也是海洋的流淌,在远古时代,最初的诸神从最纯粹的自然力量中孕育而出,经过无数世代传承,才形成破碎时代的诸神模样。”

三角摆动着它外围的三条触角似的光弧,用其中一条卷着笔在羊皮纸上写写画画,如老学究般给面前的天闲讲解着。

天闲昏昏欲睡……

“主人您又在打瞌睡了1咕噜从天闲头上冒出来,用十分严格的口气说道。

天闲抓了抓头,顺手把咕噜从头上捏了下来,耷拉着眼皮说道:“我知道我又在打瞌睡了,但你能不能别老爬到我的脑袋上,你的身体很冷。”

“这样才能让主人更清醒,记住主人要学习的东西1咕噜晃动着它圆滚滚的身体,活像一个会动的肉团。

天闲把咕噜丢到桌上,无力的趴下来,“喂……我们这样讲解还要持续多久,就没有***什么更有用的东西教给我吗?诺玛那个家伙应该是希望我能掌握更强大的力量才对1

三角同时挥舞三条光弧,激动的说道:“诺玛主人特别吩咐,一定要主人学习这些知识,这也是现在人类***上圣痕的最准确解释,主人要更加用心才行1

天闲没想到离开火雾山之后,居然又回到了每天听课受教的日子,当初三娘做为功课老师的时候就时常敲打自己,谁让自己不喜欢这种日子,那些感兴趣的东西自己倒是早就自学过了。

“今天就到这吧,到吃午饭的时间了1天闲看了看窗外的日头,现在大概有***点钟的样子。

“主人又想逃走吗?”咕噜叫了起来。

“今天比昨天坚持的时间更短了,这样下去,诺玛主人交代的任务……”

“我知道了1天闲打断三角的话,掏了掏耳朵,“可是同样的东西你们已经对我讲解第三遍了,让我怎么感兴趣?”

三角的三条光弧停顿了那么一下,似乎是有点惊讶,“可按照人类的记忆水准来说,起码要到第五次才能将这么复杂的东西完全记住,而且要没过一段时间温习,这是诺玛主人一再交代的。”

天闲嘿嘿笑了笑,“我从小只要一遍就够了,只要我感兴趣的,一定不会忘记。”

咕噜身体滚动的频率明显慢了很多,似乎也有点惊讶,“这么说,主人已经都记住了?”

“不信可以考考我1天闲十分自信。

三角和咕噜凑在一起,也不知用什么办法交流了一阵,三角先站了出来,“那么请主人原谅我们的不敬之罪。”

当下三角和咕噜开始向天闲提问,问题几乎覆盖了这段时间向天闲讲解的所有层面,而且显然这两个家伙可以隐藏了许多陷阱,还有模糊而容易被误导的问题给天闲。

天闲笑眯眯的听着这些问题,随口而答,居然没有一次停下来犹豫思考。

十分钟的简短问答,天闲飞速回答了所有问题,竟然毫无错误!

三角和咕噜显然是十足的意外,天闲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后,两个家伙好一阵都没有出声。

“嗯?我回答的都没错吧?毕竟你们都说了三遍了1

咕噜忽然冒出一句话来,“主人作为人类,果然是不正常的1

“的确如此1三角深表赞同。

天闲也无力去纠正这两个家伙应该是称赞自己的话,作为没有接触过人类群体的非人生命,他们能和自己这样顺畅的沟通已经实属难得了。

至于说要讲解五遍才能牢记这种事,简直是开玩笑!

作为一个打小就进入黑医生这个行业的人来说,如果一件事要强调五遍才能记牢的话,三天之后你的尸体就会被某个客户丢在大街上了。

无论做什么,都要爱岗敬业啊!老是等别人强调是不行的。

“那现在,我来问问你们两个1天闲眯起了眼睛,“我一直很奇怪,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有你们都擅长什么?我们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而且行程比较危险,我想知道你们到底都能做什么?”

三角放下那支笔,飘到了天闲眼前,一副施施然的模样,“我是诺玛主人创造的生命,应该是诺玛主人借鉴破碎世代诸神创造生命的方法,本身为空间折射点***体,诺玛主人对我最通常的命令是压缩折叠空间点,也就是在一定范围内搭建空间洞穴,折叠扭曲……”

“好了好了1天闲赶紧打断三角背书般的介绍,“简单说,你可以布置散灵魔阵那样的异常空间,然后……你是诺玛手底下跑腿儿的,没错吧?”

“主人真是聪慧过人,我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

“我知道,不用再说了1天闲真有点后悔这段时间从艾玛老头那里借来了无数的书籍给这两个家伙看,三角似乎在短时间内就学会了无数种书籍上的腔调。

咕噜和三角相比显得比较老成憨厚,这和它的身体给人的感觉倒是十分类似。

“我也是诺玛主人创造的生命,由神域内生命精髓凝聚而成。”

天闲眼神奇怪的动了动,“生命精髓,那是什么东西?”

“也就是所有生命所散发出来的生命气息,这些我们之后会向主人详细介绍。”

“哦1天闲大为好奇的看了看咕噜圆滚滚的身体,“那你之前能变成***人,是怎么回事?”

咕噜老实答道:“我本身没有什么能力,但我可以用蕴含生命气息东西构建分体,比如水、泥土、森林中飘动的雾气,并且可以模仿靠近自己的生命所散发的生命气息,复制生命体,从而得到对方大部分能力,不过要想发挥全部力量,需要时间梳理复制生命的记忆和熟悉身体,越是强大的生命需要的时间越长。”

天闲眼睛瞪大起来,“天哪!那你岂不是比谁都要厉害!偷偷复制一个最厉害的家伙,慢慢恢复力量,今后不就无敌天下了1

“不行的主人1三角落到了咕噜头上,“这个家伙的复制体只能维持最多三天的时间而已,过于强大的生命在三天内完全发掘不出太多的力量,而且对手太强大,那么复制的时间也会变长,实际能存在的时间也就更短,而且它只能复制有血有肉,散发着生命气息的生命1

天闲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比如我1三角自得的说道,“咕噜是不能复制我的,还有比如那些破碎世代就存在,在光之潮汐中汇集的伟大意志!人类***上似乎也应该有许多类似的生命。”

天闲大概懂了。

“当初你复制我的时候,是因为时间不够,所以才没有读到我的全部记忆吗?”天闲向咕噜问道。

“是的!而且主人的记忆……”咕噜似乎想了一下,“十分奇怪,混乱而无序,有许多我无法理解的东西……”

天闲咧嘴笑了笑,伸手戳戳咕噜果冻似的身体,“不知道最好了,知道的多了,我说不定会把你丢进开水里去。”

咕噜缩了缩身子,“我不敢再对主人进行复制。”

“就算是别人,不到万不得已也不能这样做1天闲郑重的警告。

“哦……为什么?”直性子的咕噜立刻问。

“你们不能一直隐藏自己的存在,早晚有一天要被大家知道,而你们的能力不可能永远是秘密,你不从现在就开始约束自己的话,今后你将成为令人恐惧而无法接近的怪物。”

“怪物?”咕噜看来从来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天闲站起身,一边伸懒腰一边说道:“天眼一族就是因为能窥视别人的内心而遭到排斥的,你要记住这一点1

“哦……这样,呃?主人去哪?”咕噜忽然发现天闲已经走向门口。

“午饭时间到了嘛!不能在这里耗着了1

“主人不是才吃过早饭,接下来我们还要……”

“吱1

天闲已经飞快打开门溜了出去……

在牙城逗留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这一月中古丽安心的养伤,她被诺玛禁锢了时间的身体康复的十分迅速,而且身体能力也明显增强了许多,最近几天已经开始和屠戈对战练习,迅速恢复战斗力。

屠戈这段时间依旧刻苦***,经常独自出城,在外面呆一整天的时间才精疲力竭的回来,虽然十分辛苦,但他周身充盈的风越来越明显,圣痕的力量显然强大了许多。

阿里昂是最悠闲的一个,他负责收集情报,每天的任务就是在城里闲逛,和各色人物打交道,听取各种离奇的故事,从中收集灵感谱写他的新曲子,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他已经写了三首曲子,两部长诗。

每天阿里昂都会到古丽窗外深情的吟唱,然后被古丽丢出什么东西赶跑,第二天他又会来重复昨天的动作……

雪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安静的陪着天闲,亦步亦趋,她似乎已经完全适应现在的生活了。

天闲溜出房间,在走廊的窗子上看到居所前的空地上,古丽正在和屠戈对峙。

如今的古丽已经不再是当初身受重伤,神色萎靡的软弱女子,她一头红发被周身闪烁的白光笼罩,明丽的面容犹如抹了一层金纸,修长的身躯充满了力量与女性柔韧的美感,在身体表面流淌的光芒散发出属于化物者强大的力量波动。

屠戈在对峙中显然被古丽的力量压制,但相比起古丽,屠戈看起来却更具危险性,当狮人感到危机的时候,他们那源自古兽祖先的本能让他们浑身都充斥着一种摄人的煞气。

但愿离开的时候这里的地面不会被破坏的太严重,天闲看了看空地上四处破损的痕迹,这些天古丽和屠戈几乎把这里拆的差不多了……

古丽一声轻喝,影随身动,闪着微光的虚影攻像屠戈,战斗再次开始了!

天闲没去关注战斗的过程,而是偷偷从窗子溜出了家门,走上大街拐了个弯,越墙进入了一座大房子里。

四姑娘离开后,血盟就放弃了这个驻地,回到了被天闲一把火烧个精光,但现在已经重建起来的街区。

上了阁楼,天闲打开窗子,在这里能清楚的看到自己家里的大部分情况,古丽正和屠戈斗的正凶,这段时间她特别注重***肉搏能力和剑术,除了每天定时和屠戈打上一场,也总会缠着天闲。

不过她的圣虽然的确具有很大的威胁性,但真的论起谨慎肉搏战斗的能力,天闲只需要承受一次攻击,一换一的反击,就足够把她放倒在地……

蠢石头!这是古丽给天闲最新的称谓……

关上窗子,天闲看着屋内的摆设,虽然每天都来,但还是忍不住感叹。

四姑娘离开之后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但阿里昂在城内打探消息的时候,却从来没有得到过关于她的情况。

她返回血盟总部之后,就仿佛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也没有任何消息带给天闲。

不过天闲知道她肯定还活着,而且给她的信起到了作用,因为她离开后十天左右的时候,血盟的人送来一封信,上面简短的客套了几句,看起来就像是节日里随手发给陌生人不咸不淡的祝福言语。

显然,血宗已经得到了天闲的亲笔信,而且为此做出了回应,他们在天闲离开牙城的时候,已经不会在为难天闲了。

关上窗子,天闲安静的坐了下来。

这段时间,天闲每天都会到这里来,因为这里足够空旷,足够安静,可以心无旁稽的进行安定的状态。

虽然嘴巴上埋怨着三角和咕噜嗦个没完,但天闲其实还是很认真的学习了他们两个讲解的知识,那些关于圣痕,关于这种人类还有些说不清楚的力量,三角和咕噜的解释却十分的明白透彻,虽然天闲没有圣痕,但一样让他收获极大。

圣痕,也不过是一种自然的力量而已!

这是天闲这些天来最大的收获。

天闲觉得,一直固执的想要得到一枚圣痕,这让自己走进了误区,所有人对圣痕既定的态度也让自己没有看清前面的路。

三角和咕噜的知识直接来源于诺玛,这个曾经旅行过无数世界,深深被诸神力量震撼而深入学习研究过诸神本源力量的家伙,他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和所有人都不相同,他跳出既定***的目光让天闲大开眼界。

天闲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无法继承圣痕,但天闲知道自己可以拥有逆心诀的力量。

圣痕是外来的力量,强行依附到身体上,通过不断刻苦的***,将圣痕的力量贯通全身而发挥到最大!这就是人类使用圣痕的基本情况。

而逆心诀却和圣痕相反,是由身体的每一分骨肉精血产生的力量,是人体潜能的极度开掘,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力量。

但归根结底,这两种不同的力量却又殊途同归,都是***者逐渐增强身体,铸固精神,达到内外统一的过程,只是方向不同而已。

如果把逆心诀本身就看作一种圣痕,那么……无法继承问题似乎就迎刃而解了!

而唯一的困扰就是,天闲完全不知道现在的逆心诀要如何***下去……

圣痕的***方式比较简单,而且也比较粗暴,不断催动圣痕的力量贯通身体,让圣痕和身体不断协调是最基本的***方式,而最便捷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战斗!

但逆心诀就不同了。

天闲必须小心翼翼,因为这力量已经暴走过一次,显然经过几次意外的改动,它已经和原来的法决相差甚远,危险性也增多了不少。

随着这段时间不辍的***,天闲感到了一种界限的束缚。

逆心诀似乎停滞不前了,每次催动时,身体中涌动的力量趋于平和,五感敏锐稳定,肉体的强度好像也不再增加。

这是前几次误打误撞让逆心诀有了进展之后,天闲第一次感到了瓶颈的障碍。

默默运转逆心诀几周,天闲睁开眼,凝视自己微微泛出血色光华的手掌,皱眉。

隐隐的,似乎缺少了什么东西!似乎需要什么东西才能跨过现在瓶颈。

而且这一次和之前逆心诀达到顶峰的情况不同,天闲能清晰的感觉到现在的逆心诀还能更强大,但却缺少了什么东西,自己眼前出现了一层薄纸,只缺少一种很小的助力就能穿透,可是……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十几天了……

天闲第一次这么用功的***逆心诀,也是第一次这样无奈……

到底缺少了什么呢?天闲歪着头思索了很久,直到真的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却依旧一筹莫展。

“黑,午饭时间到了,再不回来,卓玛姐姐要生气了。”

天闲心底传来雪的声音,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是天闲的五感更加敏锐,还是雪的谁也不知道的情况下精神世界有了强化,在更远的距离上,雪已经可以更清晰的在意识中传递她的声音给天闲。

“碍…干嘛又跑到这里白吃白喝,还要带着维罗……”

天闲叹气,拍拍***站了起来。

打开窗子,天闲见居所前古丽和屠戈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地破坏的痕迹,“又是美好的一天碍…虽然时间不多了。”R1152

,无弹窗阅读请。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