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二百七十一章心结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七十一章心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神域那个神奇的地方,三角和咕噜倒是不显得有什么奇怪,但到了外城这人类***的地方,天闲看着这两个奇怪的生命从口袋里溜出来,总感觉怪怪的,这要是被人看到他们的样子,估计还会引起一场风波。

三角和咕噜十分谨慎,离开了神域,在陌生的地方他们好像总是在防备什么,三角一直飘在咕噜头顶,而咕噜圆滚滚的身体小心避开窗子的位置,来到了天闲面前。

三角用他外面的三颗连接蓝色宝石的光弧行礼似的欠了欠身,咕噜只能原地发出了几声“咕噜噜”的奇怪声音,他那怎么动都显得没有太多变化的身体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动作。

“我的主人,您有什么吩咐?”三角用十二分恭敬的口气说道。

天闲疑惑道:“主人?是诺玛让你们这样叫我的吗?”。

“是的主人1三角答道:“前任主人诺玛嘱咐我们,好好呆在新主人身边,竭尽所能帮助新主人,同时也教新主人一些知识和技巧。”

“原来诺玛所说传授我的东西,是要你们两个来教我1天闲这才明白。

“是的主人1咕噜闷闷说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主人要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最好,最好能有一个安静的地方,这里很不适合学习1

“我知道,而且我很快会离开这里,但现在我不想说这些事,而是有些问题要问你们1

“主人请讲1

天闲思索片刻。有些犹豫不定的说道:“诺玛有没有告诉你们一些关于我的秘密?”

三角和咕噜对这个问题似乎有些惊讶,三角答道:“诺玛主人并没有对我们提到过主人的什么秘密,为什么主人会这样问?”

“我依旧无法使用圣痕1天闲目光灼灼,“诺玛对我的情况应该多少有些了解才对,但他并没有对我解释什么,只是让我的身体有了成长,并把你们派到我身边1

“所以,我有理由怀疑,诺玛有没有告诉我的事情,但却告诉了你们。并要你们在合适的时候告诉我。现在我以新主人的身份要求你们把这件事如实向我说明1

三角和咕噜都有些惊讶。

咕噜答道:“我们可以保证,诺玛主人并没有这样的交代,我们也不知道这样的事,如果诺玛主人没有对您多做解释的话。或许是因为诺玛主人也不是很清楚这些事。”

“真的?”天闲沉声问。

“当然是真的。我的主人1三角立刻回答。“现在我们是您忠实的仆人,您的命令就是我们的一切,如果我们对此知道什么的话。一定会如实告诉您的1

天闲注视了这两个家伙好久,可是这两个家伙别说表情,就连像样的面孔也没有,想要从他们的反应上判断什么纯粹是浪费时间,天闲只有无奈的叹气,“算了,这件事就当我没有提起过吧1

“是的主人1三角恭敬回答,“那么,主人是否要立刻学习一些简要的知识呢?”

天闲眸子微微闪了闪,“诺玛到底让你们教授我什么?”

“关于力量的运用!按照主人的话来说,现在人类对于圣痕力量的追求太过狭窄,这世界上有很多能够利用的力量,我们要教授给主人的,是对这个世界真正意义上的力量的一种运用。”

天闲这才目光微微一亮,但很快摇了摇头,“现在我还没有时间顾及这件事,等到我们到了合适的地方再说吧1

“一切听您的吩咐,我的主人1

天闲看了看三角和咕噜奇怪的模样,“你们两个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吗?有没有***的模样可以变化,这样被别人看到会引起麻烦的。”

“我可以变成项链的样子1三角颇为得意。

“我……我只要不动似乎就没什么问题1咕噜说道。

天闲只能叹气,看来要这两个家伙改变外形是不大可能的事情了,不过好在他们还算有一个伪装的模样。

“现在就呆在盒子里吧,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在让你们出来1天闲拿出一个盒子来,不客气的把三角和咕噜塞了进去,“啪”的一声盖上了盒子盖。

才要把盒子收起来,盒子“吱呀”一下撬开了一道缝隙,三角伸出一颗宝石来,“主人再见1

天闲:“…………”

把那盒子用力盖好,放在一边,天闲又回到床上发呆。

天闲的心情很烦乱,从神域出来之后,之所以没有立刻尝试继承圣痕,天闲多多少少是有些害怕再次失望。

如果就连在神域之地都无法实现自己的愿望,天闲不知道以后还要怎么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圣痕!

摸了摸手背,天闲发现那枚圣痕的痕迹已经彻底消失了,好像根本没有继承过圣痕一样。

又失败了啊!

天闲不由叹气,从小到大不知道尝试了多少次,可没有任何一次是像现在这样让自己失望的,在这之后,还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寻找新的办法继承圣痕。

望着窗外,天闲心潮起伏,不由想起了家乡的生活,那淡然无味,但却舒适惬意的生活,和人类***的你争我夺,处处险恶的情况完全不同。

自己每天需要面对的仅仅是几个孩子的恶作剧而已,和现在相比真是幸福的多了。

只是一念之间,那以苍云黑山为伴的日子已经离自己远去,而且或许再也不会回来了。

从怀里取出红炎的来信,天闲再次读了一遍,心中更是感慨,这封信字里行间都透着深沉的担忧和不安。也不知她现在是不是依旧在为自己的事而感到不安。

但愿大家一切都好吧!

还有……希望瑶瑶不要恨我。天闲不由想起离开家乡时瑶瑶望着自己那种从未有过的仇恨眼神,那简直已经超越了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所能表达出的愤怒和怨恨的极限。

天闲至今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离开会让瑶瑶如此的愤恨。

合上那封信,重新收好,天闲拍拍脸蛋,笑了。

时间会冲淡一切,或许下次见面,瑶瑶已经嫁为***,儿时的事早不记得了吧。

重新打起精神,天闲再次检查了门窗。确定都关的严严实实。这才重新回到床上,盘膝坐好,默默开始运转逆心诀。

自从离开火雾山,这样安静的运转逆心诀。让气息缓缓流过全身。做两个大的循环。完成一个日常的***的情况已经很少了。

大多数时候,天闲都在使用逆心诀战斗,这个曾经是为了强身健体而不断***的法门。不知什么是有却成了战斗时最大的依仗。

天闲仔细的感受着逆心诀带动着全身的气息在体内缓缓流动,这时的感觉已经比从前清晰了许多倍,气血流动中从身体中产生源源不断的力量,这种情况在火雾山时是不曾有过的。

默默运转逆心诀,感受着这算是自己与生俱来的法门在这段时间的变化,天闲可以确定,它已经完全脱离了从前“七宝灵心真解”的轨道,在自己几次迫不得已的改造下,完完全全的变成了另外一种不知名的法门。

“逆心诀”这个名称,现在可以说是名至实归。

仔细比对,天闲能够感受的到,现在逆心诀前所未有的强大,运转之中带动气血流动,催生身体生机,产生源源不绝的力量,这股力量比从前要强大了很多。

虽然说没有继续***的法门,但天闲清楚,自己误打误撞之下,其实已经渐渐把这个几乎等于自创的法门渐渐推到了新的高度。

忽然,天闲心中微微一动。

如果自己一直无法继承圣痕的话,那么……逆心诀何尝不是一种出路,既然这种力量可以渐渐变强,而且起到控制邪眼力量的作用,如果能发现其中的奥秘,有序***下去的话,或许会受益匪浅。

而且……这也是现在不得不考虑的办法!

因为离开雷霆古城,急需一种外人还未知的力量,这样才能在突围时多上一分把握。

深深呼吸,天闲把心念完全沉浸在逆心诀的运转上,无感全开,最大限度的感受着身体在逆心诀的催动下产生的任何变化。

一瞬间,心跳引起的肌肉颤动,血液流动的声音,身体散发出热量的强弱波动,一切的一切都变得无比清晰起来。

天闲闭着双眼,却并未发现,随着他的心神完全沉浸在身体中感受逆心诀的运转,他的身体表面却缓缓浮现出奇怪的条纹,一道道,一条条好似血脉筋络的纹路在天闲的皮肤下浮现出来,在天闲体表淡淡的血色光晕映照下,显得离奇而怪异。

随着逆心诀的运转,天闲的意识游遍全身,仿佛经历了一次奇异的旅行,而随着意识进一步的沉浸在逆心诀的运转之中,天闲开始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身体的束缚感似乎渐渐消失了,血肉和骨骼,筋络皮毛,身体的一切渐渐变得模糊不清起来,变的和周围的一切渐渐融合在一起。

天闲感觉自己似乎和周围的空气,和身体下的床,四周的摆设,墙壁没有太多的区别。

身体的血液在流动,仿佛和空气的波动一样……身体的热量在不断传播,犹如风来来***吹拂人脸的感觉……

一切都变得不再那么玄妙,一切都变得自然而平淡,自己的身体似乎成了自然的一部分,便随着风流动血液,伴随着大地深处涌动的奇异规律而跳动着心脏,伴随着空气中无数能量波动而散发和吸收着身体产生的力量……

天闲完全失去了一种作为人这种个体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过久,一声巨响让天闲猛然惊醒过来。

迅速打开窗子向外望去,天闲发现城市中心的上空飘荡着***的烟尘。而一道火光正冉冉升起。

“轰1

烟花炸开,整个夜空被照的一片通明!

天闲这才意识到,现在已经到了晚上,不知不觉自己似乎在床上枯坐了一天,而且身上有股难闻的汗臭味,浑身衣服有些僵硬,仿佛被醋泡过了一样。

好像出了很多汗。

天闲知道没有什么意外发生,打量一下自己不由苦笑,在屋子里闷了一天,不仅没得到什么成果。却闷成了臭虫。

翻出新买来的衣服。天闲打开房门,一溜小跑到了浴室,现在已经快到吃饭的时间,之后大多数人会出去逛街。这里倒是没人。

天闲脱个精光。望着大浴室中央那个大大的水池一阵欣喜。说起来好久没轻轻松松洗个澡了,今天这里没人,一定好好泡一泡!

一跃而起。天闲幸福的大叫一声,扑向了水池。

“哗啦1

一声水响,水底下忽然冒出一个人来,借着起身轻轻甩头,美丽的红色发丝在半空甩出一道优美的弧形水线。

“你!1天闲一下瞪大眼睛。

“呃?”

古丽才一冒头,就看见天闲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条件反射的猛一转身,水下一条曼妙长腿破水而出!

“砰1

天闲打着转,“扑通”一声栽到了远处的池水中。

古丽这才反应过来,羞怒交加之下,赶忙跳出水池,但在一旁拿了一条大毛疆后,却满脸发窘的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哗啦”

天闲终于从水底下浮了出来,但没敢离开水面,只露出一个头,脸上还带着脚樱

“臭女人!你踢***什么?”天闲瞪眼质问。

古丽不由大窘,用那面积有限的大毛巾掩住身体,“死小鬼!还不给我转过去!再看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1

说起狠劲,问刑使出身的古丽可是一点不含糊……

天闲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古丽,然后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向远处动了动,“你不是都盖上了,女人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你……”古丽这是却不知道怎么还口。

天闲嘿嘿一笑,“不喜欢的话就先出去喽,我一身臭汗,还要好好洗一洗1

“我……”古丽又是恼火又是无奈,“我的衣服已经被卓玛姐姐拿走了,一会儿才送新的来!你……你怎么这个时候进来1

见古丽站在那,那条大毛巾也就仅仅遮掩重要部位,***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尤其是一双修长***的***无论如何也掩不住,在自己的目光下倍感窘迫,眼圈甚至隐隐有点发红,天闲耸耸肩膀,转过了身去,“好吧……那你就在那里等着,我要洗我的了1

天闲真的是来洗澡的,虽然出了意外,但一身臭味还是要立刻洗干净才行,尽量忽略背后杀人似的眼神,天闲痛痛快快在水池里洗了个舒坦。

忽然,背后传来轻微的水声,天闲一愣,回头一看,却见到古丽正小心的在水池边溜下来,见自己回头,顿时吓了一跳,脚下一滑栽了进去。

天闲不由摇头,这女人有时候真是笨的可以……

古丽从水下冒出脑袋,怒目瞪着不远处的天闲,“你还看!还不给我转过去1

天闲疑惑:“你干嘛下水来?”

“难道我要站在那里被你看光不成1古丽恼火。

天闲想想也对,索性不再理她,转过身自顾的清洗身体。

古丽望着天闲在不远处旁若无人的洗澡,有时还会站起来露出上身,不由双眉乱跳,心中不断默念:不要看不要看!会脏了眼睛!

不过……

这小鬼年纪不大,身体倒是的确十分壮实了……古丽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赶紧闭上眼睛。

硕大的浴室中也没有别人,天闲自顾自的洗澡,还哼着歌,古丽在距离天闲最远的水池边一脸要杀人表情似的忍耐,两人倒是似乎有了默契,谁也不和谁说话。

等了一会儿,卓玛却迟迟没来!

古丽倍感自己受到了压迫。这个***家伙居然洗个没完,而且还兴致勃勃的哼着歌!简直就是……

给自己打了打气,古丽几乎是出于一种反抗心理的说道:“你今天在房间里做什么,一直不出来1

天闲一愣,回头问道:“你……是在问我?”

“除了你没有别人了吧1古丽又是恼火,“还有给我转过去!1

天闲笑了笑,转过头去说道:“没什么,只是想了些事情,不用担心1

“想事情会想的一身臭味?”古丽愁眉苦脸的看着包裹自己的池水,这可都是天闲的洗澡水碍…

“嗯。出了点意外。但不算问题1天闲随口回答。

“意外!?”古丽微微一惊,“什么意外?你一个人出了什么意外吗?”。

“没事的,我这不是好好的1天闲站起身,展示了一下精壮了很多的背脊。顿时招来古丽扬起了一片池水攻击。

一阵水弹把天闲几乎赶到了池子的另一边。古丽这才罢休。吐了口气问道:“和你的圣痕有关吗?”。

天闲摸摸头,“算是吧!很遗憾!我的圣痕似乎还是无法适应我的身体,这次换来的圣痕又碎了1

古丽不由皱眉。“就算是诺玛为你调整了身体之后依旧不行吗……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真的没有听说过不能继承圣痕的人类。”

天闲苦笑一下,“我要是知道就好了,也就不必这样愁眉苦脸,我当初离开家乡,为的就是能得到一枚属于我自己的圣痕,当初以为外面的世界无比广阔,很快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但没想到,现在这个愿望似乎变得越来越遥远了1

听出天闲话中几分萧索的意味,古丽不由说道:“怎么会越来越遥远!经过这几次努力,一定已经了解更多的情况了!只要最后能得到圣痕,现在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不是吗?”。

天闲倒是一怔,回头呵呵一笑,“真难得,你会安慰我,而且说的似乎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1

“给我转过去!1

“呵呵,你说的倒也不错1天闲笑了起来,“不过我只是想要一枚小小的圣痕而已,随便什么样的都可以,没想到这个愿望也如此难以实现,但没关系,我自然不会泄气的,今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我一定会找到属于我的圣痕的,我坚信这一点1

“这样还差不多,就算你只是个小鬼,也要有些男人气魄才行,打起精神来吧,我们接下来恐怕要面对十分恶劣的状况1

“恶劣的状况1天闲挑挑眉毛,“你是说我们出城的事吗?”。

古丽不由肃声说道:“***势力我不清楚,但如果是圣灵殿的话,这一次一定已经布置了重兵围困我们,想从天上离开也是不可能的,西殿的飞行部队会携带专门的捕捉器械,就算是火云睛也没有办法逃脱1

“这的确是个问题,而且还不单单是圣灵殿要对付我们1天闲已然笑了笑,“但我们还有些时间,不必着急!我们在这里逗留几天,***找些不同的圣痕来,就当作是砰砰运气,说不定有哪一种我就可以得到呢1

古丽不置可否,幽幽说道:“其实,我觉得没有圣痕也没什么。”

天闲闻言一怔,愕然回头问道:“你说什么?”

“我是说,就算没有圣痕,也不见得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吧?”古丽望着天闲,眼中全身认真之色,“你虽然没有圣痕,但也做到了很多人做不到的事,而且拥有***人没有的力量,与其追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得到的东西,不如……把握住眼前拥有的。”

天闲不由讶然,这想法倒是和自己有些不谋而合,但就算自己也没能认真的这样去想,倒是古丽很认真的这样觉得。

见天闲惊愕的望着自己,古丽有点奇怪,“怎么了?我说的就那么奇怪吗?你看你现在也已经经历过各大势力的追逐,也平安的出入了神域,这些事那些拥有强大圣痕的家伙都没有任何人做到,我总觉得……你似乎走进了误区1

天闲依旧呆呆的望着古丽。

古丽不由皱眉,“你在听我说话吗?”。

天闲点头,略有些迟疑的说道:“那个,你的个子好高碍…”

“嗯?”古丽愣了愣,随后一惊,水池边的区域比较浅,刚才说话间不由得站直了身体,柔软的纤腰往上,全暴露在空气中。

“死小鬼!1古丽一瞬间怒火燃遍全身,红发如火焰般燃烧起来,“我要宰了你!!想跑!!给我站住!!1

当卓玛哼着轻快的小调,拿着古丽的替换衣服拉开浴室的大门时,看到的是这样一副景象:古丽气喘吁吁,把天闲按在水池边上,双手按着天闲的肩膀,脸上是满脸剧烈运动后的红晕。

“啊呀1

卓玛满脸惊讶的望着古丽和天闲。

浴室内的两人都是一愣,望向卓玛顿时感到大事不妙!

卓玛掩口一笑,慢慢拉上了浴室的大门,“对不起,打搅你们了,我什么都没看见,请继续。”

“卓玛姐姐!不要走!1天闲立刻大叫!

“小鬼,你还真是厉害1卓玛的笑声渐渐远去。

古丽呆若木鸡,几秒钟后暴龙般的愤怒叫声在浴室中响起,“死小鬼!这次我真的要杀了你!!你给我站住!1

“哎呀……”卓玛脸蛋微红的走在走廊上,“年轻人真是讨厌,这么容易把持不住1

晚些时候,四人聚在了这座居所的共用大厅里一起吃晚餐。

雪担心的望着天闲,“黑,你的脸怎么很奇怪?”

天闲摸了摸胖了两圈,还带着熊猫眼的脸,嘿嘿笑道:“没什么,只是在洗澡的摔了一跤。”

“摔了一跤?”雪有点疑惑,“摔到什么东西上,会摔成这样呢?”

天闲立刻说道:“雪!以后你可一定要小心才行,在浴室这种危险的地方,随时随地都可能摔成我这个样子,你明白吗?”。

雪很认真的点点头,“是这样……我记住了1

卓玛笑意盈盈的望着天闲,“小鬼!下次可要小心啊,再不留神的话,或许就不只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古丽你说对吧?”

古丽正闷头吃东西,被卓玛一问,顿时噎住,拿起旁边的清酒咕噜噜的猛喝起来。

卓玛笑个不停,又对天闲说道:“白天的时候大长老派人来请你,我说你不舒服把他们挡了回去,想必过一会儿还会来找你。”

天闲点头,“这件事我倒是忘了,不过应该没有我什么事了,不用担心,但是卓玛姐姐,刚才的事……”

“刚才?”卓玛奇怪的眨巴眨巴眼睛,“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吗?”。

“碍…”天闲忽然感到古丽的目光如万年寒冰,如有实质的刺到了自己身上。

“咳咳,的确没什么事!我是想说,我已经打算好了今后的行动,想和大家商量一下。”

卓玛眼神微亮:“已经有注意了?如果要我帮忙的话,姐姐我可一定不会吝啬的,特别是帮忙保守秘密这样的事1

天闲连连咳嗽,“我是想问一问……不知道维罗,现在能不能帮我们呢?”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