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二百六十六章外人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六十六章外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中心交易场转了一圈,天闲用一件破衣服换了一千万金币,这可是不折不扣的一夜暴富。本打算要在这大肆搜刮一番,不过天闲现在已经不想要***的东西了,雪似乎更喜欢天闲送她的那枚戒指,卓玛的注意力也全部都被那本古籍吸引了过去。

至于古丽,天闲倒是觉得她似乎有些不安,脸上偶尔会流露出患得患失的神色,但很快就会掩饰过去,装作很高兴的样子。

”你刚才看中的东西,不想去买了吗?“天闲问道。

古丽怔了怔,哈哈的笑了一声,”其实……也没什么想要买的,只是好奇罢了,现在一下有了这么多的钱,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花才好,嗯……要不你先帮我留着,我需要的时候再找你去拿。“说着,古丽竟然真的拿出了那枚戒指和手镯。

天闲一摆手,”算啦,我可不是能留住钱的人。“

古丽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但很快笑道:”那我先去看看有没有需要的,你们不必这么陪着我了,我很快会回去的?“

大家不由一愣。

天闲面露古怪之色:”你难道是要去买什么奇怪的东西?不想让我们发现?“

古丽一张脸顿时涨红,怒道:”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皱着眉,古丽声音小了下来,“只是觉得……”

“别觉得了,我们去溜达溜达,或许能见到什么好东西,要是喜欢就买下来,做一次有钱人不容易啊1

卓玛“噗嗤”一下,一下揪住天闲的耳朵,压低声音问道:“你用一件破衣服骗了一千万金币!给我老实交代,你那办法是从哪学来的?”

天闲无奈的答道:“这可是看家本事,我从小就学会了,以前居无定所,经常被人追债,甚至追杀,这种糊弄人的本事是用来救急活命的1

卓玛几人听了都很惊讶:“你以前居然是过的这样的生活?”

天闲点头,脸上是淡淡的笑容:“是碍…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几人在热闹的交易场中逛了半天,不得不说这里真不愧流金城的名号,天闲满耳听到的都是天价的数字,在最不起眼的地方,却似乎进行着最惊人的交易,那些摆在地摊儿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特别的破瓦烂罐,说出来的价钱简直能吓死人。

天闲大概留意了一下,在这晚上最热闹的时候,整个城市中心的交易场上有数千个摊位,保守估计,每个摊位每天成交额在五百万金币,这绝对是保守估计……那么只一个晚上的时间,这里流动的资金就高达五十亿金币,***时间还不算,这简直骇人听闻!

不过从这种情况也看得出,全***的各方大势力在这里应该都有插足,否则这样巨额的资金流动,绝对不会是一群对财富并不奢求,专注力量提升的圣痕继承者能够支撑的起的。

转了一大圈,众人挑挑选选,卓玛又来了性质,问了好多东西的价钱,不过最后还是没舍得那镯子和古籍,并没有买什么,古丽有些没精打采,更是什么都没买,倒是雪看中了一件亮晶晶的银色发饰,那是完完全全的装饰品,只是摊主拿出来充数的,结果对方见雪清丽脱俗,浑然一身绝色气质,直接把这东西当作礼物送了过来,不过天闲还是给了他一金币,这也是天闲身上最后一点钱了。

天闲四人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但交易场依旧喧嚣不已,看来这地方二十四小时都是有人进行交易。开开心心回到住所,摩根和摩恩两位大长老依旧还没回来,这处特别开辟的居所也空空荡荡,之前回归的***多在内城苦了好些日子,这次又险死还生,回到这安乐乡哪还闲得住,全部跑出去喝酒的喝酒,***人的***人,除了几个重伤号动不了外,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天闲大为摇头,心想这些家伙真是奢侈碍…这里的酒和女人,那可都是天价中的天价!

不过没人打搅,天闲几人倒是乐得清闲,叫厨房准备了些吃的,大家先各自回房休息。

这段时间一直没有闲工夫休息,雪坐在小桌前,开心的翻着花绳,几乎是理所当然的,天闲又是被杀的丢盔弃甲。

“哦,对了1天闲忽然愣了下,似乎想起了什么事。

雪已经把花绳举到天闲眼前,对于天闲这种‘猛然间想起什么’的情况,雪已经习以为常,这只是天闲众多耍赖手段中的一种而已,见天闲还没有倒下来装死,雪觉得今天还是再赢一常

天闲眨眨眼睛,说道:“***瞧瞧那个臭女人的情况,她之前的伤很严重,这次她和我不同,伤势没有完全恢复,嗯……你去找卓玛姐姐玩这个吧。”

说的十分诚恳,天闲肚子里却不免嘀咕:卓玛姐姐你原谅我吧,很快就会有妖怪级的翻绳高手去讨伐你了……

雪仔细想了想,似乎觉得这个主意倒也不错,虽然她性子冷淡,但对于卓玛还是颇有好感的,一般来说天闲和雪对局只有输和耍赖两种情况,想到有新的玩伴,雪开开心心的去卓玛的房间了。

天闲估计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吃东西,当即离开房间,到古丽门前敲了敲门。

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敲了三次门,依然没人答应,天闲不由皱眉,默运逆心诀,五感能力急速提升,贴着门口一听,屋子里传来细细的呼吸还有心跳声。

古丽还在,而且看起来似乎没有睡着,而是老老实实的呆在那里。

怎么不来开门?天闲疑惑,想了想还是直接一推,门顿时开了。

古丽的确就在房间里,也没有睡着,而是好好的坐在床上,窗外的月光照在床上,古丽正抱着双腿坐在那,看着天空的月亮发呆,不知她在想什么,竟然连天闲走进来也没有发觉。

直到天闲已经绕到了床边,把面孔伸到了她的眼前,她才猛然被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进来的?“

”你应该问你自己怎么傻在这,要是敌人的话,你现在脑袋已经搬家了0天闲一点不客气的一***坐在的床边。

古丽似乎有点尴尬,不动声色的向旁边挪了挪,闷声问道:”我在想事情,你来做什么?“

”在想什么?“

”哼0古丽没有想回答的意思。

”好吧!我是来看看你的伤,一路走回来都很着急,我还没检查过你的伤势。“

古丽明显有点失望,收了收抱腿的手臂说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的身体现在不会衰老,死不了的。“

”那是不会自然衰老,但受了伤还是会死的!搞不清楚这个,你可活不长久1

“又不用你离管……”古丽小声嘀咕了一句。

“什么?”天闲因为对方声音太小,完全没听清楚。

“我说没关系,伤总会慢慢好起来的。”随意应付了一句,古丽试探的问道:“这次,嗯……我们可以说都达成心愿了,那接下来你打算去哪呢?”

“先回去救屠戈他们,然后我准备去北方。”

“北方?”古丽很惊讶。

“去极北之地,雪的家乡1天闲认真说道。

“去……去极北之地!?”古丽愕然,“去那里做什么?”

“在丹特帝国的时候,雪为了救我被冰霜巨人夺走了关于家乡的一些记忆,她现在不知道自己的故乡在哪,现在她的父亲也杳无音信,这是我该去做的事,而且我也很想知道她的家乡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说着天闲笑了笑,“毕竟我没有特别的目的地,无论这次我能不能继承圣痕,总要去***的地方,而且如果在极北之地,可以避开人类***的许多眼线,直接去东部王国。”

“东部王国?”古丽更惊愕了,“你去那样的地方做什么?”

“异族兴师动众来这里找我,在东部王国一定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而且我很在意屠戈说的那一处秘宝,东部王国和人类***几乎没有什么往来,或许那里也存在着一个神域也未曾可知。”

露出几分无奈之色,天闲继续说道:“虽然我们现在直接不管神域内发生的事也可以,但既然答应了诺玛,有是本来就和自己有关的事,我想我们还是去看看的好,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

“哦1古丽兴趣缺缺的应了一声,身子缩的更紧了,“为了朋友到处奔走,你还真是让人觉得可靠……”

天闲呵呵一笑,“真是难得你也能夸赞我一下,好了!废话少说,快让我看看你的伤,要不然我们上路之后这或许是一件麻烦事。”

古丽缩在那,抱着手臂,下巴垫在曲线异常优美诱人的双腿上,只是哼哼了两下,显然没有这个打算。

不过,忽然间古丽愣了一下,抬头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天闲也愣了下,“我说了什么吗?”

古丽一下凑过来,抓着天闲的肩膀大声说道:“你刚才说了!你说……说……我们?”

天闲万分古怪的看了看古丽,“什么……什么我们?”

“就是……就是你刚才说的。”缩回手,古丽患得患失起来,“你说……我们上路之后,对吧?对了刚才你还说‘我们还是去看看的好1

“那又怎么了?”

望着天闲极度奇怪的目光,古丽不由挪开了视线,慢慢又缩了回去,抱着双腿,望着床单,“就是说……我,我也可以一起去,是不是?”

天闲愣了一下,然后一砸手掌,“哦!你是说这个!没关系!如果你要自己单独行动的话,我们一定不会强拉着你的1

古丽的脸一下涨红了起来,急声说道:“我没说要单独行动1

天闲有点迷惑了,叹气道:“你到底要说什么?”

古丽有些气恼,因为眼前这个该死的小***好像完全不懂自己的意思!咬了咬嘴唇,古丽望着自己的脚尖,小声叹了叹气,苦笑说道:“我是说,离开雷霆古城之后,我能不能……也和你们一起行动?”

“呃?”天闲又是一愣,一时呆祝

古丽有点不安的搓着脚尖,“我知道你不会直接说不能,可我……我不想勉强什么,相比起来,我其实只是个外人,和大家不仅没有什么交情,而且原本还是敌人,不过是走投无路的时候恰巧遇到你们,然后……为了活下来就一直赖在你们身边而已。”

话音停顿一下,古丽抱紧双腿,小声说道:“我答应卓雅要好好活下去,我也真的活了下来,可……可我不知道要去哪,无家可归……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都有要去的地方,都有可以回归的地方,可我……”

“我不知道要去哪,也没有回去的地方,更没人等我回去……”吸了吸鼻子,古丽把头埋进了双膝中,“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天闲惊讶极了!

“那个,难道你一直觉得自己不该和我们一起走吗?”

“我答应过卓雅好好活下去!我不想成为别人的负累,我……”

天闲抓抓脑袋,心里一片混乱,完全理不清古丽的想法……

“我想,这种情况下,最最符合大家心意的情况,就是你今后一直和我们在一起吧,我说去极北之地,可是已经包括你在内的,你没见我今天买了好多厚袍子,那是给大家御寒的1

古丽眼神立刻连闪数下,“你说什么?”

天闲无奈的摊开手:“拜托啊~~虽然我觉得你还没有那么聪明,但也不要总当***好吗?从牙城到内城,再到神域一番出生入死,我们始终在一起,这一次缺少了任何一个人,或许我们就没办法活着回来了,现在我们开开心心准备去别的地方的时候,了解我们这么多秘密,也得到了诺玛慷慨馈赠的你,难道想自己开溜吗?”

说着,天闲不由慢慢逼近了古丽,这让古丽顿时紧张起来,“你……你干什么?”

天闲很严肃的说道:“在人类***,知道我无法继承圣痕的人屈指可数,除了当初汉克大叔他们,就只有你们几个人而已,就连卓玛姐姐都不清楚这件事,你如果想离开我不会拦你,但如果是这种烂理由,那我就算绑,也要把你绑走1

“我……”古丽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天闲很郑重的说道:“毫不夸张的说,你现在这条命是我帮你捡回来的,如果在特定的环境下来,你现在完全就是我的个人财产1

“什……什么?”古丽一听,立刻瞪大了眼睛。

“当然,那不是在特定的环境下发生的事。”天闲轻描淡写的揭过上一句话,“而且神域中你闯出散灵魔阵,不仅救过我的命,也救过雪的命,我只能说我们互相都有亏欠,而且从我们一起进入神域的时刻开始,你对我们来说,早就不再是外人1

扬扬眉毛,天闲略带不屑的说道:“我可不是什么好心肠的家伙,而且也不是什么人都会救的,如果你当初只是贪生怕死,我看都不会看你一眼,但我却很欣赏你对生命的那份执着,那种坚毅!我看过太多平日里风度优雅,但在生死之间丑态百出的人,我记得你当初的眼神,那可不像是一个会在这里缩着身子患得患失的女人会具有的眼神。”

古丽被天闲说的呆坐在那里,满脸满眼的惊愕。

“听清楚了吗?”天闲最后问。

“呃,听,听清楚了……”古丽条件反射的回答。

“那现在给我老老实实的躺下,我要检查你的伤势,极北之地十分寒冷,带伤去是不行的1

古丽有些意外,简单几句话,眼前这个***家伙却说的自己心花怒放,从对方的意思来看,这是要自己一同行动的意思。

只是如此而已,可自己居然如此喜悦……

“谢……谢谢1古丽居然哭了出来。

天闲顿时头疼,“喂!你不要哭好不好!我又没有把你怎么样?”

“我……我没有哭,只是……只是眼泪……”

天闲大为叹气,“你真的是圣灵殿的问刑使吗?喂喂我只是说说,你别哭的更凶啊!好歹你也二十岁了1

“二十……二十岁又不是我的错1古丽留着泪,哽咽的反击。

努力阻止眼泪流出来,古丽吸着鼻子又说道:“而且,而且我以后一直都是二十岁了……有什么不好?等你变成老头子!我还是现在这样年轻漂亮……”

“就怕你到时候依旧像这样哭的稀里哗啦……”

古丽顿时好像气球般真个人都气的鼓了起来,大叫一声直接扑了上来,天闲冷不防被她扑个正着,但天闲腰上微微用力,顿时挺起了身体,并没倒下。

才要把这个情绪波动巨大的女人扔回去,天闲却意外的发现古丽却没有要攻击自己的意思,只是紧紧抱住了自己。

“你……”

古丽吸着鼻子,紧紧抱着天闲,眼泪不住流下来,“我知道我很没用!当着比我年纪还小的男孩的面哭个不停,还要对方来安慰,可是……可是现在让我抱一会儿,就一小会儿……”

天闲长长叹气,索性伸手揽住了古丽的腰肢,这个动作让古丽全身一阵紧张。

拍了拍古丽的背,天闲以一种无奈而又带着几分调侃的口吻说道:“抱着吧,不会收你很多钱的,我也曾一个人孤独的徘徊在黑暗里,独自一个人不知道要去哪,感到的只有寒冷和寂寞……不过,我只是怨天尤人,却没有哭鼻子1

这话虽然让古丽有一种想要掐死天闲的冲动,不过她的身体倒是放松了下来,忍不住咕哝一声:“可我是女人……”

“是碍…”天闲感叹,“但这样软的腰,就算女人也极为少见的。”

天闲的手在古丽柔软的腰肢上轻轻的捏了两下,这其实是职业习惯……以天闲的专业***触感来考究的话,古丽的腰肢的确如柳枝般柔龋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