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九十五章 不过如此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十五章 不过如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宁浅雪沉默不语,她并不怕死,但就这样莫名其妙死在这里,未免太过不值。  ?◎◎?网§ ? 、 对面这个老怪物可是***界闻风丧胆的“邪帝”厉抗天啊!这个人行事捉摸不定,全凭自己的喜好,死在他手下的邪派人士很多,但被他杀的正派人士也同样不少。你不能轻易用好人或者坏人这个词来定义他,***界约定俗成的规则对他压根就不适用,他有自己的一套行事规则,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高兴了抱打不平,诛杀邪魔,好事能做一箩筐,不高兴了遇到正派修士,一言不合,一样出手诛杀!此人生性狂傲,离经叛道,做事全凭自己性情,反正是邪得离谱,邪得惊天地泣鬼神,所以得了个“邪帝”的称号!

    宁浅雪毫不怀疑厉抗天的话,邪帝想杀人,压根不需要理由!哪怕因此会得罪整个太岳宗!他要是怕,就不是狂傲的邪帝了!

    她目前只是金丹二层的修为,以她的年纪,真的是惊世骇俗了!但和金丹巅峰的老怪物动手,压根就是死路一条。她前面之所以能逃这么久,依靠的是座下的法器青莲台,但厉老邪只是踩了一块普通的芭蕉叶就能追上她,足见两个人之间的差距。

    她绝不是厉抗天的对手,甚至极有可能连一招也走不过去。这是确定无疑的。

    如果想要逃脱此劫,最好的办法是暂且答应给他做儿媳,等回到太岳宗,就不怕这个老家伙了。但是如果宁浅雪做这个选择,她就不是清冷孤傲的宁仙子了!两个极端骄傲的人相遇,绝对没有任何一方妥协的可能!

    “厉抗天,你作为一个成名已久的前辈,居然对一个后辈苦苦相逼,就不怕别人笑话吗?”宁浅雪知道这老家伙翻脸比翻书还快,说动手就动手,所以暗中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我厉抗天纵横四海,从来不在乎别人的褒贬。??? 世间本来就没有对错,大多数人认为是对的事情,未必就真是对的。”厉抗天冷笑道:“谁的拳头大,谁就是对的。你觉得不服,完全可以把我打趴下。没有那个本事,就得乖乖地听话。”

    宋立先是不以为然,仔细一想这老家伙说的简直对极了!在实力为尊的***界,的确就是谁的拳头大谁有道理。你打不过人家,就只有按照人家的规矩来。

    不过他隐隐有点为宁浅雪担忧了,这个***哄哄的老东西一看就是那种杀人如麻的老怪物,性格极其强势,而宁仙子显然也不是服软的人。这样的两个人言语不和,极有可能大战一场。虽然宋立看不出两个人的修为高低,但他感觉厉抗天要厉害得多,即便同样是金丹期,金丹初期和金丹巅峰那也是天差地远。如果真打起来,宁浅雪可能要吃大亏,说不定会因此送了性命。

    尽管连面也没见到,但宋立却对这位宁仙子产生了好感,当然,这种好感并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暧昧情愫,只是人们对于美好事物的一种本能欣赏。他不希望这样优秀的奇女子,就这样莫名其妙死在圣狮山。

    但他偏偏又想不出什么办法可以助她脱离险境。英雄救美,也总得有那个实力才行。他这种引气五层的小虾米,在帝都的纨绔之中还能***一把,遇到金丹期巅峰的老怪物,人家打个喷嚏就把他喷死了。

    宋立脑子飞快地转圈,还没等他想出来办法,半空中的两人已经交上手了!

    宁浅雪明知今日一战不可避免,索性抛开所有顾虑,为了能争取一点先机,她决定率先出手!

    她默念法诀,顷刻间祭出了十二把银色小剑,刚离体的时候,小剑只有大小,然而飞在半空之后,迎风猛涨,骤然变大,每一把小剑都有丈二长短,宽如门扇,宁浅雪捏着剑诀,催动这十二口巨剑盘旋飞舞,列成剑阵,朝厉抗天呼啸而去!十二口巨剑幻化出无数剑影,宋立在下面看的眼花缭乱,不知道哪口是真的,哪口是幻影。§§№ 如果这十二口巨剑对付的是他,只怕宋大官人顷刻间就要被切成十七八块!

    ***,这可是真正的飞剑啊!千里之外,取敌人级,宋立总算是亲眼见识到了,无形之中也***了他勤修的决心。有朝一日,他一定也可以到达这样的境界,操控飞剑,毙敌千里!

    这是他第一次见识高级别的修士战斗的场面,内心既紧张又兴奋。他很希望宁仙子能够将那个蛮不讲理的老家伙一顿飞剑给砍的落荒而逃,但理智告诉他这不太可能。

    “哈哈哈,这就是太岳宗的幻字十二剑阵吧,让我老人家见识见识。”厉抗天似乎早就料到宁浅雪会出手,面对漫天的重重剑影,背负双手,不动如山。不管这老家伙多么不讲道理,但在临敌时的这份态势,的确是宗师气度,大家风范。

    飞剑的度肉眼难辨,转眼间就到眼前,厉抗天左手依然背负在身后,右掌探出,往空中一抓,只见一只巨如山丘的掌影猛然在空中闪现,就这么一抓一收,漫天的剑影顷刻间消失不见,再看厉抗天,已经将那十二口剑抓在手中,巨型的飞剑也变回原来的大小,他呵呵笑道:“这几口剑不错,看来宁乐山那老家伙对你还挺舍得的,把镇派之宝都给你了。既然这些剑被我收了,就是我老人家的了,现在就当是我为儿子提亲的聘礼吧,喏,还给你!”

    话音刚落,厉抗天抖手将十二口小剑甩了出去,小剑没有变大,也没有出现幻影,就这么直直地对着宁浅雪飞了过去!

    宁浅雪只觉得无论向哪个方向闪避,都会被这十二把飞剑笼罩其中,她没想到飞剑可可以这样用!厉抗天操控飞剑的手法完全脱了她固有的认知,飞剑不需要幻影,不需要变大,不需要列阵,就这么直直地飞过来,威力却比她刚才的攻击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她清楚地知道这并不是“幻字十二剑阵”不如厉抗天的手段,仅仅是因为她的修为和对手相差太远而已。

    既然躲不过,索性不躲,宁浅雪意念一动,金丹在丹田内高旋转,她的身体周围立刻出现了一面白色透明的圆形护盾,像一口钟一样将她罩在其中!

    金丹期的高手本体可以自行祭出固体护盾,宋立只是知道,但是亲眼看见还是第一次,内心有些火热。奶奶滴,高级修士真是神通广大啊,不仅可以借器飞行,还可以操控飞剑,本体祭出护盾,什么时候,他也有这么厉害呢?不,这一天一定不会遥远。只要持续激活帝火之种,从中吸取浩瀚的能量,说不定他结丹的时间比宁仙子还要早呢。

    帝火之种就是他成为至尊强者最大的依仗!

    那十二柄飞剑撞击在圆形罩盾上,出了金石相交的脆响,硬生生地将宁浅雪撞得后退了数丈有余!饶是有罩盾护体,宁浅雪也觉得气血翻涌,心头一阵烦恶。好在罩盾未损,飞剑并不能对她的本体造成伤害。宁浅雪念动法诀,将势成强弩之末的飞剑收入囊中。

    “哟呵,这乌龟壳还蛮结实的,再接我三招试试!”厉抗天见宁浅雪的金丹护盾防御能力这么强,顿时来了精神,对于他这种纵横大6的强者来说,遇到一个可以与之一战的对手并不容易,宁浅雪的修为不低,战力似乎比修为还要强上一些,厉抗天不知道多久没碰到像样的对手了,顿时有些见猎心喜。

    “玄阴指!”厉抗天伸出食指,在虚空中连点三记,三道指影在半空中电射而至,完全在一条直线上,连珠箭般点在了宁浅雪的金丹护盾上!

    “当当当……”三声巨响,犹如寺院中和尚敲钟的声音,连续三指点在了罩盾的同一点上,宋立看得清楚,只见那白色的护盾上出“咔咔”的脆响声,然后表面就像是被踩裂的冰面一样,出现了一条一条龟裂的花纹!

    宁浅雪面色苍白,张口吐出一口鲜血,喷在了白色的罩壁上,鲜红的血液顺着龟裂的花纹四处流窜,触目惊心!

    金丹护盾其实是金丹的外延,和金丹同体连心,罩盾破裂,也就意味着金丹也跟着破裂!虽然没有完全碎掉,但是厉抗天这三指够狠,宁浅雪短时间内很难恢复了。只要金丹一日不修复,她就和废人无异。

    “坏了!宁仙子果然不是这老怪物的对手,看样子是受了重伤!”宋立一阵惶急,刚刚只顾着欣赏高级修士的战斗场面了,忘记了宁浅雪还处于危险之中。

    ***之后,罩盾和莲台均告消失,金丹受损,宁浅雪的法力已经不足以支撑罩盾和法器,她只觉得眼前一黑,一个跟头载了下去,“噗通”一声落入湖水中。

    “太岳宗的***奇葩,不过如此。”厉抗天负手而立,冷冷地盯着湖面,他要等宁浅雪浮上来,将她掳走。一方面,如果儿子厉云真被太岳宗扣住,他可以拿这个小丫头去交换。虽然以他的脾气,宁愿大打一场把儿子抢出来,也不愿拿人质去交换,那等于是跟别人服软。但他只是狂傲,却并不傻,太岳宗人才济济,高手如云,他想凭借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宗派,实在有些异想天开了。至少宗主宁乐山那老东西,修为就不在他之下。

    另一方面,如果儿子厉云不在太岳宗,他倒真想让这个小姑娘做他的儿媳妇。不管何种目的,宁浅雪他是抓定了。刚刚他也是手下留情,并没有赶尽杀绝。如果他下***,宁浅雪此刻已经香消玉殒了。震裂她的金丹,让她短时间内无法反抗,同时也是挫挫她的傲气。

    不过这小姑娘宁死不屈的性格,倒赢得了厉抗天的尊重。明知道不是他的对手,依然义无反顾地选择战斗。厉抗天喜欢这样的硬骨头。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