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一百零四章 一个不留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零四章 一个不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些黑衣人显然被眼前这惨烈的景象震住了,他们没想到战况会如此激烈,满地都是残肢断臂,血流成河!但他们此行的最大目标,宋星海无疑还活着!这些***们内心很愤怒,情报部门竟然犯了如此愚蠢的错误,以至于白白搭上了二十名兄弟的性命!如果他们不是低估了目标的修为等级,这些人的死完全可以避免。培养一个引气巅峰的死士,得花费多大的代价?真是一群愚蠢的东西!

    “我们的兄弟都是好样的!虽然牺牲了性命,却也让宋星海付出了血的代价,他的死期到了!”

    “上去,干掉他!”

    领头的黑衣人发出一声怒斥,其余的***如同离弦的利箭一般向宋星海射去!一方面,他们要给死去的兄弟报仇,另一方面,他们想抢在所有人前面给宋星海最后一击!这是荣耀,也是***行赏的唯一凭据。

    “杀!”宋星海举起长剑,悍不畏死地向敌人冲去!他满面鲜血,须发戟张,在夕阳的余晖中狂放地呐喊!

    鲜血迷糊了他的眼睛,面前似乎出现了妻子云琳和儿子宋立的身影,他内心生出一丝不舍,但随即又毅然决然地全速向前冲!

    他不能软弱,不能退缩,他要像个男人一样战死!

    夫人云琳一直嫌他性格过于软弱,儿子宋立一直都在鼓励他要像个爷们,宋星海自问,今天的战斗,自始至终他都表现得像个男人,像个斗士,他确信妻儿会为他感到骄傲!

    别了,夫人,别了,儿子,如果有来生,我们还做一家人!宋星海凄然一笑,浑然不顾对面砍来的长刀,一剑削向对方的头颅!同样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就在黑衣***的长刀距离宋星海的脖子只有零点一公分时,十二道匹练般的寒光冲天而起,转瞬即到眼前,每柄长剑在半空中盘旋飞舞,电光石火之间,就将冲在前面的几名***斩成两截!

    十二柄巨剑成品字形,将宋星海护在后面,尖尖嗡嗡作响,和其余十余名***对峙。

    “是飞剑!而且还是……剑阵!”为首的黑衣人声音都颤抖了。

    对方操控飞剑的剑阵,隔空杀人,仿佛探囊取物一般,几名筑基期的***连还手之力都没有!来者无疑是一名高阶修士,修为之高,根本不是他们能望其项背的。

    正思索间,一道青色霞光由半空电射而至,就落在宋星海身旁,原来是一座青色莲台,莲台上走下来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女子长发垂到腰际,白衣如雪,容颜清丽绝俗,神情无悲无喜,行走间仙姿飘飘,观之望俗。

    这女子虽然如仙子般美丽绝俗,但身上散发出的威压却让黑衣***们几乎喘不过气来,他们马上确定,这是他们从来没遇到过的高阶修士,实力深不可测,说不定是金丹期的大高手!

    男的只有十六七岁年纪,相貌英俊,从莲台上走下来之后,直奔过去,一把将摇摇欲坠的宋星海搀扶起来,大声叫道:“父王,对不起,孩儿来晚了一步!”

    宋星海朦胧中听到儿子呼唤,勉强睁开眼来,映在眼前的是宋立那张关切的脸,咧嘴笑了笑,说道:“立儿,真的是你吗?看到了吧,我把敌人杀得干干净净!我记得你以前跟我讲的故事,说过真正的男人,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我记住了,也是这么做的。儿子,我没有给你丢脸!”

    “老爸……”宋立喉咙里有些哽咽了,见父亲说完这句话便昏厥过去,他急忙伸手点了他数处穴道,替他止血,然后从兜里取出两粒补血补气的丹药,喂给父亲吃了。

    宋立将父亲放置在青莲台上,缓缓地转过身来,目光如刀锋一般刮过每个黑衣人的脸,从齿缝里迸出一句:“全杀了!”

    宁浅雪淡淡问了一句:“不留活口?”

    宋立冷笑道:“一个不留!”他知道这件事是谁指使的,而且看这些人的架势,也根本问不出个所以然。

    两个人只言片语间就决定了这群倒霉蛋的生死,大有一股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气势。这群黑衣人哪里是肯引颈就戮的那种人,明知道白衣女子是深不可测的大高手,依然发出一声呐喊,向两个人冲了过来。

    宁浅雪脸上依然是一片云淡风轻,她默念法诀,右手一指,十二把飞剑幻化***万道残影,向那群黑衣人盘旋飞去!

    幻字十二剑阵在邪帝厉抗天面前像是孩子的玩具,但对于这些筑基期修士来说,却成了躲不开的噩运,他们还没来得及冲出两步,只觉得面前寒光一闪,脖间一凉,旋即就失去了知觉。十三名筑基期的***,几乎在同一时间失去了头颅,由于剑速太快,***们脑袋掉了之后,躯体还往前奔跑了数步,脖腔里的鲜血狂喷而出,如同血色礼花一般在半空倾洒,凄艳而残酷!

    宁浅雪的面色丝毫未变,她的神情始终是淡淡的,万事不萦于怀。即便是刚刚施行了这么残酷的杀戮,对她而言仿佛是轻轻拂去了几粒灰尘一般,没有任何异样的反应。

    在宁浅雪心里,天道法则是至高无上的奥义,她毕生都在追求这种奥义。惩恶扬善也是天道规则的一种,除掉几条为恶的性命,也是追逐天道的过程中必不可少的行径。至于善恶的标准,有时候全在于修士的一念之间。在宁浅雪眼里,此时的宋立就代表善,而那些黑衣人就代表恶。至于事实是否如此,她懒得去管。在***界,一向都是以实力为尊,现场之中以她最强,所以她说了算。

    十二柄飞剑不愧是太岳宗的镇派之宝,虽然饮了鲜血,但收回来之后,剑身并没有沾染上任何血迹。只是剑刃的颜色却变得暗红了一些。宁浅雪收了飞剑,看向了宋立,目光在询问下一步该怎么办。

    “这位是我的父亲,很明显,他在执行公务的时候被人伏击了。为了安全起见,我希望你送我们回府。”宋立淡淡说道,在这种时候,他需要宁浅雪的保护,万一对方还有后续的安排,有宁仙子在,也不至于出什么乱子。

    宁浅雪点了点头,她欠着宋立天大的恩情,别说是护送他们父子俩回府,就是再过分一点的要求,她也不会说不。

    三个人乘着青莲台,转瞬间就回到了明王府,宁浅雪这才知道宋立原来是圣狮帝国明王的世子,身份显贵。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对于金丹期的修士来说,一切身份背景都是浮云,她不会因为宋立身份尊贵而高看一眼,当然也不会因为谁身份卑微而低看一眼。对于一心求道的修士来说,俗世的身份背景,都是过眼云烟。

    云琳见丈夫浑身鲜血,满身是伤,吓了一大跳,急忙检查了一番,幸亏宋立应对及时,所以宋星海的伤势虽然吓人,但性命却已经无碍了。云琳悬着的心放下了,吩咐佣人将宋星海抬进房中,然后亲自上手,替宋星海擦洗清理。

    云琳看到了宋立身后跟着一名容颜清丽,神色淡然的女子,但一颗心全放在丈夫身上,所以只是点头打了个招呼,就无暇他顾了。

    宁浅雪也不以为意,待云琳将宋星海抬进房中之后,转头跟宋立说道:“宋立,我要走了。”

    宋立内心平添无限惆怅,问道:“不能再多待上些日子了吗?”

    “离开太岳山好些时日了,如果我不回去,宗主会着急。”宁浅雪内心也生出不舍之意,但她还是强行压抑住了这种情绪。

    她这句话同时也是在暗示宋立,并不是我想走,而是不得不走。每个人都不是单纯为自己活着的,宁浅雪就更不是了,她肩上担负着太岳宗全派的希望。

    宋立叹息一声,点了点头,说道:“该来的,始终会来。你走吧。希望还有机会见面。”

    两个人默然相对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宁浅雪狠了狠心,踏上了青莲台,她能感觉到宋立的两道目光一直注视着她的后背,几次心软想回头,但最终还是念动法诀,青莲台化作一道霞光,往太岳山的方向疾飞而去!

    宋立目送那道霞光消失在视线中,很快摇了摇头,甩去心头的离愁别绪。他还有很多大事要办,儿女情长的事情,还是先不要花费太多精力。

    明王宋星海圣狮山遭伏的消息震动朝野,圣皇陛下雷霆震怒,勒令三大特勤司尽快查明***,揪出幕后黑手。不过查了一番才发觉,现场除了留下一大堆尸体残骸,没有任何线索。

    那些黑衣***没有***,没有姓名,没有任何背景,更加没有人见过他们。仿佛从来不曾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样。想查也不知道从何查起。

    圣皇接到汇报,沉默了良久,下令继续追查。

    其实他知道这是谁干的,宋星海在身当大任之前,是一个只顾过自己小日子的闲散郡王,这样的人不可能有任何敌人。身当大任之后,他唯一的敌人就只有忠亲王,而这个敌人,还是圣皇大人帮他树立的。

    圣皇知道,宋星海一系列强力组合拳,已经刺痛了忠亲王的神经,这老狐狸已经迫不及待地想除掉宋星海了。这么一想,圣皇大人不禁有些后怕。如果真让忠亲王得逞,那么他走的这招妙棋就被废了。朝堂之中,除了宋星海,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这个身份背景和实力可以与忠亲王分庭抗礼。事实上他给了宋星海大权之后,老六的确没让他失望。他接连几次大动作都让忠亲王有所损失,也让圣皇大人收复了几块重要的失地。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