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151章又见恶斗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1章又见恶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筑基之后,宋立发觉自己对于赤帝紫焰诀那些奥义的理解也更加精深,对于控火法诀的领悟更精进了一些。他急忙催动法诀,开始变换手势,惊喜地发现,他现在已经能掌握火焰的二百五十六个变化!也就是说,他现在是***控火能力了。修为进阶之后,他的控火能力也跟着进阶了!

    随着控火能力的进阶,他知道自己现在由九级炼丹师晋升为十级炼丹师!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是超级炼丹师,可以炼制地级绝品的丹药了!

    大爷的,十七岁的超级炼丹师,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然而泪下啊。

    宋立背剪双手,大脸仰成纯洁的四十五度,望着山洞顶端的钟***石,忍不住内牛满面!寂寞啊,高手总是寂寞如雪!

    在那儿臭屁半晌之后,宋立决定要回家了。在外头待这么久,父母亲友肯定会担心的。当初他闭关的时候,也没想到自己会待这么久,他感觉好像很短的光景,怎么一晃光阴就过去一个季度了呢?

    宋立哼着小曲,迈着轻快地步伐往回走,经过一片树林的时候,隐隐听到里边有人说话的声音,这让他立刻就警觉了起来。这片树林一向人迹罕至,怎么会有人在里边说话?

    像狸猫一样轻手轻脚,宋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潜行而去。

    林中的一片空地上,有三个人迎面站立,左首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一位面白有须的中年男子,身边的那位是二十来岁的后生,两个人都是一身银色衣袍,面沉似水,而且手中都持有一把长剑。宋立眼尖,发现他们胸前都纹着一座青色山峰的标志。和当初潘少峰胸前纹着的山峰一模一样。

    咦,太岳宗的那帮家伙,怎么跑到帝都来晃荡了?

    站在他们对面的,是一名二十余岁的青年,身着青色衣袍,双眉斜飞入鬓,狭长的丹凤眼,鼻梁很高很挺,薄薄的嘴唇紧闭,一看就是个倔强的个性。这青年表情非常冷酷,冷酷之中还有三分高傲。宋立觉得这个青年很像曾经有一面之缘的邪帝厉抗天,同样的英俊,同样的冷傲,同样的带着三分邪气。

    不过看起来他的情况不太好,嘴角隐隐有一丝血迹,肯定是受了伤。

    在没搞清状况之前,宋大官人没有鲁莽出手的习惯。他隐藏在一株大树的枝桠间,冷静地观察着场上三人的举动。

    “厉云,我看你还是束手就擒的好,不要负隅顽抗了。你身上的寒毒发作,即使我不出手,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何必折磨自己呢?”中年男子淡淡说道。

    “哼,”那名叫厉云的青年冷哼一声道:“太岳宗自诩名门正派,干的却是下三滥的勾当。你们用这等手段,不觉得丢脸吗?”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中年男子表情淡然,说道:“小师妹还等着你回去成婚,你为什么要逃跑呢?”

    “哈哈哈,成婚?”厉云仰天一阵长笑,笑声中满含悲愤,怒道:“乌山,不要再假惺惺地欺骗我了,你们没想到阴谋会被我识破吧。太岳宗那个宁老儿,表面上同意我和小柔的婚事,假装大度地说什么名门正派要有名门正派的胸襟,不要拘泥于正邪之见。”

    “我起初还很高兴,以为你们太岳宗主胸襟广阔,愿意把女儿嫁给我这个邪派中人。没想到这背后隐藏着惊天阴谋,他同意我和小柔的婚事,只是想在婚礼当天把我父亲引来,然后设下大阵将其诛杀!如果我当真留下来和小柔成婚,岂不就成了毒害我父亲的帮凶?宁老儿好毒的诡计啊!”

    那名叫作乌山的中年汉子面色变了变,但随即恢复了正常,淡淡道:“厉云,自从你到了太岳山,我们宗主对你怎样,你心知肚明。你怎么可以随意诋毁他老人家呢?”

    “诋毁?哈哈哈,诋毁?”厉云怒极而笑,恨恨道:“我也希望这只是诋毁,但我却亲耳听到了宁老儿和焦长老商议如何诛杀我父亲的阴谋,所以你现在怎么辩白都是无谓的。”

    “自古正邪不两立,我父亲手中伤过你们太岳宗的人命,你们要找他报仇理所当然。如果宁老儿和我父亲堂堂正正一战,了结此前的宿仇,如果我父亲战败,那是他技不如人,我也不会怨谁。但你们堂堂名门正派,却用这种下九流的伎俩,着实让人不齿!我厉云看不起你们!”

    那青年眉头微皱,问身边的中年汉子:“师叔,他说的不会是真的吧?宗主真的这么做了?”

    “混账!”乌山狠狠地抽了青年一巴掌,怒道:“屋大有,你怎么会相信一个外人的话?我们太岳宗堂堂名门正派,会用这样的手段对付敌人吗?”

    屋大有被抽得愣了一下,随即低下脑袋不敢吭声了。

    “去***名门正派,都是一群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伪君子!”厉云怒声呵斥!

    “姓厉的,我一再忍让于你,全是看在小师妹的面子上。但你诋毁我恩师,诋毁我们太岳宗,从这一刻起,你就是我的敌人!别怪我辣手无情!”乌山长剑斜举,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来吧,既然我说出了这个秘密,你肯定会杀我灭口。既然动了杀机,何必找借口呢?”厉云伸出手指,冲着对面的两人不屑地勾了勾。

    乌山不再说话,长剑挥舞,一道一道剑气纵横交错,瞬间编织成一张剑网,随着他快速的移动,这张网向厉云站立的方向席卷而来!

    “剑气纵横,天罗地网,看来果然急着杀我,连绝招都用上了!”厉云不屑地轻笑一声,身形不进反退,他左右双掌竖掌成刀,接连向那张剑网竖向劈去,喝道:“尝尝我的‘玄阴冰刃’!”

    两道白的近乎透明的劲气从他掌缘发出,四周的气温立刻就下降了不少。连藏在远处的宋立都感觉到有一股冷风扑面而来。顿时心下骇然。

    剑网和掌刃很快就撞在一块,那两道掌刃真如冰刀一般切割着那张有若实质的剑网,瞬间就将剑网切割地支离破碎!

    宋立觉得这玄阴冰刃和他的开碑手有点类似,都是凝聚劲气成刀,切割对手的劲气。只不过龙象般若掌的劲力运用走的是大开大合的路子。而厉云的这个玄阴冰刃更像是剑走偏锋。充满森森邪气。

    乌山没料到自己的剑网这么轻易就被厉云所破,顿时有点恼羞成怒。他和厉云同样都是筑基巅峰,按理说他乃是名门正派,厉云乃邪派中人。自古邪不胜正,他的战力应该比厉云更强才是,他也一直是这么以为的。没想到真正交手之后才发现,他并不是厉云的对手。

    传说邪帝厉抗天那个老东西天纵奇才,看来的确不是盖的。厉云作为他的儿子,只学到父亲三成本领,就已经足以让他这个名门***蒙羞了。

    不过他也不是吃素的,剑网被破之后,他急忙施出一套剑法,在厉云周围游走,不和他正面对抗。

    这套剑法叫“游龙剑”,是一套守大于攻的战技。遇到战力更强劲的对手,可以用这套剑法消耗他的能量,然后伺机给予致命一击。乌山知道厉云所炼的***有缺陷,在太岳宗的时候就已经寒毒附体,如今跑了这么远的路,伤势可能会更加严重。他只要用游龙剑法和厉云打消耗战,只要等到厉云毒发,他就可以将其力毙剑下!

    厉云立马识破了他的如意算盘,冷笑道:“这就是名门***的作派,真是令人作呕!”

    乌山也不说话,只是围着厉云身边转圈,时不时用长剑去骚扰他一下。

    宋立筑基成功之后,眼光已经今非昔比。厉云和乌山的修为都比他高出不少,虽然他看不出具体的等级,但据他们的劲气分析,估计最起码也是筑基期巅峰的水准了。

    因为潘少峰那个杂碎,他本来就对太岳宗没什么好感。再加上听了两个人之间一鳞半爪的对话,他已经相信厉云所说的话了。即便是开始有点怀疑,但是看到这个乌山施出了这样的战术,他就完全倒向厉云那一边了。

    宋立是个炼丹师,而且是个超级炼丹师,炼丹师首先都是很高明的医生。从厉云略微有些发青的面庞和嘴角那一抹黑色血迹,宋立就断定厉云是中了寒毒,而且极有可能和宁浅雪中的是同一种寒毒。

    乌山显然也清楚这一点。他第一次就施出自己的杀招,本以为可以将厉云毙于剑下。没想到厉云的战力在他之上,破了他的杀招。所以他很快想到这个消耗的招数。(http://.)。围在厉云身边不停试探骚扰,就是不与他正面相对。只要厉云想要和他正面硬拼,他立刻就运用步伐,像泥鳅一样溜开。这么做的目的,显然是等着厉云毒发,然后坐享其成。

    坦白说,这样的手段的确有失光明。和太岳宗名门正派的身份大不相称。

    宋立很想过去帮助厉云,将这两个太岳宗的***胖揍一顿,打得他们狼狈逃窜。奈何他现在的修为只是筑基三层,乌山的修为比他要高出好几层楼,他上去估计也帮不上什么忙。

    另一名叫屋大有的***,修为是筑基二层,宋立倒是有把握对付他。但他并没有出手攻击厉云,宋立上去把他揍一顿又有什么意义呢?估计乌山也是觉得这位师侄帮不上忙才没让他出手,否则在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两个打一个就两个打一个,传出去是不好听,但现场也没人看到不是?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若看小说)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