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152章再见宁仙子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2章再见宁仙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位师侄的级别太低,上去估计也是做炮灰的料,不然乌山早就命令那小子参与***了。

    厉云虽然愤怒,但是对于乌山这样的泥鳅战术一时没有好的办法。他已经能感觉到,体内的“玄阴寒毒”逐渐向脏腑渗透,乌山说的没错,即便是他不动手,自己也撑不了多久了。

    不过,太岳宗的人实在是太可恨了,即便是拼着性命不要,也要出出这口气。

    厉云打定主意,他在一次转身中踉跄了了一下,卖了一个破绽。他知道这个狡猾如毒蛇的对手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果然,厉云猜中了。

    乌山见厉云脚步踉跄,左胁的位置空门大露。看样子,他的寒毒肯定发作了!

    乌山狞笑一声,喝道:“去死吧!”

    手腕一抖,长剑如同闪电一般往厉云胁下刺去!

    “噗嗤”一声,长剑刺入厉云的身体,乌山清晰地听到了剑身和肋骨摩擦的声音,他嘴角的笑容愈发得意!

    就在这个时候,厉云大喝一声,身体往前猛地一挺,剑身瞬间刺透了他的身躯,鲜血如同礼花一般在半空中倾洒,场面凄艳至极!

    乌山没想到厉云会用这种自残的方式接近他,眨眼之间两个人就面对面,鼻尖与鼻尖的距离只有一毫米!厉云冰冷的眼眸在面前放大,看得他心里发毛。他急忙想抽回长剑,不料剑身却被厉云的肋骨夹住,连续两下都没抽回来!

    厉云痛得一张俊脸都扭曲变形,但他依然咬着牙,用身体夹住剑身,左右双手摆动,连续轰出数拳,全都轰在了中年男子胸口!

    一股巨大的力道,将乌山击地飞上了半空,急速地向后倒飞,他张口喷出一口鲜血,随着身形的后退,鲜血在空中画出了一道鲜艳的彩虹!

    “哈哈哈哈……蠢材……”厉云仰天大笑,明知道自己寒毒附体,可能支撑不了多久。继续这样缠斗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殒命于斯。所以他果断地选择用自己的身体作为诱饵,终于换来一个重创敌人的机会。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连宋立也忍不住热血沸腾!

    不管怎么说,厉云表现地要比那个所谓的名门***更加爷们,更像英雄好汉!

    直到乌山烂泥一般地摔倒在地上,宋立这才反应过来!回头再看厉云,他已经坐倒在地,脑袋低垂,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师侄……杀……杀了他!”乌山很想爬起来,但是厉云这搏命的数拳力道非常重,他的五脏六腑都受了伤,别说爬起来,连小指头都动不了了。所以他只有命令那个师侄去执行清除厉云的任务。

    这个任务是焦长老亲自下达的,找到厉云之后,劝他回来,如果他不回来,说明他已经知悉了一切,必须将其除去!乌山不知道宗主有没有参与其中,但焦长老的命令他也不敢不从。

    “我……我……师叔,他已经受伤了,……我不能对一个受了伤的人出手……”屋大有却颇有点名门正派的风格,不愿意出手对付受了伤的厉云。

    “混账!他出言污蔑太岳宗,就是我们的敌人!跟敌人还有什么仁义好讲?”乌山厉声喝道:“屋大有,我以师叔的身份命令你,举起你手中的剑,诛杀此獠!记住,他乃是邪帝厉抗天之子,是我们太岳宗的仇人!杀了他,你就等于为本派立了大功,回去我会禀明宗主,擢升你为内堂***!”

    无论这个叫屋大有的青年有多么不情愿,但是他却无法违背师叔的命令。在太岳宗,长幼有序,尊卑有别,公然违背长辈的命令,就是欺师灭祖,将面临被逐出门墙的重罚!

    屋大有咬咬牙,举起手中的长剑,就要往厉云身上刺去!

    “啧啧啧,你们太岳宗还自诩名门正派呢,居然对一个身负重伤的人下手,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宋立施施然地从藏身之处跳了出来,笑吟吟地道:“小子,我看你倒是有点良心,所以我劝你这一剑最好不要刺下去。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你要想个明白。”

    “大有,连他也一块杀了!”乌山恶狠狠地说道。满嘴的鲜血,眼神凶狠,看上去狰狞而凄厉!

    他不认识宋立是谁,但这个人明显在附近藏了很久,肯定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如果放他离开,一样会不利于太岳宗的名声。

    “你觉得他能杀得了我吗?”宋立话音未落,便挥手屋大有击去一掌,乃是龙象般若掌第一式,碎石崩!

    屋大有感觉一股磅礴浩瀚的力道扑面而来,无论他向哪个方向躲避,都在这股劲力的笼罩之中。宋立本来就比屋大有高上一个等级,再加上龙象般若掌的劲力刚猛绝伦,屋大有自然感觉压力山大。

    他只有将长剑在身前挥舞一圈,画了一个***,想利用这股旋转的劲气来卸去宋立的掌劲。奈何他和宋立之间的差距太多明显,两股劲力交接之后,虽然卸去了一小半,但还是有大部分的掌力击在了他的身上。和他的师叔一样,屋大有也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摔在地上之后便昏迷了过去。

    宋立看在他还有点良心的份上,只用了三成掌力,不然屋大有不死也得重伤。现在他只是暂时昏迷过去而已,性命没有大碍。

    乌山见这小子如此厉害,修为只有筑基三层,但战力却非常了得。即便是筑基四层筑基五层的修士,也不一定就能说稳赢他。他这个筑基巅峰的修士自然可以轻易杀了这小子,奈何他已经被厉云打成重伤,连动都动不了,更别说起来杀人了。

    完了,看来今日要毙命于斯!焦长老交代的任务没办法完成了。失去了这个执念之后,乌山仿佛解脱了一般,头一歪,晕了过去。

    宋立鼻子耸了耸,他闻到了一股熟悉至极的味道。侧头想了一想,嘴角露出一抹诡异莫测的笑意,他捡起了地上的长剑,就要往乌山身上戳去!

    “喂,你不能杀他!”在他身后,一声幽幽的叹息,传来了她清冷而又动人的声音。

    宋立缓缓转身,他终于又看到了让他魂牵梦萦的那个女子,她白衣如雪,长发如瀑,俏生生站在一株树下,满山的花朵都为此失了颜色!

    宁仙子!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宁仙子!

    “我不这么做,你还会躲着不出来见我。”宋立内心喜悦无限,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你知道我在附近?你怎么可能会发现?”宁仙子眉头微蹙,她有些讶异。以她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宋立已经筑基成功,但她可是金丹期的高级修士啊,一个筑基期的修士怎么可能发现她的踪迹?

    “我闻到你身上的香味了,你知道的,每个人身上的味道都不一样。尤其是你的体香,更是与众不同。你可以隐藏你的气息,却无法隐藏这股天然的体香。”宋立慢慢地走近她,微笑道:“当然,也只有我能够凭这股体香认出你来,因为它对我来说刻骨铭心。”

    他的目光对上了宁浅雪的目光,深深地凝视着她的星眸。

    宁浅雪洁白的俏脸上微微泛起红晕,宋立炽热的话语和深情的眼神让她略微有些心慌。在山洞中那段甜蜜的时光,又怎么能说忘就忘呢?

    “你是故意引我出来的?”宁浅雪如同潭水一样清澈的目光幽幽地盯着他。

    “是啊,这个人无论如何不肖,终究是你们太岳宗的***,就算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也不能杀他。我这么做,就是引你出来,因为你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我屠戮你本门***。”宋立微微一笑。

    宁浅雪不说话了,她知道宋立说的是实情。

    “你也是被宗主派出来杀厉云的?”宋立眼角跳动一簇火焰。他不相信宁浅雪会做这种事,他又害怕她会做这种事。

    “不,是小柔拜托我来保护他……”宁浅雪喃喃说道。

    “小柔?她是什么人?”

    “她是我的侄女,也就是厉云的未婚妻……太岳宗的宗主,是我兄长。”宁浅雪淡淡说道。

    这个宋立倒是没想到,原来宁浅雪还是太岳宗的长公主啊。厉云这小子,竟然想诱拐人家太岳宗的小公主,怪不得这帮人想杀他。不过看来那个姑娘对厉云是真心的,她的父亲要杀厉云,她就拜托姑姑来保护自己的心上人。

    “那你看到这家伙要杀厉云,怎么不出来阻止?”宋立问道。

    “我的身份,其实不方便出面,恰巧我发现你也过来了……我知道你一定会出手救他,也只有你能救得了他。(http://.)。因为他身上中的寒毒,和我一样。你应该想到了,他是邪帝厉抗天之子,***的也是‘玄阴七煞魔功’。”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救他?”宋立忍不住反问。

    “因为我了解你。”宁浅雪淡淡说道。当初宋立为了她这个不相干的人,就敢在厉抗天眼皮子底下救她。连厉抗天都敢得罪的人,还不敢得罪太岳宗的两个***吗?

    因为我了解你,这句话虽然淡淡的,但宋立心中却感到一阵温暖。他和宁浅雪之间,一直就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情愫,他们谁都没有点破,但却都心知肚明。

    “又有人来了。”宁浅雪向远处望了望,说道:“是我们的人。”

    “看来你们派出不少人啊,就这么想要厉云的命吗?”宋立语气中有些不满。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若看小说)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