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155章过往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5章过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盗贼头目的修为境界同样是筑基巅峰,和厉云相同。如果是在正常的状态下,凭借厉云自己的天赋和传自邪帝的战技,完全有把握击败他。但他中了***之后,筋软骨酥,浑身无力,战力不及平时七成。再加上对方还有帮手,所以很快就落入了下风。身上接连被对方击中,受了不轻的伤。

    就在情势很危急的时候,宁小柔去而复返,祭出了护身法宝一通乱砸,从那群盗贼之中杀出一条血路,趁乱之中带着厉云逃走了。

    厉云说,就是从这次事件开始,他们才对彼此产生了好感。

    宁小柔觉得厉云在关键时刻不顾自己的安全,拼着性命不要掩护她逃走。关键是两个人之前还是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的仇敌,这才愈发显得厉云的人品难能可贵。

    经过几天的接触,她觉得厉云完全不像是父辈们说的那些丧心病狂的邪魔外道,虽然性格孤傲了些,行事也有些离经叛道,但言行举止不脱大丈夫之风,比起那些整天板着脸,一本正经的同门,亦正亦邪的厉云更能撩拨她情窦初开的心弦!

    她觉得,一个邪派中人都能在危急时刻出手相救,她这个名门正派的***岂能这样一走了之?所以行到中途,她又折回来救援厉云。

    只是,厉云身上中的并不是毒药,而是一种在修士界声名狼藉的****药,厉云和宁小柔在男女之事上都是一张白纸,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两个人在一个山洞中休息,没过多久,厉云身上的药效就全面爆发,他丧失了神智,像个野兽一般扑向了熟睡之中的宁小柔!

    宁小柔醒来的时候发现厉云的行为非常吃惊,她将长剑横在他的脖颈间,只要轻轻一划,就能取了他的性命。在那种状态下厉云根本没有自保能力,整个身心都被药物控制,受本能驱使,只想着发泄自己的**。

    宁小柔可以杀了厉云,也可以选择逃走。但她最终没有那么做,而是躺在那儿,承受了这一切。

    她虽然对男女之事并不了解,却在出来历练前听过长辈的叮嘱,说江湖上有些采花贼,擅长某种****药物,只要中了此药,神智便会迷失,完全受本能驱使,如果享受不到鱼水之欢,便会全身血管爆裂而死!

    厉云中毒的症状和长辈所说的****药物完全一样,宁小柔下不了手杀厉云,可如果她选择一走了之,还是等于杀了厉云!

    她也清楚,厉云其实是代她受过,那帮盗贼想要迷的应该是她。只不过阴差阳错之下,***却被厉云误食。

    在矛盾纠结的心情下,宁小柔没有离开,而是选择了牺牲自己,救了厉云的性命。

    宋立虽然没有见过宁小柔,但却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姑娘产生了敬佩之情。他不会觉得她太随便,更不会觉得她不自爱,相反,她的行为充满了某种圣洁之意,看来太岳宗之中,还是有人品好的***的。宁浅雪是一个,宁小柔又是一个。

    那边的宁浅雪却有些震惊,没想到小柔在外面居然经历过这种事,她怎么从来都没跟自己提起过?怪不得她对厉云死心塌地,原来是发生了这样的事。如果是兄长在这里,听到了这样的事肯定会气得暴跳如雷,但宁浅雪这个做姑姑的却没有太多负面情绪。她甚至隐隐觉得,宁小柔做得并没有错。厉云救过她,所以她也应该救厉云。

    同时宁浅雪又想,如果是宋立遇到了这种情况,她是逃走,还是一剑将他杀了?如果从了他,好像很不妥。但宋立也曾经救过她的性命,又怎么能撇下他不管?矛盾纠结了半晌,突然醒悟过来:天呐!怎么又想到宋立身上去了?急忙念了几遍忘情咒,平息下纷乱的心情。

    厉云说到这儿的时候,并没有阐述详细的过程,只是简简单单带过。但宋立完全能想象到当时的情景,厉云这个怪叔叔在摧残一个民族的花骨朵……

    第二天当厉云醒来的时候,宁小柔已经离开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尽管神志不清,但对于昨晚发生的一切,厉云还是记得很清楚。他知道自己做的所有事情。

    没想到宁小柔就这么走了,如果不是身上还残留着她幽幽的体香,厉云几乎以为这就是一场了无痕迹的春梦。但地上那摊鲜艳的处子落红提醒厉云,这不是梦,而是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他绝对不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既然干了这件事,就必须要给宁小柔一个交代!

    所以厉云当机立断,赶赴太岳宗,向宗主求亲。

    他知道父亲和太岳宗的恩恩怨怨,也清楚自己此去,很可能再也回不来。正邪向来不两立,太岳宗和邪帝之间有生死大仇,他这个邪帝之子主动送上门去,无异于羊入虎口!

    明知道可能性命不保,厉云却没有半点退缩。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不为有所必为,该是他负的责任,哪怕豁出性命不要,也一定要负!

    从一开始,宋立就觉得厉云是个爷们,绝对值得结交。至于正邪的问题,宋大官人根本不放在眼里。太岳宗可是名门正派,但看乌山的作派,比邪门歪道又好到哪里去?听到这里,宋立就更觉得厉云敢作敢当,绝对是条汉子!

    “你此去太岳宗,完全是因为要负责任呢,还是你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宁小柔?”宋立忍不住问了一句。

    “一开始我以为是为了负责任,但后来我才知道。我早就爱上了小柔,自从第一次见到她,我就爱上她了。”厉云眼眸中涌现了难得的柔情。

    厉云的回答完全在宋立的意料之中。虽然没见过宁小柔,但只是听了她一鳞半爪的行径,就可以感受到这是个多么有品质的奇女子!看宁浅雪的相貌,她作为嫡亲侄女模样也差不到哪里去,这么一个绝品的***,两个人之间还发生了肌肤之亲,如果厉云还不动心,那他就是个木头人。

    据宋立猜想,不仅是厉云动了心,恐怕宁小柔也一样情根深种了。如果她不爱厉云,无论怎样都不会让厉云得逞的。

    不得不说,厉云这种相貌英俊身手又高,行事亦正亦邪的酷哥,对于任何情窦初开的少女来说都很有杀伤力。宁小柔再强,也依然是个妙龄少女。当爱情袭来的时候,同样招架不住。

    “后来呢后来呢,你去了太岳宗之后怎么样了?”宋立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后面发生的故事了。他知道,后面的故事比前面更加复杂,也更加有嚼头。

    不仅是他,宁浅雪也同样很想知道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据小柔说两个人都谈婚论嫁了,怎么最后又弄到这样的结局呢?

    “我大摇大摆地上了太岳宗,亮明了我的身份和来意。告诉他们,我不是来***的,而是来求亲的,我要向太岳宗主求亲,恳求他将女儿宁小柔嫁与我为妻。”

    “守门的***对我百般嘲笑,说我癞***想吃天鹅肉,邪门外道的人,怎么配得上太岳宗的小公主?他们说他们的,我也没有动怒。由于我的身份特殊,所以守门的***也不能擅自决定怎么对付我。他们派出两个人进去通报。”

    “我本来以为,接下来免不了要有一番恶战了,而我很可能要命丧当场。但我想,死在这儿也好,最起码小柔知道我来了,我为了她来了。”厉云的声音愈发低沉,神情很专注,顿了一顿继续道:“让我感到意外的是,预想中的恶战没有来临。太岳宗山门大开,宗主宁乐山亲自派人来请,几名内堂***客客气气地将我领到了他们的议事堂。宗主和十七位长老都在。”

    宋立能够想象到当时的场面,如果是他,一定也会感到意外的。

    宁浅雪则想,宗主对他很是看重啊,居然连同十七位长老在议事堂接见。这种规格的礼仪对于太岳宗来说是很罕见的。只有重要的客人才会这么做。她终日在青莲峰***,忘情弃爱,心中只有天道奥义,对于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压根就懒得去想。她心中如冰雪一样纯洁,自然也不会想别人心里的魑魅魍魉。

    “宗主的笑容很和蔼,他笑眯眯地问我,是如何和小柔认识的,怎么就谈婚论嫁了?我就把自己和小柔相识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那晚的事情我没有提,我只是说中了毒,然后小柔想办法帮我解了毒,救了我的性命,不过我并没有说具体细节。(http://.)。”

    “并不是我不够诚实,是因为事关小柔的名节,未经她同意,我不能乱说。其中有几位长老对于小柔的行为很是不解,他们觉得,正邪不两立,小柔不该对我这个邪魔外道施以援手,这么做就是对不起死在我们手下的正道***。”

    “宗主则说,太岳宗是名门正派,名门正派要有名门正派的胸襟,不应该太拘泥于正邪之见。我还年轻,应该给一个弃恶向善的机会。不能一概而论。他问我有没有杀过人?我说杀过。但我没杀过一个好人。他们都是作恶多端的歹徒。至于名门正派的***,我更是没有杀过。”

    “有位长老说我没杀过,但是我父亲杀过。父债子偿,天经地义。宗主则说,父亲是父亲,儿子是儿子。只要我没有错杀过好人,他愿意给我个机会,让我拜入太岳宗门下,做他的入室***。还有长老要说什么,但被宗主制止了。”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若看小说)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