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167章我刚才在想你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7章我刚才在想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为老师出力,学生义不容辞。”宋立回头说了这么一句,微笑着离开了崔会长的炼丹室。

    宋立去仓库领了几十种药材,回到自己的炼丹室,开始进行药剂试验。现在他已经开始学习如何创立属于自己的丹谱了,进行药剂试验是必要的步骤。

    老老实实在炼丹师公会待了一整天,认真地做了两次药剂试验,虽然并没有成功得到丹谱,但还是领悟了不少规则,也算是点收获吧。

    因为此前太久没有到炼丹师公会露面,宋立有点不好意思。他自己从来不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但他不能不照顾崔会长的面子。宋立毕竟是他的学生,如果总是不出现的话,他怎么好意思再去管别人呢?

    老师对他这么好,他怎能让他老人家难做呢?所以接下来的几天,宋立每天都去炼丹师公会工作,早到迟走,完全就像一个循规蹈矩的乖学生。

    崔绿姝最近几天好像在全力炼制一种地级中品的丹药,控火能力升级之后,她也正式晋升为高级炼丹师了,这是她第一次炼制地级中品的丹药,所以既紧张又兴奋,完全沉迷其中。对于崔绿姝来说,只有在炼丹的时候,她才会无暇想到宋立。所以这段时间也没空找他。

    以前宋立不在公会的时候,宋秋寒这家伙每天都会出现,现在宋立回来了,反而轮到他玩失踪了。

    宋立自然明白,无论是谁刚刚丢了那那么大脸,都会躲起来不好意思见人的。何况他还要等头发眉毛之类的长出来,一个光溜溜的秃瓢,到哪里都会惹人嗤笑的。宋秋寒自诩风流倜傥,自然忍受不了这么丑陋的形象。

    宋立老老实实在炼丹室待了几天,每天背诵丹谱,做药剂试验,崔会长时不时过来关心一下他,师徒俩闲来无事聊聊炼丹方面的经验教训,事实上,宋立从崔会长身上还是吸收了不少养分的,最起码人家的级别和经验摆在这里。

    循规蹈矩地过了几天太平日子之后,这一天晚上,宋大官人那颗不安分心又按捺不住地蠢蠢欲动了。

    他的莲园还住着两个尊贵的客人呢,厉云那小子就算了,给他留了一小瓶六阳融雪丸,够他吃上半个月的。这孩子只要嗑了药寒毒不发作,就不会欲求不满撒泼打滚闹情绪,还是很好养活的。

    只是宁仙子呢?宋立最近几天忙于公务,虽然牵肠挂肚,也没能抽出时间去看看她。主要是离家这么久,总须多陪陪父母,不然冒一下面就跑,父母多伤心?白天要去炼丹师公会应卯,晚上要陪父母,所以只好暂时冷落宁仙子了。

    不过宋立清楚一点,像宁浅雪那样的性情,你把她扔到南极她也能自如地生活。

    但宋立可没有宁浅雪那么心无旁骛,他的内心热情似火,明知道宁仙子就在附近而不能去亲近,真比杀了他还难过。

    强自克制了几天之后,这天晚上,宋立决定要夜探莲园,去***一下宁仙子的夜生活。

    其实宁浅雪并没有宋立想象的那样心如止水,被宋立那番“入世即修行”的言论点醒之后,她已经部分放下了仙子的心态,很想融入俗世的生活。在宋立不在的这几天,每一天她都会到大街信步闲逛。

    从寂静无人的青莲之巅一下子进入到繁华的闹市,就像是从一个世界突然迈入了另一个世界,她的心情有点忐忑,有点兴奋,又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心慌。街边捏泥偶的小贩,扛着糖葫芦叫卖的中年大叔,卖各种脸谱面具的小摊,还有琳琅满目的小食品,小玩具,以及服饰各异长相各异的人们,所有的一切都让她感到新奇。

    如果说第一天第二天还有些新鲜感的话,那么到了第三天第四天,她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尽管已经置身于闹市中,但她却不知道该怎么融入到其中。过往的人们会因为她清丽绝俗的容貌气质而惊叹,却没有人停下来和她说话,大概这些人也能看出来她不属于这个地方,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她还闹过不少的笑话,比如说她从卖糖葫芦的大叔那里要来一串糖葫芦,却根本不知道这需要付钱。她拿着糖葫芦在前面走,大叔便扛着糖葫芦串子跟着追,一路追还一路大呼小叫,弄得所有人看着她的目光都充满异样,在大家心中,这个美丽的女子很奇怪。直到现在宁浅雪也不明白,为什么吃一串糖葫芦要付钱,她在太岳山的时候,看到有什么好吃的野果,都是摘下来就吃,从来没有人跟她要钱。

    她以为糖葫芦也是一种野果,只是没有长在树上,而是被一个人扛在肩上,只是,为什么长在树上就可以随便吃,有人扛着就得付钱呢?她想不通其中的道理。还有,钱是什么?宁仙子从小就过着封闭式的***生活,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这些,她也不知道该问谁。

    然后她就发现,这里的人只要从别人那里取一样什么东西,都要给付一枚或数枚亮晶晶的东西,难道,这就是“钱”?但她却没有这些东西。有太多的事情想不明白,在***的时候,她远比大多数人聪明得多,可是面对这些绝大多数普通人都习以为常的事情事情时,我们的宁仙子却茫无头绪。

    最后她只有回到了莲园,因为她发现,如果没有人指引,她根本无法真正入世。而这个指引的人,只能是宋立。

    在这里,她不认识***人,也不信任***人。既然是宋立把她点醒的,那么他就有责任带她真正融入世俗生活。

    所以她就留在莲园中,等待宋立回来找她。

    ***到金丹期的人,可以不吃不喝,吸纳天地灵气维持自身能量消耗,也可以不眠不休数十日,完全不受影响。但为了更好的融入世俗生活,宁浅雪还是在入夜之后躺在了床上,只不过她没有在睡觉,而是睁大眼睛望着天花板发呆。

    宋立这些天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回来找她?宁仙子突然发觉,对于宋立这个人竟然有了一种强烈的期盼,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上一次从宋立身边离开,回到青莲峰之后,偶尔想起水帘洞的生活,也会感到很温馨。想到宋立的时候,偶尔会有点想念,但是只要默念几遍忘情咒,这种思念就会慢慢被冲淡。

    可是这一次,她很希望宋立马上就出现在她身边。这种急切地想见到一个人的情绪,她从来都没有过。而且最奇怪的是,她连念忘情咒的心情都没有了。如果这也是一种感情,那她应该欣喜地去体验,而不是用《坐忘真经》强行克制。

    宁仙子就这样,面对着天花板发了几个时辰的呆,但她的内心却如潮水般翻涌。二十几年来被坐忘真经强行压制的情绪纷至沓来,现在她才发现,原来这些情绪从来都没有消失过,只是因为没有受到外界因素的诱发,而坐忘真经又真的很强,所以暂时被掩埋了。

    一旦她搬开了坐忘真经这座大山,稍微受到外界的诱发,这些情绪就会反弹地比正常情况下更加强烈。

    她时而哀伤,时而欣喜,时而愤怒,时而忧郁,这些情绪的对象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宋立。没办法,这么多年的***生涯中,只有宋立一个人子啊她生命中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她不想宋立,也没有***人可想。

    今夜,宁仙子的心彻底乱了。

    当宋立鬼鬼祟祟地跃上三楼的阳台的时候,宁仙子依然躺在床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如果是往常,以她金丹期的神识,有人靠得这么近早就被她发现了。但是这一次,她沉浸于自己的精神世界中无法自拔,所以丝毫没发觉宋立这个小***的入侵。

    以为宁浅雪早就发现他的,开玩笑,金丹期的大高手哎,如果连他这个偷香窃玉的小贼都发现不了,那才真是见了鬼。所以他上了阳台之后,也没有刻意隐藏踪迹,而是推开了阳台上的那扇门,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卧室。

    室内虽然没有点灯,但以他筑基期的目力,黑暗中视物如同白昼,所以他能清楚地看到宁浅雪正仰躺在床上发呆,最让他骇异的是,宁仙子脸颊上居然流下两串晶莹的泪珠。

    妈妈咪呀,简直是见了宇宙超级无敌大头鬼了!

    一向高高在上,清高孤傲,***忘情弃爱***的宁仙子,居然流泪了?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宋立使劲掐了自己一下,疼得要命,看来不是在做梦啊。(http://)。

    宋大官人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宁浅雪,发现自己都出现了好一会儿了,她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瞪着那双比天上的星辰还要明亮的大眼睛,对着天花板发呆!

    这孩纸不会是傻了吧?宋立吓了一跳,急忙凑过去,挥手在她眼前晃了几圈,唤道:“喂,浅雪啊,你怎么啦?不会是想我想傻了吧?这可怜滴娃……”

    宁浅雪的俏脸突然转向他,先是面无表情,看了宋立半晌之后,目光中逐渐浮现了一抹喜意,脱口道:“宋立,我刚才在想你!”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若看小说)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