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211章为了反对而反对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1章为了反对而反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乌金石虽然从天而降,却不属于无主之物。按照圣狮法典,天外陨石但凡落在帝国境内,都属于国家所有。利用好了,可成为国之利器,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你们这些人,虽然是修士,但是在尚未飞升之前,依然还属于这个国家的臣民。”

    “作为这个国家的子民,却自恃修为高深,前来挖国家的墙角,拖国家的后腿,为了一己之私,弃国民利益于不顾,像这样的乱民贼子,我老人家一向是见一个杀一个,从不留情!”李靖须髯戟张,义正言辞,这些道理若是在寻常人口中说出来,难免有假大空之嫌。但在这个身躯伟岸,满面正气的老者口中说出,却自有一股堂皇的气势!

    在李靖那两道锐利的目光逼视下,云游双腿发软,感觉连呼吸都异常困难。赤烈的状况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金丹巅峰期强者的威压重若山岳,压得他们濒临崩溃的边缘。另外一名金丹期的高手情况也差不多,三个人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出,完全没有了前面的威风!

    “前辈……我错了……一时鬼迷心窍,您看在和家师有点渊源的份上,就饶了我这一次吧!”云游受不了这种沉重的压力,第一个趴在地上求饶。磕头如捣蒜一般,那么大个人了,哭得像个三孙子。

    他当年亲眼看见李靖出手打爆了他的恩师,那一幕直到现在还历历在目。给他留下了无穷无尽的恐惧。尽管是杀师大仇,但他连半点报仇的心思都兴不起来,有的只是害怕!

    见云游跪倒求饶,赤烈和另一名金丹期的修士犹豫了一下,随即也跟着跪倒。虽然当着这么多修士的面这么做太过丢份,但和性命相比,尊严连半毛钱都不值。尤其是对这些金丹期的修士来说,他们能走到这一步无不历经千辛万苦,谁也不想在这漫漫黄沙之中埋骨。

    修士比普通人更加惜命,尤其是高级修士。

    宋立撇了撇嘴,还他妈金丹期强者咧,太jb怂了,面对他们这些初级修士一个个趾高气昂,***哄哄。遇到比他们更强的强者,全都吓尿了。

    内心深处对于大哥李靖这样的威风煞气向往不已,自从他如同天神一般的身影出现,局势完全逆转。前一刻足以将他们团灭的三位金丹期修士,在他面前都成了土鸡瓦狗。这就是强者的能量!这就是强者的尊荣!

    危险已经解除,宋立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个药瓶,从中倒出三颗碧绿色的药丸来,送入宁浅雪口中。宁浅雪知道宋立在为她疗伤,对于他这方面的本事,宁浅雪是极为信任的,嫣然一笑,便将那三颗药丸吞进腹中。

    “你受苦了。”宋立怜惜地轻拂她的秀发,柔声说道。

    “只要你没事就好。”宁浅雪温柔地凝视着他,尽管因为受伤面色有些苍白,但依然遮不住那绝世风情。

    “傻丫头。”虽然宁浅雪年龄比他大七八岁,但宋立却时常觉得她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对于我来说,你是这个世上最罕有的稀世珍宝。所以我不允许你为了任何人牺牲自己,包括我在内!”

    宁浅雪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他的话。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对视,温情尽在眉梢眼底,周围风沙肆虐,尸横遍野,却丝毫没有影响他们的心情。

    “当你们杀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们的感受?如果他们跪下来向你们求饶,你们会给他们机会吗?”李靖怒目圆睁,指了指周围,朗声道:“如果我饶了你们,这些死在你们手底的人到哪里喊冤?今天我老人家不想动手,所以你们还是自我了断吧!”

    赤烈等三人心都凉了,他们不是没想过反抗,但结局可能更惨。虽然大家都是金丹期,但是金丹初期和金丹巅峰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即便是他们三个一拥而上,还是会被一招秒杀!

    正当他们彷徨无助的时候,半空中又是一声朗笑,一个声音从头顶传来:“哈哈哈,你这老家伙跑得倒快,害我老人家追了这么半天!”

    众人闻声抬头,只见一名身材修长,须发如银的青袍老者,踏在一块芭蕉叶上急速飞来,这老者面如冠玉,睥睨之际大有一股老子天下第一的傲气。

    “爹!”厉云忍不住惊声叫了出来。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邪帝厉抗天。

    邪帝看到厉云,明显怔了一下,随即面现喜色,他从容降落在地面上,大踏步来到厉云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哈哈,很好。我就说你小子没事。我厉抗天的儿子,哪能那么随便就死了。”

    “爹,这段时间为什么联系不到你呢?”厉云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厉抗天咳嗽了一声,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厉云心念电转,已经明白是什么问题了。肯定是父亲体内积郁的玄阴七煞寒毒发作,他闭关抗毒,自然是没办法联系到了。以邪帝之骄傲,自然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暴露他被寒毒折磨地死去活来。

    “你小子,怎么穿上这么一身狗皮?难不成你也为圣皇那小子卖命去了?”厉抗天见厉云穿的是金羽骑士的甲胄,眉宇间微露不悦之色。

    他可是大名鼎鼎的邪帝,他的儿子,绝不能向任何组织和个人表示效忠。在邪帝眼中,男子汉大丈夫,此生如果不能率性逍遥,快意恩仇,反而要对另外一个人俯首帖耳,惟命是从,那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此事说来话长,我慢慢再对父亲禀明。”厉云知道父亲的脾气,言语间很是谨慎。

    服了宋立的药丸,宁浅雪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不少。看到厉抗天突然出现,两个人面面相觑,看来他们和这个老家伙还真是有缘,如果不是厉抗天,他们这辈子也不可能见面。所以说厉抗天是他们俩的月老也没什么错。没想到在这大漠黄沙之中,居然又见面了。

    厉抗天暂时还没注意到宋立和宁浅雪,和厉云说了几句话之后,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李靖身上了。

    “我说你这老东西怎么和我打到一半匆匆跑了呢,原来是跑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欺负人。怎么着,跪在地上的这三个又惹你不高兴了?”厉抗天眼角扫了一下赤烈等三个人,表情流***了一点兴趣。

    上一次在圣狮山,因为宋立的求援,李靖及时赶到。随后把厉抗天引走,两个人找个地方打得天昏地暗。斗了六日六夜,最后厉抗天寒毒发作,仓惶败走。

    这对于心高气傲的厉老邪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闭关之后,他用自己毕生的***的本领来***那些寒毒,稍稍好了一些之后,就又跑到圣狮城向李靖叫阵,两个人又结结实实打了一架。期间李靖收到宋立的求援,急于抽身,但厉抗天因为上次的败走,非常想扳回一局。所以缠着他不让走。这也是为什么李靖来得晚了一些的原因。

    对于厉抗天来说,他和李靖斗了上百年,敌对的意识已经根植在血液骨髓当中了。凡是李靖要做的事,他是一定要反对的。

    赤烈等三人跟他没有半毛钱的交情,但李靖明显是想杀了他们,那么对于厉抗天来说,他就一定会救这些人。

    凡是让李靖不高兴的事情,厉老邪就一定会感到高兴。至于这种事情是对是错,对于只按照喜好行事,完全不理会世俗之见的邪帝来说,压根就不会在乎。

    赤烈曾经和厉抗天有一面之缘,虽然彼此半点交情也没有,但是看到厉抗天脸上的表情,他心中就是一动。赤烈也算是聪明人,厉抗天和李靖之间的不对付他也瞧出了点蛛丝马迹,李靖明显是要痛下***了。如果他们想活命的话,厉抗天是唯一的机会了。

    于是他急忙跪行到厉抗天面前,一边叩头一边哭诉道:“前辈,这个世上我最敬佩的人就是您了。今天的事情是我们不对,不该觊觎这些乌金石,更不该杀人,麻烦您跟那位前辈说一声,放我们一条生路吧。我赤焰谷从此以后唯厉前辈马首是瞻,您说往东,赤焰谷绝对不敢往西。”

    “乌金石?”厉抗天愣了一下,他一直在闭关,出关之后就找李靖雪耻去了,所以对此并不知情。不过他是何等睿智的人物,赤烈这么一提,他就明白了,怪不得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摆这么大阵仗,原来是为了乌金石啊。(http://.)。

    像这样的好东西,邪帝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呢?

    “乌金石这么好的东西,自然应该见者有份。凭什么就该交给圣皇那小东西?为了夺宝杀几个人,又有什么大不了?在***界,谁的手上还没有几条人命?李老头,你少摆出一副正气凛然的嘴脸,他们三个人没错,你没资格要他们的命。”厉抗天眉毛一抖,面色不善地盯着李靖。

    自从厉抗天出现,李靖就知道这个老东西肯定会捣乱。

    “爹爹……这里的事情您还是别参与了……他们三个不是什么好鸟……”厉云见父亲要为赤烈等人撑腰,顿时就有点急了。

    “闭嘴!我老人家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小子指手画脚了?”厉抗天不悦地瞪了厉云一眼。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若看小说)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