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217章屠杀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7章屠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宋大人,卑职还有一事相询……犬子潘少峰,您可曾见到过?”不费一兵一卒就得到乌金石,这对于潘石坚来说绝对是个大惊喜。只不过,他还没有忘记来此的另一个重要目的,找到儿子的下落。

    “潘少峰?他也到这里来了?我没见到他啊。”宋立当然不会跟这只老狐狸说潘少峰就在自己手里,现在潘石坚手中握有三千骑兵,如果宋立说他抓了潘少峰,保不齐这老小子真敢跟他玩命。他们这边战力折损严重,还有一堆伤员,真要打起来,难免会有所损伤,所以宋立干脆就跟他装傻。

    潘石坚如同鹰隼一样的目光不停在宋立脸上逡巡,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他相信,如果宋立在撒谎,一定逃不过自己的眼力。但宋立可是一个炼丹师,精神力量是多么强悍。控制自己的表情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单论演技的话,在前世完全可以拿几个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了。

    他的表情很自然,眼神还略带几分疑惑和惊讶,仿佛对于潘少峰会出现在这个地方感到不解似的。

    从宋立的脸上,潘石坚没看出任何蛛丝马迹。他的目光又在那些尸体之中来回扫描,儿子的服饰身形他是知道的,但看了一圈,也没看到潘少峰的身影。他放下了一大半的心事,只要儿子没在这场战斗中送了性命就好,现场也没有发现太岳宗修士的尸体,也许儿子是跟着他们离开了。

    潘少峰此刻就在一辆车上,五花大绑,嘴里还塞着自己的臭袜子。潘石坚刚出现的时候,他就听到了,口中胡胡乱叫,想引起父亲的注意。奈何这沙漠之中风沙呼啸声太大,完全将他的声音掩盖了。旁边看守的两名金羽骑士一人给了他一拳,打得他不敢再吭声了。

    父亲询问宋立的时候,他也听到了。宋立的回答让他欲哭无泪,***,我明明就在这里,明明就被你抓住了,你为毛要撒谎呢?为毛?为毛?难道从小没有人教育过你,撒谎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吗?

    潘石坚带着三千骑兵,带着“乌金石”离开了,潘少峰的眼泪顺着脸庞淌得那叫一个欢……

    “大人,接下来我们怎么办?”乌金石被运走,米勒等人像是丢了魂似的。

    “当然是回琼州城了。”宋立微微一笑。

    如果不是三名金丹期的强者都有伤在身,宋立才懒得回琼州城呢。直接乘着宁浅雪的青莲台就可以飞回帝都了。只不过,长途飞行是非常耗能量的事情,宁仙子毕竟受了伤,不能轻易损耗。李靖和厉抗天中了阴魄之毒,就更不能催动法器了。***人的修为等级不够,难以支撑这么长距离的飞行。

    再加上宋立也不能丢下金羽骑士营的兄弟,所以返回琼州城是最好的办法。他们的飞行兽还在郡守府呢。

    断狼谷。

    宋秋寒手持一部千里镜,在向沙漠的方向望。

    “世子,怎么样了?”旁边的侍卫首领低声问道。

    “前面经过的那支骑兵去而复返,中间多了一个沙橇车队……”宋秋寒放下了千里镜,眉梢眼角尽是藏不住的喜意,强自压抑着兴奋,低声道:“我想,这些沙橇里面装的肯定是乌金石无疑。”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没想到还有人在断狼谷等着他们吧。”那名侍卫首领兴奋地一挥拳。

    等了这么久,吃沙喝风受尽苦头,终于等来了他们想要的东西。

    “宋立啊宋立,沙漠中一场混战,你的人损耗一定不少吧。凭这三千骑兵就想保护乌金石周全,未免太小瞧我们了。”宋秋寒看了看身后埋伏的五百名死士,这些死士中有一半都是筑基期以上的修士,而且经过极其严酷的训练,三千帝国骑兵虽然人数不少,但他们的修为全都在筑基期以下,甚至多半都处于炼体期,死士们完全能够以一当百,真打起来,压根就不是势均力敌的战斗,而是一边倒的***。

    三千只绵羊遇到五百头狮子,会被吞得连渣都不剩!

    龙傲默不作声地靠在一块青石上闭幕眼神,对于乌金石,他没有多少兴趣。他最大的兴趣就是干掉宋立,除去阻碍家族中兴的隐患。虽然他也不喜欢宋秋寒,但至少在这一点上,他和宋秋寒属于统一战线。

    “他们就要到了,准备进攻!”没过多久,那队骑兵的先头部队已经进入他们的伏击圈,宋秋寒右手高举,只要他手一挥,就是发动进攻的信号。

    “已经到断狼谷了,前方不远就是兰狮镇,大家快些赶路,到了镇上再歇息。”越是接近兰狮镇,潘石坚的内心就越喜悦。他准备在兰狮镇上将这批乌金石转移,那里有他精心培育的势力。

    见三千骑兵全部进入伏击圈,宋秋寒大手一挥,埋伏在半山腰的死士们如同幽灵一般,悄无声息地站起来,纵越之间,几个起落就来到了骑兵队伍两侧。

    潘石坚话音刚落,突然发现队伍两侧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批黑巾蒙面,黑衣黑裤的黑衣人,悍然向他们发动了袭击!他们人数虽少,但战力强悍,两队人从两侧进攻,顷刻之间就将骑兵队伍撕开了两个大口子,如同烧红的烙铁插入牛油中一般,摧枯拉朽,势如破竹!

    “喂喂,竟然敢和帝国的骑兵作对?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潘石坚身上还有一些文官的酸腐气息,这个时候居然还想抖官老爷的威风。

    骑兵们久经沙场,遭遇袭击之后并没有多少慌乱,很快就站稳阵脚迎敌。只是,在狭长的峡谷之中,骑兵人数上的优势根本发挥不出来,再加上对方每个人都是高手,而且招数狠辣无比,出手就是夺命杀招,骑兵们和对手辅一接触,就被杀得大败亏输,一条一条鲜活的人命瞬间就变成了冰冷的尸体,从马身上栽下来,任由战马来回践踏!

    这不是战场,这是屠宰场!

    开始的时候,因为骑兵人数上的优势,潘石坚还没有那么大的危机意识。以为这只不过是胆大的劫匪而已。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这些黑衣人跟一般劫道的蟊贼完全不同,他们修为精湛,出手狠辣,两三个人之间精妙的配合让人防不胜防,这完全就是一群经过严格训练的高手啊。他手下的这支骑兵虽然个个是经过千锤百炼的勇士,奈何个人实力和对手相差实在太大,往往是稍作抵抗,便被一招秒杀!

    黑衣人们以极快地速度从外围切入到队伍中央,沿途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尸体。潘石坚感觉到危险袭来,此时他的内心隐隐约约意识到,自己好像又上了宋立的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乌金石确实是稀世罕有的珍宝,同时也是拥有者的催命符啊。

    宋立肯将乌金石交给他护送,绝对没安什么好心。潘石坚自问在阴谋诡计中打了一辈子滚,怎么就没发现宋立包藏的祸心呢?轻敌了啊,还是有些轻敌。宋立的确太年轻了,很多时候会让人忽略他的城府。

    当然,潘石坚之所以会这么轻易上当,还有贪欲在作怪。面对乌金石的极致***,没有几个人能抵抗得了。

    在一边倒的***之下,很多士兵崩溃了。他们是军人,却不是傻瓜。如果是能够抗衡的对手,他们绝不会轻易就放弃,但是这些人和他们压根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这不叫战斗,这叫挨宰,就像牲口一样,一个一个送给人家屠宰!这种感觉让人窒息,让人发疯。所以有一部分士兵已经开始往外逃了。

    对于逃走的士兵,黑衣人并没有去追。不是因为穷寇莫追的古训,而是因为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杀人,而是夺宝。

    “来人啊,保护我。”眼见着身边的侍卫越来越少,潘石坚恐慌地大声疾呼。

    没有人理他,在这样的战斗中,士兵们自顾已经不暇,谁还记得他这个长官?

    宋秋寒已经换下了兽魂骑兵的甲胄,同样黑巾蒙面,黑山黑裤。他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冲入了战阵之中,所谓擒贼先擒王,他决定由自己亲手解决对方的最高首领。

    转瞬之间,宋秋寒一人一马便冲到了潘石坚身前。掌中的长刀举起,向潘石坚猛然劈去!潘石坚也举起手中佩剑前去格挡。潘郡守虽然也有点修为,但和天资纵横的宋秋寒相比就上不了台面了,二马一错蹬间,一股血箭从潘石坚脖颈间狂飙而出,他丢下了手中佩剑,艰难地捂住了脖子,喉咙里格格作响!

    他的眼珠子像死鱼一样凸出,狠狠地盯着宋秋寒。他们本属于同一阵营,奈何双方都蒙住了面目,谁也不认识谁。

    宋秋寒不屑地盯着他,掌中的长刀斜举,鲜血顺着刀尖滑落。(http://.)。

    “世子,有三分之一的士兵逃了,剩下的,全部杀掉了!”忠亲王府的那名侍卫首领过来向宋秋寒汇报。

    世子?虽然能够感觉到生命已经随着鲜血的狂飙一点一滴消逝,潘石坚的意识却还清醒着,他似乎听到了有人称呼杀他的凶手为世子!

    只有亲王和王爷的儿子,经过圣皇的册封之后,才有资格被称为世子。这样的人,整个帝国并没有几个。

    宋立是明王府的世子,不过,潘石坚刚刚才和宋立分开,这个人不可能是宋立,身形也不太像。

    靖王府的世子宋漠飞身形魁梧,而面前这个人却是瘦长型的,所以不可能是他。那么,这个人难道是忠亲王府的世子?潘石坚离开帝都的时候,忠亲王府的世子宋秋寒还没下山。但是后来潘石坚还是得到了忠亲王府世子学成归来的消息。

    是了,这个杀他的人,应该就是忠亲王府世子宋秋寒了。

    一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