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223章狗咬狗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23章狗咬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现在忠亲王就只有祈祷潘石坚的嘴巴够严实,没有和儿子说多少机密。

    “座下何人?报上你的姓名。”虽然认识潘少峰,但圣皇依然装作不认识,冷喝一声。

    潘少峰眼神呆滞,满脸胡渣子,神情显得很憔悴。圣皇喝问之声让他稍微清醒了些,急忙跪倒在地,答道:“小的乃琼州郡守潘石坚之子潘少峰,给圣皇请安,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圣皇淡淡道:“原来是你啊。你们父子乃是待罪之身,不在琼州好好反省,为当地百姓谋福祉,怎么又犯事了?难道真以为朕不敢杀你们吗?”

    潘少峰自从父亲惨死后,性情大变,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如果是以前,在金殿之上被圣皇威吓喝骂,恐怕早就吓得尿裤子了,可是现在却显得很淡定,平静地答道:“草民的确是有罪,不该对乌金石动了贪念,阻挠九郡督抚使宋大人运宝。陛下要杀要刮,小民认了。可是小民的父亲潘郡守是个英雄,他是死在押运国宝的途中,他是为国捐躯的。还请陛下明鉴!”

    潘少峰自知必死,意志反倒坚定起来。临死之前,他准备做两件事,一是捍卫父亲的身后之名,二是尽最大努力为父亲报仇!如果这两件事都能做到,他就死而无憾了。

    圣狮帝国的人极重荣誉,虽然潘少峰内心清楚父亲恐怕不是真心运宝,而是动了贪念。但他毕竟是死在运宝途中的,这个名声他不能不讨。人既然死了,总要留个好名声。日后也不至于被别人指着脊梁骨骂。

    圣皇用询问的目光看了宋立一眼,他要确定一下潘少峰所言是否属实。

    宋立点了点头,潘石坚纵然可恶,但是既然已经死了,所有罪孽便也偿还了。他是个奸臣或者是个英雄,跟宋立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宋立诓他做了一把炮灰,事后还了他一个忠义的名声,大家两不相欠。

    “此事说来话长。”宋立便从开始到琼州讲起,将抢夺乌金石的过程讲述了一遍,其中一些细节自然忽略了过去,比如说自己抢先进入陨石坑的事,遇到海伍德和仙蒂蕾拉的事,这些当然不能说。

    但***过程却没有省略,甚至连潘石坚以兰比斯军队异动为借口调走军队也如实讲述,他只是负责说,至于***的信息留给现场的人判断。

    金殿之上的人没有一个傻子,能混到这里坐着的,那全都是人精之中的人精。潘石坚本属于忠亲王一伙,此前又和宋立有过节,他调走军队的目的不言自明,肯定是为了公报私仇。

    说到冰魔岛,厉抗天,李靖等人,并没有细说,只是用某强者,神秘人等代替。有些事情,还是不适宜让所有人都知道。

    宋立口才本就就好,何处该铺垫,何处该渲染,何处该吊人胃口,拿捏得炉火纯青,将一个真实的夺宝经历讲得曲折迂回,**迭起,现场众人听得惊心动魄。

    直到他讲完,大家还处于回味之中,久久不能从那种情绪中摆脱出来。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琼州郡守潘石坚的确是死在护宝途中,是不是为国捐躯,还请圣皇陛下判断。”宋立平静说道。

    圣皇心底镜明,潘石坚那老小子压根就没安好心,不过他名义上依然是琼州郡守,确实也是打着护宝的旗号,在运送乌金石途中被人杀死,你也不能说他不是为国捐躯。因为没有证据证明他是想私吞乌金石的。

    圣皇也懒得计较这个问题,一个为国捐躯的名号,又不是给不起,最多忠烈祠里多了块牌位而已,不需要花费他一个铜子儿。圣狮帝国讲究人死债消,无论他生前做过多少恶事,死了就还清了。

    所以他微微颔首,说道:“琼州郡守潘石坚护宝途中为国捐躯,准许进忠烈祠。”这就是盖棺定论了。

    “谢陛下隆恩,圣皇英明!”潘少峰重重叩头,发自内心的感激。如此一来,他到九泉之下也好跟父亲交代了。

    “凡是真正为国家人民出过力的,朕都不会忘记。”圣皇摆了摆手,示意无需谢恩。

    忠亲王心念电转,此前儿子宋秋寒在回来复命的时候,曾经说过他误杀潘石坚一事。忠亲王听完前因后果之后,断定潘石坚和宋秋寒都被宋立算计了,潘石坚毕竟曾经是他的得力干将,忠亲王还打算风声过去之后,将他再提拔起来呢。所以对于潘石坚的死还是很惋惜的。

    宋立那种远远超出他本身年龄的城府和心计让他们脊背生寒。靖王宋星光甚至都不能相信这是宋立故意为之,认为是巧合。

    忠亲王和康郡王却坚持认为,这是宋立故意设下的圈套。那小子似乎已经预料到了忠亲王府绝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弄十几车假石头交给潘石坚,让两帮人自相残杀,自己却趁此机会偷偷溜走。

    事实证明,他成功了。乌金石被完整无缺地运回帝都就是明证。

    据宋秋寒说,潘石坚临死前有一个请求,他认为潘少峰已经落入宋立的手中,所以央求宋秋寒帮忙救人。现在看来,潘石坚的判断是正确的,潘少峰果然被宋立所擒。

    忠亲王觉得,自己有必要将潘少峰解救出来,一方面是因为潘石坚死前的请求,更重要的是,潘少峰留在圣皇手中太危险,谁知道他掌握了他们多少机密?那些机密随便一件被圣皇知晓,对于他们来说就是灭顶之灾!

    “启禀陛下,臣弟觉得,既然琼州郡守潘石坚是为国捐躯的英雄,那么其子潘少峰就是英雄之后。圣狮帝国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潘郡守已死,可是潘少峰尚未成亲,如果潘少峰一死,潘家不就绝后了吗?所谓律法不外乎人情,陛下您看,可不可以网开一面,让潘少峰戴罪立功呢……”忠亲王站了出来,准备为潘少峰说情了。

    “宋星辰,你不必假惺惺地为我求情了,我潘少峰一人做事一人当,犯了死罪,就该被判斩刑!但是临死之前,我要揭发你!”潘少峰面色阴沉,狠戾地盯着忠亲王,冷冷道:“杀我父亲之人,就是你的儿子宋秋寒,就是你们忠亲王府的人!”

    潘少峰这番话一出,忠亲王感到头顶轰隆一声,如同平地起惊雷!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潘少峰这个***蛋居然在金殿之上临阵倒戈?他还巴巴地为人家求情呢,谁知道人家根本就不领情,还公然说忠亲王府就是杀人凶手?

    问题是……他是怎么知道的?

    “你胡说什么?你父亲是被劫宝的强盗所杀,怎么扯到忠亲王府的头上?”靖王宋星光怒发冲冠,恨不得一剑将这个吃里扒外的***给宰了。

    老五这下丢人丢大了,上赶着去为人求情,结果却被人揭发,这比抽他几个嘴巴子还让人觉得憋屈!

    宋秋寒错杀潘石坚一事,只有忠亲王爷儿俩和他们的亲信知道,龙傲当时虽然也在现场,但他根本不认识潘石坚,也不清楚潘石坚和忠亲王府的关系,所以他也等于不知道。何况他就是知道,也懒得理会这种事。

    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而且屠戮自己人乃是大忌,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意,都是不祥的。

    如果被你的盟友知道了,谁都会忍不住寒心的,你说你是无意,谁知道呢?

    当年潘石坚也算是为忠亲王鞍前马后,立下不少功劳,现在看他失势了,没有利用价值了,就要杀人灭口了!无论是谁,都难免会这么想。所以他们封锁了消息,包括靖王和康郡王这样的心腹都没有说。

    不料想在金殿之上被潘少峰当庭叫破,忠亲王顿时有点措手不及。

    当潘少峰那么一说的时候,圣皇忍不住和宋立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些许的兴奋。

    宋立想潘少峰这枚棋子果然发挥作用了,看来此前老子的攻心战成功了。圣皇想怪不得宋立如此看重潘少峰,以他的性格,对于潘少峰这种角色肯定是一刀砍了了事。既然还费劲巴拉把他带回帝都,那就一定有用意。原来他是这个目的。

    这个世上,没有比狗咬狗再好看的戏码了。看到你的对手,自己人攻击自己人,无疑是一件极其愉快的事情。

    所以他们俩都没有阻止的意思,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关注事态进展。(.)。

    忠亲王不愧是在阴谋诡计中泡大的老狐狸,大风大浪见得多了,虽然开始有些愕然,但随即就调整了过来,很快恢复了冷静,他用极其犀利的目光凝视着潘少峰,冷冷道:“潘少峰,本王念你父亲新丧,还想为你求情,为潘家留一条根。可你居然倒打一耙,诬陷我忠亲王府乃是你的杀父仇人!”

    “本王于你父亲素来交好,这你也是知道的。用你的脑子想一想,我为什么要杀他?杀他对我有什么好处?年轻人,可以单纯,可以头脑发热,但绝不能愚蠢!如果有人跟你说了什么,你自己要懂得分辨,谁想救你,谁想置你于死地,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不得不说,忠亲王这番话说的极其漂亮,如果是之前的潘少峰,可能就会被他说得转心了。

    但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挫折之后,潘少峰有一种顿悟的感觉,仿佛一夜之间被催熟了。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若看小说)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