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229章送礼是门大学问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29章送礼是门大学问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略有进步吧,现在还只是十级炼丹师,不过我感觉很快就要突破到炼丹大师的境界了。”在宁浅雪和李靖面前,宋立自然不会有丝毫隐瞒。

    李靖拍掌赞道:“啧啧,小小年纪,就已经是十级炼丹师了。这还叫略有进境,你让世上其余炼丹师情何以堪?”

    宋立摸了摸鼻子,微笑道:“该低调的时候咱还是要低调的嘛。”

    “哈哈哈,二弟说的对,闷声大发财,该低调时要低调。”李靖哈哈大笑。

    宋立从天乌戒指中取出一个瓷瓶,倒了一粒龙火蜥焰丹出来,递给了李靖,说道:“大哥,这是我这段时间闭关炼制的龙火蜥焰丹,乃上古九丹之一。材料极其难寻,是用一种上古火系魔兽的卵壳为主药材炼制。其中蕴含极其精纯浩瀚的火能量,对于克制寒毒应该有效果,你试一试便知。”

    “龙火蜥焰丹”的名字一出,李靖和宁浅雪同时耸然动容!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宋立的目光在两人之间逡巡不已。

    “龙火蜥焰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主材料应该是上古火系凶兽青鳞独角蜥的卵壳,传说这种魔兽早已在***绝迹,你是怎么弄到的?”李靖满面震惊之色。他虽然不是炼丹师,但见识却极为不凡,关键是上古九大丹谱名声太过响亮了,像他这样的强者,肯定是听说过的。

    看宁浅雪的表情,她也知道龙火蜥焰丹的大名。暗赞宋立这家伙,每时每刻都能带给人惊喜。

    “就是在沙漠的时候,我不小心钻入了地下,恰好碰到了新出生的青鳞独角蜥,便偷了它的卵壳,差点被那个丑陋凶悍的东西给弄死!”

    宋立也没有隐瞒卵壳的来历,只是具体细节没有透露。那个深藏在地下的圣火之殿,是他心里的秘密。等他实力足够强大的时候,迟早还是要回去探视一番的。

    李靖也并没有追问,不过对于二弟的好运气,还是赞叹不已。他将声名显赫的上古九丹之一捧在掌中,确实能够感觉到丹药内部蕴含着强烈的火能量波动,对于宋立的信心更加坚定了。

    他将丹药放入口中,仰着脖子吞了下去。一线热流沿着喉管瞬间通到腹腔,然后在胸腹之间爆裂开来,向他的经脉内涌去!

    这股热流暖洋洋的,如同温水一般,冲刷着他静脉内顽固的寒毒,只是几个回合,李靖便感觉那种刺骨的寒冷减轻了不少,舒服得忍不住***起来。

    一颗丹药的热力全部吸收后,李靖感觉原本沉重滞涩的身躯变得轻灵了不少,体内依然感觉寒冷刺骨,但相比起此前的症状,已经好了不少。

    此前吞服的六阳融雪丸尽管也有效,但和龙火蜥焰丹比起来还是相差太多。

    “哈哈,龙火蜥焰丹不愧是上古九丹之一!这么强悍的阴魄之毒都能够缓解,二弟,大哥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李靖大笑着拍了拍宋立的肩膀,说道:“好兄弟,大哥没有看错你。”

    “大哥的伤是因我而起,小弟自然要尽全力为大哥解毒。”宋立将手中的那瓶丹药塞到李靖手中,郑重说道:“大哥,这瓶丹药你收好,里面一共是十二粒,每天只能吃一粒,你现在经脉虚弱,能够吸收的药力也仅限于此。阴魄之毒跗骨入髓,极其难缠,想要一下子就完全拔除不太可能,驱毒过程就像抽丝剥茧一般,大哥切不可心急。”

    李靖小心翼翼地将那瓶丹药纳入储物戒之中,这可是传说中的上古九丹,珍贵至极。李靖对于自己当初选择和宋立结拜,愈发感到幸运了。如果说那时候还是存着利用的心思,现在则完全没有了。宋立此人,年纪虽小,却极重情义,甚对李靖的胃口,像龙火蜥焰丹这种世间罕有之物,他出手就是整瓶整瓶地送,眉头都未皱半分,足以见其重情重义的品性。

    其实宋立的储物戒中还有大量存货,只是丹药这种东西,物以稀为贵。如果他一下子拿出个十瓶八瓶,噼里啪啦砸过去,当然能把任何人给砸晕。可是这样一来,就凸显不出上古丹药的珍贵之处了。搞得跟大路货似的不值钱。

    送出一瓶,一方面显示出他出手大方,另一方面,数量并不算多,依然可以给人以珍稀贵重的感觉。

    所以说送礼也是门大学问,宋立对此可是很有研究的。

    “大哥,你知道厉前辈在哪里吗?”

    “我和他一见面就忍不住想打架,可恨的是现在又没法打,所以还是不见面的好。”虽然现在厉抗天也被宋立忽悠进他的阵营,但是李靖和厉抗天多年的恩怨却不是轻易可以说散就散的,两个人见了面尽管不能动手,也会互相用语言攻击,彼此吹胡子瞪眼,所以宋立把他们的住处安排的远远的,省得见了面跟斗鸡似的。

    李靖转身施施然离去,走了老远才有声音飘回来:“厉老邪***的是玄阴魔功,不喜阳光,这段时间多半在自己狗窝里趴着,你不妨去看看。”

    宋立和宁浅雪相视一笑,李靖嘴里对厉抗天不假辞色,实际内心还是有些关心的。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很难用一句话说清楚。他们彼此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生死大仇,只是一人堂堂正正,一人行事乖张,遇到一起自然是天雷勾地火,谁看谁都不顺眼。

    百余年来,打了无数场架,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估计就很复杂了。说是仇恨,倒也没到那份上,说是惺惺相惜,也不完全是。总之就是那种彼此互相尊重的对手。表面上说起来咬牙切齿,只是如果其中一个死了,另一个难免会有寂寞凄凉之意。

    所谓的高手寂寞,到任何一个时空都是适用的。到了他们这个境界,能够称得上对手的人越来越少,像李靖和厉抗天这样势均力敌,刚好可以成为对手的强者,确实很难寻了。对于强者来说,有一个对手,也是一种念想,更是一种鞭策自己不停进步的压力,你始终要想着要胜过那个对手,不能被他超越。所以李靖对厉抗天的关心,是很复杂的一种情感,这种情形换成厉抗天,恐怕也是一样。

    他们嘴上都说要把对方打死,其实内心却极不希望对方真的死掉。

    一个死了,剩下的一个就真的“高手寂寞”了。

    宋立和宁浅雪一起,往厉抗天居住的院落走去。途中宁浅雪询问那个青鳞独角蜥的事,问他当时有没有受伤,宋立说没事,还好适时地逃走了,宁浅雪这才放下心来。宋立感受着宁浅雪无微不至地关怀,像是喝了伊利优酸***,心里满是酸酸甜甜的感动。

    都过去那么久的事了,他明明好好地站在这里,宁仙子却依然询问当时的情景,为他担心,足以见她是多么在乎他。

    两个人刚进入那个院落,就听见小楼内部一声大吼:“你这个小***蛋存心气你老子是吧?给我滚出去!滚蛋!”

    宋立和宁浅雪面面相觑,正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就看见厉云抱着脑袋从屋子里面窜了出来,看到宁宋二人,满面尴尬地往后面一指,苦笑道:“老爷子这暴脾气……受不了……”

    “你小子做了什么事惹的厉前辈这么生气啊?”宋立笑吟吟地欣赏厉云那狼狈的表情。

    “不仗义,忒不仗义。”厉云指着他,摇头说道:“做兄弟的,不跟我同甘共苦也就罢了,怎么能幸灾乐祸呢?”

    宋立不理他的讽刺,微笑道:“让我猜上一猜,你是不是把你跟宁小柔的事情告诉厉前辈了?”

    “***,这你都知道?”厉云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

    “只是前后逻辑的简单推理,有什么难的?你小子在厉前辈面前乖地像小猫咪,除了宁小柔,估计没什么事情敢忤逆他了吧?”宋立笑呵呵地盯着厉云,年轻人和父母第一次产生大分歧大矛盾,通常都是因为爱情。

    太岳宗乃名门正派,而厉抗天生平最瞧不上的便是所谓名门正派。(http://)。厉云跟太岳宗的小公主相爱,厉抗天自然会感到不爽。当初他之所以说要宁浅雪给他做儿媳妇,那是因为宁浅雪是***界的奇葩,她太岳宗***的身份,在厉抗天心中,只会给她减分,而不是加分。

    “我服了你还不行嘛?没什么事瞒得过你。有时候我觉得你心眼儿比蜂窝孔还多。”厉云无奈说道:“老爷子问我前段时间的具体行踪,其实我一直也忍住了没说,谁知道今天一冲动,就给说了出来。所以他就生气了。”

    “你能够忍一个月时间,已经不错了。”宋立笑道:“他生气是正常的,别人都觉得太岳宗很了不起,但厉前辈是不同的。在他眼里,什么名门正派,什么身份地位,那全他妈都是浮云。太岳宗的小公主,在他心目中的分量也许还不如一个散修呢,他多半喜欢孤傲,高洁,不拘泥于世俗的奇女子做儿媳妇,你就照那样的找,他就不生气了。”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若看小说)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