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250章打就打了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0章打就打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云琳正坐在客厅内一边饮茶,一边欣赏自己新挂在墙壁上的一副山水画,享受着难得的闲暇时光,眼角的余光瞥见宋星海从外面风风火火走进来。

    “哟,王爷日理万机,从来都是不到天黑不回家,这次怎么回来地这么早?”云琳笑眯眯地说道。

    “立儿还没有回来吗?你知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宋星海没有回应夫人的调侃,满面焦急之色。

    云琳怔了一怔,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思,问道:“怎么啦?是不是儿子又惹事了?按理说不应该啊,他现在可是比以前懂事多了。”

    宋星海往椅子上一座,气呼呼地拍了一下桌子,说道:“表面上看是懂事了,可篓子不捅便罢,一捅还就是个大的!”

    “捅大篓子?他能捅什么大篓子?难不成还把皇子给杀了啊?”在云琳心目中,以明王府目前的实力,除非是杀了皇子,否则还有什么事摆不平的?

    “虽然没杀,也差不了多少了!”宋星海说道:“他在玉府华庭,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四皇子宋思德打得跟***头一样!”

    “呀!”云琳惊讶地捂住了小嘴,看来这个篓子捅得确实不小。不过云琳很快就兴奋起来,拍手笑道:“看看,这是谁生的儿子啊。你说说,圣狮帝国开国数百年,还有什么人敢公然打皇子的脸?历史,这就是历史。我儿子又开创了一个前无古人的记录。带种,纯爷们!”

    宋星海苦笑道:“夫人,你能不能别跟着起哄啊?你以为皇子的脸是白打的吗?圣皇不会善罢甘休的。明王府面临前所未有的大危机啊。”

    云琳瞥了一眼丈夫,眼睛一蔑,淡淡道:“那您老人家准备怎么办呢?要把儿子交出去,保住你的权位吗?”

    宋星海睁大眼睛,迎上了云琳那冷咧的目光,吃吃道:“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云琳猛力一拍桌子,怒道:“我相信儿子,他不是随意施暴的人。他既然动了手,就说明那个什么四皇子必有可恨之处。皇子怎么了?皇子犯了错就不能教训啦?照我说,打了就打了,有什么了不起?谁想动我儿子,我就跟谁拼命!实在不行,我带着儿子回云家,我看谁敢到云家去要人!”

    云琳本身的性格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加上背后有圣丹宗师云横天撑腰,所以压根就没把这当什么事。虽然她不了解四皇子宋思德,但她了解自己的儿子,宋立绝不会无缘无故就打宋思德的,肯定是那小子做了该打的事情。

    只是打了一顿而已,又没缺胳膊少腿的,多大点事儿啊。在云琳这个丹痴眼里,什么皇家脸面君臣有别都是次要的,她的是非观很简单,那就是坚持两个凡是的真理五十年不动摇。凡是儿子做的,那都是对的。凡是针对儿子的人,那都是敌人。

    “夫人,你这可是冤枉我了。和儿子的安危相比,权势算什么?我宋星海本来就一无所有,最多再回到过去的状态而已,有什么大不了?但你常年埋头炼丹,不太了解朝堂之上的那点事儿。”

    “对于帝王来说,皇子代表的是皇室的尊严,有人当众打了皇子,就等于是践踏了皇室的尊严,不把圣皇放在眼里。这是帝王无论如何也忍受不了的事情。”宋星海面有忧色,缓缓说道:“如果撤掉我所有的职位,打回原形,就能保住儿子安然无恙,我绝对眉头都不皱一下。可是,怕就怕我放弃所有,也未必能妥善解决此事……”

    宋星海这么一说,云琳气也顺了许多,她倒没有宋星海那么悲观,反正到最后实在不行,她就带着儿子回姥爷家呗。难道圣皇因为这点事,至于派兵去将云家灭了?就是你想灭云家,也得有那份实力和胆色啊。一名圣丹宗师,背后不知道站着多少巅峰强者,甚至有元婴期的老怪物,这些人联合起来,即便是一个国家,也很难吃得消。

    夫妻俩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正不知道说什么时,宋立面带微笑,施施然地走了进来。

    “老爸,老妈,你们俩大眼瞪小眼,在干什么呢?”他大咧咧地往椅子上一坐,拿起一颗苹果就啃了起来。

    “这死孩子,你是不是又跑出去惹事了?老大不小了,还让人操心。”云琳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宋立抬眼看了看宋星海,笑道:“老爸,你都知道了?”

    “整个帝都的权贵都知道了,我能不知道吗?”宋星海见到儿子,反而平静下来了,说道:“我听到了各种版本的说法,你能不能告诉我最真实的版本?”

    “那有什么问题。”宋立便将前后的经过说了一遍,甚至连一些细节都据实告知,比如说宋思德钻到桌子下面的怂包相。

    云琳嗤之以鼻,撇嘴道:“就这样的脓包,还敢说代表皇室的尊严?我看丢皇室的脸还差不多。”

    宋星海叹了口气,原来是这样啊。没想到事情的起因是十年前圣皇和蒋太傅之间那个酒后的婚约。看来蒋太傅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女儿蒋盈,否则她应该不会和庞大擅自相恋。庞大很可能也没听过这个传闻,否则他也不至于去闯这样的弥天大祸。破坏皇室婚姻,那可是砍脑袋的死罪。

    宋思德看见自己未过门的妻子和别的男人搅在一起,自然是火冒三丈,他让人打庞大,虽然有点仗势欺人,但也并不是全然没有道理。宋立为了自己的好兄弟出头,反过来打了宋思德一顿,你又能说他有什么错呢?

    如果连自己的亲人朋友都保护不了,任由别人欺凌,那才是男人最大的耻辱!

    “儿子,你放心。老妈我永远站在你一边。在我看来,那个宋思德就是该打,他是皇子了不起啊?凭什么不问青红皂白就打庞大一顿?谁说蒋盈是他的未来妻子了?那也只是圣皇酒后之言,他又没下聘,也没有什么正式的说法,这就不算有名分。”

    “皇室的人虽然尊贵,那也得讲道理。如果他们硬要你抵罪,老妈就带着你回姥爷家,我看谁敢找圣丹宗师要人。”只要感到儿子可能遭遇一丁点的危险,云琳母爱的翅膀就开始伸出来了。能为儿子遮住多少,那就遮多少,豁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逃避也不是个办法,此事须从长计议。”宋星海眉头微皱,心情实在是好不起来。

    宋立的目光在父母之间逡巡了一下,突然嘻嘻一笑,说道:“老爸,老妈,你们未免有些关心则乱了。在儿子看来,你们根本不需要太过担心。”

    宋星海和云琳的目光齐刷刷看向了宋立,问道:“你有解决的办法?”

    宋立微笑道:“爸妈,你们想一想,忠亲王做的事情比我过分多了吧?他虽然没当面打过皇室的脸,但是他挖的是皇室的墙角啊,这比我狠多了。可圣皇为什么一直拿他没辙?”

    “那是因为忠亲王在朝野之间势力盘根错节,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圣皇如果动他,很可能会引发大规模的动荡,他没有把握平息这种动荡,所以只好暂时隐忍。”宋星海不知道儿子说这个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对啊,圣皇之所以投鼠忌器,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忠亲王的实力雄厚。同样的道理,他也未必敢动我。”宋立意味深长地说道:“老爸,谨慎低调是你一贯的优点,但是该展露自己实力的时候,咱也不能害羞啊。”

    云琳和宋星海彼此对视了一眼,好像突然间醒悟了一般。是啊,咱不仗势欺人,但也不能妄自菲薄啊。

    忠亲王的实力雄厚,朝野之间影响力深远,但是明王府又差到哪里去呢?

    先说宋星海,爵位是王爷不说,手中还掌握着帝国最庞大的***,三大特勤司,经过一年来的经营,身边也团结了一大批朝中的实力盟友,和忠亲王相比,纵然显得根基略浅了些,但也未必就差到哪里去。圣皇对忠亲王投鼠忌器,换成明王,又何尝不是一样?

    再说宋立,明面上说,他身兼炼丹师公会的议员和帝国九郡督抚使两项要职,等于背靠两座大山,炼丹师公会如果想搞他,还得顾忌圣皇的面子,同样,圣皇想搞他,也必须顾忌炼丹师公会这边的关系。除非万不得已,谁想开罪炼丹师公会这个庞然大物?

    再说,他暗地里还有正义盟这张潜在的王牌,而且米勒投诚之后,宋立等于间接掌握了五千金羽骑士,真到了关键时刻,这股潜在的势力应该会发挥出人意料的作用。(http://.)。最关键的,他身边还有宁浅雪,厉抗天,李靖这样的金丹期强者保护,就是再不济,他如果想离开帝都,谁能挡得住?

    这还没算上云琳,她的娘家可是整个帝国有名的炼丹世家。圣丹宗师云横天的大名,在整片***上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圣皇难道会因为这件事,得罪一名无数高级强者争相巴结的圣丹宗师吗?

    有实力啊,哈哈哈,没想到经过一年多的经营,明王府居然有这么多底牌握在手中。宋星海越想越是安心,也许是因为前面二十多年积弱惯了,所以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尤其是和圣皇发生矛盾的时候,他习惯性地站在了示弱的角度,而没有用枭雄的眼光去看待这一切。

    在枭雄的眼里,什么君臣尊卑,都是扯淡!实力决定一切,谁的拳头大谁说话算数。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若看小说)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