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252章公然宣称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2章公然宣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也不好再去训斥宋思德,而是狠狠瞪了他一眼。浑蛋小子,连父皇都敢忽悠,看我稍后怎么收拾你。

    “陛下,小民也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德郡王,见了面就被他打了一顿。我大哥宋立见我被打得这么惨,一时气不过这才出手的,这件事不能怪他,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请陛下您处罚小民吧。”宋立此前跟他说过,见了圣皇,绝对不能提宋思德和蒋盈的婚约。

    俗话说不知者不怪罪,只要破坏皇室婚姻的罪名安不到他头上,那么庞大从头至尾就是个受害者,他只是莫名其妙地被宋思德打了一顿,何错之有?

    圣皇冷哼了一声,他压根就不相信庞大不知道宋思德揍他是因为什么,即便是此前不知道,现在也应该知道了。但人家就推说不知道,你又能说什么呢?这婚约纯粹是君王和臣子在私下里订的,没有公告天下,也没有下聘,更没有什么契约文书,别人凭什么就该知道?

    蒋太傅如果坚持记不起来有这么回事,圣皇也无话可说,事实上,他自己都忘记好多年了。若不是发生了这件事,恐怕一辈子都记不起来。喝醉酒说过的话,谁能记得清楚?

    蒋盈一副很委屈的模样,轻声说道:“给圣皇陛下请安。陛下,小女子有一事不明,还请陛下为小女子解惑。”

    圣皇淡淡道:“朕准了,你说吧。”

    蒋盈脆生生地说道:“圣皇陛下您一看就是个慈祥的人,以德治国,四方百姓无不称颂。德郡王出身皇室,原本拥有最高贵的血统,这是他的幸事。”

    “可是,在玉府华庭的时候,他见了小女子和庞公子,不由分说便差人制住了我们,并对庞公子一顿毒打。到现在小女子还不明白,我们触犯了哪一条国法,居然让德郡王如此愤怒?如果我们没有触犯圣狮法典,那么德郡王有什么理由对我们实施监禁,并且毒打呢?”

    “先贤说过,国乃万民之国,非哪一家之国。一位有德行的君主,应该懂得尊重自己的子民。德郡王身为皇子,应该以身作则,体恤百姓才对,可是,小女子感觉自己并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难道他是皇子,就可以为所欲为,凌驾于圣狮法典之上吗?”

    不得不说,蒋盈这番话说的极其漂亮,她用询问的口气,看似是想让圣皇解惑,实际上已经不动声色间给宋思德扣了一个大帽子:身为皇子,为所欲为,凌驾于律法之上。皇族之人有特权,凌驾于律法之上这是常态,但事实是一回事,拿到正式场合来说又是另一回事。

    圣狮法典明文规定,皇子犯法,与平民同罪。这就是正道,这就是大义,蒋盈紧扣大义,让圣皇好不尴尬。

    这番话,绝不是蒋盈一个姑娘家能说出来的,肯定是蒋太傅这个老狐狸教的。看来这两家都在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的子女开脱啊。

    蒋盈看来走的是和庞大一个路子,假装不知道她和皇室有婚约这回事,如果去掉了这个前提,宋思德的所作所为确实太过分了。

    “老四的所作所为,确实有失体统,朕自会以家法重罚他。”圣皇也耍起了***,你蒋太傅不是饱学宿儒吗?仗着自己对圣狮法典了如指掌,跟我玩这一手,我就给你来个偷换概念,绝口不提律法,只说体统。老四是错了,但他犯的是家规,不是律法,犯了家规自然有朕来处罚,跟你们就没什么关系了。

    蒋太傅和庞尚书忍不住对视了一眼,心说圣皇就是圣皇,这一着连消带打,最大限度地削弱了宋思德的罪行,让他们无话可说。人家都说了这是家事了,皇族的家事,也是别人能插手干预的?

    “老四打了庞大,这是他不对,朕自会重罚他,绝不姑息!”圣皇声音突转严厉,怒道:“可是老四也被打了,这又怎么说?圣狮帝国开国以来,就没发生过这种荒唐事!居然有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殴打皇子,还有没有把朕放在眼里?如此骄狂嚣张,难道是要谋反吗?”

    圣皇发飙,尤其是谋反二字一出,庞尚书和蒋太傅吓得全都跪伏在地,连声称“微臣罪该万死,请陛下息怒。”虽然打宋思德的并不是他们,但也都脱不了干系,圣皇明显是敲山震虎,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在圣皇的暴怒之下,两个人先前的那点小伎俩全部消弭于无形,局面完全掌控在宋星天手中。

    就在这时,门外一个声音传来:“圣皇伯伯息怒,小侄专门给您负荆请罪来了!”

    是宋立,他终于在这个关键时刻出现了。

    听到宋立的声音,宋思德的目光像是能喷出火焰一般,死死地盯着殿门口,淑妃的目光也满含怨毒,对他们娘儿俩来说,什么暂时隐忍,什么谋定而后动,那都是圣皇需要操心的事,他们管不了那么多。反正就是一门心思想把行凶的宋立弄死,才能解心头之恨。

    庞尚书和蒋太傅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心说救星终于来了,如果宋立不出现,接下来他们就要承受圣皇的雷霆暴怒了,还不知道局面会有多糟糕呢。谋反这顶大帽子,扣在谁头上都能血淋淋地剥下一层皮来!

    庞大和蒋盈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目光中看到了喜悦。两个人都对宋立极其崇拜,都相信目前的局面也只有他能解决。

    这时候门口的传唤太监进来禀报,说明王一家三口在殿外等候,请求觐见。

    圣皇脸上的表情古井不波,没有任何波动,淡淡说道:“宣。”

    “奉圣皇口谕,宣明王,明王妃,立郡王上殿!”传唤太监高声喊道。

    紧接着,宋星海和云琳,押着反绑双手的宋立进入养心殿,按照圣狮帝国的规矩,王爷和王妃免跪拜礼,而宋立掌管狮王令,也可免去跪拜礼,所以一家三口微微躬身,行了个***礼,给圣皇请安。

    “宋立,你还敢到皇宫里来啊?别以为你背后绑着根绳子,就能够逃脱处罚。我跟你没完!”有父皇在身边撑腰,宋思德的胆气明显壮了不少,咋咋呼呼地对着宋立呼喝。

    “陛下,您可要给臣妾作主啊。”淑妃怨毒地瞪了宋立一眼,然后眼泪汪汪地向圣皇撒娇。

    圣皇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先不要吵闹,然后目光看着宋立那张淡定的脸,说道:“立郡***刚说要负荆请罪,朕问你,何罪之有呢?”

    “小侄犯了宋氏皇室的家规啊,您现在是皇族的族长,肯定要找您请罪啊。连我父王都做不了主呢。”宋立很傻很天真地说道。对于宋思德和淑妃的挑衅和敌视,他压根就装作没看见。

    “家规?”这下轮到圣皇***了。宋立刚才说他来负荆请罪,圣皇本来想扣住这一点大做文章,处罚他一下。你自己都说有罪了,那朕就不客气了。这样既平息了淑妃和老四的怒火,又能给他个下马威,省得他以后大权在握,恃宠而骄,愈发难以控制。谁知道这小子说的负罪,竟然是犯了家规?哪门子家规啊?

    “是啊,宋氏皇族的家规。”宋立无辜地眨了眨眼,说道:“开国太祖有明训,皇族的宗室兄弟之间,不得以武力争斗,但凡违反此训的,鞭笞三十,罚没一年的俸禄。小侄眼见自己的好兄弟庞大被德郡王暴打,一时没忍住。”

    “庞大,你把脸扬起来,给圣皇陛下看看……圣皇伯伯你看,庞大这脸肿的,比四哥严重多了吧?这证明我还是手下留情了的,毕竟他是皇子嘛,我也不能太过分。如果是别人把我最好的朋友打成这样,我肯定往死里抽他!”

    “圣皇伯伯您想想,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亲人朋友都保护不了,任由他被人欺凌也不敢站出来给予保护,那还算是个爷们吗?我们宋氏皇族,没有这种怂包!如果是我欺负了四哥的朋友,他把我打成***头,我绝对没有半句怨言!”

    宋立这两声四哥叫的,宋思德差点吐了出来。(http://.)。心说***,你抽我的时候怎么不当我是四哥?哪里有什么手下留情,简直就是往死里抽的!

    只是宋思德当时忍不住痛,跑到医馆治疗了一番,所以肿胀消了不少,没想到庞大这家伙这么阴险,居然保留了证据,没有消肿。两下一对比,就显得他的伤势要轻了很多。现在他想辩白,在事实面前也没有任何作用。绝对的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宋立继续说道:“圣皇伯伯,小侄错在竟然对自己的同宗兄弟动了手。只是,如果他不侮辱我的家人,我也许不会下手这么重。当时那么多人都听见了,他公然说我们明王府的人是陛下您的狗!”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若看小说)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