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304章不是欺负你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4章不是欺负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王钦顿时满脸黑线。犬子是父亲在人前对儿子的蔑称,乃是一种自谦,风度的体现。可宋立这人居然顺着他的话称呼王承德“你的犬子”,简直让他***。最重要的是,这tm是什么车啊,摸一把十万金币?比“佳丽苑”头牌***还贵?那个美得冒泡的***摸一把才一百金币好不好?

    这摆明了就是敲诈,**裸地敲诈!

    想一想,宋立不仅将他儿子抽地皮开肉绽,死去活来,还威逼他写下“***”,敲诈了他这么多钱。更气人的是,儿子前脚回来,他后脚就找上了门,又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将他这个“郡守老爷”抽得满脸大红花!打完脸并不算完,还接着跟他要钱!***,见过欺负人滴,没见过这么欺负人滴!

    王老爷眼珠子都快瞪出血来了,他真想不管不顾地冲上去,抡着老拳跟这厮拼了!

    可是他不能!一百张破魔弓,再加上两名辟谷巅峰的强者,在人家面前连一个回合都没走过就全军覆没,他这点可怜的修为,又能泛起什么泡沫?

    成大事者,须能忍常人不能忍之屈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是靖南王经常告诫他的话,王钦一直铭记心中,所以,他硬生生忍住了胸腹间那股蒸腾的怒气!

    他的那张脸由红转紫,由紫转青,由青再转黑,然后逐渐恢复了正常。王大老爷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表情无悲无喜,说道:“子债父偿,王某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我家一时没这么多钱,请容王某周转一下,然后亲自送上门去,不知宋大人意下如何?”

    郡守大人家里的金子能堆成一座小山,一百六十万金币虽然是个大数目,但他还是付得起的。之所以这么说,有两个原因,第一,宋立好歹也是朝廷钦差,他王钦虽然名不正言不顺,但实际上却的的确确是南州郡守。一个年薪只有四万金币的官员,又不是什么商业巨贾的出身,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虽然大家都知道他贪了不少,可那也只是揣测,没有人亲眼看到他***受贿。他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傻子也能看出这里有问题。如果宋立让他解释这笔钱的来历,他该怎么说?授人以柄的蠢事,王老爷是不会做的。

    第二个原因,也可以说这是一着缓兵之计。现在的王府,没有人可以对付面前这两个年轻人,他处于被动之中。所以人家说什么做什么,他都无法反抗。

    可是这南州城并不是没有强者,比如说他的表侄战春雷,还有他的师叔,就足以和面前这两个年轻人抗衡。只要现在能打发走宋立,他随后就会去靖南王府,向战龙父子禀报这件事,询问他们应该怎么办。

    从表面上看,宋立这个人好像是一个嚣张跋扈,做事不留后路的愣头青,可王钦却觉得,这个人绝对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如果他真是那种没脑子的****,那他就不可能在狮蒂兰沙漠全身而退,表侄战春雷曾经对那件事进行过无数次的推演,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宋立是怎么做到的。

    身边就那么点人马,面对那么多强敌,可他还是赢得了最后的胜利!这是一个愣头青能做到的事情吗?还有,以圣皇大人的精明,他也不会派一个没脑子的家伙到南州来搅事。

    这位钦差和以往所有的钦差路数都不一样,来到南州之后不先去靖南王府拜山门,而是高调地招摇过市,并且公然和他这个靖南王手下头号心腹闹矛盾,这事儿怎么想都透着邪门,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所以他必须征求靖南王的意见,看看要怎么应对宋立的一系列组合拳。

    如果王爷说要做掉他,那宋立就别想离开南州,那一百六十万金币自然是省了;如果王爷说要谋定而后动,看看他的真正意图再说,那他就只好乖乖准备好金币,及时给人家送过去了。

    对于王钦心里那点小九九,宋立看得一清二楚。他之所以来王府讨债,主要目的就是进一步增强王钦的屈辱感和紧迫感,逼他快些去找靖王府子求救,至于惩治一下这个纵容儿子的***老子,以及讹他一笔钱财,这都是捎带手的事儿。权当是福利。

    所以王钦这么一说,宋立微微颔首,淡淡说道:“宋某就住在陈郡守府上,我给你的期限是三天,虽然大家都说你这个假郡守是属貔貅的,只吃不拉,吞进去的钱财轻易不吐出来。但我觉得你人品不错,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应该不至于赖账。对吧?”

    “噗……”王钦一口鲜血差点喷了出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叫人品好啊?那不是技不如人,***无奈吗?太埋汰人了,不带这么埋汰人滴!

    王老爷被宋立噎得差点厥过去,不知道用了多大的毅力这才忍住没有冲上去和宋立大战三百回合!那也是因为他知道,一旦冲上去,三百回合那只是他的幻想,估计半个回合都不用,他的下场就会和儿子差不多。

    王老爷心里在滴血,表面上还得堆着笑,客客气气将宋宁二人送出了大门。到门口的时候,他总算是看到宋立那辆摸一把十万金币的豪车了,奶奶滴,驾着这么拉风的车到南州来,这不摆明了挑事吗?

    以他儿子的纨绔脾性,看到这样的车在自己的地盘招摇过市,没派人给砸了已经是轻了的。现在王老爷倒有些庆幸儿子没有砸了宋立的车,摸几下就损失了一百多万金币,这要是将这辆车砸了,岂不是要把他整个家底子赔进去也不够?

    “王大人,不用送了,你还是回去照顾贵犬子吧,这孩子伤的不轻啊,唉,太调皮了。”宋立笑眯眯地挥了挥手,然后回身钻进了车厢里。

    如果是不明就里的人看见了,绝不会以为双方此前进行了激烈的交锋,还以为是某个老朋友来探望故人的子孙呢。

    王钦面皮子一阵抽搐,心道什么叫孩子太调皮了?搞得好像是孩子自己不小心伤了一样,这tm明明是你给打滴!

    宋立的车子刚驶离,王大人就急急赶回了内院,他准备先找人给儿子治伤,然后抬着他去面见靖南王。

    车厢之中,宋立笑吟吟地盯着宁浅雪看,宁仙子尽管一向很淡然,但在他这么灼热的目光凝视之下,还是略微有些心慌,嗔道:“天天都在一起,有什么好看的。”

    “这你就不懂了,感情的最高境界不是三日不见,如隔三秋,你知道是什么吗?”宋立嘴角微微弯起了一个弧度。

    “那是什么?”宁浅雪果然被撩起了好奇心。

    “是时时相见,刻刻不厌,人在眼前,依然思念。”宋大官人历经前世言情小说言情影视的洗礼,经典情话随口就来。

    时时相见,刻刻不厌,人在眼前,依然思念。宁浅雪低垂螓首,喃喃地念了一遍这句话,秀目之中焕发出了异样的神彩。

    圣狮帝国的诗文词典之中,关于写情的句子不知凡几,感人肺腑,摧肝断肠的妙句并不缺乏,宁浅雪以前***坐忘真经的时候从不看这些东西,可是自从入世之后,在宋立的引导之下,读了不少描写感情的诗词妙作,这方面的造诣已经不浅。然而诸多文章之中,却没有任何一句能和宋立这句相比。

    并不是他这句话有多么精妙,有多么感人。而是因为他足够写实,足够接地气。

    一对恋人离别的时候,彼此刻骨铭心的思念,这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然而,最难的却是在一起相处的时候,还能保持这种依恋的热度。

    如果真能像宋立所说,即便人在眼前,依然还是相思入骨,这样的境界的确要比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要高上不止一筹。即便还不是最高境界,那也差不了多少了。

    宁仙子明显被这句话触动,眼神温柔了许多,不说话,就那么默默地瞅着宋立。

    宋立最受不了的就是宁浅雪这样的表情和目光,想象一下,一个天仙般的美人儿,用这种温柔似水的目光默默凝视着你,绝世容颜之上略带三分娇羞,谁能住?妈妈滴谁能住?

    宋立这个两世***自然住,其实他已经不是***了,但他自己并不知道。(http://.)。所以抵抗力还是处级的。他心里一阵荡漾,灼热的目光像是要把宁仙子融化一般,撅着嘴唇慢慢地凑了过去,两个身影很快重叠在一起。宁浅雪只是象征性地推拒了两下,便软绵绵地伏在他怀中,和他唇齿相交,忘情缠绵……

    良久,宁浅雪从宋立的怀中挣脱开来,嗔道:“好了……可以了……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宋大官人得意一笑,一个胎息期的修士,把一个金丹期的强者吻地喘不过来气,这得多大的肺活量啊?

    宁浅雪整了整凌乱的头发,脸上红潮未退,本来清冷的气质之中增加了几分娇艳,她斜睨了宋立一眼,见他捂着嘴巴在一旁坏笑,嗔道:“你啊,就是我命中的魔星。这世上也只有你一个人,可以这般欺负我。”

    宋立摇了摇头,反驳道:“不不不,我这不是欺负你,而是爱你。刻骨铭心地相爱。”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若看小说)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