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317章赴宴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7章赴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密云宗的这种秘法,就是会给身体造成伤害的那种。一旦使用此法,伤及肝脾,终生难以痊愈。初时影响不大,但是到了***后期,损伤的脏器会大大延缓***进度,甚至在金丹期向元婴期过度的时候,变得难比登天。即便能过得了这一关,实力也会大打折扣!

    如果不是愤怒到极点,耻辱到极点,战春雷绝对不至于动使用此种秘法的念头!

    出尘道人自然知道这种秘法是怎么回事,战春雷刚刚调整了呼吸,还没来得及准备进入秘法的实施阶段呢,出尘道人就看出来了,这小子是要跟人家玩命了!

    老道士大惊失色,这个师侄一向眼高于顶,通常骄傲的人轻易是不会和别人拼命的,在他眼里,自己的生命可比别人宝贵得多,爱惜羽毛的人,怎会和一些蝼蚁拼命?

    这个宋立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可以逼得战春雷以命相搏?他自然不知道战春雷心头的那根刺,更加不知道战春雷对太岳宗的宁仙子有那份觊觎之心!

    出尘道人这一次出行的主要目的是寻找火树银花,并不是与人好勇斗狠。再说了,战春雷不仅是密云宗重点培养好苗子,还是靖南王战龙的独生爱子,他可不能眼睁睁看着战春雷和别人玩命,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他怎么跟宗主交代?怎么跟靖南王交代?

    出尘道人暴喝一声,念动口诀,周围的土元素快速凝结成一堵厚厚的墙,缓缓向宁宋二人所在位置推去。他也没指望这一道土墙能够挡住对手,只是争得一点时间,让他可以带着战春雷从容撤退。

    所以土墙成型之际,他便飞掠到战春雷身边,一把拿住了他的臂膀,脚尖轻点,刹那间窜出去几十张开外!

    “师叔……你干什么……放开我……我要让那小子尝尝我的厉害……”战春雷滔天的战意被出尘道人打断,气得差点***!

    “混账!难道你***没有告诉过你,使用宗派的秘****伤及脏腑吗?以你的天分,只要好好***,将来的成就不可***,百年之后,成为密云宗的第一强者也未可知。到时候整个宗派都是你的,纵横***,睥睨天下,这样的滋味,你不想吗?”

    “本来我还以为你是个干大事的材料,没想到这么沉不住气,稍遇挫折便要和人家拼命,要知道,逞一时意气固然痛快,却会影响一生的前程!值得吗?”出尘道人一边飞掠,一边训斥战春雷,语气之中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吻。

    出尘道人这么一说,战春雷逐渐冷静下来了。越想越是后怕。如果这次情急之下使用了秘法,他以后的成就可是要大打折扣了。逞一时之勇的代价太过巨大了!巨大到难以承受的程度。

    看来,他还是低估了宁仙子在他心中的地位。若不是嫉恨如狂,自己又怎会这么沉不住气?

    俗语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宋立,先不忙于一时。

    面对那堵巨大的土墙,宁浅雪面色古井不波,袍袖轻拂间,一片青气溢出,在空中幻化成无数根巨木,狠狠撞上了那面土墙,“轰隆”一声,土屑纷飞间,土墙瞬间消失在空气之中。

    “这两个家伙,溜得倒挺快。”宋立轻轻拍打了一下袍袖上的灰土,不屑地撇了撇嘴。

    “要不要追过去呢?”宁浅雪淡淡问道。

    “追他们干吗?”宋立笑道:“我对他们没兴趣。”

    尽管这两个人都蒙着面,但宋立确信他们就是战春雷和另一名密云宗的强者。虽然说他们夜探陈府有些可疑,但宋立也懒得去理会。反正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需要遮掩,有什么好担心的?

    两个人收了隐身术,飞身掠入陈府,隐没在黑暗之中。

    第二天一大早,靖南王府门前便如同集市一般热闹,车马络绎不绝,来的都是南州城的官员和富绅。

    靖南王要宴请钦差大臣的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在南州流传,尽管战龙没有发出邀请,但这些官员和富绅们不约而至,这也是南州的一个惯例,大家心照不宣。只要有朝廷的钦差来访,南州城的所谓“上流***”的人们一定会抱团向其展示他们的势力,并且在宴会当中,这些人也会和靖南王一唱一和,给钦差大臣难堪。

    各位官员富绅们齐集在大厅,谈天说地,气氛轻松自在。言语之中,对这位行事高调,年纪轻轻的钦差大臣皆有轻蔑之意,认为他也只不过是个仗着父辈余荫,不知天高地厚的二世祖罢了。

    按照以往的惯例,如果是靖南王宴请钦差,那么他肯定早早地就赶到王府,绝不会让靖南王等太久的。

    可是大家从早上等到日上三竿,又从日上三竿等到太阳当头,还是没看到这位钦差大人的影子。

    “这混账小子,简直胆大包天!”本来就心情不爽的战春雷重重一拳擂在桌子上,发出“咕咚”一声。

    战龙的脸色也不好看,在南州的一亩三分地上,谁有胆子敢让靖南王等这么久?关键是,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宋立这小子,摆明了就是削他的面子!混到他们这个份上,有时候面子比生命还要重要。也难怪战龙脸色阴沉。

    “这小子以为自己是谁啊?不就是仗着有个好老子吗?明王在帝都是盘菜,到了咱们南州,老子眼角都不夹他一下!”

    一名武将气得虬髯戟张,大声吆喝起来。他的中气充沛,声音传遍了整个大厅。

    “是啊,什么东西,居然敢让咱们王爷等他?”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来到咱们的一亩三分地,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

    “等他来了,看本官怎么削他!”

    “有种他就不要来!来了就让他直着进来,横着出去!”

    一群官员士绅群情激奋,个个摩拳擦掌,仿佛宋立爆了他们全家的菊花。

    战龙的右下首,坐着一名四十余岁,白面微须的男子,他是唯一没有参与谩骂的人。

    “袁方,你怎么看?”战龙转向了这位中年男子,淡淡问道。

    中年男子叫袁方,是忠亲王派到南州的使者。他进了靖南王府之后,首先就是表明来意,他自认为已经将忠亲王的意思阐述地很清楚了,但是战龙一直没有回应。反而将他留了下来,还邀请他参加今天的宴会。

    袁方自然知道圣皇已经派遣宋立作为钦差来到南州,他心里是不想和宋立在这样的场合碰面的。虽然说他很少抛头露面,但也不能担保宋立就认不出来。他常在帝都,对于宋立的行事风格非常清楚,这个小煞星可是翻脸不认人的主,他可不会管什么面子场合,到时候闹起来,倒霉的一定是自己。

    宁惹死神,莫惹宋立。这句话可不是空穴来风的。

    圣狮帝国的律法明文规定,未经朝廷允许,内臣不得和藩王私自接触。圣狮帝国内臣和外臣的概念和宋立前世有所不同,这里的内臣就是指帝都的官员,外臣就是指地方官员。这也是为了防止藩王和朝中大臣私下联盟,威胁朝廷统治。

    也就是说,作为忠亲王的下属,袁方来到南州探访靖南王一事,是不合法的。宋立好歹也是个钦差,这不就等于送上门被他逮个正着吗?

    靖南王这样的安排,明显是包藏祸心。也许他是故意想让宋立看到袁方,给他一个下马威,也许还有***目的,也说不定。

    在袁方眼里,战龙此人绝不像外表看上去那么粗豪,事实上,他的城府相当深。

    他有心不来赴宴,可靖南王的邀请你敢拒绝吗?来到南州城,恐怕连忠亲王那样的强人都要畏惧三分,何况他这个小喽?

    正自忐忑沉吟间,听到靖南王这么问,袁方思索了一下,郑重说道:“王爷明鉴,小人在帝都听说过宋立不少事迹,他绝不是一个轻薄无行的狂徒。此人虽然年纪轻轻,但行事果敢,有勇有谋,决不能等闲视之。”

    战龙微微颔首,说道:“本王也相信他绝非等闲之辈。(http://.)。”顿了一顿,回头问肃立身后的老管家,“现在是什么时辰?”

    “回禀王爷。”老管家微微弓腰,说道:“现下已经是午时了。”

    战龙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个宋立,竟然让南州城的大小官员从辰时等到午时,架子可真够大的。自从他到南州上任以来,还从来没有那个钦差敢如此不给面子。

    想一想,宋立来到南州城之后,没有首先拜会他这个王爷,而是入驻郡守府,这已经是不友好的信号了。

    以前的钦差,哪一个来到这里不是先拜他这尊大佛?

    不拜山头也就罢了,接下来居然将王钦父子打得满地找牙。谁不知道王钦是靖南王的亲表弟,麾下头号心腹?正所谓打狗也得看主人,你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人给打了,这不是明摆着削靖南王的面儿吗?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若看小说)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