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318章不甘心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8章不甘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有仆人高声唱喏:“帝国钦差,九郡督抚使宋大人驾到!”

    这一声喊叫不要紧,大厅内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门口。{首发}

    宋立好歹也是朝廷钦差,执掌狮王令,代天子出巡。按照礼仪,战龙和大小官员是要迎到门口的。但是战龙冷哼一声,硬是坐在原地没有动。他不动,下面那些官员士绅当然不会动了。

    战春雷强自抑制内心的躁动,冷冽的目光盯着门口,他知道,那个人一定会跟着来的……

    很快,宋立颀长的身影就进入了大厅,他的身边,果然跟着一位白裙飘飘,仙姿渺渺的女子,只是,这女子的脸上却蒙上了一层面纱……

    战春雷内心一阵失落,他多想看看那张绝世容颜,廖慰相思之苦……

    宁浅雪之所以蒙上面纱,是宋立特别嘱咐的。他当然不知道战春雷内心的想法,让宁仙子蒙面也不是为了防他,而是为了避免被密云宗的人认出。

    太岳宗和密云宗同属圣狮帝国排名靠前的大宗派,彼此关系不错,按照宋立的理解,就像是前世的某两个超级大国一样,结成了攻守同盟。宋立带着宁浅雪来靖南王府,万一和密云宗的人发生冲突,宁浅雪夹在中间就很难办了。

    以宁仙子的性子,只要有人意图伤害宋立,别说是同盟,就算是同门,她也照样出手。只是这样一来,就会损害两派之间的关系,尽管宁仙子并不怕这个,但站在宋立的角度,还是不要给她造成什么麻烦的好。

    蒙上脸,一切都解决了。

    哪怕双方打起来,密云宗的人也不知道宁浅雪的身份,即便就是知道了,你又能怎样?不能确定的事儿,谁敢乱嚼舌根?

    宋立背负双手,满面笑容进入了大厅之中,现场没人说话,上百双目光冷冷地盯着他,每个人都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宋大官人心理素质好得很,别人恨得要死要活,他脸上的笑容反而愈发灿烂了。

    他的目光盯在了居中而坐的战龙身上,只见此人身材极为健硕,坐在椅子上像是一座小山一般,双目精光闪烁,国字脸,虬髯戟张,浑身上下洋溢着豪气和杀气!宋立内心喝了一声彩,心道此獠不愧是帝**方第一名将,果然极有威势!

    面对这股压迫性极强的气势,宋立毫无惧色,微微一笑,说道:“这位威猛绝伦的将军,想必就是靖南王了。既然诚心邀请本钦差赴宴,可我怎么感觉不到诸位的友好呢?”

    靖南王并未发话,麾下一名将军高声道:“姓宋的,王爷邀你赴宴,那是给你面子。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他妈什么贵客啊?到了南州这一亩三分地,老子伸出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你……”

    这位将军话音还没落,宁浅雪的身形已经动了。在众人眼中,她的动作看上去并不算快,就那么从容的飘入人群,轻轻地扣住了那位将军的咽喉,正在喝骂的将军如同被卡住脖颈的鸭子,声音戛然而止。宁浅雪随手一甩,将军二百多斤重的庞大身躯便腾空而起,越过所有人的头顶,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死鱼一般摔在了地上,抽搐了两下,直挺挺地躺着不动了。

    宁浅雪的身形掠回原地,就那么静静地悄立在宋立身边,不发一言。她的动作看上去像羽毛般轻盈,一招一式看得极为清楚,但实际上却快到了极点,快到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的程度。等到一票人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位将军已经像死鱼一般躺下了。

    而宁浅雪也早已掠回原地,仿佛自始至终没有移动过一样。

    虽然宁浅雪非常安静,但是金丹期强者的威压却遍布在大厅之内,众人只感觉到一股铺天盖地的气势压在头顶,心头皆是一凛。他们之中也有不少人算是***界的高手,但和金丹中期的强者相比,和蝼蚁没什么区别。

    战春雷怔怔地盯着宁浅雪仙姿渺渺的身影,心下一阵刺痛。虽然宁浅雪遮面而来,但战春雷对她的印象是何等深刻?大到身形,小到一根发丝,都在睡梦中出现过无数遍,不说别的,就是那双如静夜星辰般璀璨冷冽的眼眸,就足以佐证她就是当日太岳山巅的宁仙子,世间还有哪个女子,具备这样一双根本不属于人间的眼睛?

    就是她,就是青莲峰上俯视众生的宁仙子!虽然心里面已经相信这个事实,但等到那个人儿真正站在面前,他的痛楚却远比想象中更强烈!

    这个被他视作女神般高高在上的存在,却像小女人般依附在宋立身边,心甘情愿成为他背后坚强的后盾!

    挫败感和耻辱感一点一滴地吞噬着他仅有的骄傲,战春雷觉得胸腔似乎要爆裂开来!

    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我战春雷才是星云***的天之骄子,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应该属于我!宋立算什么?从小就是一根废柴,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突然间爆出了炼丹天赋而已!凭什么他就能占尽天下好处?

    不服!战春雷不服!他不甘心!

    火树银花!他的心头突然冒出这四个字!

    战春雷在极致的痛苦和耻辱之中,并没有丧失冷静!他痛恨宋立的同时,也清楚这个家伙绝非等闲之辈。虽然他现在要比宋立高两个等级,可是真正的战力却占不到半分便宜。如果没有非常手段,在短时间内提升***境界,他很有可能被宋立越甩越远!

    他不能忍受被这么一个人永远踩在脚下,也不能容忍宁仙子落入旁人之手!他要做这片***上最强大的人,踩扁面前所有的障碍,坐拥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想达成这一切,只有传说中无比神奇的火树银花能够做到!只要夺得火树银花,一切皆有可能!

    战龙的心里本来就极为不爽,宁浅雪当着他的面打了他的下属,就像是往装满油的罐子中扔下了一根火把,顿时引爆了靖南王心中的怒火!

    若不是忌惮岭西云家的势力,他又怎么会隐忍这么久?只怕在宋立鞭笞王承德的时候,就命人将他拿下了。

    不过,靖南王好歹也是一方诸侯,坐拥雄兵五十万,圣丹宗师云横天的名头再响,真惹急了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一头凶猛的大老虎?

    ***,老子不发威,真当我是吃素的啊?

    战大将军拍案而起,对着宋立怒目而视,喝道:“钦差大人,当着本王的面纵容下属殴打我的人,未免太不把战某放在眼里了吧?”

    他这么说,还是克制之下的结果,如果换做***人,恐怕就下“来人呐,拉下去乱棍打死”这样的命令了。

    宋立的背景毕竟远非常人可比。战龙内心还是有数的。

    “哈哈,靖南王此言差矣。你可能不太了解,站在我身边的这位女子,并非我的属下,而是我的未婚妻。她之所以对这位将军动手,非关公事,乃是为私。”宋立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诸位有所不知,我这位未婚妻爱我极深,容不得旁人对我有半点不敬。刚刚那位将军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我出言不逊,正是触碰了她的逆鳞。试问,一位深情的妻子,为了维护她的丈夫而对别人动手,何罪之有呢?”

    饶是宁浅雪淡定,脸上也不禁一阵燥热。这个臭家伙,什么话都好意思说,什么“这位未婚妻爱我极深”,真是够不要脸的。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宁浅雪自然不会和宋立唱反调。入世这么久,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行事全凭喜好的宁仙子了。

    红尘俗世的种种游戏规则,在宋立的谆谆诱导下,她也了解了不少。当着人前要给自己男人面子,这个还是知道的。至于回家之后关起门来,是跪搓衣板还是三个月不许***,那就不足与外人道了。(http://.)。

    俗话说抬手不打笑脸人,宋立一直都是笑眯眯的,而且还说出了这么个匪夷所思的理由,战龙准备好的怒火,却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了,就好像全力击出的一拳,打在了空气之中,那种有力使不上的感觉让人憋闷。

    是啊,一个妻子为了维护丈夫,什么事情做不出来?谁让你嘴贱,当众辱骂人家的丈夫的?

    最头疼的问题其实是,宋立这个神秘的未婚妻太强了!金丹中期的强者,大厅内的人加起来,也不够人家一只手收拾的。拳头就是硬道理,谁的拳头大,谁说话就有理。

    战龙的怒容僵在了脸上,好在他也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物,很快就恢复了常态,摆摆手,让旁边的仆役将那名将军抬下去救治,正容道:“钦差大人携未来夫人赴本王之宴,战某不胜荣幸,请坐!”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若看小说)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