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329章云鸽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29章云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她乃云家一位媳妇的娘家妹子,和云家只有姻亲关系,没有血缘关系。当初云横天看中了她身上的炼丹天赋,才破格收她为云家子弟,并赐姓云。

    在重视血统的炼丹世家,云鸽的地位很尴尬。这些云家根正苗红的正统,从心眼里对外来者心存歧视,所以云鸽和他们的关系一直以来若即若离。如果是一般人,受到同伴的排挤,疏远,只怕会产生挫败感或者抑郁伤心,但云鸽却对这一切一直云淡风轻。

    她来云家,是研习炼丹之术的,并不是和人争宠的。

    云家有个规矩,每一代的炼丹师之中,都会选择其中最优秀的人,作为储备。这个人也将成为云家未来的族长。假如云横天退居幕后,那么云家的族长将会由第二代中最优秀的丹师接任,而当这位族长退位后,第三代之中最优秀的***便会顶替他接任族长。

    三年一次的族比,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决定谁将是家族的继承人,所以才会被大家如此看重。

    云晖看了云鸽一眼,根本没有道歉的意思,无所谓地说道:“我又没说她,我是说宋立那小子。你们都还记得吧?小的时候,他被我骑在身下揍得鼻血都流出来了,哈哈哈……***……”

    旁边的几名同伴像是想起了什么极为滑稽的事情,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没笑的有三个人,一是中间那位相貌清秀,神情冷傲的年轻男子,二是红衣女郎云妮,还有就是云鸽。

    “这有什么好笑的吗?打了个***一顿,值得你骄傲这么多年?”“漂亮”男子说起话来却不是很“漂亮”了。

    正在哄笑的几人明显很畏惧这位男子,听他这么一说,像是被掐住脖颈的鸭子,声音戛然而止。每个人都尴尬地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飞扬哥……我就是觉得……宋立那小子根本就没资格参加族比……他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们同台竞技?”云晖讪讪地结识解释了一下。

    为首的这名男子名叫云飞扬,大家之所以唯他马首是瞻,一方面是因为他的炼丹天赋最强,二十岁的年纪已经是十级炼丹师了,距离炼丹大师的门槛仅有一步之遥。在云家这个以炼丹术为尊的世家,有这么强天赋的好苗子,自然是所有人眼中的香饽饽,绝对的天之骄子!另一方面,云飞扬的身份也和***云家子弟不同,他是云横天嫡亲的孙子,云家第三代的继承***旗,如无意外的话,基本就落在他手中了。

    族长的正孙,云家第三代最强炼丹天赋,未来云家的掌旗人,这样的人物,在人群之中自然是具备足够的威信了。

    “有没有资格,是老爷子说了算的,既然他老人家做了决定,那就自有他的道理。怎么着,难道你质疑老爷子的决定?”云飞扬瞪了云晖一眼。

    “那哪敢啊,飞扬哥说笑了。”云晖被训斥地面红耳赤。

    “如果你的实力足够强,什么样的对手都无需在意。你们不会是害怕自己干不过宋立吧?”云飞扬嘴角微微一撇。

    “什么……***,那个***……我会干不过他?”云晖满脸不屑,仿佛云飞扬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是对他的一种羞辱。

    “哥我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就比那个废柴有天赋……”

    “输给他的话,还不如从栖霞山上跳下去算了……活着都没意思……”

    “飞扬哥的意思是说,我们根本不必在意一个***,他来了,也只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除了给我们增加点乐子,对大家有什么影响呢?是吧飞扬哥?”其中有个满脸机灵的小个子笑嘻嘻地说道。

    云飞扬绷着脸,看了这个小个子一眼,没有作声。

    其实他内心深处也对爷爷的决定不以为然。宋立那小子,从小就被证明是块扶不上墙的烂泥,如今十几年过去了,他又有多大改变呢?

    应该说,他们这些人常年在山上修习炼丹之术,消息还是相对比较闭塞的。宋立在帝都闯下莫大的名头,整个圣狮帝国几乎都传遍了,唯独他们这些关在山庄里的人不知道。

    云飞扬斥责云晖,当然不是为了宋立说话。只是觉得他们的反应有些过度了。一个***点心而已,有必要把他放在心上吗?来就来,最后还是会灰溜溜夹着尾巴回去的,在意他干什么?在云飞扬内心深处,宋立连被他嘲笑几句的资格都是没有的。

    云妮没有笑,是因为她太在意自己的容颜。女子是不能多笑的,笑得多了脸上就会有皱纹。对于珍稀容颜甚过生命的云妮来说,如果没有能让她爆笑的事情发生,她是不会笑的。

    至于宋立……哦,她只是朦朦胧胧中还有印象,记得小时候他来过栖霞山庄,经常被云家的男孩子们欺负,她貌似也跟着踹了几脚,***的,谁在意呢?

    她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停留在云鸽身上,其实她比较在意的是云鸽。

    整个云家的第三代炼丹师中,也就只有云妮和云鸽是女性。

    云妮并不是云横天一系的后人,他的爷爷是云横天一个远房堂哥,本身就快出五服了。到了她这一代,其实和云横天这一房的血缘已经很淡薄了。她在云家的地位,和族长的嫡孙云飞扬自然没办法相比。

    她虽然属于云家的旁系分支,但好歹还算是云家人,而云鸽干脆就不是云家人,她这个“云”姓是老爷子赐的,属于彻底的外来户。

    本来云妮在云鸽面前还是有一定优越感的。可偏偏云鸽的炼丹天赋要比她强,老爷子虽然很重视血统,但是对于炼丹天赋显然更加看重。所以他对云鸽明显要更重视一些。

    这就让一向心高气傲的云妮不高兴了。姑奶奶在云家的地位比不上云飞扬那也罢了,无论是先天还是后天条件都没有人家好,这必须得认。可凭什么连你这个外来的丫头也想骑在我头上?其实云鸽压根就没想骑在她头上,这是她自己这么以为的。

    最关键的是,不知道谁放出风声,说老爷子准备在云妮和云鸽之间挑一个,给云飞扬做妻子。这个消息让云妮愤怒了!

    她其实并不是很喜欢云飞扬,一个男人,长得比她还好看,哪个女人能受得了?但是对于云妮这种女人来说,成为云家未来的女主人,远比自己的喜好重要多了。别说云飞扬长成这样,就是他缺胳膊少腿,也不影响云妮的决定。反正嫁的是那个身份,又不是这个人。

    问题是,怎么这个云鸽也要和她抢?云家未来的女主人必须是她云妮,绝对不能让云鸽得手。

    所以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办法算计云鸽,想办法让云飞扬讨厌云鸽,最好把她赶走,那就除去了心腹大患。

    前面云晖说到外来户这个词,明显是针对宋立的,并没有捎带云鸽的意思,可云妮当场让云晖注意措辞,说云鸽还在旁边。表面上看,似乎是维护云鸽,其实真正的用意,只不过是提醒大家,云鸽也是个外来户罢了。

    云妮无疑是那种很有心机的女子。

    ***人嘲笑宋立的时候,云妮没有笑,一直在观察同样没有笑的云鸽。猜测她心中在想些什么。

    云鸽没有笑,是因为她根本笑不出来。

    云家第三代的这些孩子,对宋立的态度,有的鄙夷,有的敌视,唯独她是不同的。

    她清楚地记得,那一年,她才五岁,刚刚离开父母来到栖霞山庄,那个时候她根本不想离开自己的家,离开自己的亲人,可是父母都跟她说,去吧,只有到了栖霞山庄,你的人生才会大有前途。她不知道什么是前途,也不知道栖霞山庄是什么地方,但小孩子又怎么能拗得过父母?所以她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姐姐来到了这座山上。

    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好严厉,同伴们也不喜欢他,甚至还有几个男孩子老凶她,撵她滚,她每天都要到山庄内的小树林里哭泣。想自己的父母,想幼时的小伙伴,想念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

    有一天,她正躲在树林里哭泣的时候,有个男孩子从树上倒垂下来,冲着她做了个鬼脸。(http://.)。她先是吓了一跳,马上被这个鬼脸逗得破涕为笑了。

    “嗨,小鬼头,你在这里哭什么呢?谁欺负你了吗?”那个男孩子从树上跳了下来,笑嘻嘻地站在她面前,说道:“我叫宋立,你叫什么?”

    这是云鸽第一次见到宋立,到现在十几年过去了,她还能清楚地记得宋立当时的表情。

    此后一段日子,云鸽便再也没感到孤单过。除了跟着***学习炼丹的时间,只要空下来,她就会和宋立在山庄内到处疯跑,树林,山洞,山泉湖,都是他们冒险的乐园。那是一段想起来就让人慨叹时光美好的岁月。

    其实刚才云晖说宋立被他骑在身下揍得流鼻血的情景,云鸽也记得很清楚。那次宋立之所以会挨打,本身就是为了云鸽。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若看小说)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