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333章引诱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33章引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嗯,云琳回来了啊,别站在这里了,到自己房间休息休息吧。这个是宋立吧?一别十来年不见,小家伙都长成大小伙子了。时间过得可真快。”云山本来冷峻的表情露出了难得的笑意。

    “谁说不是呢,一晃光阴,你我都老了,孩子们都长大了。”云琳笑吟吟地唏嘘了一下。

    “飞扬,见到你姑姑和表弟有没有问好啊?”云山瞪了云飞扬一眼,虽然心里非常宠溺这个儿子,但是在人前,云山对他一向没好脸色。

    “那当然有,飞扬表哥对我们非常热情,舅舅您真是教导有方啊。”云飞扬还没回答,宋立便抢着来了一句,说完还问云飞扬:“你说是吧,表哥。”

    云飞扬冷哼一声,没有正面回答宋立的调侃,嗡声道:“父亲,孩儿还有事,先离开了。”

    说完就转身扬长而去,连声招呼也没有和云琳***打。云飞扬一走,云家第三代的孩子们也跟着一哄而散,临走之前,每个人都不无鄙夷地瞪了宋立一眼。

    宋立也懒得跟他们一般见识。在他心里,这些人都是上不太台面的小角色,残酷的现实很快就能这帮人认识到,谁才是真正的强者。

    云山气呼呼地道:“这孩子,都是被他娘惯坏了。”

    云琳笑道:“还是个孩子嘛,大哥不必太在意。”

    “走吧,大哥带你们回去休息。”云山说道:“老爷子在闭关炼制一种新的丹药,在族比之前不会出关,所以你们只有明天才能见到他了。”

    “没关系,也不急着一天两天。只要父亲安好,就是子女最大的幸福。”

    “老爷子身体好着呢。”云山看了宋立一眼,说道:“上次你交给我的信我呈给父亲了,听说宋立这小家伙身上的炼丹天赋突然觉醒了,是怎么回事呢?”

    云琳在写给父亲的信中也没有说得很清楚,事实上她的确也说不清楚,所以就用“天赋觉醒”这样的词来说明。

    事实上,在星云***上,炼丹师天赋觉醒的例子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所谓的天赋觉醒,一般是指某炼丹世家,或者是长辈具备炼丹天赋,但孩子在出生之后根本就没发现这方面的天赋,直到某一天突然觉醒。

    一般这样的觉醒都会伴随着一些意外事件,比如说,摔伤,碰撞等等。宋立的身上流着一半云家的血,所以他突然爆出炼丹天赋称为“天赋觉醒”,这也没什么问题。

    “受过一次严重的伤,好了之后就觉醒了。”云琳微笑说道。

    “挺好的,我小时候就觉得宋立这孩子挺特别的,不像是没出息的样子。”云山也没有继续追问,在他心里,宋立最多也就是有了点小小的天赋,跟他儿子是没法比较的。所以也没有在意。

    宋立翻了翻白眼,心想我小时候您可没这么说过。云山对他们***要比云家的***人亲厚一些,但也没有什么特别照顾,更没有在***人都嘲笑宋立***的时候,站出来替他说话。现在这么一说,也无非是客套而已。

    宋立跟云鸽做了个手势,示意以后找时间再聊,云鸽乖巧地点了点头,目送宋立跟着舅舅离开广场。

    云琳毕竟是云家的女儿,虽然出嫁多年,但她未出阁前居住的院落还给她留着,云横天只是断言这个女儿的炼丹天赋有限,将来难成大器,但并不是不疼爱她了。

    云山将云琳***俩送回住处,嘱咐一番,便回去了

    晚饭过后,宋立出了门,沿着树林边上的小道随意溜达。

    虽说已经是初夏,但栖霞山庄处于半山腰,山风徐徐吹来,竟然有几丝凉爽之意,舒服至极。今晚的月色很好,皎洁的月光如水银般洒了下来,树林,远山,奇石,俱都蒙上了一层神秘的光晕。

    在树林的尽头,有一汪山泉积水形成的天然湖,湖水清澈,水质甘甜,云横天取名为“小清湖”。小的时候,他经常和云鸽在这里玩耍。每一对青梅竹马的发小心中,都有一个记忆中难以磨灭的老地方,栖霞山庄内的这汪小湖,就是他们的老地方。那时候,每天闲暇的时间,云鸽就会在这里等他。

    云鸽那小妮子,会不会还在那里等我呢?宋立心里有些好奇,所以信步往山湖的方向走去。

    应该说,云鸽是他在十二年前在栖霞山庄唯一感到温暖的记忆。虽然说他总是充当云鸽的守护神,帮他出头,和云家的孩子们抗衡。看上去是云鸽比较依赖他。

    可实际上,宋立当时也只不过是个六岁的孩子而已。被云家的孩子排挤,嘲笑,羞辱,他的内心又何尝不会感到孤单?所以同样也被排挤嘲笑的“外来户”云鸽,就成了他心里唯一的慰藉:原来,我也是有同类的。

    他跟着母亲离开栖霞山庄那天,云鸽哭得像个泪人,抓着他的手让他也把她带走。那是宋立第一次体会到离别的心痛。他很想把云鸽带走,但是他不能。因为云鸽留在栖霞山庄是有使命的。她已经是云家的炼丹师,身上肩负着守护家族的使命。

    宋立前世的灵魂附体之后,全盘融合了身体的所有记忆,所以对于云鸽印象颇深。时常还能想起这个爱哭的小姑娘,不知道她在栖霞山庄怎么样了,是不是还是经常受人欺负,是不是还是会一个人躲起来偷偷哭泣。

    时隔十二年,再一次见到云鸽,宋立非常开心。当然,他对云鸽的感情和对宁浅雪,龙紫嫣等女子的感情不太一样,怜惜的成分居多,爱恋的成分很少。他内心深处将云鸽当成自己的妹子。

    这一次他回来,最主要的用意还是为了替母亲争口气,同时还击那些幼时嘲笑羞辱他的人。见到云鸽之后,他又多了一个目的,那就是尽可能的帮这个小丫头在云家争取尊重。

    宋立对付敌人,狠辣果断,让人闻风丧胆。但对于自己人却是极好的。云鸽在他心中,就属于自己人的序列。

    小清湖距离他居住的地方不远,树林尽头处,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平滑如镜的湖面了。

    让宋立感到诧异的是,小清湖畔居然多出了一架红色的帐篷。这么晚了,是谁这么好的兴致,将帐篷支在水边呢?看帐篷的颜色,应该是属于女子所有,没有哪个男人会使用这么***的红帐篷。

    想都不用想,肯定不是云鸽,她从小就不喜欢鲜艳的颜色。

    帐篷里突然点起了灯,透过灯光,宋立可以看到里面有一具曼妙的身影,正好侧面对着他,形成了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s型。***,甚是***。

    夏夜,山风,月凉如水,湖畔的红色帐篷,以及帐篷内身材惹火的女人……

    这一切,蕴含着诱人犯罪的神秘感。

    帐篷很薄,灯光很亮,女人身上仿佛只有一层薄纱,要命的是,她好像还在往下脱……

    什么情况,难道她是想***了下水去裸泳吗?

    宋立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饶有兴致地盯着帐篷内那个曼妙的剪影,随着女子轻微的动作,胸前那两座饱满微微颤动,活色生香……宋立从来不标榜自己是正人君子,遇到这样的妙景,他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不看白不看,看了也白看,白看谁不看?

    “啊呀……有蛇……”帐篷内那名女子突然发出一声惊呼,身子猛地一斜,摔倒在地:“有人吗……救命啊……”

    宋立嘴角微微一撇,笑得很神秘,很值得玩味。他紧走几步,一矮身,钻进了帐篷……

    “蛇在哪里……我来抓它……”进了帐篷之后,宋立的眼睛肆无忌惮地打量蹲在地上的女人,嘴里还装模作样的喊着抓蛇。

    女人很年轻,很美,尤其是眼睛里的媚意,的确让人浑身发酥。此刻的她受惊微喘,满面惊惶,更要命的是,她身上最后的一件衣服已经脱下来了,***雪白的肌肤***在空气中。她蹲在地上,用那件纱袍挡在胸前,也不知道是她的***太大还是这女子故意的,总之是遮住的部位少,***的部位多,白如堆雪的肉团中间,一道深邃的沟壑触目惊心……

    见宋立的目光从她的***一直往下游移,最后无所顾忌地落在她白皙的大腿上,女子下意识地将双腿并拢……她感觉到宋立的目光仿佛挟带着一股强大的热力,所到之处顿时生起一股燥热……

    这时候帐篷边角忽然“沙沙”作响,女子“啊”地一声惊叫,迅速从地上弹了起来,旋风一般扑进了宋立的怀中,宋大官人软玉温香抱满怀,双手所触之处,温软滑腻至极,居然不小心摸到了那女子的**。(http://)。

    “有蛇……蛇……”女子身躯颤抖着,紧紧抱住宋立的腰,随着她娇躯的轻微扭动,宋立觉得胸前那两团柔软一直在蹭啊蹭,蹭的人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

    宋大官人是何许人?他的怀抱是随便什么女人都能扑进来的吗?所以他双手插入两个人的身躯中间,往外一推……没想到,正好推在了这女子胸前那两团软肉上,两个人都忍不住“***”了一声……

    “你……好坏……快放开人家……”女子从鼻腔里哼出了几个字。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若看小说)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