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帝火丹王 > 第385章斗剑

帝火丹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85章斗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大胆!居然敢和陛下这么说话,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圣皇身后的红袍老者须发皆张,怒喝一声。

    西门冲连看都懒得看那名红袍老者,目光却转移到了他身边的灰袍人身上。

    “你使剑?”西门冲半眯的眼睛突然睁了开来,两道电光锁住了灰袍人。

    “我使剑。”灰袍人依然沉静地像一块冰。

    “使剑的人,要么杀了我,要么死在我的剑下。”西门冲肃然道:“可敢与我一战?”

    “有什么不敢?”灰袍人就那么随意地往城楼下一跨,十几丈的高度,他就好像是走在平地上那么自然。然而这看似平常的一步,却似乎突破了时空,灰袍人的身影很突兀地出现了在高台之上。

    西门冲的眼神一凛,他本能地感觉到,身前这位看似平平无奇的灰袍人,比他此前遇到的所有剑道强者都要厉害!

    “报上你的名号!”西门冲冷冷道。

    “有必要吗?”灰袍人淡淡道:“你使剑,我也使剑,我们都有和对方一战的理由,这就足够了。”

    “知道我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使剑的人吗?”西门冲冷笑道:“因为剑对我来说,就是整个世界。而那些***不配用剑。他们不懂剑,所以心中没有信仰。他们不尊重剑,所以不配。”

    “在我眼里,剑就是剑。只是世间万物的一种,不会比邻家砍柴的斧头高尚,也未必比君王头上的皇冠低级。上者执着于道,下者才会执着于物。剑乃道之载体,又何必把它供上神坛?”灰袍人还是那副不温不火的沉静表情。

    “看来你也不懂剑。”西门冲面容愈发冰冷,道:“不懂剑而使剑的人,全都该死!”

    “我只诚于道,不必诚于剑。”灰袍人淡淡道:“该不该死,不是你说了算。”

    西门冲不再说话,他缓缓将长剑从鞘中拔出,动作温柔地像是在抚摸初恋情人的肌肤。

    宋立听得明白,高台上的两个人似乎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实际上,两个人在精神层面已经做了一次犀利的交锋。至于谁胜谁负,暂时还看不出来。听上去,灰袍人的境界似乎比西门冲要高上一筹,但真正动起手来,就不好说了。

    这世上之事,本就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得多。

    西门冲掌中的那柄长剑,出鞘之后,就连远在城楼上的诸人,都能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寒意。

    此剑剑身狭长,表面氤氲着一层水银一般流动的光芒,剑身的一面,隐隐约约还有一道殷红的痕迹,在流动的光芒映衬下,痕迹如同鲜血在血管里一般,来回流动!

    这柄剑很美,是那种凄艳残酷的美!

    “血月。”宋星海喃喃道:“这柄剑的名字叫做血月。是星云***十大名剑之一。此前都是听闻,这次总算是见到她的真面目了。”

    “血月。”宋立赞道:“好剑!好名字!”

    西门冲屈指在剑身弹了一记,肃然道:“老伙计,你可是很长时间没有出鞘了呢。这个世界上,已经很少有人值得我拔剑,今天总算遇到了一个。”

    血月发出清越的吟唱之声,仿佛在回应他的话。

    “能和名满天下的‘银衣剑圣’一战,此生无憾了。”灰袍人规规矩矩地拔出他的长剑,剑身也和他的人一样,灰扑扑的没什么光彩,和光芒四射的血月相比,他这柄剑就和破铜烂铁也没什么区别。

    不过,西门冲却没有一丝小瞧的意思。他的表情非常郑重。

    “那么,就开始吧。”说完,这个原本貌不惊人地灰袍人,忽然往前迈了一步,就这么一步,他原本就好像一条影子一般无声无息地样子,就陡然发生了变化!他地全身忽然散发出了无匹的森然寒气!那赫然是不知道***了多少血腥的杀气!

    宋立的精神感应力最敏锐,站着老远,忽然就感觉到一阵刺痛,对方的杀气之强烈,甚至让宋立感觉到有些不敢逼视!

    毫无疑问,这位貌不惊人的灰袍人,也是个杀人无数的煞星!

    “你的确很强!出乎我意料地强!”西门冲轻轻叹了口气,他周身陡然气流涌动,随即真气勃发出来,剑身周围那如水银般流淌的光芒,骤然幻化成有若实质的剑芒,吞吐流动不定。这剑芒并不是虚幻的光芒,好像在空气中凝结成了固体,剑芒所到之处,和剑锋的杀伤力一般无二。

    剑罡!这是传说中无坚不摧的剑罡。

    炫目光华仿佛震慑了全场所有人的眼睛。

    足足过了一个漫长地沉默时间,才有人忽然惊呼道:“剑罡!真正的剑罡!!原来真有人能***出剑罡!!我的天啊!”

    在剑罡笼罩之下,西门冲浑身上下都洋溢着神秘而强大的气息。

    灰袍人本来古井不波的脸色也忍不住出现一丝震惊,看来他还是低估了这位“银衣剑圣”的实力。

    西门冲和他的“血月”,灰袍人自然是早就知道的,可从前就算遇到了,他也不认为自己会输给对方。

    但是……没想到西门冲已经***出了剑罡。

    灰袍人一颗心已经沉了下去,因为,只有圣阶巅峰的剑士,才能***出剑罡,他虽然也是圣阶,却还没有达到圣阶巅峰的境界,所以无法做到。

    看着西门冲手里的血月,看着他剑身周围吞吐不定的剑罡。。

    剑罡啊!传说中的剑罡,自己一生努力都无法炼出的剑罡。

    灰袍人脸上的灰暗一扫而空,眼神里忽然冒出了一丝向往地意味,那是一种近乎虔诚的目光。

    “陛下!”这位剑术强者忽然转过身去,对着城楼上的圣皇深深地看了一眼,他的声音里没有了冷漠,而满是温和:“从您登基之后,我在您身边已经多久了?”

    “……足足十二年了。”圣皇大人在灰袍人的眼神里忽然看到了一丝让自己担心地东西,他忍不住道:“穆先生,你……”

    “陛下,我们认识有多少年了?”灰袍人那灰色的脸上,居然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四十六年!”圣皇大人忽然明白了什么,他颤抖的身子猛然挺直:“四十六年!”

    “是的,四十六年了……”灰袍人仰头看了看天空,仿佛自语一般:“当年,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就在皇宫里认识。陛下您一如既往,还是那个冷静内敛的皇子,我的好朋友,为了您,我才甘愿留在您身边保护您,陪着您渡过了这十二年的时光。”

    “穆先生!你……”

    “不,陛下,您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灰袍人低声道:“年轻的时候,我就说过,我这辈子最大的目标,就是能有朝一晋级‘剑道圣阶’,***出剑道强者梦寐以求的剑罡!可惜,我今年已经六十三岁了,勉强达到了圣阶,却依然无法***出剑罡。但是上天是怜悯我,至少让我能亲眼看到一位真正的圣阶巅峰,并且还能和这位***出剑罡的剑道强者交锋。”

    说到这里,灰袍人忽然单膝跪下,深深地垂下头去:“陛下,在我的一生,我很幸运能成为您的同伴,但是从今天开始,我就无法再继续陪伴您了!”

    说完,灰袍人站立起来,转过身去不再看圣皇大人一眼,这位剑道强者以昂然的姿态,朗声道:

    “剑圣阁下。”灰袍人的声音很严肃,他对西门冲点了点头:“多谢你满足我一生的愿望。这一战,我期盼了足足一辈子了。”

    这位灰袍人,爆发了自己的全部真气,灰色的剑身周围也有光芒在吞吐,不过和那种凝固的“剑罡”相比,差了不少火候。

    但是,尽管明显实力偏弱,这位强者依然举起了自己的剑,目光平静:“出手吧。以一个剑士的名义和尊严,我请求您,务必竭尽全力。”

    西门冲脸色也严肃了起来,他的脸上丝毫没有因为双方实力差距而露出任何地轻视,眼神里满是尊重,看着面前地这个敌手,他深深吸了口气:“如您所说。如您所愿!”

    一团凝固的剑芒,和吞吐不定的剑芒狠狠地撞击在了一起,那撞击地灿烂地光辉,在皇城守***阵七彩光芒的映衬下,犹如千百年来,一代代地强者之魂恒久流传……

    两名绝顶剑士地拼斗,真气如弘,剧烈地碰撞之下,那地动山摇地动静,就连巍峨的皇宫城墙都仿佛在摇晃着……

    两人的剑芒第一次撞击,就已经让灰袍人受伤了,他喉咙里喷出了鲜血,不过却被他自己强行咽了下去。(http://.)。西门冲的血月不愧是***顶尖的神兵利器,第一击之后,灰袍人的长剑就已经多了一个微小的缺口,不过这还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血月上的那股寒气几乎是毫无阻拦地催破了灰袍人的真气,顺着他的长剑一路蔓延到了他的身上。灰袍人连连退后,足足运了几次真气抗拒,这才勉强驱散了那几乎把自己血液都冻僵地寒气。

    如冷月一般的寒气,无处不在,无坚不摧。

    这,就是圣阶巅峰的实力吗?灰袍人心里感到了一丝屈辱,他明显地感觉到,对方并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

    这屈辱在灰袍人心中翻滚着,他大吼了一声:“拿出你全部的实力来!”

    【看本书最新精彩章节请:若看小说)

    
帝火丹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