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52节 忠诚与背叛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52节 忠诚与背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852节忠诚与背叛

巫咸说的不算清楚,但只要稍有经验的人都会明白,一个男人若是爱上一个女人,就难以容忍这女人会和别的男人有了瓜葛。

女人会妒忌,男人一样会有。这本是人类的天性。

女修闻言,居然仍旧没有任何表情。“你说他是爱我,却因得不到我而恨?”

巫咸略有犹豫,终于道:“正是如此。”

“因此他在和你约定在剿灭白狼秘地时,突然和异形人勾结。你发现了这事实,重创了单鹏。单鹏知道你要对他斩尽杀绝,这才逃入了白狼秘地,依仗和异形人的联手躲避你我的追杀?”女修又问。

“女王,我知道你多是怀疑我的言语,你一直在怀疑1

巫咸语气中终有忿忿,“我和单鹏均是得你引导才成大器、成为你的左右护卫,但你始终更相信单鹏1

不闻女修言语,巫咸霍然站起道:“在你心中,一直认为是我害了单鹏,却在推说单鹏的不是。但这世上没有人不会变的,单鹏也是人,他当年对你恭敬,不意味着如今亦会对你恭敬。”

“就如你眼下一样?”女修反问道。

巫咸一怔,叹息中再此单膝跪倒:“属下永世效忠女王,只是适才一时愤懑这才失态,还请女王赎罪。”

女修盯着巫咸,半晌终道:“巫咸,你始终是这般的脾气,若非这般,我也不会将重担放在单鹏的身上。”

巫咸神色不悦,岔开话题道:“女王,你可知道出手将单飞接入龙宫天塔的是谁?”

“是谁?”女修不带感情道。

“那人应该叫做龙树1

巫咸解释道:“八百年前,龙宫天塔曾有次异样,其中秘藏有些散落到了人间,中原的李耳、身毒的悉达多均有收获,他们二人本有奇才,再加上得到龙宫天塔的领会,这才顿悟实多。但释迦终难扭转世间轮转,不过数百年的光景,他的那番言论已被世人质疑攻击,龙树信奉佛法,这才希望重启释迦大道的辉煌,苦于无法更进一步,这才孜孜以求的想要进入龙宫天塔。”

他说话时一直望着女修,甚至有些肆无忌惮的样子。

女修却是望着天空的虹光。

巫咸继续道:“身毒的魔王乃兜之后。兜叛乱,当年本要被单鹏所毙,怎奈单鹏早就存心背叛女王,这才放了兜一马。兜逃得性命后不思悔改,反倒在身毒兴风作浪,只想加快这个世界的崩溃,重启异形人的世界。”

女修冷哼一声,终露出丝震怒。

巫咸见状接着道:“可兜畏惧女王,终其一生始终不敢回转中原。如今身毒的魔王早就不知道当年祖宗的真意,但在祖宗的影响下,却是有意无意和释迦作对,加快了这个世界的混乱。魔王早无当年兜的野心,已是不足为虑,他妄想阻挡龙树进入龙宫天塔,却不知道两个***,一个就算是释迦也未进入过龙宫天塔,龙树本也不能;第二个***是……”

他顿了片刻,终于道:“当年黄帝和蚩尤交战前,已想到以蚩尤偏激的心性,若不成行,就极可能毁灭这个世界,如此一来,这个世界就要重归荒芜,再进行漫长变迁发展才会重新有人类出现。黄帝深切感慨人类不断的毁灭和重生,却难得再进一步,这才和玄女利用天涯共建龙宫天塔存放这世上的多重文明,希望哪怕人类毁灭再生后,若得龙宫天塔的帮助,也能稍解痛苦。”

女修喃喃道:“可是玄女……”她只说了这四个字,神色间带有厌恶之意。

“可是玄女却是另怀机心,背叛了黄帝1

巫咸顺着女修的口气说下去,“她在黄帝、蚩尤僵持的时候,却突然封存了龙宫天塔,自此以后,竟再无人能入龙宫天塔之内。当年玄女若是开启龙宫天塔相助黄帝,未尝不能奈何蚩尤的。”

女修脸现怒容。

“玄女的结界,甚至连女王都是不能解开。”巫咸感慨道:“但我们均知,终有一人***了龙宫天塔的玄秘,那人就是单鹏1

望见女修脸凝霜意,巫咸眼中有光芒闪现,“玄女或许亦没死的……虽说人命有穷,但真精熟三香玄奥之人,若说永生还是不能,但要留存世上数千年之久,并不是什么困难之事。”略有停顿,巫咸凝声道:“若论对三香的熟稔,玄女或许不如蚩尤和黄帝,但绝不在我等之下1

“她不死又在哪里?”女修突然道。

巫咸摇摇头,“她始终未曾现身,属下一直没有追寻到她的踪迹。但属下怀疑单鹏和玄女有所瓜葛。”

女修冷哼一声。

“玄女之后,唯独单鹏能在龙宫天塔内来去自如。龙树虽有智慧,但若不得单鹏的相助,绝到不了龙宫天塔之内。”

巫咸说出了最终的目的,“因此单鹏没死,始终还在这个世上1目光闪动间,巫咸继续道:“还有一个人能证明单鹏尚在人间……就是属下和女王提及的那个夜星沉。”

“他竟持有东海劳,而且……”女修欲言又止。

巫咸急声道:“不错,女王原来也留意到这点。”

女修未曾言语,心中却叹我如何不会留意此事。

女王,我单鹏如何会用东海劳来挡自鸣琴的攻击?

言语在耳,物是人非!

如今的东海劳不但挡住了自鸣琴的攻击,还对自鸣琴的主人进行了反击!

“单鹏极具天赋,在精研三香玄奥时竟能独辟蹊径的创出六甲秘祝。但在他精熟六甲秘祝前,东海劳本是他最强悍的防身利器。东海劳是单鹏所制,只听命单鹏一人,就如黄帝遗留世间的神灯、种火等物,世人还不能发挥其中威力的百分之一。很多事情,绝非聪颖就能够***,夏虫不可语冰,蝼蚁始终不解雄鹰的豪情。黄帝知道这些超文明的神物更多时候带给人世的反倒是灾难,这才封存了神物的大多功用,要重启这些功用,靠的不是聪颖和运气。”

女修缓缓点头。

顿了片刻,巫咸一字字道:“单鹏就算不再使用东海劳,但对东海劳不可能不做***,可夜星沉在使用东海劳时,竟能借女王的攻击毁了楼兰城!东海劳在夜星沉手上,已能发挥出五成的威力!这说明了什么?”

女修半晌才道:“是单鹏将东海劳传给了夜星沉?”

“除此之外,本没有别的解释。”

巫咸肯定道:“夜星沉能入主冥数也是极为奇异的事情。我看他突然冒出竟成冥数之主,立即对其进行极多的调查。夜星沉饶是狡猾,却根本不知冥数是在我的掌控之下,要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并不为难。”

“你发现了什么?”女修略有好奇道。

“夜星沉是变数人,而且是游离在空间内少见的变数人。”巫咸凝声道:“属下倒是费了极大的气力才有所确定,此人八成是汉景帝的弟弟刘武。”

“因此你在用山海经困住他们的时候,这才用景帝的言语试探夜星沉?”女修反问道。她这么问,无疑是说巫咸和单飞等人在交手的时候,她是历历在目。

巫咸点头道:“不错,据我所知,梁王刘武对大哥景帝的承诺并不兑现一直耿耿于怀,夜星沉若是刘武,在山海经的压迫下,再被言语所动,绝对会有异样。”

微微一笑,巫咸道:“事实证明,夜星沉被我的归藏之术所引,将荡蟾缇暗郏獠哦缘シ沙鍪帧R剐浅辆褪橇和趿跷洌?p> “那又如何?”女修反问道。

“梁王刘武曾使用过无间,变成了于阗国的东土帝子。东土帝子创建于阗国度后随即下落不明……又成为如今的夜星沉。”

巫咸缓缓道:“无间无间,碎空无限。流落在世间的无间香只能让世人破碎时空到了之前的时间,只有单鹏才能让人如此自如的在破碎时空中游走。夜星沉熟稔东海劳,能奇异的从于阗王再变成冥数之主,若说没有单鹏的帮助,绝无可能1

女修默然。她说的少,但神色却不再是漠漠,而是有了认同之感。

巫咸说的可说是丝丝入扣,并没有任何问题。

“种种迹象已然表明,单鹏仍在世间隐藏,不然龙树、夜星沉的事情根本无法解释。”

巫咸终于言明了最终的目的,“属下知道女王始终对我有所怀疑,但如今能坦然面对女王的是属下巫咸,而不是假装忠心耿耿的单鹏!单鹏若不是心虚,为何仍在世间,却始终对女王避而不见?”

女修良久终道:“巫咸,单鹏的确有很大的问题。”

巫咸喜形于色,“女王明鉴1

“可他有问题,不意味着你没问题。”女修淡淡道:“世人总有个误解,以为证明了别人的错误,就会表明自己的正确。”

巫咸瞳孔微缩,“属下不明女王的意思?”

“你若真的问心无愧要和我联手引出单鹏,就应知道单飞是找寻单鹏的关键。可你为何要杀了他?”女修问道。

“我用山海经困住他们,将他们逼入绝境,是想引出龙宫天塔。”巫咸辩驳道。

女修凝望巫咸,缓缓摇头道:“我说的不是此事。”

“那女王是想说?”巫咸眨眨眼,似有不解。

女修幽幽叹口气道:“巫咸,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在于阗的那个波罗僧,就是你吗?”

六虚瞬寒。

记住手机版网址:m.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