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49节 失约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49节 失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龙树说到这里时,众人才终有恍然,明白了龙树的用意阿育王是追寻释迦的足迹后始信世上有不可思议的玄奥,这才幡然醒悟的皈依佛主,龙树却是坚信阿育王必有所获,这才重蹈阿育王的足迹。

因为龙树坚信,阿育王一代雄主,能做出这些常人眼中的异举绝非没有原因。

“要如阿育王般追寻佛主足迹听起来轻易……实则倒没有那么简单。”

龙树轻声道:“但有了方向,终比苦海迷航要强上太多。释迦一生光芒遍布身毒,本僧效仿阿育王之举,亦是一处处前往朝拜,只期从中能得到领悟。于是本僧从释迦诞生之地蓝毗尼寻起,一直找到了释迦的涅之地拘尸那罗……”

鬼丰、夜星沉缓缓点头。这二人实则均是意志坚定之辈,听闻龙树所言,倒有知己之感。

“但本僧一直寻到了拘尸那罗,除修行精进外,却并未看到心中的彼岸。”龙树轻叹道。

龙树骨瘦如柴,双眼中却是精光明耀。单飞想到龙树能以一己之力抓他们四人进入龙宫天塔,实则是蕴含着极为浑厚之力,知道这和尚绝对也是精武之人。只不过大多佛门中人若真明佛法,多是视武道为细枝末节,反倒不会显于众生。

“本僧相信所为没有偏差,于是***释迦涅之地寻找启示。在这之前,本僧始终未得明示,自认驽钝,曾令***前往身毒王宫求取凤血镯以助一臂之力。”龙树缓缓道:“但那时身毒已被贵霜占据,王宫之物尽被贵霜取走。于是本僧就让***探寻凤血镯的下落,看是否有机缘求拳…”

大明王略推时间,暗自惊叹这和尚的毅力,同时又想你若少些虚伪,早偷拿了什么凤血镯在手,也不会这般波折。

单飞亦是感慨龙树的耗时之长,皱眉道:“高僧似未取到凤血镯却到了这里?”他知道凤血镯如今在阿九身上。

“不错。”

龙树微笑道:“本僧始终认为,传言中凤血镯虽是***龙宫天塔的关键,但万事随缘,哪怕没有凤血镯的助力,有缘之人亦能得见龙宫天塔。”

“看来高僧倒是有缘之人。”鬼丰忽然道。

“本僧或许有缘……”龙树缓缓道:“但若没有单鹏将军,本僧亦到不了此间。”

众人听其提及单鹏,不由精神振作,夜星沉更是急声道:“你在拘尸那罗遇到了单鹏将军?他如今在哪里?”

“我没有见到单鹏将军,只是听到他的言语。”龙树解释道:“本僧一直在拘尸那罗闭关***,就在半月前,那时本僧正处于人我两忘,似溶于天地间……”看着众人,龙树道:“依本僧看来,诸位均是内家高手,想必也有过这种感觉?”

鬼丰、夜星沉点头。

他们均知中原道法和身毒佛教的坐禅本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们对人体内部的觉醒也远比常人要敏锐太多。

“那时本僧突然听到单鹏将军的声音……或许说听到也不确切,更应该是感觉。”龙树不似谎言,而像是竭力解释当初的情形,“一有感觉,甚至不用言语,就可明白对方的心意。”

“传说中,佛教修习佛法至一定境界,可得五神通,其中有一项就是他心通。”鬼丰一旁问道:“具有这种神通的人,不用对方言语,就可知道对方的想法。高僧可曾具有这般神通?”

龙树摇摇头,真诚道:“本僧亦是听闻这种传言,却从未亲证。事实上,自释迦以下证悟之人本是极多,但因多经战乱变迁,身毒如今夸夸其谈之人多,寻求亲身证悟之人却是少之又少。如今在身毒真正能至释迦当年神通之人,本僧倒是从未见过。”

你这和尚倒实诚。

单飞知道事实的确如此,如今身毒佛教势道极为颓唐,不然也不会有龙树重启佛教辉煌一说。

“单鹏将军对你说了什么?”夜星沉追问道。鬼丰和单飞在和龙树的交流中,都注重参悟,唯独夜星沉只关心单鹏的下落。

龙树略有迟疑才道:“单鹏将军当初道阁下何人,身毒自释迦之后,倒少见如阁下这般修为之人。”

见众人都是望着他,龙树略有尴尬道:“本僧是转单鹏将军之语,倒非妄自尊大。”

鬼丰笑道:“释迦曾言,万物皆空。既然如此,虚名亦空,高僧芥蒂此事,未免有些着相。”

龙树欣然一笑,“施主高见,本僧受教了。”他片刻间就已醒悟,神色又恢复素来的平和,“那时本僧心中的诧异不言而喻,好在本僧很快醒悟,这或许就是本僧一直寻求的机缘……于是本僧立即在想如何回话。”

略有停顿,龙树感慨道:“单鹏将军实在是极为神通广大之人,在本僧不过动念之际,他竟已明白本僧想说之话,立即又道你叫龙树,想重振释迦的佛法?释迦已然涅?原来又过了这久……这些话语不算连贯,不过本僧完全是重复单鹏将军当初的言语。”

大明王心中着实不信,暗想这也太过神奇些,这个单鹏如何在你未说前就明白这多?是不是你在故弄玄虚?

夜星沉立即道:“我等全然相信高僧所言,单鹏将军又说了什么?”

单飞微怔,一时想不通夜星沉如何会这般说,夜星沉绝非如此轻信之人!

鬼丰突然道:“单飞,你定然不解,夜宗主如何会这般肯定?”见单飞点头,鬼丰随即道:“因为夜宗主也曾遇到过一样的事情。”

单飞心头一跳,立即想起夜星沉就是梁孝王一事。他早就认定,夜星沉是因为单鹏才会有这般离奇的经历,不由道:“夜宗主也是和龙树高僧般,曾听过单鹏将军的声音?”

夜星沉有些不耐的点头,执着道:“高僧,单鹏将军后来说了什么?”

龙树盯着夜星沉道:“他说曾和一个叫刘武的人有个约定,那人如今应是冥数的宗主叫做夜星沉。”

夜星沉眼角抽搐,竟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然后呢?”

“单鹏将军说他虽有约定,却不能如约前来。”龙树缓缓道。

“你撒谎1

夜星沉断喝声中,蓦地上前一把抓住了龙树的僧衣,竟将龙树硬生生的拎了起来,“你撒谎,单鹏不会不来1

单飞、鬼丰闪身到了夜星沉身旁,就要出手相助龙树。他们和龙树交谈不久,对这和尚却已有了好感。

龙树并未挣扎,处于生死顷刻间,他竟还能神色平静道:“刘施主,本僧并未欺瞒。”

夜星沉看着龙树明澈的目光,一时间身躯颤抖。

单飞已道:“夜宗主,你先放下龙树高僧再谈***。单鹏将军如此说,想必是要高僧托言于你。”

夜星沉闻言目光微亮,终如单飞所言放下了龙树。

龙树微舒了口气,立即道,“单鹏将军随后道,他对失约一事很是歉然,却无暇亲对刘武致歉,但他不能前来实在是有不可抗拒的缘由,不知我能否代他向刘武转达歉意。”

夜星沉紧握双拳,身躯剧烈震颤,一时间不知在想着什么。

“本僧闻言,真是有一大堆疑问要提,可单鹏将军随即道悉达多、老子均是从龙宫天塔得窥了彼岸的玄奥,我亦可送你前往龙宫天塔,你可否愿意前往?”

龙树虽是万事不萦的模样,说到这里还是忍不住的激动道:“本僧早知龙宫天塔的大名,一听单鹏将军这般说,如何能拒绝?于是……本僧就来到了这里。”

大明王环望四周白茫茫的一片,心中惶惑,不由暗想,我若是你,绝不会听人一言就来到这种奇诡的地方。

“不过在那之前,单鹏将军还和我说了一件事情。”

龙树望向夜星沉道:“单鹏将军说,他不能如约而至,但知道夜施主和一个姓单的年轻人一定会来这里。那姓单的年轻人可以替他达成夜施主的心愿。”

“你说什么?”夜星沉、单飞同时问道,心中很是费解。

夜星沉想的是这世上除了单鹏外,再难有旁人能神通广大的送***想到的地方,难道单飞可以?

单飞却想我根本不知道夜星沉的愿望是什么,单鹏为何坚信我能做到?

“单鹏将军又说但那姓单的年轻人到了此间前,只怕会遇到诸多阻拦,还请本僧出手相助。不过只要那姓单的年轻人到了龙宫天塔,必定能帮本僧***谜团,亦是帮刘武达成所愿。”

说到这里,龙树双掌合十笑道:“单鹏将军传于本僧秘法,因此单施主在遇困时,本僧才能及时出手将单施主带到此间。说起来,一切本是单鹏将军的安排,如今施主来了……”

他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可意思却已明了。

单飞却是糊涂道:“因此高僧认为我可以解开彼岸之谜?同时帮夜宗主完成什么心愿?”

“正是如此?”龙树带着期待道。

你今天是不是还没吃药?

单飞看着眼前的这个高僧,倒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真的龙树。他单飞听得清楚,却是头脑糊涂,而且他无论如何都是想不懂,他如何能做到龙树说的一切?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