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47节 趣事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47节 趣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众人齐说龙宫天塔四字,龙树却只看着单施主也是这般认为?”

单飞沉吟良久,这才道:“老子、释迦所言,的确超越了当时世人的认知……”他没有说的是,这两人的言论甚至超越他那个年代的认知。

有些古代人类的思想,竟一直都是人类认知的巅峰所在!

这本来就是一件极为奇怪的事情,如《内经》里的经络、老子的道之理论都是后人百思才能渐渐领悟验证的理论,后人更是逐渐发现,释迦的很多思想居然和如今顶尖科学的生命观开始吻合。

如今的生命科学,居然要向佛教思想取经。

并非黄老、释迦在符合现代人的思想,而是现代人类跋山涉水这多年,终于开始接近这些人的皮毛!都说夏虫不可以语冰,人的认知也有隔阂,但相差万里的话,那不用超时代文明一说,根本无法来解释的。

不过单飞考虑的周全,皱眉道:“但若说他们是从龙宫天塔得到***……”

他没有说下去,龙树却明白他的意思,“绝非妄言,本僧是有线索可以追寻的。”

众人均是发怔。

大明王暗自嘀咕,心道如今什么时候了,如何还有耐心听你絮叨?鬼丰、夜星沉却是齐声道:“不知高僧有何高见?”

伊始时,这二人对龙树还有冷淡之意,但如今二人对龙树却有尊重。他们显然对龙树所言很是重视。

龙树一直保持平和心态,闻言只是道:“难得几位施主这般有缘,那本僧不妨继续说下去。”

略有停顿,龙树继续道:“释迦之时,曾有句咒语传与后世,就是本僧适才出手时说的六字般若波罗蜜多。”

“那又如何?”单飞反问道。

“单施主可知道这咒语的意思?”龙树问道。

单飞点头道:“略有所知,”见龙树很有期待之意,单飞解释道:“般若本是智慧之意,波罗蜜多就是到彼岸的意思,因此咒语完整的意思应是智慧到彼岸,释迦的意思应该是让念咒持戒之人,精进思考如何寻找解脱涅的出路。”

大明王诧异,不知单飞为何会知道这多的事情。

龙树抚掌赞道:“善哉善哉,单施主很有佛缘。”略有停顿,龙树感慨道:“如今哪怕佛教中的人物,能知单施主所言的亦是少之又少。更多人不解真意、却是死守咒语枯坐妄想得到释迦的真意,实在可笑至极。”

单飞倒是深有同感。

他那个时代何尝不是如此?很多教派早就沦为世俗的教派,教派中人对当年开宗立意之人的真谛早就抛到九霄云外。

无数人以为敲敲钟、坐坐禅,天天念念***、拜拜佛就得证悟解脱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无论是释迦还是龙树,以致后代的禅宗祖师,哪一个均是极具智慧的人物,亦知只有亲力亲为、精进修习去领悟真谛才可得到解脱。

世间真正的咒语必定有确切的意思、一统的思想以及简单明了的内涵,而不是完全不知所云,但求离奇古怪、聱牙侔说馈?p> 他单飞若不是有这般认知,也不能这快领略六甲秘祝的真意,一听龙树这般说,单飞倒是心有戚戚然。

“释迦当年曾言,无论是否他教下的***,每个人都可接受他的教导,却不是每人都能有所成就,其实亦是这个道理能有成就的人,必须有自身的思考,而非人云亦云的人物。”

龙树轻叹又道:“释迦传三千法门,实则均为前往彼岸所用。偏偏太多人执迷法门,反忘记到彼岸之真意,实在让人感觉如中原说的……”他略有停顿,正思虑时,单飞接道:“买椟还珠。”

“善哉善哉,正是如此。”龙树很有遇到知音之感。他为人看似险峻,但做人却如海纳百川般,继续道:“既然如此,单施主可知彼岸又是哪里?”

鬼丰目露思索,突然道:“莫非是老子所说的道之地,释迦言及的三千世界,或者什么乐土净土?”

“这位施主所言的很有道理。”

龙树合掌微笑道:“世人难明彼此心意,这才创出言语替代,却不想创出言语后,反增世人认知的混乱。一件本是简单的事情,用世界不同之地的言语形容,可能会有百千的用语,再加上彼此交流曲解,那更是让人头晕脑大。”

众人均是博学多识之辈,对龙树所言倒是极为认可。

夜星沉一旁道:“因此高僧的意思是,无论老子释迦所说的道之地还是三千世界,不过是同一地点,也就是龙宫天塔?”

大明王暗自点头。

龙树却是摇头,“施主所言差矣,龙宫天塔不过亦是法门而已,却可说是极为重要的一个法门。”

“老子和释迦是通过这个法门,也就是到了龙宫天塔,这才得窥彼岸的真谛?”单飞恍然道。

龙树双掌合十,欢喜道:“善哉善哉,正是如此!不想单施主如此慧根,一口道破本僧曾思考多***情。”

单飞略皱眉头,他能这般说,是因为他在贵霜曾经对天魔说过龙宫天塔本是世上极为神秘的秘藏,九天玄女因念及身毒的无辜死难,这才在身毒留下开启龙宫天塔的法门,希望能以此稍弥蚩尤曾经的错处。

当初天魔听他单飞这般说,可说是极为惊奇,天魔却不知道,那时最惊奇的不是天魔,而是单飞自己。

单飞是突然有了这么一段记忆!他本来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

不过那时候单飞随即和韦苏提婆、阿九等人逃亡神庙、转战于阗、再至鬼门异界,可说是一路颠簸,因此对此中蹊跷始终无暇再去细想,今日在和龙树谈及时,他突然想到当日的怪异,不由暗自诧异。

他似想到了什么关键,一时间却是想不明白。

“单飞是得高僧提醒这才想到这点,那高僧又是如何想出的这个道理?”鬼丰尖锐问道。

单飞知道鬼丰极为仔细,这般询问多是因为对眼前的这个龙树有所怀疑既然巫咸可以假冒伯益的后人混入来做个卧底,这个龙树来的不明不白实在是让人难以释疑。

龙树并不介意,仍旧盯着单施主可知道阿育王?”

单飞脑海中灵光一闪,“阿育王曾经去过龙宫天塔,高僧是因为阿育王得知这个道理?”

“善哉,正是如此。”

龙树感慨道:“阿育王实则一代奇才,他以铁腕一统身毒后随即皈依我佛,更是世上少有的奇迹。”

单飞轻轻点头,暗想一个帝王能做到阿育王那样的实在并不多见。若每个帝王都能和阿育王那样,这世上早就天下太平了。

“当年本僧虽研读释迦所传的法门,但总感觉其中似有道理……难为我等理解。”龙树沉吟道:“这并非释迦故意隐瞒,而是有个关键的地方难以被我等理解。本僧为求这个关键,又知阿育王一事,这才……”

说到这里,龙树搔搔头,神色似有戏谑。

“高僧于是前往身毒王宫搜寻阿育王的遗迹?”单飞道。

龙树微有惊奇,“单施主原来也知道这件事?”

单飞心中暗自好笑。他的确知道龙树的这件趣事,据传说,年轻时的龙树虽皈依佛法,但为人极为桀骜不驯,此人年纪轻轻就有神通,甚至有隐身之法。

有隐身之法的龙树召集了几个同样会隐身的同伴去王宫玩耍,听闻因此让宫女怀孕,当初可能正遇到那身毒帝王不孕不育,这才引发龙颜震怒。那身毒帝王下令严查此事,大臣说是有妖僧隐身入宫,让宫中侍卫除了帝王身遭丈许不能出手外,可在宫中挥动兵器任意砍杀。龙树的几个同伴因此被砍中流血而死,现出了真身,而龙树是躲在皇帝的龙椅之下,潜心向佛主求告要弘扬佛法,这才躲过了一劫。

不过单飞自然不会将这种传说当做是***,却知道龙树的确是有进入王宫的行为。他却不想此事和龙宫天塔有关。

“既然单施主知晓,本僧倒不好隐瞒。”

龙树叹息道:“当初身毒王宫的确存有阿育王的手迹,却被王室中人奉为禁忌,本僧本想以传法之名换取一览阿育王手迹真容的机会,不想本僧虽是有些薄名,却仍被王室一口回绝。本僧当年也是年少气盛,遂以神通潜入宫中。”

“高僧真的会隐身法?”单飞不由问道。

龙树微有诧异之容,缓缓摇头道:“本僧是修习释迦传下的坐禅通息法门,这才身轻如云,再加上手脚灵活这才胆大妄为,并没有隐身之法。”

单飞暗自叹息,心道神通加猎艳素来是世间文人骚客津津乐道的事情,大众也最是乐于传播这种八卦,却根本不去理会和事实的差别。

“但事后的确流传出本僧会隐身法的传闻。”龙树感喟道。

“为什么?”众人齐声问道。

“莫非……”单飞想到自己的种种经历,“高僧当初的确离奇的失踪了?”

龙树缓缓点头,“正是如此。当初王室惊怒本僧的妄为,已对本僧下了必杀之令。本僧无路可逃,索性潜入王室藏宝秘库之中,然后从王室消失。”

“为什么?”单飞不由道。

“因为一件东西,这东西单施主也应该知道。”龙树默然片刻终道:“那时王室中有个手镯,其红如血,叫做凤血镯。”

8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