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40节 诱饵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40节 诱饵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大明王惊怒中又有着惊吓,他亲眼看到夜星沉以东海劳独抗女修、单飞和鬼丰联手***了结界,知道这三人放在当世,已是难有人敌,可这个平凡人居然有将所有人斩杀在此的意思?

此人究竟是谁?如何会有这大的口气?

大明王还在迟疑间,单飞已微吸一口气道:“你是巫咸?”

幻境似迷,鬼丰、夜星沉似也在微微的吸气,一时间满是戒备。巫咸这个名字,让鬼丰和夜星沉这般人物亦是不敢怠慢。

大明王已然叫道:“他是巫咸?不会,他怎么可能是巫咸?”他肋骨折断,疼痛在心,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和魔王一起至此的平凡人为何会是巫咸?那两千年来如云里雾里、一直和白狼秘地对抗的三个人物,如今怎么可能均在人间?

单飞盯着那平凡人,倒是极为冷静道:“他若是巫咸,很多事情倒会变得合理起来。”

“哦?”那平凡人似漫不经心道:“什么事情会变得合理呢?”

“楼兰国本是禁巫,但有个巫姓巫师一来楼兰,就能蛊惑楼兰王,甚至取得当政的权利,那人……”

平凡人见单飞说到这里有些犹豫,微笑道:“那人自然是我了。”

单飞瞳孔微缩,“你这般作为是为什么?”

“你猜不到?”平凡人反笑道。

单飞缓缓摇头,“如果你真的是巫咸,我就想不通。以你之能,何必要算计一个西域的楼兰王?”

他的确有点困惑,因为楼兰国虽说地处中西交汇扼要之地,但楼兰王在西域三十六王中实在算不上太强。在单鹏、巫咸的眼中,西域三十六国的君王实则比平凡人高明不了许多,巫咸这种人物,自恃身份,反不应对楼兰王下手,这也是他单飞迟疑的原因。

“我若不说,你恐怕真不易明白。”那平凡人轻声道:“你虽知道了很多***,但若让你说出这个***,未免强人所难。既然如此,我不妨告诉你,这两千来,我等和白狼秘地虽有交锋,但在我眼中,真正算得上动手的不过是两次。”

“只有两次?”单飞很是意外道。

夜星沉和鬼丰似也有些诧异。

“两千年前,单鹏和我联手对付白狼秘地算是一次。”那平凡人回忆道:“千年前,我和女王联手又对白狼秘地动了一次手。那一次引发了中原西的大地震,你应该知道?”

他言语中多少有些轻蔑之意,单飞并不介意,反倒认真思索道:“平王东迁前的那次地震?”

那平方人目光微闪,缓缓道:“你猜中了。”

单飞暗自凛然。

当初他进入云梦泽后,曾和姬归谈过平王东迁一事。姬归一帮人本是周朝后人,因对周室不抱希望这才南下寻到云梦秘地,然后一直居住下来。那时候周幽王昏聩无能,烽火戏诸侯让周室势颓,不过导致平王东迁的真正原因还有那时的一场大地震。

据史***载,那场地震造成的伤亡极大,而周太史更是将其推归为国运颓落,认定地震是预言周朝要亡,这也是导致周朝迁都的一个原因。

“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何提及此事?”那平凡人问道。

单飞更是认真的思索,谨慎道:“我的确有点不明白——女修和白狼秘地交手,为何要毁灭周朝的国都。”

脑海中光亮微闪,单飞道:“女修是对周室不满吗?”

“你又猜中了。”

那平凡人声调中终于有点重视之意,“单飞,你的确是个聪明人。”略有停顿,见单飞沉吟不语,那平凡人接着道:“当初交战时有股力量一定要宣泄而出,女王那时对周室极度的失望,这才将力量潜引千里,爆在周室都城之下,只希望能给他们个警戒。不想他们实在不成器,对于这般灾难,他们不思悔改,只是简单的将其推归于天亡周室之相,之后居然一路东迁,实在让女王失望至极。”

大明王、魔王听了,都是有些目瞪口呆。

若是从前,他们听到这般言语,自然以为无稽之谈,但他们现在却知道,这平凡人绝没有吹嘘的必要。

吹嘘多是因为心虚,这平凡人面对众人,却是自信冷静到了极点。

“这世上能有点成就的人,无论去做所谓的好事还是坏事,都必须得有坚定的意念,没有坚定的信念,你什么事情都难做得成。”那平凡人继续道:“周平王懦弱至极,未给后人坚毅的模样,周室毁灭难免。周室的死活虽和我等已无关系,但我却因此更知道女王的性子,你如果算是好人的话,她还是不会杀你,她要惩戒的都是十恶不赦之人。这也是你单飞数次忤逆女王,还能活下来的缘故。”

单飞默然。

那平凡人继续道:“如今千年的年限又至,终会有好一番交战了。”他说到这里,长吸一口气,竟流露出欣喜至极的表情,“世事无趣,我等这一刻实在太久,就不想让这件事再有什么闪失。”

单飞不由看了鬼丰一眼,暗想此人所为倒和你鬼丰有点类似。

鬼丰冷漠未语,只是面具后的双眼露出了极为戒备之意。他和夜星沉都是谋划高手,自然知道此人无论是不是巫咸,既然敢向他们挑战、又能如此平静的叙说往事,实则是因为胜券在握!

陷阱中的人,永远不会如此冷静。只有真正的猎人,才会冷漠无情的看着已入陷阱的猎物,享受捕杀那一刻的快意。

这平凡人看起来已不平凡,因为无论谁看到他脸上冷血中的狂热,都会知道这种人不会甘于平凡!

“我算准了如今又到了决战、到了***揭晓的时候。”那平凡人一字字道:“但如果又有什么意外,我总要找个地方转移能量才对。”

单飞眼皮微跳,总算明白了此人的意思,“你这次将目的地选在了楼兰?”他不明白的是,此人如何算准一定要到千年才是***揭晓的时候。

此人说的***是什么?

当初单鹏不也做了一个预言——苍生临难,千载有变。见我飞天,存证为善。若供我石,吾佑平安!

单鹏的这个预言也是以千年为期,这和巫咸的推算有什么关系?

“不错。”

那平凡人微笑道:“我不想再费尽力气将交战泄露的力量转移到旁处,也不想女王因此而犹豫。周室的那场地震伤及了不少所谓的无辜……你们知道,女王是女人,是女人就难免心软,于是我这次就提前选中了楼兰……”

那人平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如挑选要宰杀的鸡鸭般,众人听着不由心中发寒,知道楼兰被选中代表的意思。

“必要的时候,就直接毁灭楼兰?”单飞坚持问道。

那平凡人点点头,“是埃可是我知道若是楼兰还有满城百姓的话,女王很可能下不了手。”微微摇头,那平凡人道:“其实我和女王在某些方面始终有不同的想法。这两千年来,楼兰在生生死死中又留下了什么?”

盯着单飞,那平凡人又道:“到你那个世界,楼兰又留下什么?”

单飞不语。

那平凡人嘲讽道:“什么都没留下的,是不是?或许就算留点什么,也不过引发你们的一阵惊叹而已,实则对你们并无任何启迪?你们不会关注这世上为何要毁灭,最多不过像孩子发现个新奇的玩具?这数千年来,终究不过是一场梦幻罢了。哪怕亚特兰蒂斯也是不免覆灭,如今的这种文明,数千年后又会留下什么?楼兰的文明不会留存,中原的文明更会毁于战火,世人苦苦去求的安稳,在毁灭之后看起来更像笑话一样。”

顿了片刻,那平凡人叹息道:“这听起来没有任何问题,女王却始终不同意我的想法。于是我只能用点力气,赶楼兰的百姓离开。可我实在不想多费唇舌,于是我控制了楼兰王让其改造水道,水道一改,楼兰城池的人自会撤离。我倒是一番好意。”

“你既然是一番好意,为何不肯明讲?”单飞冷冷终道。

那平凡人道:“因为他们不会理解。这种计划如何会被楼兰的那些人理解?既然如此,说出来又有什么作用?”

你这种想法倒和我们那时的拆迁办的领导仿佛,单飞心中暗叹。

“有人反对,于是我就让楼兰王斩了他,一个不成,就斩了第二个。”那平凡人讥诮又道:“我知道不会有太多人坚持这件事情的,所谓的忠义在屠戮下也是不堪一击,在斩到第五人的时候,反对的声音就变得微不可闻。但这时楼兰公主和楼兰的总管却开始作乱。”

嘴角带着不屑的笑,那平凡人看着单飞道:“接下来我做的事情,你也应该明白?”

“你知道楼总管会找班氏和范家来帮手,于是你就放走了楼总管和公主,只为了引班氏和范家参与此事?”单飞暗自心惊,他当初参与此事时,虽感觉事有蹊跷,却从未想到幕后会有这般惊人的计划。

那平凡人缓缓点头道:“班氏和范家得益这百来年的经营,在楼兰有着很好的名声。我本来的意思是——只要放走楼兰总管和公主,他们一定会向这两拨人求救。我是很懒的人,只要引他们上门然后再杀掉就可以赶走那些顽固不化的楼兰百姓了。班氏、范家一倒,他们再没有依靠,除了离去外还能做什么?”

幽幽一叹,那平凡人眼珠泛绿,如同蛰伏数千年的鬼魂在看着单飞,“我却不想撒出诱饵后,你居然会和班氏一起到了楼兰。”

嘴角微咧,平凡人似笑非笑道:“但你也该来了,你若不来,这场游戏就少了许多乐趣。”

记住手机版网址:m.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