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36节 文明的遗迹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36节 文明的遗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三更!凌晨就要上架了,还请朋友们能够继续支持老墨,上架后,订阅是老墨的饭碗,月票是你们给老墨饭碗上镶嵌的金边!新书上架第一月,月票极为重要,能不能让老墨安心写下去,全靠诸位的支持了!这里拜谢了!

嚓!

曹丕方才被击飞的长剑这时才插落在地,颤颤巍巍的哀鸣战栗。

庭院静寂如死,所有人都未再动,可除了那青衣人外,只怕所有人都听得到自己心中有如打鼓的声音。

这人是谁?

恁地这般剑法?

曹丕未动,他饶是自负勇猛,但究竟不过走马猎兽,少进行真正冷血的屠戮,被那青衣人一眼看过来,只感觉那眼中有着无边的萧杀肃穆。

没有人敢怀疑这人说的话,最少他曹丕是不敢。曹宁儿亦没有稍动,她是被骇的动弹不得。

卞夫人见曹丕人和青衣人不过一剑的距离,骇的魂飞魄散,本想要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可青衣人那句话将她死死的钉在了地上。

——谁再动一动,就会和这步摇一样。

她不怕死,可怕曹丕因为她的举动而遇不测,那她无论怎样都是不能原谅自己。

“你究竟想要怎样?”曹纯脸色发灰,长吸一口气,终于抑制住胸口不断翻腾的气血,见青衣人不答,曹纯嗄声道:“你……是谁?”

这人究竟目的何来?

青衣人并不理会曹纯,突然抬头向墙上望过去,见单飞还蹲在墙上,淡淡道:“单飞,你过来。”

***!

单飞脸色有分发黑,暗想这人怎么会认识自己?心中蓦地一动,突然想到青衣人方才说的那句话——单飞,你和马未来一样……

这人不但认识他,居然还认识马未来?

这时候换成他人,恐怕早就扭头就跑,单飞没有跑,他绝对不傻,知道人家知道你的名姓,肯定知道你的庙门堂口的,你能跑到哪里?

如果这人真的想要杀他,根本不用和他废话,他无论如何也绝躲不过这人的追杀。

念头至此,单飞做了件众人都想不到的事情,他从墙上纵下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在曹丕惊错的目光下,慢悠悠的走过来,离那青衣人三丈远的时候停下,对青衣人抱拳施礼道:“大侠有什么吩咐?”

青衣人凝望他许久,缓缓道:“我手上有两个人,可对我来说,并没什么作用。”曹丕又羞又怒,偏偏无可反驳,就听青衣人又道:“你单飞还有点用处,你过来,换他们两个。”

曹丕一怔。

曹宁儿只感觉背心全是汗水,嘴唇喏喏两下,低声道:“不要。”

单飞也是***,做梦没想到青衣人竟然会和他做个人质交换。回头望去,见到卞夫人看着他,眼中满是泪水,嘴唇动动,但哀求的话始终没有出口,单飞笑了下,“好埃”

他两个字轻淡落地,所有人均是怔祝

曹丕本对单飞素来不满,暗想这小子只要没吃错药,肯定不会答应,没想到单飞竟一口应允,实在大出意料。

卞夫人眼泪垂落,感激莫名。

那青衣人只是看着单飞,许久才道:“好,你过来1

单飞暗想伸头是一刀、缩头挨两刀,既然如此,何必说什么废话,点点头,单飞才要举步上前,却被曹纯一把拉祝

“曹统领……”

曹纯看着单飞,目光复杂,拍了他肩头一下,低声道:“你小心些。”

你真会说话。

我再小心也顶不住这人的一剑,我还以为你准备替***应付一下呢。

单飞心中画魂,可充当了英雄,绝没有掉头跑路的道理,一步步挪到了青衣人身前,这才道:“好了,在下听大侠吩咐……咦……”

他话未说完,就被那青衣人一把抓住肩头,不等发声之际,就被那青衣人凌空带起,上了墙头。

墙外有厉喝声响,刀***突出!

曹纯先喜后惊,方才他示警传出,知道附近的手下必定第一时间赶到,这些人均是知机,悄然的埋伏在院墙之外就等他下令,这时见青衣人离去,不用他的号令,自然出手拦截。

可是……这些人……

他不等再想,就见半空又是一道闪电,转瞬间有暗红血色冲天而起。

曹纯心中沉冷,纵跃到了墙上,就见墙外有四人倒地,脑袋均已不知去向。

“咚”的声响。

曹宁儿见单飞舍身来换,芳心早就震颤的不能自己,见青衣人拎着单飞离去,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迈步追去。

只是她才跑了两步,就见到墙外一物飞来,落在地上滚了两滚,正撞在她的脚下,低头望去,就见一人头的两眼正怒目圆睁的看着自己。

眼前一黑,曹宁儿娇躯晃了两晃,软软向地上倒去。

曹丕见单飞被抓,却没有上前,不由自主的退后两步,蓦地见一物飞来,伸手去打,只感觉手上粘粘软软,怪叫一声,跳到一旁望着被他击落在地上的一个人头,额头满是冷汗。

曹纯人在墙上,望着地上四个失去脑袋的虎豹骑兵士,眼皮跳了下,显然也没料到这人一剑之威,竟至如此。只感觉一颗心突突直跳,曹纯望了眼青衣人离去的方向,咬牙道:“你跑不掉的。”

×××

冷风拂面,明月窥探。

单飞被青衣人如拎着麻袋一样上了高树,转上屋檐,只见青衣人沿着鳞鳞屋脊一路北奔,单飞心中骇异。

再往北不就到了皇宫了?

那是天子刘协住的地方,这人总不是要去拜会天子?

这人究竟是谁,还真的有点无法无天,所为何来?他认识马未来,和他单飞一块提及,难道知道他单飞和马未来认识?

但这怎么可能?

这件事绝不会是曹棺说出去的,那这人怎么会清楚这点?

单飞被那人拎的头晕脑胀,蓦地感觉身形一坠,骇然低呼一声,他本腾云驾雾般,蓦地下坠,着实感觉有点万劫不复。

好在下坠只是片刻,“砰”的声响,他重重的砸在屋瓦之上,滚了两滚,立即伸手抓住了屋脊侧缘,这才顿住了身形。

就见那青衣人不知何时已经坐在屋脊之上,望着北方。

单飞看了下周围的情况,这才发现他所在的地方好像是一座寺庙,前方空空荡荡的院中立有一口大钟,看起来能有千斤之重。

再向四望,就见周围有庭院几进,亦有大殿耸立,应该是什么大佛殿、接引殿之流……

他所在的大殿在中最是高耸,多半是庙中主殿。

单飞到许都没有多久,除了圈子外,一直忙于生意很少游荡,不过知道许都城自天子迁来后,扩建了不少,也盖了座白马寺。

白马寺本是中国佛教第一古刹,又被佛教称为祖庭,释源。

但那是说的洛阳白马寺。

如今天下大乱,洛阳城早就残破不堪,根据史载,直到后来曹丕迁都洛阳,死的时候还未将洛阳扩建完工,此刻的洛阳都是凄凉,白马寺落魄可见一斑。

刘协到了许都,可能怀念洛阳盛况,二心向佛的缘故,又在许都建了间白马寺,时人称作小白马寺。

这青衣人杀人不眨眼,方才连杀四人,人头飞起那一刻,单飞见了都想呕吐,更不知道此人带他到这寺庙做什么。

许久的时光,青衣人终于开口,“再往北,就是什么天子的宫殿了。”

单飞向北望去,依稀见远方斗拱飞檐,颇有分气派,有望楼高耸,也不知道那里的守兵能不能看到这里,就算看到,恐怕也不过是指指点点议论一番,要出来帮手那是绝无可能。

“是啊,大侠说的对。”单飞应了句。

“我如果出手要杀许都城天子,实在如探囊取物。”青衣人又道。

单飞暗自替刘协的脑袋担忧,心道刘协这老小子一辈子都在和曹操明争暗斗,可能做梦也没想到还有别人想要他的脑袋,不过他终究还是点点头。

他知道青衣人不是吹牛。

“就算是曹操,我若想杀他,也不会是太大的难事。”青衣人喃喃又道:“可我还不想这么去做。”

只要你喜欢就好。

单飞心中嘀咕,对青衣人的这种说法并没有强烈的反对。

能轻易干翻曹纯的人,三国中有谁能够做到?要知道日后的长坂一战,就是曹纯带领五千虎豹骑,冲杀的刘备丢盔卸甲。

那时候刘备还是带着张飞和诸葛亮一块跑路呢,虽说曹纯是带着虎豹骑呢,可曹纯的勇猛犀利可见一斑。

但曹纯在这种人手上竟然过不了一招?

一念及此,单飞终道:“阁下武功之高,在下实在是生平仅见。”

巴掌不打笑脸人,单飞虽然胆壮,但面对这种人也实在是有些提心吊胆,好话多说两句不会死人,但这时候得罪此人的下场,那几个死去的曹纯手下就是明证。

更何况,这句话并没有任何夸大。

青衣人仍旧只是看着皇宫的方向,突然道:“你实在是个很有趣的人。”

单飞想笑,但感觉表情肌都有些僵硬,听青衣人又道:“你不过是曹洪府中的下人,但最近风头之劲,简直让我都觉得很是有趣。听说你是巫灵之子,***为奴颇为无奈,但不久后你就得罪了曹丕,方才却又救了曹丕,你得罪了曹操手下第一家族荀家,却结交了曹操手下第一奇佐郭嘉,夏侯衡、荀恽之流在你眼中根本算不上什么,甚至不久之前,你还见过了曹操,就在今晚,你又见了卞夫人。”

顿了片刻,青衣人道:“你这些天的际遇,某些人一生都做不来。”

单飞心下骇异,搞不懂这人为何对他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沉默许久才道:“某些人有机会去做,只是没有去做而已。”

青衣人少有的沉吟片刻,终于点点头道:“不错。际遇每人都有,但就如海中孤舟,有帆的才知道方向,没帆的始终四处游荡,这世上有帆的人本来不多。”

他蓦地说出这句话来,单飞倒有些稀奇,感觉这人剑法高强,头脑也绝不是盖的。见那人对他杀意并没有那么强烈,单飞终于鼓起勇气道:“大侠在这做什么?不要歇息吗?”

他本以为青衣人不会回答,没想到青衣人竟回了几个字,“我在等1

Ps:本月最后一天,还请支持老墨的朋友检查下你的这个月订阅消费,看看是否攒够了下个月保底月票消费,上架后,还请继续支持老墨,订阅《偷香》给偷香投下您手里的月票!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