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32节 招魂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32节 招魂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不寒而栗。

众人茫然不解鬼丰在说什么的时候,他却是瞬间想到鬼丰说过的话——你一定会来到这个世界,也一定会到了这里!你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这句话!

鬼丰让他一定要记住的话,他怎会轻易忘记?!

他一定会来到这个世界?也一定会来到这里?

眼皮都跳,单飞不闻女修的回答,却着实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他在听闻徐慧说及是曹棺采用特别的手段将巫灵儿之子打个头破血流,才将其换个人时已是浑身不自在。他一直以为是曹棺控制的一切——曹棺因为发现单家已没有神通,为求实现目的,这才要改变巫灵儿之子。

然后他就来到了这个世界。

事实却不是这样!

他单飞一直若有意、若无意的忽略掉另外一个细节——曹棺有足够的能力控制巫灵儿之子的一切,却绝无法控制他从数千年后前来进入巫灵儿之子的身躯。

能控制他前来的只有一人。

女修!

原来从他奉上层之命挖到女修之棺的那一刻起,就比晨雨更早的进入了女修的宿命。是女修安排所有的一切。

他看到女修之棺、被棺中那流彩飞扬的沉睡女子吸引、不由自主走向玉棺时,就已坠入女修的安排中……

全身血液都空,单飞随即想到一个更致命的问题——鬼丰竟知道这个事实,他在这种时候说出***的目的是什么?

女修不答,因为她早知道一个事实——分辨只能展现你的口才,却不能证明你的对错,在有头脑之人的眼中,事实既然显现,就已不用分辨!女修已挡不住鬼丰说下去,那女修在想着应对之法?

女修绝不是要将他简单的带到这个世界,女修还要对他做什么?就和女修对晨雨做的那样……

颤栗难休,单飞不闻女修的回答,艰难的望向鬼丰。青铜面具后的那双眼不再有嘲讽,却多了丝怜惜。

“为什么?”单飞感觉自己的声音已经空洞的不像自己发出。

鬼丰凝望单飞良久,这才道:“你还记得我曾说过单鹏的下落?”

单飞轻微的点头。

鬼丰望了那平凡人一眼,凝声道:“这位忆先生说了单鹏的几种可能的下落,我却知道还有一种可能,不知道这位忆先生为何没有说出来?”

那平凡人神色不变,但眼中却露出警惕之意,“还有一种可能是什么?鬼丰先生知道?”

“我自然知道。”鬼丰平静道:“我认为这种可能最是接近***。那最接近***的可能就是——单鹏背叛了女修1

一言落地,六虚寂静的让人身寒。

魔王和大明王只觉得寒冷到了指尖,他们不知为何会出现这种现象,互望一眼间,却是骇异的发现彼此呼吸的气息有白霜显现。

“此间为何变得这般寒冷?”魔王失声叫道。大明王不由向种火的方向靠去,发现那其上还有温暖传出。

“因为女修要将我们彻底的毁灭,这才釜底抽薪的用楼兰神庙在抽取此中的热量。”鬼丰缓缓道:“等她将此间变成冰窟后、我等又逃离不了这里,迟早会被冻毙在这里。”

魔王脸色亦白,从未想到世间还有这种无形离奇的杀人手法,“那……那我等怎么办?”

鬼丰不答,只是凝望着单飞道:“你知道单鹏为何要背叛女修?”

单飞摇摇头。

“你知道的。”鬼丰一字字道:“因为你的所为也在不知不觉的开始背叛女修。单家传人历代本是以卫护无间香为己任,若遇异形再出,尽诛之!吕布是异形人,可你没有杀掉吕布的,是不是?你已在背叛女修,对不对?”

单飞嘴角微微抽搐。

他很多时候已经忘记自己是单家人,他的行为是他自己的意志来做主。

“你为何没有杀掉吕布?”鬼丰又道。

单飞没有回答。他眼前闪过吕布悲痛欲绝的目光——一个真心要悔改的人,他怎么会不给其一个机会?

“因为你发现无论异形人还是正常的人类,都有该死的、亦有可怜的人。”鬼丰替单飞回道:“这世上太多没脑子的人,只会沦为强权的一个工具,在强权的影子下,他们甚至将一切***认为理所当然的存在,因此他们无论在屠戮或让人送死的时候,都会给自己百般辩解,他们看不起道义,却会利用道义辩解。可真正有脑子的人早知道,无论这种人如何辩解,都不能说明他们行为的正确,他们只会让这个世界更加混乱,让更多人看穿这个泡沫后,或变得和他们一样的丑恶、或因厌恶这种欺骗开始对抗毁灭这个虚伪的世界。那些权术者能让人闭嘴的方式于是只剩下他们的手段和武力,若在更强大的力量前,他们亦不过会沦为他们轻***物的下场1

鬼丰侃侃而谈,眼中有光芒闪现。

“这个道理,你单飞知道,因此你一定要对抗曹丕、一定要对抗于禁,也一定会痛骂审配,于禁不正确,并不意味着审配就做的正确,利用道义的人绝不代表着道义。你早就看穿权术者不过是在绑架无辜的世人进行着一场荒唐***的欺骗,他们让人遵循大义,自身却在进行着不义之事。因此你不为曹操的收买所动,亦无意在东吴为官,但你敢对抗世上最强的力量、你敢直面我鬼丰、敢于面对夜星沉的挑战……你只为真正正确的事情去努力,因此到如今你虽还守着对晨雨的承诺,可你在能和她相见时,却不能上前,你不想达成这种可悲又肮脏的交易1

单飞立在原地,神色间已有了寂寞孤单,他知道自己所为不为太多人明了、却不想最了解他的居然是眼前的这个鬼丰。

他不能上前,哪怕女修真的实现了她的承诺。

——我们没做错什么吧?

伊人喃喃问道,神色有些茫然,她不明白一点,没有做错的人,为何却得不到想要的结果?

——你没有做错什么,我也没做错什么。单飞,你要信我!

伊人有了坚定之意,她已知道要和单飞分别、不忍和单飞分别,但她终知道要如何去做——遵循本心去做,追求自己信仰的结果!

晨雨也有过彷徨、也有失落,但她还是坚信这世上有值得她相信的事情,相信单飞、相信只要努力、只要做的正确,她和单飞终会有着相见的那一刻。

他单飞明白晨雨想着什么。他若听从女修所言,就算走到晨雨身前,又能说些什么?

晨雨不需要一个错误的结果。

他单飞呢?明知问题所在,难道要去做个自欺欺人的解决?他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更无法面对晨雨失望的双眼。

“你单飞如此,单鹏只怕亦是如此。”鬼丰凝声道:“单鹏虽封住了白狼秘地,却多半知道自己做的并非那么正确。在效忠女修和背叛对女修的承诺间,你说他会选择什么?”

单飞不语,但他明白单鹏会选择什么。

一个不为治水虚名的人物,一个放弃将四凶斩尽杀绝的单鹏,他会做什么?***看起来已很明显。

单鹏没有败,但他也没有更进一步;单鹏不再忠于错误的诺言,这才离开了楼兰神庙?

东海劳的反击,是不是单鹏的***?

“在我想来,这是最有可能的可能。”鬼丰又道:“但女修一定要见到单鹏才能确定的。”

单飞“嗯”了声,但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

“你也应该看出来,女修不见得需要你就能杀掉我们,可她为何还要将你带到此间?她为何要关注你的安危?”鬼丰问道。

单飞望着苍茫的前方,有些惘然道:“她需要通过我找到单鹏?”

鬼丰轻叹了口气,“你很聪明,你实在聪明的很。你知道道家有种秘术叫做夺舍?”

单飞周身泛寒,终于明白自己当初听到魔王所言为何会那般不安。

——那单鹏、莫非也能用女修之法重现人间?

“这种方法因被人有意无意的遮掩,传到后世就变成了所谓的招魂,亦成为很多人欺骗世人的手段。”鬼丰眼中有光芒闪烁,“实际上,此术实施绝非简单,世上没有几个能够做到。这不但要施术人有着高明的手段,还需要受术人有着吻合的身体。这种方法较稳妥的施术,是从儿时开始,因为那时候,人体未受世俗侵染,还有着原点的某些特性。”

“因此女修将此术用在年幼晨雨的身上。”单飞木然道。顿了片刻,他才又道:“如今,女修明明可以独立行事,却一定要让我到此,就是要将此术用在我的身上?她要通过招魂方式找到单鹏?她认为单鹏和她一样在沉眠?”

鬼丰点头道:“不错。你如今精神气难得至巅峰之境,再加上习得单鹏的六甲秘祝,说明你和单鹏已趋高度的相似,这世上若有人能招来单鹏,你单飞无疑是最佳人眩我不想欺骗你,这些是我的推测……”略有停顿,鬼丰自信道:“但你觉得这离事实的***有多远?”

单飞那一刻的双眼空洞的如夜星沉般。

——你知道女修之棺吗?

——哦,原来你真的见过。

当初马未来一见他面就和他提及女修之棺,他一直不知道马未来如何看出这点,如今想来,原来马未来早就明白女修的手段。

——你知道道家的夺舍一说?

——魏先生知道你若明白这点,剩下的事情你就应该想得到。

魏伯阳让徐过客在云梦泽提醒他这点,要提醒的并非晨雨的事情……魏伯阳虽多是谎言,却是善意的谎言,魏伯阳想提醒他。

他那一刻终于明白了真正的***,却丝毫没有任何喜悦之感。因为那一刻的他蓦然发现六虚白茫茫的似雪、又如银河般始终横亘在他身前。

雪冰寒、银河远。

冬季早至了。

枯萎了天地间的绿草、红花,亦在无声无息的冻结着前行的希望。

夺舍的结果会如何?他会如晨雨一样再不是自己?亦或是就此从这个世界消散?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