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31节 预谋已久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31节 预谋已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结界!他看到的是双重结界交锋时的能量涌动?!

单飞看到黑白两色一从楼兰神庙散发、另外一股似从地心涌动而出时,立即想到交锋已然悄然开始。

黄帝、蚩尤以及单鹏这些人的认知既然远超单飞的那个年代,这种交战就绝非兵戈铁马的冷兵器交锋,甚至也不是单飞那个年代的形式。

随着大水涌来的那股白色的气息不停的开始环绕他们所在之地……地心的力量虽是汹涌澎湃,但正如大水遇到单飞他们所在的空间倏然而止般,黑色的气息一遇楼兰神庙的白色迷雾后就瞬间消散,不能突破白雾所围绕的范围。

不过片刻的功夫,魔王等人均已看懂眼下的情况,楼兰神庙如蚕吐丝作茧,已用白雾将他们所处之地团团围困,白雾之外本有黑色的地心气息翻涌,但随着茧状的白雾益发的浓厚,已让他们看不清外边的动静。

“女修在关门……”魔王满是惶惑,“打狗”两字不用说出,意思却已明了。他是受人蛊惑前来此间,不想遇到的均是超越他想象的事情。眼看女修明显占优,他已心怀投降能不能输一半的想法。

单飞暗自皱眉,心道你和你的后人怎么如此相似,总是叫的欢、想占便宜却始终打不起的模样?你已经在挑战女修的底线,事到如今,还想女修放过你吗?

“鬼丰先生,眼下我等应该如何去做?”大明王不如魔王惶恐,内心实则也是极为不安。

鬼丰凝声道:“还请大明王借种火一用1

大明王微有犹豫,终于还是将那种火缓缓递过。鬼丰接过后随手抛出,横在他长剑上方数丈的位置倏然止祝

下一刻的光景,黑黝黝的种火慢慢变红,已如火焰般。

大明王眼角微跳,他虽身怀种火,却只因为这种火有对他的内息有助力作用。种火究竟如何真正使用,他始终一无所知。如今看到种火居然能和自鸣琴般悬浮在半空,大明王知晓这东西的真正用途只怕远比他所知要多。

鬼丰将手伸向了魔王。

魔王一怔,随即明白鬼丰的用意,有些不舍的将许愿神灯交付鬼丰。

鬼丰伸手再抛,又将许愿神灯凌空置于种火之下,种火更赤,许愿神灯立亮——无火自明。

单飞目力已是极为敏锐,在许愿神灯明亮时,已发现有丝丝缕缕的黑尘凝聚在种火之上,那些黑尘转注许愿神灯中已然凝结成肉眼难见的黑线,黑线再由许愿神灯流下,终进入鬼丰那柄黑黝黝的长剑之上。

长剑反黯,通体开始如墨般!

鬼丰的长剑是远古之物!单飞见状,心中立即有了这个判断。

黄帝那些人所传的器物均有自动汲取能量的功用。这些器物汲取的能量恰恰是被他那个时代不为留意、却又无穷无尽的力量——日光、地磁、甚至是潮汐、空气中无形的能量……

种火有极强的汲能作用,可将空中细微的能量***。

地心涌来的能量冲不破楼兰神庙所做的白雾结界,不过却还是有细微的力量渗透进入此间。这种力量极其细微,甚至很快就会消散,偏偏种火能将这种能量收集,再加许愿神灯放大,最终转入鬼丰的长剑之内。

庄子曾说过“天地一指、万物一马”,意思就是宇宙本是一统,人类只顾得将自身和宇宙剥离,黄帝等人虽不能将人类一统,却能将天地的力量进行某种形式的统一。

这里是白狼秘地的前锋战地,可和白狼秘地联系。

白狼秘地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传导能源至此,鬼丰的长剑就是在悄然的借用地心传来的力量!

鬼丰如何会有这般神通?他所负长剑若非和黄帝等人所用的器物类似,绝无这般反应。

当初无论在许都小白马寺、还是在黑山,鬼丰的长剑能发出如雷电般的亮光,单飞以为不解,如今却已想到,就因为长剑亦能自动汲取能量,这才在鬼丰出剑时,可以将能量外显。

赵云的逝水***亦是类似!

天涯流年逝水***,逝水方出人早伤。天涯、流年、逝水均是玄女所制之物,和黄帝等人的道理一脉相承。

“你是何人?”有声音蓦然从楼兰神庙的方向传来。

众人闻言均震,听得出那是女修的声音。抬头望去,却只见到苍茫的一片,他们所处之地,已经完全被楼兰神庙释放的白雾包裹。

女修呈压倒之势。

大明王、魔王想到这点时均是不寒而栗。听女修发话,二人不由自主的望向鬼丰,心中亦问——这人是哪个?

他们如何看不出鬼丰对种火、许愿神灯的运用比他们这种所谓的主人要纯熟太多!

“阁下能否借些息壤一用?”鬼丰不答女修,转望向那平凡人。

那平凡人微笑道:“自然可以。我早说过,同意和鬼丰先生交换合作。”他说话间,甩出一个青色的丝袋,那里面装的自然是息壤。

鬼丰伸手接过息壤,却没有立即如前般的使用。

“你是谁?”女修的声音隐有凌厉,“雷公所用的雷霆在你的手上?你既然手持雷霆,应是神农那脉的后人,为何要助纣为虐的准备要破单鹏结界、放白狼秘地的一帮妖孽出来?”

众人茫然,单飞却是心中微震,霍然望向了夜星沉。他一直对远古往事多加梳理,力争整理出脉络,就对旁人说过的远古之事极为留意。

女修说的雷公不是黑山军的雷公,而应是远古人物。

夜星沉曾说过——岐伯、伯高、雷公三人都是上古神医,他们有一个共同的***,那就是神农!

女修适才所言和夜星沉讲的暗自吻合。难道鬼丰真的是神农那脉的传人?

凝望着如墨的雷霆,鬼丰竟似无视女修,半晌才道:“女王就是女王,一眼就已认出雷霆,一句话就可将我等打入万劫不复之境1

霍然抬头远望,面具后那双眼似要看穿如茧的白雾,鬼丰一字字道:“可你为何不问问雷霆如何会落在我的手里?”

女修不语。

鬼丰蓦然放声大笑起来,“你不说,就以为世人不会知道?你不说,是不是怕让单飞听到更多的隐秘?”

魔王、大明王相顾讶然,他们一方面诧异鬼丰对女修这般肆无忌惮,另外一方面却是惊诧单飞的重要,听鬼丰之意,女修对单飞极为重视?

鬼丰凝声再道:“女修,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

良久,女修的声音似凝冰般传来,“我的目的?你知道我的目的?”她的声音几乎可说冷酷冰冷的不夹杂感情,单飞却能听出其中的一丝犹豫。

“要不要我当单飞的面说说?”

鬼丰冷笑道,不闻女修的回答、亦是料到女修不会回答,鬼丰继续道:“你已无法阻止我。在楼兰上,你并没有立即绞杀夜星沉,一方面是因为东海劳之故,另外一个原因想必是夜星沉还有什么帮手,你要追踪夜星沉的行踪,将其同伴一网打荆”

众人心头都跳,知道鬼丰所言极有可能。

魔王、大明王暗自叫苦,感觉站错了队伍。他们见夜星沉能带他们逃脱女修的追杀,自以为再加上个鬼丰,总能讨点便宜,不想这不过是女修的欲擒故纵之计!

“你随即坐镇楼兰神庙,跟踪东海劳的去向,这才能在此间才一显现,就立即围困了此间。”

鬼丰凝声又道:“但你也知道此间是白狼秘地的前锋战线,短时间内绝难攻破。既然如此,你为求稳妥,这才将此间重重包围。但因为你这样作为,我就知道,眼下的你对我就是无可奈何,我要说……你就只能听着1

他最后几字几乎是咆哮说出,震得雷霆怒剑嗡鸣,女修却是平静道:“你处心积虑这久,就为了此时说这几句话吗?单飞,这些人准备孤注一掷,他们所处之地随时都要毁灭。你却不用跟他们去疯狂……你能使用六甲秘祝冲破结界,我会接你进入楼兰神庙1

单飞未动。

鬼丰已笑道:“女修,你怕了吗?你怕单飞听到我要说什么?你已猜到我要说什么了?”

六虚静得凝冰,众人不知为何,就觉得周身发冷,似有寒意从内从外将众人慢慢的冻结。

半晌,女修才道:“单飞,你若此刻回转楼兰神庙,我会承诺……你和晨雨,一定会很快相见。你奔波这久,难道不是为了晨雨?不是为了和她再次相见在桃花林?”

单飞身躯一颤,几乎就要迈步。

——晨雨喜欢看到微笑的单飞,也在等着有一日单飞笑着走到晨雨的面前……并肩的单飞和晨雨,一直在勇敢的面对一切!

因为这个承诺,他披荆斩棘、几度生死,每当最艰难的时候,都会想着这个未完成的承诺。

有些人说了不做,有些人不用说,却会用一辈子的行动去实践自己的承诺!

蓦然听到女修这般许诺,横亘的银河霍然不见,晨雨似已近在咫尺……单飞知道这世上如果有两人能让他和晨雨相见,一个人一定是女修的……

——单飞,我在等着你!

单飞那一刻已似看到晨雨就在不远处呼唤,可他竟未有动作。他没有激动,有的只是战栗,因为他听鬼丰说道:“女修,你这般许诺是怕什么?怕我对单飞说出你的全盘大计,怕我告诉单飞……真正将单飞带到这个世界的不是曹棺,而是你女修?”

时空似凝。

单飞那一刻脸色苍白的全然没有半点儿血色,往昔的一幕幕电闪划过——女修之棺前,有个考古人士正在不由自主的按向那玉棺……

望向那苍茫的远方,单飞的眼中竟有惊惧之意,“女修,他说的……是真的?”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