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26节 单鹏的下落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26节 单鹏的下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听到鬼丰发问不由留意倾听,事实上,他也一直困惑许愿神灯的事情。据他所知,许愿神灯本有两盏,一盏在女修之手,另外一盏在波罗僧死后下落不明。当初许愿神灯不见后,他随即通过单鹏的飞来石到了鬼门、见孙钟到楼兰……

这不过是几天的功夫!

许愿神灯只有两盏,若没有特别的缘由,绝不会出现在魔王的手上!

鬼丰语带冷意,似乎觉得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魔王却是哑然失笑道:“我以为鬼丰先生要问什么,原来是这件事情。这许愿神灯……其实算我和忆先生共同寻得。”

“哦?”

鬼丰目光如针,钉在那平凡人的身上,“还不知道阁下会有这般本事?”

“我没有这般本事,不过山海经却有。”平凡人微笑道:“我来到西域多载,虽是能一窥鬼门的玄秘,却始终未得到单鹏进一步的召唤。我同伴十人,到西域有五,经多年探寻仍旧觉得无甚收获,其余人均是认为已经算是……仁至义荆”

轻轻叹口气,平凡人感慨道:“我无法说服他们,遂请他们再给我三年的时间,如果还是一无所获,我就带山海经回转海外。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也是筋疲力尽,认为山海经显灵或许并非单鹏的召唤,不想就在几日前……”

平凡人脸色激动道:“山海经居然再次显灵,其中所绘的疆界蓦然显现出于阗所在。”

单飞内心微震。

“山海经上显示于阗的方位有个红点,我认为那是单鹏的召唤,当下就要赶赴于阗,不想在途中突然见天空有霞光万道,随即就见西方天空有光芒一道破空而来,到了前方山顶之上而止。”平凡人神色难信道:“等我到了山巅之上,就看到许愿神灯悬在山巅,那时候……”轻咳了一声,平凡人迟疑道:“魔王也是适时奔来,他看到的情况和我仿佛,也想赶来看个究竟。”

魔王略有感慨,“忆先生说的不错,我也是适逢看到天有异常,这才奔来看看。后来经过一番协定,忆先生将许愿神灯交我保管。后来我们不打不……嗯,反成为了好友,我也才知道他叫什么忆先生。如今想来,原来忆先生这个名字是在追念单鹏将军。”

众人均想,以魔王贪婪的性格,看到神灯显异,肯定像狗追骨头一样的冲来。魔王那时候说不定要干掉这个平凡人独掌神灯,要不是这个忆先生有点本事,如何能活得下来?这魔王交手后想必是觉得这平凡人有利用的价值,这才相约而来。

单飞却想,看山海经这般神奇,似有自动探测能量源头的功能,不然也不会追踪东海劳余波直到楼兰神庙。

不过这山海经竟还能探测于阗的异样,倒有点出乎单飞的意料。他听平凡人这么说,自然想到许愿神灯离奇失踪一事莫非神灯是被山海经吸引到此间、偏偏落在魔王之手?

“或许是天意……”

平凡人感慨道:“我正愁无法追寻单鹏的行踪时,恰逢搅舜思洹⑿碓干竦撇磺胱岳矗写竺魍跣只鹁鄞恕蠢刺煲馊梦业绕刖劭舭桌敲氐亍?p> 单飞心中蓦然涌起丝不安。

他从不信天意,更觉得这件事多少有点凑巧。当初云梦泽各方势力齐聚,事实证明是有夜星沉暗中推动。那今天这些人齐齐至此,会不会也有人推动?

单飞一念及此,实在惊心不已。他听鬼丰事无巨细问的这么详细,隐约感觉鬼丰应该也有怀疑。

“不是天意1

鬼丰摇头道:“我从不信有什么天意。苍天真的有眼,如何会熟视无睹的任由董卓灭绝人性的控制中原那多年?这些年世上人***之事层出不穷,难道也是天意如此?”

他说的很是辛辣,却让人实在无法辩驳。平凡人闻言多少有点尴尬,鬼丰转瞬盯着魔王道:“神灯出现的虽奇,但这位忆先生能见神灯倒可以解释。不能解释的是……魔王远在身毒,总不会是测算到神灯那日会出现山巅,这才从身毒不远千里的赶到山巅等候?”

单飞不能不说鬼丰实在是心思极为缜密,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魔王略有尴尬,“我自然没有这般妙算。事实上,我前来楼兰是为了个友人。”

“魔王也有朋友?”鬼丰反问道。

“够了1

泥菩萨也有三分土气,魔王因为有所求这才忍让多时,听鬼丰几次言语带刺,再也难耐道:“我在楼兰有没有朋友,难道一定要向阁下禀告不成?”

他蓦地喝问,石室都颤,鬼丰立在那里却是头发丝都没动一根。

魔王见鬼丰面具后的双眼深如寒潭死水,一时间只觉得毛骨悚然,不由握住许愿神灯凝神以待。

半晌,鬼丰突然笑了起来,“魔王言重了,我不过是因筹备多年,不想功亏一篑,这才事事小心一些。我若有得罪,还请魔王多多包涵。”

魔王反倒一怔。他自入此间后,始终听鬼丰言语带刺,对这般客气的言语反倒有点不适应。他是忍无可忍的发火,也知道见好就收。面子都是人家给的,你非要趁机扯足风头、等别***嘴巴抽过来,那就是蠢人的举止了。

“鬼丰先生言重了。我亦是心焦下这才出言冒犯。我到楼兰的确是受人之约,奈何那人却迟迟未至。”

鬼丰点点头,竟不再提及这个话头,继续道:“如今看来,事情倒真的很巧,四凶后人齐聚……忆先生虽不是鲧的后人,却也手持息壤,倒像是宿命让忆先生赶到此间。”

那平凡人缓缓道:“的确有点儿宿命的味道。”

“但我等均是奔着开启白狼秘地而来……”鬼丰缓缓道:“忆先生……似乎只是要找单鹏?”

“据我推算,单鹏有极大的可能陷身白狼秘地中。”那平凡人沉吟道。

他说的平静,众人听了均是神色耸动,魔王更是失声道:“那如何了得?白狼秘地外有女修追杀,秘地内如果还有单鹏的话,那我等……”他心道我等若是去开启白狼秘地,被人家里应外合,那不是茅坑提灯笼找死不成?

鬼丰声音森然,“阁下又如何会这般推算?”

平凡人沉默片刻,“因为伯益败退海外时,就曾寻过单鹏的下落。而据伯益留***载,单鹏的下落有几种可能,失陷在白狼秘地就是其中的一种。”顿了片刻,平凡人慎重道:“据传说,单鹏虽为女修的护卫,但若论真正的实力已是青出于蓝。不过饶是他神通广大,要说硬撼蚩尤开辟的世界,还是有点力不能及,因此说他失手被困白狼秘地也是大有可能。”

“他就没可能被白狼秘地的异形人杀死了吗?那里不是有共工坐镇吗?”魔王不由道。他虽知中原人素有神通,自己也算是中原人的后代,可却难信单鹏会有这般韧性。

“不可能1

鬼丰、夜星沉忽然齐声道。

众人微怔,他们许久没有听到夜星沉的发话,乍闻他这般说,难免感觉异样。

“夜宗主有什么高见?”大明王小心翼翼道,他留意到夜星沉言语中有点儿激动。

夜星沉再次陷入沉寂。

鬼丰若有所思的看了夜星沉一眼,沉声道:“单鹏所创的六甲秘祝实有夺天地造化之能,他或许不是无敌于天下,但他若不想死,这世上就没有任何人能够杀死他1

单飞很有同感。

他越是习练六甲秘祝,越发现其中的奥秘难言。夜星沉只凭单鹏所制的东海劳就能抗住女修的斩杀,如此看来,这世上恐怕没有谁能杀了单鹏?!

单飞想到这里时,忽然有个疑惑。他见识过东海劳的强悍,的确可称得上天下无双的守器,单鹏要是决定对决白狼秘地,没有道理不带上东海劳。既然如此,夜星沉为何会拥有东海劳,而且使用的很是纯熟?

鬼丰不理魔王的不服,盯着那平凡人道:“单鹏还有别的可能的下落?”

那平凡人凝声道:“还有一种可能是说他命手下神荼、郁垒坐镇他所创的楼兰神庙,约定和巫咸分两路进攻白狼秘地,不想他行踪泄漏,反被白狼秘地***,他被人暗算这才弃楼兰神庙于不顾,逃离到于阗后就是至此不知所踪。”

单飞心头一跳,想到在飞来石见到单鹏浴血立言的场面,倒觉得和这平凡人说的隐隐相合。

但他绝不信这种可能!

“单鹏这般神通广大,又有谁能泄露他的行踪?”鬼丰反问道。

那平凡人沉吟道:“强中自有强中手,白狼秘地也是能人辈出,有人能发现单鹏的行踪也是不足为奇。”

“我倒是听闻过另外一个版本。”鬼丰忽然道。

“哦?”平凡人波澜不惊道:“那还有请鬼丰先生解惑。”

鬼丰盯着那平凡人,面具后的双眼很有探究之意,“我听说泄漏单鹏行踪的人不是旁人,就是和他一条船上的巫咸!是巫咸泄漏了单鹏的行踪,这才导致单鹏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不知道忆先生可曾听过这个结局?”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