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24节 前因后果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24节 前因后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大明王自诩在西方明睿无双,不然也不敢以“大明王”三字自称,眼下却着实被众人搞得不清不楚、稀里糊涂。

《山海经》如何会显灵?

大明王心思急转,脑海中蓦地想到一件事情,立即问道:“《山海经》是书?”

魔王哑然失笑道:“它不是书难道还是个***……”话未说完,他蓦地明白了大明王的意思,亦问道:“《山海经》是书?”他突然想到了种火。种火绝不是火,这么说来,《山海经》也不见得是一本书。

果不其然,那平凡人点头道:“诸位倒是一想就明,不错,传到世上的《山海经》是文字记载的地貌,但事实上,单鹏所制《山海经》却是个……极为奇特之物。”

他似乎也不知道如何解释,半晌才又道:“它看起来像卷书,但绝对不是书的。换种说法,伯益所制的《山海经》是个活物,自身是在不停的变化中。”

大明王、魔王均是面面相觑,一时间不明所以。

单飞问道:“你是说书中的记载会不停的变化?”他那个时代纪录文字的工具已是不局限书,暗想《山海经》是个平板也不足为奇。不过从东海劳来看,单鹏亲手所制的《山海经》肯定是比平板更玄奇的东西。他当初和魏伯阳、孙尚香所用的潜艇已经证明黄帝那些人的科技能自动搜集推演地势,《山海经》说不定亦有这种功能,落在世人眼中,就和活物一样。

那平凡人缓缓点头,“不错,其中的记载时有变化,因此伯益将最早的记录保存下来流传世间。若非伯益保留了最早的记录,《山海经》中几乎已看不到以往的风貌。”

魔王不关心这种变化,急声道:“那显灵一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平凡人道:“那是约在十数年前,供奉在神庙祭台上的《山海经》突然光芒大作,引发族人尽是前往观看。不知为何,《山海经》蓦地变得有十数丈方圆,其中有个红点在不停的闪耀。”

魔王实在难想《山海经》如何变得能有十数丈方圆,却感觉如果让这些人自顾自说下去,他可能一辈子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

他从不关心平凡人怎么来的,只关心接下来要去哪里,追问道:“那之后呢?这如何会变成你来到此间的缘由?”

“因为那显灵的《山海经》最终展现的是西域风貌,那红点所在的位置,正在西域楼兰左近的蒲昌海1平凡人道。

单飞微有心动。

魔王皱眉道:“因此你认为得到神灵指点,来这里看看有没有好处?”

平凡人摇头道:“原因比这要复杂。事实上,据族中长老所言,在百来年前,这《山海经》也是显灵了一次,那次《山海经》展现范围远过百丈,红点所在位置不变,但西方远处却同时现出一座正在毁灭的城池。”

“庞贝城?”单飞突然道。

大明王心中微寒,失声道:“庞贝城的毁灭?”他在西方多年,听单飞一说,倒是立即想到这件旧事。

那平凡人若有所思的看了单飞一眼,点头道:“看来阁下亦是知道此事?阁下一口道破,我等当年却是派人潜到西方,花费许久的光景才确定此事。而等《山海经》恢复原状后,我们发现记载庞贝的地点已是完全两样。”

“那又如何?”魔王不耐烦道。

鬼丰缓慢道:“这莫非是说——《山海经》不但记录了天下地理,还能展现出沧海桑田的变迁?”

众人惊诧,单飞更是失声道:“正应如此1他听平凡人提及《山海经》第一次异动时,已想到这时间点倒和那神秘道人硬闯鬼门关时相近,等听到《山海经》第二次显灵时,他已确定《山海经》显灵和鬼门有极大的联系!

《山海经》难道可如楼兰神庙般监测鬼门的异常,甚至可以说,它能将天下地理变化自动详尽记录?

这听起来极为奇异,但单飞却觉得人类要做到这点倒是很有希望的事情。

那平凡人赞道:“两位都是非同寻常之人,倒是很快想到这点。”

魔王知道平凡人夸的是鬼丰和单飞,多少不满道:“想到这点又如何?”

“魔王倒也不用多想什么。”那平凡人看起来性子极好,苦笑道:“我也是经历了多年求索才发现了这个事实,而我的族中人,虽拥有《山海经》多年,对此却是心持怀疑。那时族人分为两派,一派认为中原发生事情虽是奇异,却和我等相隔太远,认为我等根本不用理会。你们也应该知道,很多人安稳下来就不想另起波折的。”

众人均是点头,知道这是大多世人的常态。

“另外却有少数人认为,《山海经》是单鹏之物,其中既然现出异状,极可能是单鹏将军有了传唤。我等先祖深受单鹏将军的大恩,听其传唤若是不予理会,岂不是背信弃义之人?两方争议不下,幸得族中长老深明大义的支持后者,这才有我等再至中原。”

大明王和魔王都是心中冷笑,暗想你们若不是闲出屁来,那多半是另有图谋,这世上岂有为大义万里奔波之事?所谓义者,不过是那些权术者玩弄出来的标榜罢了。

那平凡人不管众人如何想,继续道:“我等于是乘坐一种特有的水下船只横跨海域来到了这里。”

轻轻叹口气,那平凡人感慨道:“若是寻常船只,不要说万里跋涉,就算在大海上漂泊,都是难经风雨、更易迷失方向。幸亏我等的船只是黄帝遗留,这才能回转中原。”

“听你这么说,来中原的并非你一人?”鬼丰突然问道。

那平凡人笑道:“当然是有不少人一齐前来。说实话,若只有我一人,也很难有勇气回转中原的。我等在《山海经》显灵后商议准备、再加上敲定人手,等到了中原后,已是《山海经》显灵后三***情了。我们来此一共有十人。”

单飞暗自叹息,心道怪不得你等一出中原到了美洲后就是渺无音讯了,你们这种效率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平凡人接着道:“我们历尽辛苦到了中原后,却发现完全进入一个人***的世界。”脸露不忍,平凡人连连摇头。

单飞心中苦涩。他略微推算下时间,知道这些人回转中原应是正逢汉室最为腐朽昏暗的阶段,那时估计也是黄巾军起义时,中原的惨状,已非“人***”三字能够叙说了。

平凡人继续道:“我等那时均道,大禹运用权术从伯益手中窃取帝位,却不改因果报应、终也落得被权术者颠覆的下常上梁不正下梁自歪,后人不过传习大禹之术,轮转在权位之道,难免益发的动荡。”

缓缓向夜星沉望去,平凡人称赞道:“适才夜宗主对女修所言,虽听起来不算中听,却正揭破数千载轮转之因,我是极为佩服的。”

夜星沉只是望着前方,似未听闻。

平凡人亦不介意,回到正题道:“我等过惯了安稳日子,一见中原这般丑陋,倒有大半人心萌退意。不少人都说哪怕单鹏将军真在,也无力改变这个丑陋的世界,我等又能做些什么?”

魔王心中暗动,心道中原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些人久在海外不经动荡、心思简单,倒说不定可以利用。

他本对平凡人欺瞒一事很是不满,这会儿却想着再度联手一事。因为他发现在场六人中,鬼丰、夜星沉都是深不可测的难明心意,而单飞那小子看似年轻,实则也是极为老辣之辈。他在楼兰曾击单飞一掌,却如击在鬼的身上,那时他对单飞已是极为戒备,知道这看似少语的年轻人也绝不好对付。

如此看来,六人中论及实力,反倒是他和大明王显弱,若要生存下去,自然要找帮手才行。

魔王看似莽撞,实则也是为了麻痹众人。他心机转动间,已在琢磨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幸好还有几人坚持前往西域一观。”平凡人感慨道:“我等于是留半数人守在海域,另外五人赶赴西域,那又是一年多以后的事情了。”

略有停顿,平凡人道:“我等因《山海经》之故,对蒲昌海下的情况倒有些了解,终能找到鬼门所在。”

单飞耸然道:“你等如何能找到鬼门?”

鬼丰亦是立即道:“不错,我亦有这般疑问。”

二人均知要至鬼门,没有非常的手段绝不可以到达。

那平凡人沉寂片刻终道:“你莫要忘记我等拥有《山海经》。”

鬼丰嘿然冷笑道:“你如果是伯益后人,倒可解释手中为何会有息壤。因为息壤本是黄帝传下神物,由尧舜暗存,后归伯益掌管。鲧只是窃取帝物,但仍有息壤还在伯益之手。可伯益后人却不意味着无往不利,你等得《山海经》召唤要至鬼门,必须要有奇特的手段。单凭世俗所谓的暗道机关,绝到不了鬼门所在1

那平凡人听鬼丰反驳,却不恼怒,强调道:“我说过,我有《山海经》1

鬼丰才待再说,突然凝住,半晌才道:“你说《山海经》就在你手?”

众人惊愕。

他们早见过东海劳的神奇,对单鹏的手段自是极为佩服,一听鬼丰这么问,哪怕夜星沉都是霍然回头,注目在平凡人的身上。

那平凡人并不回话,但挥手间,有一尺许卷轴从他袖中飞舞,顿在半空,下一刻的功夫,舒然展开数尺之长!

有金光闪耀,明了惨白的室内。有大好山河,霍然出现在卷轴之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