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17节 东海劳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17节 东海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女修“成全你”三字一出,在场的那些西域人再也忍受不了心中的恐惧,奋力的向外逃散。

这些人已见过单飞的身手、夜星沉和楚威的交手,如今方知天下之大,实在是能人辈出。单飞力擒龟兹王显耀天地,夜星沉和楚威交手尽是死机……这些人不知道这种高手怎么会有这般力量,却深知能蔑视夜星沉的女修一出手恐怕就要毁天灭地。

单飞霍然站起,喝道:“等等1

这时女修的身上冷意更结,手掌托着的自鸣琴倏然变幻,化作箜篌的模样……琴弦微颤,已有道闪耀的冰凝之箭霍然从幻化的箜篌中射出。

众人惊悚。

那冰凝之箭竟有远较硬弩破空还要凌厉的气势,其上还有寒冻天地的冷意。

冰箭出,众人身寒。

“化虚转实1魔尊突然怪叫道,脸上有着说不出的骇然之意。

单飞心凛,记得当初女修不过以箜篌一音,就能击溃凶猛的吕布。如今女修再次用箜篌出手,看起来实力却更加强悍!

转念间,那冰凝之箭就要射在夜星沉的身上!

夜星沉面对楚威时还敢赤手空拳,但面对这两千年前独步世间的女修,他如何敢有丝毫的大意?

他是要死了,但他却不想死在女修的手上。

早在自鸣琴变幻间,夜星沉已反手一探,从背后抽出面乌蒙蒙、方圆尺凶印⒒ぴ谛目诘奈恢谩?p> 波!

有声响清脆。

那冰箭不偏不倚的正射那面镜子的正中。

夜星沉脸色更冷,就在冰箭、镜面相交时一口气吐出。刹那间,他化作虚无的模样急退丈许,等撑住身躯的时候,一只脚竟深深陷入地下的青石内。

冰箭碎,随即有“轰”的巨响。一道白光从那镜子上反折而出,正中在都护府厅堂的房梁之上。

房梁瞬断,那道白光势道不歇,还能击穿瓦顶射向半空,这才不知所踪。

众***惊,哪怕曹棺、孙策都是惊凛这二人交手的手段。这已不是简单的武功较量,更像是远古神通的重演。

眼看厅堂要塌,众人再也呆不住,纷纷冲向庭院。

西域诸国的首领见状更是拼命向外挤去,只想远离这个恐怖的地方,却被楼兰军逼迫回转。

女修不以众人的惊乱为意,握着箜篌竟未再次出手。?壹W?W?WK要AN?S看H?U?·C?OM她的秀眸中现出少有的凛然,盯着夜星沉手持的那面镜子,一字字道:“东海劳?”

夜星沉凝神以待,缓缓道:“不错,正是单鹏的东海劳1

单飞不知道“东海劳”是个什么东西,可见女修、夜星沉根本无视他的言语,显然二人交手在即,绝不会听他的三言两语就此歇手。

这本是数千年积累的恩怨,他如何能凭几句话化解?他心弦急颤间,突然感觉神女灵符上竟传来久违的激荡之力。

那激荡之力不像以往般游走在他的经络间,而是瞬间鼓动到他的周身,再凝聚到他的脑海中形成了一幅画面。

单飞内心狂震!

不知为何,他那时的脑海中竟有一个匪夷所思的景象有个耀眼的光罩倏然蔓延扩散,楼兰城在那光罩的冲击下轰然坍塌。那画面只是一闪,随即消失不见。

单飞一时间不知自己为何会看到这种景象、究竟是虚是真?

一定是幻觉,因为楼兰城虽然坍塌了一面城墙,但整体格局仍在……

可楼兰城终究还是毁于一旦!

后世没有楼兰!

楼兰城如何毁灭的?后世再是考古,也是不知***更流传的说法是楼兰水道改变,这才导致人口迁徙,城池经久不修导致坍塌灭绝。

这是一种假设的说辞,那楼兰灭绝的***是?

单飞脑海中思绪纷沓,忽然竟得出个极为离奇、却又让他深信不疑的结论……楼兰的毁灭,的确是因为那个光罩。那光罩为何会出现?难道是因为今天……

心惊非常,单飞突然叫道:“吴奇,放所有人走1

“什么?”吴奇不解道。

“放那些人离开楼兰1单飞一指西域诸国的首领道。

吴奇这才醒悟,他虽有犹豫,可见单飞极为急迫的样子,还是一摆手,示意楼兰兵勇放行。

单飞随即又急道:“范先生,楼兰的百姓尽数撤离了?”

范乡道:“应是差不多了。”当初龟兹王急攻楼兰,曹棺看守不住让百姓撤离,不想单飞扭转局面,百姓自是想要回转。不久前单飞再次让百姓离去,范乡虽感觉单飞过度紧张,还是依照单飞的意思。如今看到单飞脸上的肌肉都在扭曲、极为紧张的模样,伐当家,我等要助哪方?”

女修和夜星沉的交手虽是石破天惊,范乡却还想着如何联手。

单飞急急道:“联什么手?!吴奇,你带范先生、相思和所有兵士立即离开楼兰城,越远越好。尽快1

“什么?”范乡等人齐声问道。

他们想这两方交手,总有一方是自己人的。眼看夜星沉和女修僵持,说不定已方加点助力就能胜出,如今怎能离开楼兰城?

单飞更是焦灼,“你们要信我,立即离开1

见单飞几乎吼着说出,范乡很是心惊肉跳。瞬间下了决定,范乡道:“吴奇,相思,我们走1

他从未见单飞这般紧迫,亦感觉问题极为严重,遂不拖泥带水,抢先拄杖向外行去。

单飞随即看向了孙策和曹棺。

孙策、曹棺立在周围未动,却齐声道:“单飞,你不走,我们也不会走的。”孙策更是道:“单兄弟,尚香在此,我不能走。”

曹棺闻言苦笑,心道孙尚香就是晨雨,如今被女修所控,女修肯定不会走的,这么说大伙还是要留在这里。

那面的女修已道:“夜星沉,看来你入冥数倒也收获不菲,单鹏的东海劳居然会落在你的手上。”

夜星沉笑道:“女王过奖。”他虽在笑,可笑容却是少有的僵硬。

“你既然手持东海劳,想必是冥顽不灵,要顽抗到底了。”女修轻抚箜篌虚弦,有叮当冰泉鸣涧的声音传出。

这声音本是清脆悦耳,但传到众人耳中却着实动魄惊心。

“不错。”夜星沉毫不犹豫道。

他似站在当场,又似化作柳絮春风,随时都要游荡天地间。面对强悍的女修,他少有的处于下风,却没退缩。

遇强则弱、遇弱则凌的人不过是懦夫的行径。遇强更勇、百折不返知道自己做什么、而且坚持下去的才是真正的强者作风。

夜星沉和单飞观点并不相同,但他自诩看破轮转之道、要逆黄帝之道而行,怎么能在这种时候退缩?

“那你们二人呢?”女修突然道。她说话间眸光轻转,已落在魔王和大明王的身上。

魔王、大明王均是发怔。

这时就算是紫火法王都是有点退缩之意。眼看众人东奔西顾、莫名的慌乱,哪怕范乡等人都是惶惶离去……

魔王、大明王心中不解,暗道你们方才叫的义气都跑去了哪里?他们自诩身份,绝不会像众人那样逃窜。

做教主,就得有点教主的模样。

夜星沉说的没错,做恶人也是有尊严的。

二人不想女修突然发问,一时犹豫。他们见女修这般凌厉本有畏惧,可见夜星沉竟能挡住女修极具威力的一击,又升起点儿希望。

这二人不远千里的到了楼兰,自然都是有所图谋,如今目的未达而返难免不甘。他们的图谋,女修自是绝不允许的,只有和夜星沉联手,才可能达到他们的目的。

“夜星沉要死了。”女修看着二人的犹豫不绝,忽然道:“他这种垂死的人还要执着去做的事、就和不可理喻的疯子一样。你们……应该不是疯子?”

魔王和大明王脸色一黑一白,却是不由点头。

他们都是一教之主,如何会不明白女修的意思?女修是说夜星沉垂死之人,因此疯狂的想要做一件事,成与不成,唯死而已。夜星沉不怕死前疯狂、死后灭亡,他们却不想死,感觉仍有大把的年华可以挥霍。

享受的人总不希望太早死的。

只有绝路之人,才会不惜性命!

“他们的确不是疯子,可他们应该也不是傻子。”夜星沉突然道。

魔王、大明王脸色改变,真不知道夜星沉是在夸奖还是诋毁。

“你女修看到我手持单鹏所制的天下第一盾器东海劳,知道要杀我恐怕需费些周折了。”夜星沉缓缓道:“当年单鹏有感世上魑魅魍魉横行、所用手段亦是强悍,为了帮女王完成心愿,这才制出东海劳抵抗黄帝、蚩尤散落到世间的神通利器。不过单鹏终究一代奇才,他的东海劳所用之材传闻已非这世上之物,炼出后不但可抵抗魑魅魍魉的手段,甚至还能抗得住自鸣琴、破天鼓的攻击1

微有停顿,夜星沉凝声道:“泰山高,不如东海劳!这远古之言正可说明以泰山之崇却难如东海劳之坚韧。你女修虽是高明,但要说杀了我还是不太容易,你知道这点,这才对他们分而化之,但这种时候,他们只要不是傻子,难道会不知道你女修除去我之后,就会对他们痛下***吗?”

魔王脸色近墨、大明王白得透明,却均在夜星沉话音落地后,站在夜星沉的身侧!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