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15节 重演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15节 重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夜星沉霍然转身,单飞倏然站起。

众人见状极为惊愕,见鬼一样的再退,只求远离那冰冷的声音。众人中知道远古之事的人其实不多,但很多人却都具察言观色的本事,他们眼见身毒魔王、拜火教大明王齐至,夜星沉居然还是不冷不热,而单飞更是***都没有挪一下,由此可见这二人的本事。等那冰冷声音突然传来,这两人居然均是变色,难道……来人是妖怪不成?

可是……那声音冰冷刺骨,却似个女子的声音。

这天底下,竟有个女人敢对魔王呵斥,其好大的口气?

众人畏惧中带着不可思议,还是不由偷眼向传声之处望去,就见果真有个女子缓步行来。那女子衣着若火,背负锦弓箭壶,有洁白的箭簇斜斜过肩,更显伊人肤若凝脂般的无暇。

那的确是个女人!女人中的女人!

相思自负容颜,可见到那女子脱俗出尘的芳华绝代,亦是心生自愧不如之感。

伊人有双月牙般的眼眸,那眼眸中却无新月般的朦胧,有的只是无边的萧杀。她看似走的缓慢,但不过片刻,已飘飘然到了魔王近前数丈,止步叱道:“妖孽,你不过是当年魑魅魍魉的余存,如今竟敢自称尊王,甚至敢对黄帝不敬,倒真可是无知无畏。”

魔王见来人竟是个极为明艳的女子,本想给这女人一点儿面子。是男人,总会有点儿怜香惜玉的心思,可见这女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丝毫不顾及他当男人的尊严,魔王不由大怒道:“你是哪个?”

他话音一落,感觉四周静得可怕。回头望去,魔王见夜星沉不语,冷笑道:“夜宗主,这莫非是你请来的帮手不成?”

夜星沉缓缓的吸气,微微摇头道:“不是。原来魔王每次要出手,总要探得对方的底细才成?”

魔王自和夜星沉交谈后,就明了夜星沉言语带刺,不过他一直觉得不忍则乱大谋,是以对夜星沉诸多忍耐。如今听夜星沉又讽刺他的懦弱胆,魔王憋久的怒气再也按耐不祝怒吼声中,他周身倏涨,竟有黑气从他身上散发而出,下一刻的功夫,那黑气凝结若云,已压至那女子的头顶。

众人色变。

魔王来此后,对夜星沉虽不上奴颜婢膝,不过也少一代教主的风范,但此番一出手,众人这才惊觉此人武功不但强悍、还自有奇诡之意。

此人竟能凝气出击?看起来似也不让楚威、夜星沉二人。

黑云才至,那女子霍地抬眸望来,随即有道闪电划过。

众人心中大奇,倒有顺理成章之感每次乌云凝聚,不多是有电闪雷鸣的景象?奇怪的却是,那闪电一道却是裂乌云而出,径取魔王的胸膛。

魔王大叫声中,整个人立即化作黑云散落,片刻后居然***至厅堂之中,重重撞在一根柱子上。

“轰”的声响,厅堂摇摇欲坠,随时要倒的模样。

众人中有胆的一哄而出,却还有人看到魔王的前胸衣襟尽裂,露出带着黑毛的胸膛,那胸膛上有血丝一道,沿着他胸腹缓缓流淌。

“你究竟是谁?”魔王声音中很有异样,脸色惶惑。

他毕竟不是傻的,知道夜星沉多少有让他试探那女子底细的用意,因此他一出手,看似气势汹汹,实则留了退路。

若非如此,他几乎被那女子当场斩杀。饶是这般,他急急退却中,还是躲不过那女子的凌厉出手。不是他竭尽全力的闪避,***途中几乎被那女子开膛破肚。

他伤的虽不算重,一时间却是勇气尽挫,因为他看出那女子竟也没有使出全力!

那女子冷笑道:“当年兜以混沌气为祸人间,你不过得其传承的百分之一,使出后居然还敢留手,实在是不知死活之辈。”

魔王脸色大变。

他的武功诡异非常,寻常人根本不知来历。他自诩一代宗主,因此对外人多称是魔功来自炼狱,再加上不喜洁净,这才一使出就是黑云滚滚。但他当然知道这运气的法门是传承兜的混沌气,不过被他巧妙改变罢了。

听这女子一口道破他的功夫传承,魔王嘶声怪叫:“你是谁?你究竟是谁?”他话间不由再次看向了夜星沉。

不止是他,在场倒有大半人均想知道此女子是谁。

夜星沉神色凝重,半晌才道:“魔王,看来你祖上真是太久没有出现在中原和西域,事到如今,你竟连女修的化身都认不出来吗?”

魔王遽然打个冷颤,连退数步,颤声道:“你什么?她是女修?她真的是女修?”他久在身毒,对于远古事情倒是了然,如何不知道单鹏之上,还有个女王的存在!

女王就是女修!

单鹏本是女修的护卫,以单鹏一人,就打得四凶找不到北。

女修的神通,还在单鹏之上!

“不可能,绝无可能。”魔王不信的摇头道:“这已过了两千年之久,女修如何还会存在这个世上?”

范乡见状倒是心中大喜,他不太明了女修往事,但见这女子一来就给魔王一个下马威,就算夜星沉都不敢等闲视之,知道已方终于来个强援。

终于到了我等扬眉吐气的时候!

范乡心胸舒畅,又见单飞、孙策极为激动的站起,竟似认识女修的模样。范乡不由低声问道:“单当家、孙兄是认识这女子的?”

孙策注目在那女子的身上,喃喃道:“她可算是我的亲妹妹。”

女子自然就是孙尚香!

孙策一见妹妹安然无恙的现身楼兰,心中自是喜悦。如今的他,早就看轻江山风云,对亲人却有着深切的歉然,这才知道孙尚香前往西域后,毅然决定跟随保护这个妹子。可见孙尚香一刀败退魔王后,却是不向他这面望来,他又知道事有蹊跷。

这不像是孙尚香,而更像是女修!

算是你的亲妹妹?

范乡实在不知道孙策如何计算,转望单飞。单飞何尝不是出口长气,只要孙尚香平安无事,已是他最大的期盼。知道范乡的询问之意,单飞回道:“她叫孙尚香,算是我最爱的那个女人。”

范乡一头雾水,根本搞不懂这二人在什么?

相思却是秀眸一凝,看着场上那女子飘然出尘的傲然,心中暗想原来这女子竟是单大哥喜爱之人。也只有这般出色的女子,才能配得上单大哥。

她生性善良,对单飞虽有好感,但见其和爱人重逢,不由暗自替单飞高兴。可见单飞并不和孙尚香相认,又不解其中的纠结。

单飞心情激荡间何尝不想和孙尚香招呼,不过见到孙尚香的表情,他亦和孙策一般设想如今的孙尚香,似乎更像是女修!

女修不等魔王喊声稍歇,眸光已落在大明王身上。

大明王身上的明光顿敛,整个人看起来和土狗般的灰色。他自然听过女修之名,一见女修驾到,一刀差点了结了魔王,如何再敢班门弄斧?

女修却不放过他,凝声道:“你师承三苗的虚离火神通,却是自作聪明的在运气时辅以妖邪之物化做明光显耀,却不知道神气归一,炼神反虚,实在是买椟还珠,蠢不可及1

大明王心中一震,额头已是大汗淋漓。

单飞却是更有领悟,心道女修的丝毫不错,人之精气神本是有限,练武之人当求精气神聚、反通宇宙,似大明王这般,以锤炼的神气做个外表的修饰,以求博得世人的炫目,实在是不智的举动。

“似你们这般蠢物,如今再次回转又能做些什么?”女修脸上竟有失望之意,随即望向了夜星沉。

夜星沉呼吸渐细,少有的如临大敌。

女修对兜、三苗之后都不算客气,对夜星沉却是微有凝重之意。盯着夜星沉,女修突然道:“你要死了。”

众人一怔,以为女修接下来就要出手……

夜星沉却是面不改色,但双眼又现空洞之意。

“你是变数人1

女修肯定道:“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得了我1

曹棺、单飞心中齐震,互望一眼,都看出彼此凛然之意。他们虽和夜星沉有过交道,实则却对夜星沉缺乏了解。

除了知道这人要和鬼丰灭世、身为冥数之主外,他们居然对夜星沉一无所知!

如今听女修夜星沉是变数人,二人不知为何,竟齐齐想到适才夜星沉幽幽叹息的话语。一个人如果能放下心事去死,也是件无憾的事情!

他们回忆夜星沉此言,蓦地有点儿毛骨悚然的感觉。

夜星沉目光更空,似乎连女修都不放在眼中。哂然笑笑,夜星沉问道:“却不知道女王如何知道的这些?”

女修冷笑道:“世人都认为人有纲常,天道莫测,却少知天地有数,人事方是无常。你应是使用无间后前寻光阴、再离奇的到了如今的时空。这种变化常人难以看出,但无间却会在你身上留上烙樱”

知众人中多数不懂,女修补充道:“你虽穿梭时空中,却不意味着你不会衰老和死亡!你离奇的后穿看起奇异,但在正常时间和无间效应的并行影响下,你的衰老亦是加倍的反应出来。只是你精熟黄帝遗留的养生之法,这才能残喘至今,可你终究难抗无间侵蚀,如今你的内在早就风烛残年1

众人惊悚。

他们只见夜星沉微有华发,却是个中年人的模样,难信此人会如女修所的变化。

“你已是垂死之人,竟还不知收敛,如今到了楼兰兴风作浪,可是嫌死的不够快吗?”女修冷漠道。

夜星沉蓦地笑笑,笑容中满是落寞之意,“一个既然垂死的人,也就不用怕什么了。”

女修秀眸微眨,玉容中现出凝重之意。

“女王就是女王,事无巨细都是看得分明。不过女王适才还是错了一件事情。”夜星沉轻淡道:“我来楼兰不是兴风作浪,而是要重演。”

“重演什么?”女修立即问道。

夜星沉环望众人,许久又露出讥诮之意,“当年黄帝击败蚩尤,让权术之道留存世间两千年之久。我今日就想看看,若是所有事情再来一次的话,权利、武力、理想和流年四条路,究竟哪条路才能真正留下来1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