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14节 傲世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14节 傲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魔王自入都护府后看似随和,实则极为高傲。因为由始至终,他眼中只有夜星沉一人,对于西域诸国的首领,他视若奴仆;对于单飞等人,他好似没有轻蔑的言语,实则是视而不见。一直等单飞一口说出他的身份后,魔王这才有点慎重。

转望单飞,魔王笑道:“还不知道阁下的名姓?如何会说出本王的来历?”他这么一说,无疑自承单飞说的不错。

单飞未语时,夜星沉淡淡道:“你自诩身份神秘,却不知道天底下能人数不胜数,比你来历诡秘的人亦是多如牛毛。就说眼前这个叫单飞的人,身份来历就比你奇异百倍。你这般自负的人物,竟也不知道他的来历?”

“单飞?”

魔王对中原人物多有了然,却觉得这名字很是陌生。听夜星沉语气讽刺,他终于有丝赧然。

他伊始前来,因为要求和夜星沉联手,在夜星沉面前倒是闻讽不怒。他不发怒,那是因为他有底气在胸。但在夜星沉不停的无形打击下,他底气慢慢耗磨,终于有点心虚的感觉。

“流落异域太久,莫非已忘记了中原曾经的先人?”夜星沉又道:“魔尊,你难道不记得你先祖是被谁打得落荒而逃到了身毒的?”

魔王脸色微变,“他姓单?”

他知道这无疑是废话,随即又道:“他是担俊彼雌鹄此婧停党觥暗ヅ簟倍质保从辛艘а狼谐葜狻?p> 夜星沉淡笑道:“不错,他正是怠5蹦昴愕茸嫦缺鞠氤门蕹っ撸吹鄢趿⑹钡叩故兰洌床幌胫黄疽桓龅ヅ艟腿媚愕认茸胬潜凡豢啊3绫凰吹壅队谟鹕酵猓补げ坏械ヅ簦坏ヅ舴庥诎桌敲氐兀绫坏ヅ糇返昧魍黾髦兀愕南茸骟O兜却是被单鹏迫得一路南逃,直至身夭潘愦谄:罄大O兜在身毒自创***,拥众难数,但终此一生,再也不敢回转中原。”

魔王色变。

范乡等人不由耸然动容,他们都已知道单飞来头极大,若非如此,单飞也不会交下如吕布、曹棺、孙策这般睥睨八方的人物,可他们实在没想到过单飞的先祖原来和神仙一样。

夜星沉所言之事听起来和神话仿佛,众人若是平日听闻,或许以为无稽之谈,但他们先见破天鼓之威,再见夜星沉无上的手段,对其所言已是难以质疑。

单飞多少有些热血沸腾。

他适才听夜星沉提及魔王来历时说到四凶之事,立即想到自己在于阗看过的记载,那时巫咸曾说过共工四凶为乱,单鹏负责将其斩尽杀绝。单鹏劝舜帝放过鲧的儿子大禹,然后在追击兜时似未尽全力,这才让兜亦一路南逃不知所终。

史书说变成了南蛮,但那不过是世俗之见、史书的谬误。单鹏这些人的足迹遍布这个世界,《山海经》记载的是世界地理,兜逃亡的方向就不见得限于中原南部。

单飞就是深知这点,亦明白夜星沉不会无的放矢,很快联想到魔王极可能是。可他没有想到单鹏雄风如此迫四凶亡命、封共工于白狼秘地、让兜终生不敢窥视中原,单鹏的这般傲世作为,实在让人悠悠向往。

“大禹知晓这天下本因单鹏、大业而定,他大禹阴谋反叛,逼走大业后人伯益,实在难服天下人之口。大禹只怕后人不服,这才篡改记载,刻意泯灭单鹏的功绩,弱化大业、伯益等人的威名,再加上后世俗人限于眼界,才造成远古秘密难为后人所知。”

夜星沉看着魔王,略有不屑道:“就因为大禹如此篡改,才让你等先祖的流向更不为后人了解。可哪怕单飞这等来历,都不以身世为傲,你魔王不过是区区四凶之一的,竟引以为傲,不觉得太过滑稽了吗?”

魔尊为之语滞。

“我要图谋的本是惊天动地之事,非有惊天的胆量不能参与、也不用参与!以兜之能,都是不敢觊觎中原,终生亦不敢踏入蒲昌海的地域。”夜星沉冷笑道:“你魔王难道有超越先祖兜的本事?你先祖都不敢再去做的事情,你又有何本事做到?你要谈和我联手,恐怕真的不够资格。”

魔王顿时面红耳赤。

一人哈哈笑道:“夜宗主说得好,我等外域之徒,实在难有和冥数之主联手的资格,不过夜宗主要想成事,难道不需要几个有用的帮手吗?”

说话间,又有两人从破烂的院墙处走来,后面那人身泛紫光,赫然是紫火法王。

单飞见状微有意外,他记得自己当初和紫火法王到了蒲昌海之下,他随即去了贵霜,倒无暇顾及紫火法王如何从地下出来,不想此人不但出了地下,而且看来还带来个帮手。

说话那人正是紫火法王的帮手。

那人卷发碧眼、高鼻凹目,着实是西方人的模样。他走在紫火法王之前,身上似泛着微薄的明光,看起来整个人如同光球般。

有人见状,忍不住连连后退,露出敬畏之意。

紫火法王对那人很是神色恭敬,看起来那人的地位还在紫火法王之上。

范乡已听得嗔目结舌,从没想到自己选的单当家牵扯这多。一见来人的模样、听其言语,知道此人多半又是站在单飞的对面,范乡不由大皱眉头。

单飞留意的却是那人身上的明光。

他自从明白焰肩和佛光仿佛后,知道人体的气场的确有造成光芒外放的效果。不过听闻佛放光芒,那是因入三摩地之故。他能显露焰肩,是因为凝聚气息后才会导致这般效果。

人是能放光的,但必定有其原因。

此人行进间就能明光外漏,或许是因为一些魔术般的手段,但若非功力深厚,恐怕也不敢在这种场合以这种方式出常

夜星沉只是看了紫火法王一眼,目光就落在那身泛明光之人的身上。

“拜火教的大明王?”夜星沉缓缓道。

那身泛明光之人微有意外,随即大笑道:“夜宗主果然博学多知。不错,区区正是拜火教的大明王。”

范乡等人连同西域诸国的首领闻言均是耸然。

他们听身毒魔王至此,倒没太过震惊,实则是因为身毒眼下被贵霜所控,身毒和西域又是横隔大雪山难以逾越,彼此间无甚交流。

可大明王却是截然不同。

拜火教如今横行西方,在安息最是盛行。西方教派和中原很有不同,中原其实到如今都是少有教派,五斗米教可说是中原道教之祖,在那之前,中原甚至没有教派的说法。以黄老为首之人,也只是自称道家,却不称道教。

在中原的教派素来难有很大的规模,可西方教派却是不同。拜火教在西方传承两千年之久,在西方影响极大,无论哪国的君主都是不敢等闲视之,因此拜火教几乎可说是渗透了西方上下的各个层次。

拜火教眼下可说安息的国教,大明王更可说是安息的国师,***难数……安息眼下连贯中西***,这般国度的一个国师驾临楼兰,也就难免让西域诸国的人耸然。

可这样的一个人物,居然对夜星沉也是这般恭敬?

夜星沉对身毒魔王都是神色轻蔑,对单飞却是另眼相看……

西域诸国众墙头草迅疾的推断眼前的局面,知道如今以夜星沉、单飞为首,可这两人好像又是敌对,既然如此,总要看准风向再选择投靠的方向。

夜星沉听闻大明王前来,并没有什么意外,喃喃道:“看来三苗的后人,也想来分一杯羹了。”

大明王微有异样,随即哈哈笑道:“夜宗主知贯古今,实在是世间少有的大才。宗主说的丝毫不错,当初兜被逐身毒南疆,三苗也因单鹏所迫远遁西海,在西方遗留下许多神迹。说起来,拜火教的确和三苗很有些因缘。说我等是三苗之后,也是不为过的。”

“你来此也是想说点废话?”夜星沉反问道。

大明王若有深意道:“夜宗主说笑了,我等来此自有目的。”略有停顿,大明王终于说道:“我等虽是不才,却还想要参与到宗主的计划。”

“我的计划?我的什么计划?”夜星沉反问道。

魔王从羞愧中回过神来,嘿然笑道:“夜宗主,中原有句话说的极好。士死知己、图穷匕见!夜宗主对我等还有防范之心,虽称不上知己,可眼下却着实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他是身毒教主,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原话已是不易,自然不会去深究中原言语的精微细致之处。因此在说及图穷匕见时,他没有荆轲风萧萧易水之豪情、英雄末路王殿的无奈,却多少露出点儿穷凶极恶之意。

“想当年中原共工四雄齐抗世上不公,却被奸人所害导致功败垂成……”在魔王心中,已方的祖宗自是英雄,因此不以四凶称之。

看了单飞一眼,魔王目露狠意道:“如今四雄中有兜、三苗传人已然回转,加上白狼秘地共工之后……已不让当年的盛况,宗主或不能说是鲧之后人,若论手段,只比大禹更胜一筹。单鹏当年侥幸得胜,不过依仗着黄帝遗留的神通,眼下我等齐聚,哪怕就是面对黄帝都是不足为惧,区区档シ珊巫阄牵恐灰壬绷说シ伞⒖舭桌敲氐氐幕啊?p> 他说到这里,范乡等人已是勃然变色,哪怕孙策、曹棺亦是凛然,知道魔王是蛊惑众人联手来灭单飞!

“你倒是好大的口气。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说面对黄帝?”一人突道。

魔王脸色微变,他乃一方教主,对谁都是难以看上眼。本以为说这话的只能是夜星沉,不想那声音竟像从远方飘然而至!

那声音或许不像夜星沉的阴沉、他魔王的狂傲,但听闻耳中,却让人着实感觉到冰寒入骨,其中自有一种掌控苍生、傲视天下的威严!

**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