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11节 真正的杀人凶手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11节 真正的杀人凶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夜星沉来到都护府后虽未出手,可在场众人对其无不暗怀戒备。西域诸国之人见龟兹王尸体在侧,对夜星沉更是视若蛇蝎。

范乡等人见过曹棺的手段、知晓单飞的能力、亦明白孙策虽是让人看不到容貌,必定也是中原大有来头的人物。可曹棺、孙策见到夜星沉前来均是如临大敌,范乡等人绝非傻的,早知道眼前这个夜星沉绝对的棘手。

可有人居然敢向夜星沉叫板,而且说其命不长久?

众人错愕间,就发现庭院远方的墙头处霍然现出一人,那人胡子花白如雪,发丝半黑半白,看起来已是老迈之人。

但那人话音才落、见夜星沉似要回头时,已一步跨来,单掌拍向夜星沉的背心。

众人哗然。

在场众人都算是见多识广,不久前众人更是见过吕布的强悍、单飞的气势,早认为天下武功至这二人的地步已到无以复加之境,可那老者和夜星沉尚隔七八丈之遥,只是迈出一步就已到夜星沉的身后?

这是武功?还是仙术?

世上怎么可能有人会有这般神通,简直可说无视空间的局限?

哪怕单飞见到来人施展的功夫亦是心中凛然。他知道来人武功卓越,却也没有想到来人使出的本事居然和他动用六甲秘祝有点类似。

六甲秘祝可以另创空间、穿越空间的存在,眼前这人用的虽不是六甲秘祝,但道理已像大同小异。

“缩地成寸?”夜星沉低声说了四个字的功夫,霍然转身。

他竟以胸口对向来人那掌!

“砰”的闷响中,来人一掌击在夜星沉的胸口后,不喜反惊。他一掌好似击实,却又如击在虚空之上。

夜星沉退。他中了对手的一掌后,瞬间就如散掉一样。

所有人都有那种感觉,亦是觉得自己绝没有看错——夜星沉真的就和散开一样,他那一刻好像突然变得四分五裂,手脚蓦地暴涨两倍之长,而他的身躯亦如胀气般霍然扩散,就连脖子都是长出数寸。

“轰”的巨响。

下一刻的功夫,夜星沉身后的一棵双臂无法合拢的大树如被无形力道击中,霍然断折!

夜星沉再次恢复了原样。

众人惊骇,如同见到妖魔般的再退,有胆小之人已是吓的双腿发软、小便失禁。他们真没有见过这样的武功——这绝非武功,在众人眼中,已和神通法术类似!

单飞亦是心头狂震,那一刻却是若有领悟——夜星沉施为看似诡异惊奇,却和他六甲秘祝的“虚”字诀很是相像。

他在使用六甲秘祝“虚”字诀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和周遭的世界开始融合,夜星沉不是散,而是在融合——夜星沉在受来人一掌后,瞬间将自身溶于周边环境,来人的一掌势道沉如山岳,夜星沉却能在利用融合的方式引力后注,将来人的力道反击到身后的树上。

那极粗的大树不是被夜星沉所破,而算是被来人的一掌凌空击折。

原来这世上的武功还有如此玄奥的变幻!见到天底下可说是顶尖的两大高手出手,单飞瞬有所悟,一时间竟忘记了身在何处。

“大虚空1

来袭那人知道一掌绝毙不了夜星沉,本要连环出手,可见到夜星沉这般的武功,他竟稍止杀机,长眉微跳。

他自负身份,虽恨不得一掌打死夜星沉,终究还是在出手前和夜星沉稍通声息。夜星沉听到来人的声音后并未转身,来人却不会再说废话,一出手就已用出了十成的劲道。他不想夜星沉居然以胸口接掌,他却根本没有收力之意。但如此的一掌,居然还是没有奈何夜星沉?

来人见识高明,知道这种大虚空之术本是近道的武功。

虚空怎破?

“楚威。”

夜星沉中了一掌后行若无事,看着来袭的那老者,冷漠道:“我知道你会来的。我来到这里前,就算到你要出现的。”

来人正是楚威!

单飞一听那老者的声音,就已知道是楚威来到。看着楚威半白半黑的头发、容颜的颓老,单飞心中微有酸涩。他记得初见楚威时,这老者胡子虽白、发丝却黑,着实矍铄。

他也知道楚威一定会来的。

当初云梦泽一役,夜星沉利用吕布、长生香引发各方的危机,又借用楚天赐之死激发了云梦秘地的怒意,几乎提前将所有人毁于那役!

各方知晓夜星沉的手段后,暂时搁置前嫌,但楚天赐、卢洪、赵思益等人却悉数死在那里。

卢洪、赵思益算是罪有应得,楚天赐却是不该死,他或许懦弱,但他没做错什么。

一个人的懦弱只能说是缺点,却算不上过错。

利用别人的懦弱才是错!

在单飞眼中,云梦泽一役中,楚天赐死的最是无辜。

楚威虽是痛恨爱子的不成器,可爱子被夜星沉杀死,如何会放过夜星沉?

楚威将另外一个儿子楚天理的过错一并接下,向姬归许诺要上祭台祭天,可在上祭台之前,楚威一定要了结夜星沉。

楚威或许早到了楼兰,可夜星沉不出,楚威就没有现身的必要。他来西域的目的只有一个——杀了夜星沉!

“你知道我会来的?你知道我要找你?”楚威听夜星沉这般说,蓦地笑了起来。任何人看到他的笑容,不知为何,均觉得莫名的心酸。

夜星沉却是半丝后悔都没有,“我知道。但我来这里,却不是要找你。”

楚威狂笑道:“好,说的好!可我来这里却是要找你1他狂笑声中,身躯倏然涨起,显然又要出手。

“等等1

夜星沉蓦然道,见楚威就要凝聚十二成的力道,夜星沉知道楚威很难再等,还是道:“你为何要找我?”

“我为何要找你?我为何要找你?”

楚威仿佛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般,一掌再次拍出。

众人色变!

适才楚威脚步出奇,出掌看起来却不猛烈。只有单飞、孙策寥寥的高手才知道那大树是被楚威击断,因此在众人心中,楚威武功并不玄奇。

但这次楚威蓦地出掌,所有人均是心中震骇。

一掌出,缓慢无比,可远处的落叶、碎枝竟是向楚威手掌的左近空间凝聚。

空间似缩!

单飞心下震颤,陡然想到自己使用临字诀的时候,亦是在凝聚周身精意神气。

不是散发,而是凝结!

楚威不会六甲秘祝,但他无论是缩地成寸的脚步还是凝聚空间的手法,居然和六甲秘祝都有点类似。

黄帝等人对时空的认知另有天地。

这云梦秘地的掌权者在黄帝所在之地浸淫久了,对空间力道运用之法原来亦是独到!

楚威此番一掌出,四周死气凝聚,众人稍近的都觉得心跳凝结,夜星沉却还能神色自若道:“杀死楚天赐的不是我。”

死气突顿。

楚威眼角跳动,一字字道:“你说什么?”他知道是夜星沉策划的一切,自然认定楚天赐之死是夜星沉所为,再加上楚天理一事,他才将这番怨恨尽数凝聚在夜星沉身上,等听到夜星沉这般说,楚威倒是一时惘然。

“杀死楚天赐的不是我。”夜星沉又道。

楚威手掌微缩,字字凝寒道:“那是哪个?”

“你想不想听听真正的杀人凶手是哪个?还是准备不分青红的杀了我让凶手逍遥在外?”夜星沉问道。

他说的极是揶揄,单飞见了都是费解,孙策等人听闻,更是心中暗想——难道这其中本有隐情?

楚威收掌后退一步道:“好,老夫就听听你要说什么。夜星沉,你不要以为天下只有你一个聪明人。”他这般说,自是警告夜星沉莫要耍什么花招。

“你错了。我算不上聪明人。”

夜星沉淡淡道:“这世上聪明的人太多,我不过是九牛一毛,我的‘聪明’,都是从别人身上习得。”他说话间又有哂笑的表情,众人心中难解时,听夜星沉已到正题道:“我在襄阳城遇到的楚天赐。”

楚威心中微凛,听其提及儿子一事,不由全神贯注。

“赵思益虽将楚天赐的行踪泄漏给我,却是楚天赐主动找到的我。”夜星沉又道。

“你放屁1楚威骂道:“他找你做什么?”他知道儿子和夜星沉全不相识,根本没有去找夜星沉的道理。

“是埃他找我做什么?”夜星沉讥诮的看着楚威,“你说他找我做什么?”

楚威一怔,竟不知如何回答。

夜星沉看了楚威良久,这才轻声道:“你不知道的,你儿子的心思,你不知道却来问我,真的很是好笑。”

无人发笑,所有人看着那怒发冲冠的楚威,毫不怀疑他会立即出手。

夜星沉却没有任何担心的表情,“你不知道,好,我告诉你。楚天赐找到了我,因为他一身武功虽是废了,眼力还是有的,他知道襄阳城还能帮他的只有我一个。他对我说——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去找单飞帮手,单飞却已离开了襄阳。”

单飞一怔,记得自己那时应该是救荀攸、被吕布追杀这才离开了襄阳。他那时候根本不知道楚天赐的真实身份,也没想到楚天赐还要找他帮手。

楚天赐找到了夜星沉究竟要做什么?

夜星沉很快道:“他那时跪地求我……求我帮手。”无视楚威的怒不可遏,夜星沉凝声道:“他说有人要杀了他,求我帮帮他。”

“谁要杀他?是谁?”楚威厉声道。

夜星沉看了楚威半晌,突然放肆的大笑起来,“原来你真不知道!难道你真的不知道?还是你到如今明明心知肚明,还是装作不知道?1他好像听到最滑稽的事情开始大笑。

楚威的身躯忽然轻微的颤抖。

良久,夜星沉才止住了笑声,冷漠的看着楚威道:“他对我说,要杀他的是他父亲楚威,那叫楚威的人难道不是你吗?”

ps:猜到来人是楚威的书友,对情节看的很仔细。多谢!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