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04节 王者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04节 王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楼兰城外萧杀惨烈,断骨残肢随处可见。

这般惨烈的场面让太多人血热、亦让太多人血冷。夜星沉默默的看着激昂的吕布、热血燃烧的陷阵,脸色阴沉似水。

“看来吕布不会逃了。宗主能猜到吕布在说什么?”鬼丰问道。

夜星沉并无言语。

“宗主难道猜不到?”鬼丰似在激将。

夜星沉缓缓扭头看着鬼丰,“无论吕布说什么,他和单飞都会来到这里的1

鬼丰似在笑,转望楼兰战局,他又道:“单飞是谨慎之人,他并没有全力扑向龟兹王!他或许是在确定这是不是宗主的一个陷阱?眼下除了宗主亲自出手,楼兰城外只怕已没有能扼制单飞的人了。”

夜星沉看着场中和贪狼三人鏖战的单飞,脸色更冷。

“能杀了黄堂的单飞,已是今非昔比。他面对冥数九星中的贪狼三人,居然还是选择交手而不是撤走,这说明他还有把握。”

鬼丰看着夜星沉的凝如山岳,扬声道:“宗主真不准备出手?”

夜星沉突然笑了笑。

单飞额头微有见汗。

面对贪狼、巨门、禄存三人的进攻,天底下能不冒汗的并不多见。更何况他周遭还有万马千军、他的目的亦不是要杀了这三人。

这三人武功虽高,杀了这三人却和杀了黄堂没什么两样,都是难关大局。

单飞用音波加上“震”字诀破了那几面战鼓,见吕布再度扬起斗志后,立即寻求自身的解决。他一掌击出后,眼看贪狼三人闪避,随即向龟兹王的王旗方向冲去。

贪狼等人看似张慌,但在单飞纵身时,立即如影追随。

这三人已看穿了单飞的目的,就如累赘般的挂在单飞的身侧。他们让单飞每向龟兹王的方向进一步,都要花费极大的气力。

牵住单飞、拖垮单飞!

单飞孤身一人,贪狼他们三人周遭却尽是西域的兵马,因此他们不急,吕布虽是再度激昂斗志,贪狼他们却已顾不得那面,只要狙杀了单飞,他们就算大功告成。

“单飞,放弃吧。”禄存笑眯眯道,他的言语中有种让人疲惫的力量。

“好1

单飞回话间一掌反削,堪堪擦禄存额头而过,若非贪狼、巨门左右奔袭,单飞几乎要将禄存高高的额头削平。

禄存脸色发青,几乎破口大骂。他如今才知道这看似年纪轻轻的单飞实则比老狐狸还要狡诈。

他虽是愤怒,很快却是压制住怒火。“你这般坚持是为了什么?”禄存益发的小心,口气更是柔和,“为了权?为了利?楼兰给不了你更多……你死了,他们或许伤心、或许难过,但不用多久,他们就会忘记你的存在,这是轮回永远不变的事情。名载史册的靠的是自己的权利和威望,侥幸被记录的不过是权术者为了蛊惑世人去祭奉做的文章。”

“他们忘记我无妨,只要我记得自己曾经存在就好。”单飞说话间躲避了三人的四次进攻,回了两掌。

禄存三人愕然,完全不知单飞的意思。

“我不想名垂史册……”单飞又道。

禄存心中窃喜,他最擅长的是类似催眠的功夫,眼见单飞武功高强,他这才使出压箱的本领催眠单飞,单飞能接话,他自认就是单飞上钩了,“你想做什么?”

“我想……”单飞气息瞬间流转周身,断喝道:“要了你的狗命1

他话音才起,蓦地以十倍的速度冲到禄存的身前,一掌拍在禄存的胸口!他缠斗良久还是藏起了实力,只为了观察龟兹王那面的动静。

禄存脸色瞬绿,却还能在刹那间急急的吐气缩胸。他身躯如弓***、同时有数寸的长针从他口中喷出,瞬间刺到单飞的咽喉。

这是他的救命绝招,如今生死关头怎能不用?

单飞全力的一击本可要了禄存的性命,可见那长针狠毒的射来,刺得空气泛波,他如何不知道这一针绝不好捱?身形顿凝,单飞一个铁板桥后仰倒射而出……

禄存急闪间还是感觉嘴角发咸,单飞这一掌并没有击实,可余力已让他禄存负伤?骇异单飞掌力刚猛时,禄存却在刹那间凝聚了周身的气力,喝道:“未必1他顾不得自己自承是狗命一说,已和贪狼、巨门二人从三向联手击出。

单飞顿入绝地!

他和禄存等人缠斗游走中,选择向龟兹王的钢铁城堡接近,他的目标仍是龟兹王!禄存等人知道单飞的用意,将计就计的让单飞陷入重重包围中。

眼见单飞倒飞纵去,正是那钢铁城堡的所在。

钢铁城堡后的守军齐齐断喝,前面数排的盾兵早就交叉错落的形成了层层叠叠的铁铸盾墙。盾墙之内,却有长***手埋伏。

这数百人齐声断喝间,盾牌兵霍地迈前,与此同时,盾墙间的长矛尽出。那一刻的功夫,如同带着硬刺的铁墙向单飞背后挤到!

风云变色。

相思、范乡等人亦是变色。

曹棺瞳孔亦缩,知道单飞再无退路。他若是退,就会扎在那数百人的***盾铁***之上。单飞再能,如何能以一己之力对抗那数百人组成的盾墙之力?可他亦是不能前冲,因为禄存的额头蓦的高了数寸、贪狼四肢长了三分、巨门鼓气做啸,那一刻如同门板般横冲而来。

冥数九星中三大高手联手,或许没有那数百人的气势磅礴,若论要命之处,还有过之。

单飞退!

谁都想不到他会退,亦想不到他躲针倒纵的迅猛还不是极限!双手凌空拍击地面中,他已闪电般退到盾***铁墙之前。

相思闭眼。

单飞却是双手一圈,竟硬生生的抓住背后刺来的长***,然后挥了出去!

长***兵有十数人被单飞一带,跌跌撞撞的冲出了盾墙。

盾***铁墙稍乱。

禄存等人骇然,他们明明见到单飞已经撞到盾墙,再无变化的可能,偏偏单飞还能破***挥***,身形无有任何阻碍的退后上前。

盾***铁墙和他不过相差一线。

单飞一退一进间,似已突破空间的***、超越了人体的极限!

哪怕夜星沉看到单飞的这般身法,亦是微有动容。

十数杆长***破空,呼啸声中化作带刺的圆木向禄存三人迫到。

禄存等人动容的机会都没有,吐气吞声间,一握拳、一成掌、巨门却是身形兜转向前。

圆木般的长***不等触碰到三人时,倏然炸裂!

矛尖碎杆漫天翻飞间,单飞再次冲到禄存面前,出掌!

禄存嗓子都哑,再也说不出温柔的话语。他搞不懂为何单飞每次想要的都是他的性命,单飞掌才出,有尖锐的啸声从他的掌上传了出来。

骇异单飞出掌的迅猛奇诡,禄存嗄声道:“助我1他毕竟武功高强,在那刹那间还能屈膝缩肘缩到一团,瞬间将自己的守势发挥到巅峰。

单飞一掌击中禄存的手掌,就感觉如入深渊般。禄存的手掌似有极强的粘力,蓦地束住他的手掌。

禄存脸色狰狞,厉喝道:“去死1他话才出,贪狼已经双掌击在禄存的后背,二人叠力呼啸,瞬间有排山倒海般的力道向单飞涌至。

巨门同时斜斜撞到。

他一身横练功夫、或许不像吕布般僵硬如铁,却也是到了刀***不入、撞石成粉之境。

三人合力两股,瞬间反击在单飞的身上!

“轰”的声响。

单飞在两股巨力的撞击下没有成了肉饼,反倒如鱼戏水般再次***。

狂风呼啸!

他在***中双臂再圈反推,形成个外扩的手诀。

震字决!

震!

单飞闷喝声中,借力反震。“震”字诀并非无坚不摧,必须借力才能发挥最大的功用。他动用六甲秘祝时,是用其余的口诀先借用天地间的无形之力来震通无间空间。但在这种时候,他却要借用周遭的力量打通一条前行的道!

震字决出,不但是凝聚了他自身贯注的力道,而且还汇聚了冥数三大高手的合力,瞬间加到数倍之上!

骄阳似藏,万马齐喑。

碎***正是漫无边际的满天飞舞时,在单飞厉喝声中,蓦地和黄尘绿草凝成一处。

咆哮!

楼兰城内外的众人齐齐耸然,难以置信的看着那移动钢铁城堡前的一幕。

有巨龙咆哮!

不知是单飞唤醒了巨龙,还是单飞化作了巨龙,军阵中再不见单飞的踪影,却见一条咆哮怒吼的巨龙就那么肆无忌惮的冲向移动的钢铁城堡。

盾扭***折。

那看似用威严搭建出来、永世不变的城堡瞬间如纸糊般垮掉。

巨龙并不止歇,竟一路汹涌的冲到高丘之上,冲散了想要救驾的兵勇、冲垮了那高高在上的庙堂人物,冲折了威严无限的王旗……

龟兹王毛发都飘,屁滚尿流的跌倒,还能嘶声叫道:“救……救……”声音戛然而止,如同鸡鸣时被斩了一刀。

咆哮的巨龙击在半空才散,如龙的单飞却已站在他的眼前。

有山崩海啸般的欢呼声从楼兰城的方向传过来……

贪狼几人已然冲至单飞身前不远,可见单飞霍然望来,不由倏然止步,一时不敢上前。

天地威严。

龟兹王这个世俗的王者已如蝼蚁般跪倒,那个看似寻常的年轻人却像个真正的王者、凝聚了天地的显耀!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