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03节 人在阵在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03节 人在阵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西凉苍狼终于有了那么一刻惊慌,他们自以为这般群袭,甚至可以扑倒一头巨象,哪想到却似撞到一头有如钢铁打造的远古洪荒巨兽身上。

吕布纵马,怒发冲冠的再次挥戟,就要将七人斩杀在戟下!

三军夺气,将军夺心,疆场中诛杀对方阵中的主将本是破阵的最直接法门。不过正如老子所言“鱼不可脱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真正的智将,素来都是运筹帷幄、决战疆场,不会将自身轻易置赡攻击下。

在他们眼中,两军对决考验的本是在彼此谁能最有效的动用各种力量,逞匹夫之勇让三军陷于败亡之事,他们不会去做。

若非庸将、勇将很难选择对阵中径直进行主将厮杀。

梁兴等人是勇将,他们知道陷阵军可以重组,吕布必须要杀,见吕布孤身在前,这才选择七将齐出。

吕布却是猛将!

勇将能有效的用自己的勇气激发属下的热血,猛将却是以自己的鲜血狂野为祭,让对方斗志沦丧。

深知这只怕是陷阵军最后的冲锋,不胜则亡,吕布这才拼受了对方七人的合击。他那时身躯无伤,却已痛入骨髓。

僵尸亦会痛。

那种深邃的痛楚更让他斗志昂扬,因为他知道自己这般痛楚为了什么。

没谁再能轻易的击倒他吕布,要击倒他就要付出血淋淋的代价!

他本是武功高强,变成不死僵尸后除了躯体坚硬如铁外,更有着取之难竭的力量。

挥戟!

他竟要一口气将西凉苍狼的七将尽数斩杀。他在硬挨那一击时已算到此时。

耀日风狂,黑尘滚滚的从吕布身上散发而出,已笼罩在七将的身上。梁兴等人脸上瞬间全无人色,他们招式老、人却近,眼看已难挡吕布屠戮般的出招!

当!

两***突出,竟抗住了那惊天一戟!

双***顿折!

一黑盔一白甲的二人挡在吕布的面前,这两人武功居然比关中八将还要高明许多。二人在挡住吕布的蓄力一击时,见长***折断竟不慌乱

那黑盔之人手腕挥动,有一点寒光正取吕布的左眼。

白甲之人却是瞬间抽出腰间的长剑,险险避开吕布长戟的余势后,那人奋勇纵前。

眼看长戟再起,黑盔那人手腕一抖,那点寒光在空中竟奇异般兜转,没有再刺向吕布的左眼,却是顺势缠在长戟之上。

寒光竟是条链子***!

喝声起,锋锐的长剑刺向了吕布的咽喉!这二人显然配合娴熟,一人用链子***锁住吕布的长戟,另外一人趁吕布无兵刃时、就要将吕布斩杀在剑下。

西凉苍狼这般阵仗,就是要杀吕布一人。

他们算计得极好,这般配合下,中原能挡二人狙杀的实在不多,但他们却忘记了一点——这世上没有什么兵刃能锁住吕布的长戟。

链子***亦是不能!

厉啸声中,吕布双臂一震,百炼的链子***倏然寸寸尽断,呼啸的向袭来那两人身上击到。

黑盔人一声爆喝,纵身退后,等落在马上时已是脸色青冷、盔甲染血。

使剑那人却还能瞬间连出数剑,不但击落链子***的碎铁,还能一剑刺在吕布挥来的长戟之上。

长剑又断,白甲之人反身落在马上时已是白甲碎裂。

戟剑相交中有火光闪耀,吕布眼中亦有火花燃烧,他盯着不远处那二人,吐出了两个名字,“阎行!马超1

挡住吕布的正是阎行和马超!

吕布身为天下第一猛将,有着野兽一般的记忆。他曾为董卓征杀这多年,几乎可说与天下人为敌,对天下的各路人物亦是了若指掌。

关中的勇将数次更迭后,盘踞关中的人物变成了韩遂和马腾。二人已老,可二人的手下均已锋芒毕露。韩遂手下以阎行的武功最为高明、关中八将最是强悍,马腾手下却以马超、庞德最具锐气。

吕布见过马超,那是在多年前——多年前那尚具稚气理想的少年已似初升的太阳,眼下的马超正如日上三竿,亦似他吕布当年一样意气风发。

念头旋风般的涌动,吕布说出那四个字,却已挥出八戟。

他的长戟竟如风车一样。

龙卷风下的风车!

阎行、马超二人听吕布一口就道破二人的名姓,心中更惊。吕布很清醒——前所未有的清醒。

一个浑浑噩噩的吕布就让刘备、关羽和赵云等人如临大敌,一个清醒的吕布更让阎行、马超无能抵挡。

这二人一是韩遂手下的第一高手,一是马腾最看好的继承者,生平可说遇敌难数,可他们真想不到世上有人会这般运戟。

吕布出戟已没招式。

他的长戟就是如狂风下的风车扇叶不停的砍过来、中无间隙。世上哪怕最强的勇士也无这般勇力,吕布却有!

面对那如风车、更如绞肉机般的长戟,不知有多少西凉兵瞬间被长戟斩杀、肢体血肉模糊的四溅。

恐惧迅疾的弥漫。

本是要拣个便宜的匈奴骑兵勒马不前,正要合围助阵的西域兵颤栗的退后。他们自认是凶悍之人,见过最残忍的场面,却难信这世上真的有鏖战的地方就如修罗战场!

吕布不知挥了多少戟

阎行、马超同时怒吼一声,马上跃起数丈。二人眼睁睁的看着坐骑被吕布一戟摧毁,却还是稳稳的落在身后的健马之上!

二人身形微弓时汗流浃背,大口的喘着粗气,震骇的望着吕布。他们不知死了几匹马、换了几杆***,这才挡得住吕布的这轮猛攻。

吕布终于收戟,陷阵军亦停。

风吹过,陷阵军踩着血肉模糊的狼藉屹立在平原上,傲然昂首。

远远的吴奇、铁正望着那烟尘交击的壮阔场面,不由神色骇然。他们知道楼兰骑兵的底细,却不知道有人能激发出楼兰骑兵这般强悍的力量。

吕布选择收手,因为他在攻击阎、马二人时,还能留意到关中八将虽有伤残、但余下的将领却在迅疾的收拢骑兵,随时准备杀过来。

这是群难缠的饿狼。

只要你稍有懈怠疲惫,他们就会选择再次攻击。

陷阵军已疲。

能以五百骑兵先击败西域军的两千铁骑,再绞杀西域军阵,随即和西凉最强悍的骑兵对决,还能击得他们连连退却

陷阵军已发挥出最大的力量。

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吕布以往从不用体恤手下骑兵的劳疲,因为他素来都是带着最精锐强壮的兵马,不等兵马疲惫时他或已取胜、或者逃亡。

这次不同,他记得单飞将人马交给他的表情。

单飞没说什么。

可他吕布再不能漠视单飞在说什么——这些是兄弟,我们要救的是亲人,人生中太多可放弃的事情,唯独兄弟亲人不可弃。既然如此,还请吕兄珍惜。

不是利用,是兄弟义气。

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信任,珍惜那为了亲人兄弟决然抛洒的鲜血,世上这般鲜血已然不多。单飞没有说,但他吕布已然懂得。

吕布嘴角咧咧,他虽有再战之勇,但知道陷阵军已是强弩之末。

“你们为什么而活?”吕布突然问道。

“什么?”

全力戒备的阎行和马超均是怔住,他们竭力率部拖住了吕布,用了数百人的性命终让西凉苍狼再次凝聚。

只要吕布进攻,他们就会缠下去。他们亦看出陷阵军士气虽酣、体力却在锐减。陷阵军的坐骑都在口吐白沫,马尚如此,何况人乎?

苍狼最犀利的地方并非爪牙,而是坚韧的耐性。

可吕布不攻,众人明知陷阵军已到极限、甚至一击就倒,偏偏就是无法选择攻击。

吕布尚在!

没人有勇气再去面对那如地狱中炼出来的长戟。他们如果击杀不了吕布,费尽心力、甚至舍却性命去搏杀那些楼兰兵,值得吗?

未料到吕布蓦地发问,没人回答,也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

吕布见状反笑,扬声道:“原来单飞说的不错1

这家伙疯了吗?

阎行、马超互望一眼,都看出彼此的困惑,在他们的印象中,吕布绝对是个阴沉冷酷的人物,他们从不知道此人会笑得这般欢畅。

吕布笑声微歇,凝望着困惑的阎、马二人,大声道:“你们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活,你们也不过是被人驱使、如***羊般蒙昧无知之辈1

阎行、马超勃然大怒。

这二人均是威震西凉之人,生平接受的多是旁人的仰望,似吕布这般的侮辱,这二人从未遇过。

吕布马背上笑的前仰后合,竟是流出了热泪,“如走狗一样的活着,真的那么愉快?你们武功高,见得多又能如何?你们活了一辈子,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适才单飞曾扬声对贪狼等人说过这些话,吕布乱军中竟然听到。如今这些话如清泉般的漫过他的脑海,让他瞬间懂得更多。

这次不但懂得,而且知道如何去做!

身躯终凝,头一次昂然无愧的屹立在明亮的阳光下,吕布朗声道:“你们不知道在做什么,我却已明了。陷阵的热血不会白流,你们要想见见真正的勇气和爱,看看我的身后,看看他们如何在做。他们流血是为了爱,你们流血是为什么?”

声音嘹亮,响彻了楼兰城的内外!

无人能应。

吕布血红的眼睛如同宝石般熠熠生辉,昂声又道:“吕布在,陷阵就在。来吧1

数语落地,西凉苍狼心冷,陷阵军却已热血沸腾!

ps:周末愉快!今天要去学校给孩子办中学入学手续,恢复日常更新了。请朋友们理解,多谢了。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