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801节 囚心破鼓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01节 囚心破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霍然向陷阵军的方向望去,心中更沉。陷阵军所到的地方一直有惊人的黑尘缭绕,可在他和禄存等人交谈的光景,黑尘淡得几乎已不能分辨。

天上的黑尘竟有散乱的迹象。

单飞见尘知军,知道陷阵军再无先前那般势不可挡的锐利,陷阵军已陷入困顿!

怎么回事?

单飞知道眼下的陷阵军并非当年纵横中原的那个陷阵,不过楼兰铁骑或许比当年的陷阵军弱一些,吕布只有更加的强悍!

有吕布一人,足以可以弥补楼兰铁骑稍弱的这个缺憾。有吕布的陷阵军牵扯,他对擒下龟兹王才更有把握一些。

他单飞要面对的已不是龟兹王的一帮人马,更有夜星沉设下的陷阱!

孙钟说的没错,夜星沉算准了他单飞会来,亦一定会有牵扯他的手段。当初在云梦泽时,夜星沉的计划被他所破,以夜星沉的为人,绝不会在同一块石头上绊倒两次。

可吕布的陷阵为何会这快的沦陷?

难道是夜星沉亲自出手?应该不会!夜星沉、鬼丰这种人都是狂人,亦是高傲的人,他们在这种时候,并不屑出手的,这就是他单飞现在为何只是碰到黄堂和贪狼等人。可是夜星沉除了亲自出手外,又有什么手段能困得住强悍的吕布?

单飞想不明白,却知道眼下的吕布形势不妙。

吕布血红的眼眸中有了灰暗笼罩,他不知道单飞有没有成功,却知道自己只怕撑不了太久。

带着新组建的陷阵军冲向龟兹骑兵的时候,他像是回到了当年。

当年那意气风发的吕布……当年那冷血快意的吕布……当年那杀了董卓后,不可一世的吕布……

集着各种心境,他轻易的就击溃那犄角之势的两路骑兵。

无人能挡住他的惊天一戟!

当年天下第一猛将的长戟就让天下英雄束手,如今变成不死僵尸的吕布,长戟只有更利更坚。

轻易的切入了龟兹王的军阵后方,他却没有被热血冲晕了头脑。

陷阵军当年能名列八大王牌军之首,靠的并非全是他吕布的武力和快意,更多是因为他的嗅觉——对疆场瞬息万变的敏锐嗅觉。

一入龟兹军,他已将军阵中各路形势看得分明——陷阵军不是要冲入陷阱和敌阵,而是要采用最有效的手法破掉敌方的陷阱和阵仗!

西域兵人马众多,却终究不能合在一处。比较而言,这些西域兵马的威势远要逊色中原的八大王牌。

他吕布能轻易的看到西域军中最弱、最不想让他攻击的那环。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他只要率兵不停攻击那脆弱的一环,引发敌手更多的破绽即可!

一个能选择不停攻击对方破绽的人,就不用太担忧自身被反击。

他吕布不能输,因为他欠单飞一个人情,他知道自己在帮单飞时亦是在帮自己,单飞让他头次的明白了这个道理。他如鱼得水般的冲杀在龟兹军中,却蓦地察觉有数十人向他陷阵军的方向潜来。

心中微颤,他那一刻蓦地有了丝混乱。

哪怕是万马千军冲来,也不及那数十人对他造成的震撼!

他居然认识那些人。他叫不出那些人的名姓,可他却瞬间认出那些人的来历。脑海中如有雷电闪过,他那一刻脸色苍白。

那些人是帮他杀死董卓的那些高手!

当年就是这些如水蛭的高手帮他吕布缠住了董卓,才让吕布杀了董卓!这些人或许不是武功绝顶,却有着赴死的决心和勇气。

吕布心中惊乱,他听孙钟说过,这些人本是那神秘道人的手下,为助貂蝉才由孙钟带去长安……

那他们为何会来?

董卓不是死了,他们要杀哪个?难道是……他吕布?

握戟的手有些颤抖,吕布那一刻浑身无力,有往事瞬间涌回了脑海。记忆中,他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纵横捭阖的吕布。

他是杀了丁原的卑鄙吕布……屈膝卑颜跪在董卓面前的懦弱吕布……无胆量面对残暴的董卓、亦无信心面对铁血西凉军的那个反复无常的吕布。

马蹄轻慢。

战鼓声急。

西凉铁骑终于出动,如同当年在长安击溃他吕布的那只西凉苍狼……正向他吕布缓缓的杀来……

这些如水蛭的高手既然能帮他杀掉不死僵尸董卓,那就可以帮别人杀死他吕布,这些西凉铁骑既然当年能击败他的陷阵军,那如今亦可击败他的人马……

恐惧随鼓声益发的放大!

吕布那一刻脸上全无血色,只是想着——可我不能死,我还要救貂蝉,我一定要救貂蝉!

这意志撑着他的最后一道防线,才让他没有当场崩溃,可他已然没有了斗志,那时候他心中闪过一个惯性的念头——逃?!

“你猜吕布会不会逃?”一人突然问道。那人戴着狰狞的鬼面,背负着黑柄长剑,赫然就是鬼丰!

鬼丰所在的地方却不是楼兰城外,他立在一个奇怪的石室内,那石室的四壁似用金属铸造,而他眼前显现的正是楼兰城的乱局。

一人亦负手凝望着楼兰的战局。

他的鬓角已有华发、眼角有了细细的皱纹,看起来如同个迟暮之人,但当他双目神华显露时,才显出真正的冷静深沉。

夜星沉!

鬼丰问的正是夜星沉。

不闻夜星沉回答,鬼丰似笑道:“宗主观景般的呆在这里,却少有人知道是宗主策划的一切。不过单飞、曹棺他们应该知道了。”

夜星沉终于转望过来,目中有光芒闪烁,“你要说什么?”

“我很想知道吕布会不会逃?”鬼丰轻叹道:“他居然能出手相助单飞,很让人意外,不过这些还是落在宗主的计划中。”

微有停顿,鬼丰赞叹道:“宗主这招用得很是巧妙,下者攻城、上者攻心,当年五斗米教派的高手曾助吕布杀了董卓,如今这些高手为救陷入白狼秘地的教主张道陵,选择和你合作。你不过让他们跟在龟兹王的身边,只让他们等吕布出现后,就出现在吕布的面前……”

夜星沉不语。

鬼丰却是继续道:“都说积习难改,很多人哪怕立志要成事,但在习气的侵染下还会选择沉沦。吕布疑心甚重,变成僵尸后并没有什么改变,他乍见五斗米的隐世高手出现,难免勾起往昔的回忆。只要旧的习气凝注到他的脑海,在异形香放大的作用下,不但可摧毁他的信心,甚至可以让他重蹈覆辙变成往昔的吕布。”

夜星沉冷冷道:“你不满我的作为?”

鬼丰抚掌笑道:“宗主说的哪里话来?我很欣赏宗主的手段。单飞以情义说服吕布,宗主和吕布没什么交情,想要利用吕布进入白狼秘地,就不能像单飞那般,只能回到权术之上。我见过的权术者多了,可如宗主般精熟人性弱点、又能痛击人性弱点的真是少有。我一直不知道宗主的身份……但这种老辣的权谋应该是有点传承了,宗主难道是出于权谋之家?”

夜星沉目光泛寒,“鬼丰,我始终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我知道你绝不是姜岐那么简单!蜜蜂不懂这些权术的1

“宗主错了。”鬼丰摇头道:“我真的是姜岐。”顿了片刻,看着夜星沉咄咄似要刺穿他面具的眼神,鬼丰补充道:“我最少有一半是姜岐的。可宗主能入冥数为主,如今又找到蚩尤所建的灭城利器所在,只凭数十载光阴只怕难以办到……”

夜星沉眼皮微微跳了下,扭头望向了楼兰战局,“鬼丰,身份不重要。我既然选择和你联手,你就莫要辜负了我的信任。不然结局如何,我难以想象。”

鬼丰背负的长剑似动了下,“宗主大可放心,我要做的事情只比宗主想做的还要惨烈。如今你我是一条船上的,倒不用彼此提防。”

“当年有人对我说过类似的话,他已经入土了。”夜星沉冷漠道。

鬼丰肩头微耸,“宗主该担心的还应是眼下的战局,局面不见得会如你想的那般顺利。宗主也明白我在说什么?”

目光眺远,鬼丰叹道:“估计宗主并没有想到过,单飞和吕布会同时出现。单飞不去擒杀龟兹王,反入军阵中枢,他不是妄想凭一己之力击垮十万大军,而是想帮吕布。你猜他这次能不能做到?”

夜星沉冷冷道:“无论他是否做到,如今他选择将所有的担子扛起来,想放下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1

“你错了。”单飞缓缓回头,见禄存等人并未趁机出手,他强调道:“不死僵尸是会死的,可吕布不会完。”

禄存嘴角抽搐下,“你怎知道?”

“我就知道。”

单飞双手缓合间,禄存、贪狼、巨门三人倏然后退,他们以三对一虽有信心,可见单飞能击杀黄堂,他们就不敢再有丝毫的大意。适才单飞回头看似有了破绽,他们却只怕单飞诱敌不敢偷袭,如今见单飞就要出手,他们顿时凝阵以待。

“吕布1

单飞放声长啸,一时间气贯三军,“破1他话音才出,双手已向禄存等人推去。禄存三人霍然闪开数丈,就听身后“怦怦怦”一阵大响,那数面战鼓竟是应声而破,同时地上有烟尘乱舞。

众兵士敬畏的已是不能言语。

禄存、贪狼、巨门三人亦是骇然失色,不解单飞武功为何这般奇诡时,就听单飞昂声喊道:“吕布,能击败你的只有你自己!记住貂蝉的话——离开那个肮脏的长安1

众人莫名其妙间,就听远方长啸突起,随着长啸声起,迫人的黑尘冲上云霄,再次凝结如刀!

ps:神秘道人张道陵一事,很多聪明的书友倒是出口就中,佩服佩服!如今要到夜星沉的身份揭秘了,从这章的提示和不久前章节的铺垫,应该有朋友可以想到了。:)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