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97节 旧敌重逢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97节 旧敌重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城前的西域兵大乱,他们前方受挫,转瞬腹背受敌。他们不解已方人马为何不拦住楼兰的骑兵,可在这种情况下逃命要紧,哪里还有攻城之心?

西域兵攻势稍歇。

马嘶人喧中,吴奇带着骑兵已赫然立在破损的城墙前。翻身下马,吴奇快步冲了进来,急声道:“范当家,三爷,单当家回来了1

曹棺、范乡均怔。

他们本是心中不满,暗想作战时最忌军令不行,吴奇所率的骑兵是奇兵,非到不得已的时候绝不能动用。这路兵马一直在城外机动支援,吴奇擅作主张带兵杀了过来,看起来提振士气,实际上是让众人均陷入重围中。

可听到“单当家回来了”几个字时,所有人均是热血上涌。曹棺目光微转,已落在吴奇身侧。

吴奇身侧站着个看似寻常的范氏子弟,但那范氏子弟蓦地露齿微笑,已暖了兵甲的寒锋。那人不是单飞又是哪个?

曹棺饶是镇静,乍见单飞还是感慨万千,范乡、相思等人更是一片欢呼,纷纷围过来,七嘴八舌的问道……

“单飞,你去了哪里?”

“你有没有受伤?”

“你如何回来的?”

问话的分别是范乡、相思和石来。范乡自单飞从水道消失后就一直担忧他的下落,直到今日才算舒了口气。

石来却是更关心地下的情况,他费尽心思,仍对前往楼兰神庙毫无头绪,倒很想从单飞的口中得知究竟。

单飞对众人点头示意,随即对曹棺道:“军情紧急,我们先击退那几路人马再。”

众人愣祝

他们看着单飞,一时间不信这话是出自单飞之口。他们虽知道单飞神通广大,可曹棺在敌方的攻势下也只能寻求拖延撤退,单飞居然要击退几路人马?

“你知道城外有几路人马?”曹棺目光微闪。

“是1单飞简单道。

“你知道适才是破天鼓毁了楼兰城,那多半是夜星沉、鬼丰在暗中出手?”曹棺又道。

“我知道。”单飞皱眉道。

曹棺微有扬眉,“你也应该知道你和吴奇能带骑兵这么顺利的杀进来,并非他们实力不济。”略有吸气,曹棺缓缓道:“他们放你们进来,就是看准你们无路可走,想将我等一网打尽?”

单飞笑笑,“我都知道。吴奇认为城墙被破后,你等缺马逃不过他们的追杀,他无论如何都要带骑兵回转接援。哪怕送命,也要护送你们离开1

众人感激中又夹杂着不安。

范乡含笑道:“三爷不怕死,我等亦是不怕的。人有不为、人有必为!三爷,你莫要责怪单当家和吴奇了,他们也是好意。”

曹棺不理范乡,盯着单飞道:“你什么都知道,却要击退几路人马?你最近的本事看来长进不少?”

他心中很是困惑,但他知道单飞绝不是带手下送死的人。

“是有点儿长进。”单飞笑道:“眼下敌人趁城破要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可他们终究是受人操纵。三爷能迅疾击退他们的进攻已让他们意外,若我等能出奇***,总胜过坐以待毙。三爷,你信我一次,我需要你的帮手1

曹棺凝望单飞半晌,微笑道:“好。石来,铁正,从现在一刻起,听从单飞的调遣1

铁正、石来应声而出。

单飞看着二人道:“石来,烦劳你带摸金校尉接应。铁正,点齐如今能用的所有兵马,立即出城1

他一声断喝后,已反身纵到了城外,吴奇毫不犹豫的紧紧跟随。铁正、石来见曹棺再无言语,立即领着各部的兵马向城外冲去。

范乡那一刻心中倒是热血沸腾,暗想死也好、活也罢,大伙总是轰轰烈烈的战上了一常

“三爷,单当家用的应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策略。”相思只怕曹棺不满单飞的主张,轻声道:“当年楚霸王破釜沉舟的和秦军决战,不也是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大破秦军?”

范乡立即道:“不错,正是如此。单当家为人胆大心细,应是要趁眼下士气正旺时以攻为守,他素有奇谋,不定能胜1

这二人其实都难信单飞只以楼兰这些人马击败龟兹王的十万大军,但心想既然城已破,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为何不拼上一场?众人先前难有大将出马,在曹棺的带领下只能以守代攻。如今单飞武功绝伦,正可担当***的重任。

曹棺喃喃道:“楚霸王能败秦军,一来他是楚霸王,二来对方是秦军……可这世上有几个楚霸王”

话间,他缓缓爬上城内还未塌的一个望塔向远方望去。

日已当头。

风中带着丝热血灼烧的沸腾。

铁正、石来早有默契,二人率部才一出城,铁正就中规中矩的将有限的人手布成铁桶方阵,而石来却是率部藏身其中。

在这光景,单飞却已率部进行冲锋。他所领的尚不到八百兵马,蓦地列阵前冲,龟兹王前锋溃散的兵马才待成形,眼看单飞随即冲来,不由再次败退。

龟兹王的大军被前军一冲,亦是不由后退。

平原中的大兵如退潮般的滚动。

单飞所领的兵马尖锐如刀,见状顺势再度掩杀,又是一轮乱箭后,龟兹王大军已退出里许的路程。

吴奇紧随单飞身后,见状才待出声,单飞手中长***指天,已止住了骑兵。吴奇暗自舒了口气,心道单当家单打独斗不在话下,领军那也是极为擅长!

他率骑兵擅长突袭,知道高明的将领素来都能不拘一格的随敌人的阵势改变策略。龟兹王人马连退,但阵型已凝,这明敌方虽退却未慌,还能稳住阵脚。这时候冒然冲杀,很容易误入对方的埋伏,陷入苦战之境!

烟尘终落。

骄阳当空。

残破的楼兰城前,有风浮衰草、日耀劲兵。

单飞那一刻出奇的宁静。当初和刘备、陆逊等人率兵剿匪时,他曾虚心向二人请教。以他的才能,一法通就是百法精。内息精湛的他如今精气神聚,观兵知势凭的绝非是一股冲动。他几乎调集了全身心的力量准备迎接这一场硬仗。

乱军之中,常人均如无头苍蝇般的乱撞,有经验的还能看旗听鼓,从混乱中寻求生机所在,单飞凭感觉就将周遭兵势查看分明。

身后的铁正如机械装甲般将楼兰兵组装齐整、蓄势待攻。前方的龟兹败军虽如退潮,但在隐形的分流下,渐渐补充到龟兹王主力军阵中。

暗中有无形的调令让龟兹军败退中凝聚反弹的力量。

有高手坐镇其中!

单飞敏锐的感觉到这点时,更察觉到匈奴人、西凉苍狼已然亮出了锋利的獠牙,随时准备从左右插来,截断他和铁正之间的联系。

只要他再冲杀半里,想杀入军阵容易,想要全身而退绝不是简单的事情。

单飞深知眼下形势的微妙,这才及时以静制动。

西域兵亦没有冲锋。西域这些年来,已少有这般规模的阵仗。数国联手,甚至有匈奴人和中原人参与的战役,最少要推到百年前。

那时候中原还有班超。

不过汉室已颓落……

中原人再没有传中的那么骁勇。

西域诸国联军气势汹汹的前来,面对范氏本以为能毕其功于一役、一朝获胜。可无论昨日的攻城受挫,还是今日的破城中伏,楼兰城守军展现的能力已让所有人震惊。

楼兰城破、面对已方十万大军的***,楼兰城还敢***?楼兰守军究竟做的是什么文章?西域兵屡次充当出头鸟,被打得和***头一样,这次终于如鼠般的谨慎起来。

双方僵持良久,龟兹军中有一队骑兵从阵中冲出,为首之人所领亦不过近千的骑兵,到离单飞一箭之地时戛然而止。

吴奇微怔,不解对方的用意。

单飞却是瞳孔微缩。先前的他有八成把握认定夜星沉、鬼丰策划了这场乱局,如今他的把握已到了九成。

为首那人身着轻甲,头戴铁盔,看起来如疆场之将,可轻甲遮不了那人等斤等两的“正义”、铁盔挡不住那人骨子里商人的笑容。

那人看着单飞,笑容中多少藏着掂量单飞斤两的一杆秤,“单飞,不想云梦一别,你从摸金校尉竟坐到范氏当家的位置?当初刘荆州许你***厚爵,你表面唯唯诺诺,背地却捅了刘荆州一刀,曹操待你不薄,你却和东吴孙家的女人不清不楚,由这几事看来,你看似忠义,实则也不过是两面三刀之人1

吴奇等人勃然大怒,不知道这人是哪个,为何这般出口不逊?

单飞却没有丝毫怒意,反倒微笑道:“黄堂,当初云梦之时,你就是荆州牧的走狗,后来又做了夜星沉的走狗,如今到了西域,不用问,肯定当了龟兹王的看门狗,由这几件事看来,你为人看似狡诈,实则却是真正的‘忠义’之辈1

那人正是黄堂。

单飞见黄堂居然为龟兹王冲锋,立即想到黄堂中了夜星沉的毒,一直被夜星沉控制行事。眼下可想而知,夜星沉正是幕后主使!

二人隔得虽远,但彼此交谈间贯注了内劲,一时间三军尽闻。

黄堂闻言勃然大怒,霍然策马上前数丈,喝道:“单飞,你真以为你有多大的斤两,居然敢对我出口不逊?”

单飞目光微闪道:“看来你我终究还是要再战一场?”

他一语落,黄堂反倒怔住,狐疑道:“你什么,我什么时候和你交过手?”

单飞微怔,讶然失笑中微有荒唐之感。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