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93节 太平异事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93节 太平异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众人惊异间,曹棺已急急向城头的方向走去。众人跟随曹棺到了城头,就见曹棺紧锁眉头的看着远处。

破晓云凝,有残月淡影,但适才那极其明亮的光华却已消失不见。本来有人想说我们是不是眼花,可看到曹棺很是凝重的表情,均是知趣的收声。

铁正向城头守望的云飞扬望去,急声道:“飞扬,方才那道白光是怎么回事?”

云飞扬揉着眼睛诧异道:“奶奶个熊,我也不知道埃”他明白这种回答没用,立即又道:“方才我正在城头查看阅动静,没想到突然有道光芒从地下冒了出来,耀得我的眼睛差点都瞎掉。我正奇怪时,听到三爷疾步上城,才望了三爷一眼,我再回头时那白光就不见了。”

曹棺眼角微跳,还能冷静道:“那白光从哪里的地下冒出的?在敌军的军阵中,还是别的地方?”

云飞扬略加回忆,摇头道:“不是龟兹王那些龟蛋搞出来的,好像是极远的方向。”

曹棺缓缓道:“那也不应是蒲昌海的方向……”

“当然不是。”

云飞扬立即道:“昨日那神庙蓦地出现在半空,明显是在楼兰、蒲昌海之北的方向。可那道白光却是从西方极远的地面射了出来。”

曹棺身躯微有颤抖,盯着西方的天际。

许久,西方始终再没有任何动静。

众人都是微有舒气,云飞扬笑道:“三爷,这西域地形奇特,总会有点儿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的,不过人畜无害,倒也不用太过担心。就像昨日楼兰神庙突然出现在半空,不也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可笑龟兹王带的那帮龟儿子还不停的向神庙祭拜,但那神庙也没有保佑这些作恶多端的杂碎,他们不是吃了个大大的败仗?哈哈。”

他一笑间,城头的兵士也跟着笑了起来,气氛顿时和缓起来。

“我看飞扬你也向那神庙拜了,说不定你更心诚一些,神庙这才保佑我们。”铁正闷声闷气道。

云飞扬脸色微红,不过还是笑道:“这个嘛……我的确也是拜了几拜,希望咱们能打他们个落花流水。不过我不是愚昧啊,我真的是心诚呢。”

众人莞尔。

曹棺却没有丝毫笑意,突然道:“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也不见得是人畜无害的。”他蓦地说了这么一句,众人瞬间静了下来。

相思乖巧,轻声道:“三爷的意思是?”

“那是在汉灵帝时……”曹棺屈指算道:“是中平元年的冬季。羌人为乱,纠集一帮……乱匪进攻汉室。”

他说及“乱匪”二字时微有犹豫,暗想那时候是官是匪真的难以说清。微有思索,曹棺继续说道:“当时羌族的北宫伯玉、李文侯等人是羌人的将军,他们杀死汉室节度羌人的校尉后,自立为王。这些人虽有反心,却没有大才,不过他们还算有自知自明,很快就拥护边章、韩遂等人为主。边章、韩遂均有大能,率众羌人反叛后势力猛增,很快入寇三辅、侵逼汉室园陵……”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曹棺忽然提及往事的用意。

石来带人搬来两个石墩道:“三爷、范爷,你们坐下谈吧。”

范乡见石来对其很是恭敬,心中喜悦道:“曹兄若是有意,不妨到府上一叙?”

曹棺摇头道:“不必,我只怕今日就会有大事发生……铁正,命城中守军加强戒备,一有异动,立即知会我。”

铁正应声退下。

众人虽是不以为然,可见曹棺很是戒备的样子,还是有点提心吊胆。

“汉灵帝对边、韩二人作乱极为震惊,几乎召集汉室全部精兵抵御边章和韩遂的进攻。”曹棺继续道:“当时抵抗边章和韩遂的主将是董卓。”

众人心中微凛。他们远在西域,对当年中原发生的事情不尽了然,却都知道董卓的大名。

“董卓那时还算个人。”

曹棺又道:“汉室的司空张温等人对阵边、韩二人一战败北,各个人心慌乱,唯独董卓还能自若的劝慰众人以守待攻,耗磨边章和韩遂的锐气。双方对峙数月,均是精疲力尽时,天空出现异象。”

神色凝重,曹棺缓缓道:“那晚月夜明澈,突然有道十余丈长的流星从空坠落,炸在边章、韩遂军营数里之外,随即半壁天空红赤如火,惊得边章、韩遂的手下人心惶惶,均以为那是败亡之兆。”

“邪门。”云飞扬嘀咕了一句,他亲眼看到楼兰神庙现在半空,对曹棺所言的真实性并没怀疑,但听曹棺这般形容,还是很觉得不可思议。

范乡目光微闪道:“听闻那事发生后,董卓趁边、韩军心浮荡时,出兵攻之,大败边、韩。董卓亦是仗着那一仗才在汉室建立了威名,直至后来的平步青云,挟天子令诸侯。”

“范兄原来亦知此事?”曹棺反问道。

范乡略有犹豫,才道:“略有所闻。那之后不久,韩遂就格杀了边章、北宫伯玉、李文侯等人。边章有子叫做边风,因此对韩遂视如寇仇,成立什么‘杀韩帮’和韩遂势不两立。边风曾请老朽帮手,不过老朽不想卷入这无谓的争斗,这才始终没有应允,但正因为边风,老朽才对此事略有所闻。”

石来一旁突然道:“边风后来被阎行一路追杀到了云梦泽,单飞帮边风击败阎行,收边风为手下。”

众人相顾愕然,倒没有听单飞说过此事。

云飞扬更是啧啧称奇道:“我早知道单当家是个大有来头的人物,想不到……想不到……”他说话时连连摇头,自然是想说——想不到能者真的无所不能,众人随便扯点儿事情,看来都能和单当家有了关系。

范乡惊诧后醒悟道:“曹兄是从边风口中知晓的这件往事?”他心中推算时间,暗想这应是二十年前的事情,曹棺不是无的放矢的人,他忽然提及此事却是有何目的?

曹棺摇头道:“不是。我只是从边风口中确定了此事,但早在多年前,我就已知晓此事。”微有停顿,曹棺凝声道:“世人都留意那一战的胜负谁主,我却最关心那天上的流星1

“天上的流星?”众人问话时完全是一头雾水。

曹棺远望着天际,许久才道:“中平元年的冬季还发生了一件大事……太平道的张角正是死在那时1

众人讶异,根本不知道曹棺提及这两件事的关系。

曹棺看出众人的困惑,缓缓又道:“传言中都说张角暴毙身亡,却无一人知道他真正的死因。”

范乡点头道:“不错。张角天纵奇才,创四道八门三十六方几乎击垮了汉室,奈何传说他突然病死……”微有犹豫,范乡琢磨道:“曹兄说他是暴毙身亡?而不是病死?”

“不是病死1

曹棺肯定道:“要知道当年张角的医术几和当世的华佗、张仲景媲美,生平活人无数,正因为这点,才能得百姓死心的拥护。这样的一个人,如何会莫名的病死?”

看到众人的不解,曹棺一字字道:“我若是猜得不错,张角是死在那颗流星之上1

“什么?”

众人实在是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搞不懂“死在那颗流星之上”究竟是什么意思。

曹棺解释道:“据我收集的消息推测,当年张角虽以无上的声势几乎颠覆了汉室,却是伤感天下死伤难数,这才决定冒险到白狼秘地寻求神力帮助后速战速决。他到了白狼秘地,似寻到了白狼秘地的关窍所在,可却又似误触了机关,这才在移动回转的天空上坠落在边、韩和董卓的交战之地,丧命当常”

单飞若在,定知此事就算不和乾坤挪移有关,也多半是张角驾驶个飞行器归来。

众人却是不解,暗想听曹棺这么说,张角难道和神仙一样的在腾云驾雾吗?他们心中多少不信,但知曹棺没有必要虚言欺骗。

曹棺亦知众人难以理解,喃喃道:“因此我才说,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也不见得是人畜无害的,多半是有其发生的缘由。”

忧心的望着远方,曹棺继续道:“张角身死一事莫名的让董卓因势成名,亦让董卓从张角坠落之地得到了一根异形香。”

范乡总算从单飞口中知晓点三香的事情,插嘴道:“董卓后来变得强悍无边,亦是因为张角所带的异形香?”

“正是如此。”

曹棺低语道:“韩遂和边章莫名反目,多半也是因为此事的余波,而张宝知道张角身死后,想要改变张角身死的事实,这才执着的寻找无间香,可他临死亦未能得到无间香,这才留下‘若得无间,死而无憾’一句含恨而逝……”

单飞若在一旁,定会有恍然大悟之感,因为他参与寻香一事前,就从郭嘉口中听说过此事,不过郭嘉没有曹棺解释的这般清楚明白。

曹棺神色惘然的凝望着远方。

为了诗言寻香这些年,他知道的比他说的要多得多。可叙说这些沧桑的往事时,他却再没有往日的那般执着。

往事如烟。

历历消散。

曾经的尔虞我诈、惊心动魄的场面都已淡得不能再淡。人生苦短,为何还要记住那些让人厌恶的场面?他那时心中想起的只是那素心云水、灿烂桃花的三月……

明媚的桃花林中,有个纯真可爱的女子走到他的身前笑着道——我叫诗言,你叫什么名字?

人生若只如初见,比翼连枝当日愿。

有红日东升,撒下暖暖的光辉落在曹棺的身上。

看着眼前那含笑的女子,曹棺心中轻语道——诗言,谢谢你的谅解,我无论如何都要完成你的心愿,可是此行很是险恶,我若是死在楼兰,不知道能否再见你一面?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