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88节 爱人真意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88节 爱人真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恋上你630bookla,偷香最新章节!

石室内一时沉寂。

单飞、吕布对往事都是一知半解,等听到孙钟如此解释,才终有了恍然之感。孙钟所言看似玄奇,却和二人所知暗自相符,二人均想,此次孙钟说的真实性极高。

见孙钟可怜巴巴看着自己,单飞却摇头道:“我眼下还不能出手。”

孙钟愕然,霍然站起怒吼道:“你要怎样才能震开鬼门?老夫真的没有骗你,眼下是我们最好、也是最后的机会。错过此时,我们三个不会再有任何机会。单飞,你根本不爱晨雨,你若爱她,本不该这般推三阻四1

单飞微眺双眼,看的是楼兰城的方向。

“他说眼下还不能出手,并非绝不出手。”吕布突然道,看着孙钟诧异的望来,吕布迟疑道:“孙钟,单飞的意思是……他要先救楼兰,再来解决你的问题。你有你的事情,可却不能因此让单飞放弃他的事情。”

沉默片刻,吕布轻声但坚决道:“孙钟,不如我们先去楼兰解围如何?”

孙钟诧异的看着吕布,一副不认识的模样。他自以为看清了吕布,但听到吕布这般说,还是不由怒道:“背信弃义的吕布什么时候会开始为别人着想了?”

吕布沉默。他不是多话的人,方才那几句话已是他少有的言语。

孙钟见状放弃了痛斥吕布的念头,转望单飞,吕布神志不清,如何能想到你的念头……楼兰一事无足轻重……”

“孙钟,你错了。”

单飞摇头道:“吕布说的正是我的想法。我可以考虑和你、吕布同赴白狼秘地,不过一切要在解决楼兰危难之后。”

孙钟愕然,他显现楼兰的急迫本是要让单飞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没想到弄巧成拙。他对楼兰城百姓无甚情感,根本不想在楼兰上浪费时间,嘲笑道:“单飞,你太高估了你自己,你觉得你能解决楼兰的危机?你是神仙?你这么聪明的人难道从未想到过,幕后主使为何要极力攻下楼兰城?”

“我想不到。”单飞反问道:“不如你来告诉我?”

孙钟冷笑道:“好,老夫告诉你。当初蚩尤败走西域,知道黄帝不会放弃杀死他的念头,这才将白狼秘地建在极深的地下。白狼秘地虽深,蚩尤要出来却有多种方法,不过他若让众多异形人出来,就必须要开辟从地下到地上的通道。”

单飞反问道:“他不是有乾坤挪移?”

“乾坤挪移因为某种奇特的原因时灵时不灵。”孙钟分析道:“以蚩尤之能,自然不能将所有的希望放在一个方法上。”

单飞暗想,听起来孙钟竟不知道乾坤挪移失效的缘由。而根据他单飞所知,乾坤挪移若要发动,必须要破天鼓的助力。黄帝早算准了这点,这才让蚩尤取得个假的破天鼓。蚩尤被骗,这才放弃了乾坤挪移的计划?

“不过蚩尤能和黄帝齐名,就有和黄帝类似的神通。蚩尤以楼兰为中枢、蒲昌海为催动,调动周边万里的江河湖海之水汇聚这左近的地下,然后蚩尤又以开天辟地之能移动地块造出一条可移动的通道。你当初能从楼兰水道见我,走的就是蚩尤开辟出的地下通道。黄帝若要强攻白狼秘地,定会触动蚩尤的机关,引发大水泛滥,那就等同于灭世。黄帝就是知道这点,这才放弃强攻白狼秘地的念头。”

单飞心中骇然,暗想蚩尤果然非同凡响,这种工程看起来比琴鼓山的迷宫更要气势磅礴。

“当年四凶就是探得蚩尤此法,这才能借此引发不世的洪水,几乎毁灭了这个世界地表所有的人类。”

孙钟对这些往事很是熟悉,继续道:“他们计划灭了地表上的人类,等洪水退却后,异形人就可堂而皇之的称霸这个世界。”

看着单飞,孙钟略有感慨道:“如今的单家人不成器,但你单家先祖单鹏倒真有惊天之能,他不但灭了四凶,还镇住此间的水道,让其不至于再为害世上。后人都说是大禹治水,疏通了天下水道,让中原的人类不至于灭绝,却不知道是单鹏以神通将那场灭世的洪水反注入蒲昌海、让海水潜行地下,南出积石山而为黄河,再注东海,这才解决了中原危机。大禹不过是处理了水道支流,真正控制洪水泛滥的却是单鹏。”

单飞心中微动。

孙钟说的匪夷所思,他却因此想到一件极为奇特的考古往事。据考古记载,从远古到唐时,一直有蒲昌海才是黄河源头之说!

蒲昌海是个极为奇特的内陆海,根据历史记载,蒲昌海“广袤数百里,其水亭居,冬夏不增减。”

这是个奇异的事情,没有人明白这苍凉的地带为何会有这种根本不会干涸的湖泊出现。就因为这点,历史又有记载——蒲昌海潜行地下,南出积石为黄河也。

积石说的就是青海境内的积石山。

直到唐朝时,才好像改正了黄河源头是蒲昌海的错误,但那时候楼兰已然湮灭。

地下水道在唐朝前已发生了改变,这才使得后人再次改变了认知?但前人的传说非但没错,反倒更近远古***。

单飞思索之际,就听孙钟继续道:“单鹏以矛破盾,创鬼门做为中枢,反用地下海水封住了白狼秘地。”

“这么说……白狼秘地内的人若是从旁路突破到地表,倒会被大水反灌?”单飞恍然道,他一直奇怪一个鬼门如何能封锁住白狼秘地,直到这时才有明了。

孙钟沉吟道:“据梁孝王留***载,事实应是如此。不过梁孝王毕竟不是单鹏,我等亦和单鹏差得太远,对其中的玄奥很难全然了解。”

单飞缓缓点头,知道自己猜得虽是大胆,但对单鹏等人来说,或许不过如同儿戏。

孙钟又道:“就因为这段往事,后世的有心之人才知楼兰下为蚩尤所制水道的中枢。他们若是占据楼兰,说不定能找到不经鬼门就进入白狼秘地的方法。”

单飞恍然道:“因此幕后主使一定要先占据楼兰……”

“然后坐等你单飞到来1孙钟字字沉凝道:“单飞,楼兰水道虽是蚩尤所制,但在更多知情人看来,这世上若能有人***这水道前往白狼秘地,一定是你单飞1

单飞凛然,已明白孙钟的意思。

“你或许不能击败他们,但以你如今之能,他们也很难对你如何。”孙钟凝声又道:“但你单飞有个极大的弱点,听闻你已被范氏推举为当家,统领了西域的一帮中原人?”

见单飞保持沉默,孙钟沉声道:“权术之人不必怜惜手下的性命,可对你这种人来说,权利并非好事。因为你的权利越大,你的责任就越大,需要考虑的就越多。因此不用多想就知道,他们强攻楼兰的用意最少有二,一是占据蚩尤所做水道的中枢,二来以那些中原人作为要挟,让你单飞听从他们命令!老夫是有送你到楼兰之能,但老夫始终不肯送你过去,你到现在还不明白老夫的苦心?”

单飞望着正在鏖战的楼兰城外,苦涩道:“原来你是在帮我?”

“正是。”

孙钟见单飞似有意动,激シ桑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