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86节 神秘的老道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86节 神秘的老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孙钟见单飞轻皱眉头,对“起死回生”似也没有太多的感觉,急道:“单飞,你要信我,你一定更要信我!这些年来,黄帝流传的神迹多被后人固步自封所误,越传越是颓落。但在白狼秘地的技艺却已高明到不能想象的地步!只是受制于鬼门,白狼秘地的一切才不被外人所知。”

吞咽着口水,孙钟热切道:“我们只要过鬼门进入白狼秘地,有很大的机会得到起死回生之术。坚儿如能复活,貂蝉活命更不是问题,而你你一定能在白狼秘地找到让尚香、阿九摆脱女修的方法你不是一直希望帮晨雨摆脱女修传人的宿命吗?”

他说的前景极具***,吕布都是砰然心动,单飞仍旧冷静如初。缓缓转过头望着孙钟,单飞问道:“谁和你说的这些?你没道理知道白狼秘地的情况?”

孙钟立刻道:“自然是梁孝王。”

“全是梁孝王的留***载?”单飞又问。

孙钟微有犹豫,随即道:“不错。”瞥见单飞的冷笑,孙钟似有些心虚道:“你笑什么?”

单飞叹道:“孙钟,你撒谎的时候,为何不再仔细考虑一下?”

孙钟闻言脸色沉冷,吕布见状,立即明白孙钟在撒谎。

在场三人均非天真之人,孙钟更是老辣,他知道单飞不会无的放矢,这才戒备重重。但孙钟这般戒备,落在吕布的眼中,反印证单飞所言无错。

心中无鬼的人这时候应该无愧于心的立即反驳!

石室一时沉寂。

吕布心中奇怪,他的确对孙钟有怀疑——除了貂蝉和单飞外,他根本难信旁人。不过适才孙钟所言虽是奇异,却是合情合理。以吕布的戒心,亦没感觉孙钟所言有什么问题,单飞如何知道孙钟在撒谎?

单飞看着如火如荼的楼兰城,心中却是多少有些焦灼。

在他们交谈的功夫,城头如同被血染过。

范乡那帮人压力山大!

龟兹王率西域诸国的附庸兵勇、再加上北匈奴的精骑和西凉苍狼的联手,任凭哪个都是不敢怠慢。

曹操都不能。

只是西凉军的进攻都会让曹操头疼,更不要说再加上这多旁的力量涌入。

范乡他们居然还能硬抗,不过已是拉锯般的硬抗。

有几次、攻城的兵士已是极近城垛,甚至都要翻过城头,可处于不利环境下的楼兰守军还是能将敌人拒之城外。

远则羽箭硬弩、近则滚石长***,再加上绝境时的倒油、放火

城头的守军在诡异的浓烟笼罩下,虽慌不乱,还能死死的挡住敌军,可单飞更是忧心他看出敌军和范乡一样,都知道一鼓作气的道理。虽有难数的敌军葬身在楼兰城下,可攻城的士兵并没有半丝退却之意。

退亦死!

有匈奴、苍狼两方力量压住阵脚,攻城的兵士别无选择,只能选择拼命。敌人竟像要在今日不惜任何代价的拿下楼兰城。

心中焦虑,单飞转望孙钟道:“孙钟,任何谎言都会有漏洞,而且很多人为了掩饰一个谎言,会用更多的谎言去掩盖。”他虽是急切,却知道若是不能说服孙钟,他急得冒火也是救不了楼兰。

“我哪里说谎了?”孙钟问道。

单飞皱眉道:“我本来以为你撒谎的地方不多,因为你既然能保存孙坚的尸体十数年,说明你还有深切的父子情感,这点儿无论如何都是难以作假。但你这么问,我反倒怀疑你除了孙坚一事外,说的别的事情都有点问题。”

孙钟恢复了冷漠,“你如果不急,我等了这些年,也不算急的。”

单飞看着楼兰城的浴血,终于道:“梁孝王到了阿育王年代之后,那是秦始皇之前,他就算真的变成了东土帝子,留下了这多白狼秘地的秘密给你看,可他无论如何,都不知道华佗是师承白狼秘地的,对不对?梁孝王根本不知道有华佗这个人1

孙钟脸色微改。

单飞凝声道:“因此还有旁人对你说了这些隐情,那人是谁?”

吕布愕然,却不能不叹服单飞的头脑极为缜密和清醒。

孙钟微微吸气道:“单飞,你为何总是关注这些无关重要的细节。那人是谁并不重要的,重要的是”

“你错了。那人是谁很重要1单飞反驳道:“你如果不告诉我那人是谁,我如何能确定不是那人要在骗你我震开鬼门?夜星沉、鬼丰他们不是也想打开鬼门?”

吕布心中微沉,不能不说单飞怀疑的很有道理。

孙钟脸色发青,可望见单飞执着的坚持,终于叹息道:“单飞,你也错了。老夫不说,并非要骗你,而是因为老夫也不知道那人是哪个1

单飞很是意外道:“你也不知道?”震开鬼门一事事关重大,他不能不慎之又慎。他知道吕布的目的应是单纯,无论在云梦、还是到了此间,吕布对貂蝉的关切都是无法遮掩。一个这般痴情的男人,实在无暇去想太多别的门道。

不过他始终怀疑孙钟的目的。

等见到孙坚的尸体时,碉钟或许疯狂,但孙钟的目的很难造假。不过单飞始终觉得孙钟有所隐瞒,他蓦地戳穿孙钟的谎言,就是要让孙钟无从分辨。

可孙钟竟也不知道传秘之人?

孙钟咬牙道:“单飞,我知道你恐怕难以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我只怕说出来反让你疑心,这才避而不谈。但你既然执意要问,我正好说出来。***是——自坚儿死后,老夫就放弃一统天下的念头,带着坚儿的尸体来到西域。那时候老夫知道三香的玄奇,暗想如果三香真能让人长生,那死而复活的传说也可能是真的,老夫就因为这个念头,决定拼死一搏入白狼秘地复活坚儿。可老夫在西域遇到个道人,那道人年纪不小,不过比老夫年轻些也说不定,因为他鹤发童颜,让人看不出真实的年纪。”

他说的琐屑,单飞却在认真的倾听。

孙钟又道:“那道人见到了老夫,不过三言两语就对老夫道——你可是要找白狼秘地吗?”

单飞讶异,暗想如果孙钟所言是真的,那这老道倒和神仙一样了。

孙钟苦涩道:“老夫那时的震惊自是不言而喻。当时的老夫心思复杂,自然不肯轻易吐露真情,是以含含糊糊的应对。那老道却说观老夫的面相和心思,看来去白狼秘地只怕势在必行了。”

单飞更是奇异,他知道有些人有一种技能,只凭观察对方的表情举止就能猜测出对方的心思所想,这到了国外,就变成了什么读心术。女人多求安稳,喜欢察言观色,因此在这方面的技能很是得天独厚。可如这道人三言两语就将孙钟所为都推测出来的,实在少之又少。

“老夫那时也是惊愕难言,但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说出自己的目的。”

单飞听孙钟言语中满是悔恨之意,不知道他后悔什么,皱眉道:“后来呢?”

孙钟回忆道:“那道人见老夫这般,倒是并不介意,只是道他也要去白狼秘地。”

单飞心中一震,“那是十数年前的事情?”

孙钟奇怪道:“你如何知道?”

单飞微微吸口凉气,他这般猜测是因为在贵霜王庙下,玄女曾经说过——十数年前,白狼秘地曾有一次极为诡异的异动,鬼门竟被外人开启!

开启鬼门的就是这个道人?

他将鬼门震开一丝看到的也是这个道人?

孙钟所言和玄女叙说的暗符,单飞已知孙钟所言可信度很高,摇摇头道:“我只是偶尔得知罢了。孙钟,说你的事情要紧。”

孙钟冷哼一声,心道你小子一个劲的说老夫骗你,你何尝不是有许多秘密?不过他无暇计较,他知道要让单飞震开鬼门,必定要让单飞觉得此事并非为害世人,遂继续道:“老夫听闻那老道这般讲,心中自然惊奇,就问他为何要去白狼秘地?”

脸色少有的发红,孙钟道:“那老道略有犹豫,说他去白狼秘地是有必须的缘由,他要从白狼秘地得到个***。至于什么***,他并没有说。”

这就是报应!

单飞心中嘀咕,暗想人家看起来要和你好好的交流谈心,你孙钟偏偏和人家玩心眼。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有果,你先在双方间造起一堵墙,想再拆了就不容易了。

“那时老夫当然认为他也对老夫怀有戒心。”

孙钟叹口气道:“我们话难投机,那老道看起来想走,临走前却突然问了句——你知道蝴蝶吗?”

单飞几乎喷饭,不解道:“这是什么意思?”

“老夫亦是不解,暗想蝴蝶就是蝴蝶,老夫不瞎不盲,如何不知道?”孙钟神色困惑道:“老夫说知道,那道人微微一笑,又问老夫是否知道蝴蝶效应?”

单飞差点跳起来,失声道:“你说什么?”

孙钟不解道:“我说那道人问老夫是否知道什么蝴蝶效应,你难道知道什么是蝴蝶效应?”

单飞那一刻讶异的无以复加,他当然知道蝴蝶效应,可他实在不明白为何他那时候的一个词语,会出自这神秘的道人之口!

难道说,那道人和他单飞是一样的人?

——————

ps:此道人在墨武另外的书中有提及。能猜出这老道的人,绝对是墨武书友中骨灰级别了。哈哈。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