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85节 你要的理由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85节 你要的理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恋上你630bookla,偷香最新章节!

孙钟说到“最好的机会”时,终于露出丝激动的表情。

单飞却没有任何激动。

最好的机会往往是最糟的选择,无数人在所谓的好机会下赔得骨头都不剩。单飞清楚的明白这点,冷静道:“我看不出有什么机会。我们所谓的机会都在你孙钟的一张口上1

孙钟瞳孔微缩,“你还是不信我1

单飞转望吕布道:“吕布,我请你真诚的回我一句。我知道你一定要救貂蝉,而且如今貂蝉得救的希望看起来就在孙钟的身上,可你真的相信孙钟?”

吕布沉默,他不是多话的人,沉默亦是他保护自己的工具。

单飞点头道:“你要救貂蝉,就不想得罪孙钟的,很聪明。但你不信的,是不是?”

吕布仍旧无言。

他亦是狂傲的人,两世为人后,他宁可选择沉默,也不想再去撒谎,他对此已有厌恶。

单飞盯着孙钟道:“孙钟,我从知道你的大名时,就发现我的命运和你有着极大的关联。你做的事情虽算不上伤天害理,可也算不上光明磊落,我今日能到这里,多少还是拜你孙钟所赐。你的确和我说了很多,但关键的地方你仍在遮掩。你从谁口中得知华佗、张仲景的医承何处?梁孝王究竟还告诉你什么神庙的秘密?梁孝王如今去了哪里?你如何知道鬼门内就有摆脱女修宿命的方法?你什么都不说,就想让我震开鬼门?”

孙钟半晌才道:“这说穿了无非是个信任。你不信我,才要我给你理由。”

“你没有让人信任的理由。”单飞冷声道:“你说你老了老了,有了悔意。可你进鬼门做什么?你要救孙尚香还是阿九?你觉得我会认为你突然就能这么做?只因为她们和孙家有关?你连她们的面都少见过1

能够幡然醒悟的人实在少之又少,故态复萌的人却是太过常见。单飞明白这点,这才一定要弄清究竟。

孙钟垂下头来,半晌后突然抬头,嗄声道:“好,你要理由,我就给你理由1

单飞一怔,不为孙钟的神色隐约有了点儿疯狂之意,而是因为孙钟眼中蓦地有了点滴的泪光。

孙钟手掌轻拍石桌,另有光华投在三人的头顶空处。

单飞眉头微锁,不解道:“这是哪个?”

随着光华投影,一具透明的棺椁虚幻的展现在三人的眼前。那棺椁和盛放貂蝉、阿九的类似,可里面的人却和阿九、貂蝉截然不同。

那是个中年男子。

男子国字脸、神色坚毅,手脚比常人要长上几分,看起来却和尸体般,全然没有了生机。

单飞亦是医者,在见到貂蝉出现时,已在琢磨能否救治她的性命,但他很快放弃了这个想法——貂蝉看起来不过比死人多了一口气而已,这口气微弱的又是随时会断绝。

俗话说“药医不死并佛度有缘人”,就是说佛那般神通广大,度化世人还是得看条件的,医者医治病人更是如此,貂蝉能活下来已是依仗高科技的奇迹,她如果还要活下去,就只能依仗另外的奇迹出现了。

那个中年男子却是真真切切的死了!

单飞对尸体辩知的经验不比仵作差许多,他不用摸脉观呼吸,只看那男子灰败的脸色,就知道这若不是尸体那就是有鬼了。

奇怪的是,他对那男子多少有点眼熟。他正沉吟间,听吕布一旁低声道:“孙坚?”

单飞心中微震,失声道:“不错……是孙坚1他曾在云梦泽见过孙坚、孙钟二人合寻传国玉玺,不过那时候他看到的是生龙活虎的孙坚,一时间倒很难将这尸体和孙坚联系在一起。

孙坚没有被下葬?孙钟将孙坚的尸体保存在这里做什么?

单飞越想越是诡异,竟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老夫和你说过,老夫以前不过是个瓜农。”孙钟看着孙坚的尸体,脸上的丝丝皱纹都在颤抖,他似在自语,又像是对孙坚的尸体在倾述,“瓜农会有什么愿望?不过是希望能多赚点儿钱养家糊口,希望儿子成器一些。我那时候只想坚儿成器。”

孙坚喃喃继续道:“可一切在老夫遇到司命郎后,就变得截然不同。老夫认识了另外的一个世界,妄想借助另外一个世界的力量,让孙家光宗耀祖。老夫拥有远古的神奇力量后,甚至觉得不止光宗耀祖,就算一统天下、当皇帝也不是不可能的。”

单飞默然,知道世人都会有种错觉——拥有了某种能力,就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这些人很难去想过,没有了这些能力,他们和众人其实没什么两样,甚至比常人还脆弱。

“于是老夫就对坚儿不停的游说。老夫那时候年纪已不小,坚儿却是正当英年,老夫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坚儿身上,就鼓动他去击败董卓,我说只要击败董卓……只要击败董卓,这天下就会安宁,我们亦会名扬天下,流芳千载,我们有能力做到这点!他信我,他最信的就是我……每个儿子起初最信的不都是自己的父亲?”

孙钟碧绿的眼睛中有泪光闪烁,蓦地向单飞叫道:“坚儿信我,他信我说的一切!他在冲锋陷阵的时候对我说——爹,你说的没错,董卓是这世上祸患的根源,这是个杀人的魔头,孩儿一定能杀了董卓,为中原除去这个祸患;他在负伤累累的时候对我说——爹,你不用担心,孩儿不怕,孩儿一定能完成你的期待;他在徘徊犹豫的时候对我说——爹,我们真的能成功吗?为何在我们讨伐董卓的时候,全中原的各路诸侯,都在看着我们,却不肯派兵来援?他们难道全都是不辨是非正邪?这世界怎么了?可我们没有做错的,是不是?华雄、吕布绝挡不住我们,我们只要坚持下去,就能击败董卓的,是不是?”

吕布微有动容,终于知道那个击败他的男子有着怎样的信念!

孙钟盯着单飞,脸上的肌肉痛苦的抽搐,嗄声道:“坚儿那时就是这么的问我,期望我给他个心安的***,不然这个世界不是太让人失望?因为我是一切的始作俑者,他选择信我。可是我知道我错了,我从一开始就错了,我不应该给他一个天真的谎言,因为在这个世界能生存下去的权位者不是靠着美好的愿望,而是尔虞我诈的丑恶!坚儿没错,他只是和你单飞说的一样,无法再去选择,但他还是希望老夫告诉他——他选择的没错。”

泪水顺着沧桑的脸颊流淌,孙钟愧疚道:“可老夫如何答他?坚儿是个善良的孩子,他已将老夫所讲的骗***道理扎根在心,老夫如何能告诉他这一切不过是老夫的野心在作祟?”

单飞沉默下来。

这也是一个轮回,不知有多少父母为了自己未能完成的愿望、如孙钟这般去做。他们也如孙钟般,或许根本不知自己的目标是否正确,却在内心**的驱动下还是如此选择。

无数子女看起来不像是独立的个体,而不过是那些父母的一个游戏副本。

游戏可以重来,人生呢?

为何太多人总是在不可重来的时候,才知道悔恨?为何这些人始终不在可以改变的时候,鼓起勇气对自己做个改变?

泪水肆意流淌,如同多年压抑的悔恨一朝宣泄。孙钟低语道:“这世上有两条路,老夫就是走在第一条路上的人,明明知道这是虚假的承诺,可看着坚儿期待的目光,却已没有勇气去戳穿。老夫明知道有问题,却宁可沉浸在谎言中,因为那会让老夫好受一些。久而久之,老夫已觉得谎言***都无所谓,维持这个不变的现状最重要。”

惨然一笑,孙钟道:“可这世界不会不变的,一切也不会按照我等的意志走下去的!老夫直到坚儿死了,还无法对他提及内心的愧疚。这些年来,老夫一直在想,若没有老夫的蛊惑,坚儿不会死。是老夫逼死了坚儿,是老夫逼死了坚儿……”

他不停的喊着,石室寂静,唯余他声嘶力竭的呼声。

——是老夫逼死了坚儿!

不知许久,孙钟终于停止了喊叫。盯着单飞,孙钟的碧眼中有悲愤的怒火闪烁,“你要理由,这就是老夫的理由1

单飞没有再去看孙钟扭曲的有些疯狂的脸庞,扭头看向那棺椁中静静躺着的孙坚。

良久。

“单飞,这个理由够不够?”孙钟泪水未干,长吸一口气后稍微恢复了以往的冷漠。

单飞反问道:“你保存孙坚的尸体,就是想入鬼门让孙坚复活?”

他这个想法实在疯狂,可他知道孙钟就是这般想。

孙钟激动道:“不错,这个念头听起来疯狂,但我等早见到了更疯狂的往事。三香玄奇之效不容置疑,有太多奥秘不为世人所知。云梦秘地或是玄奇,但鬼门之后已利用三香创出起死回生之术1

起死回生!

吕布听到这四个字时耸然动容,单飞仍旧静静的看着逝去的孙坚。

他蓦地发现,孙坚皱着眉头——原来临死的时候,孙坚皱着眉头。或许因为痛,因为他胸口的位置还有血迹斑斑;亦或是因为不解,不解他为何孤军奋战这多年,有的只是旁人的暗箭掣肘,却无人陪在他的身边和他一往无前的为了美好的希望去奋斗……

看清爽就到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