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84节 疯狂的计划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84节 疯狂的计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恋上你630bookla,偷香最新章节!

单飞说出“自由的选择”几个字时,没有彷徨犹豫,有的只是自信和期待。他自信是因为相信,他期待是因为他一直坚持去做。

孙钟默然,一时间让人看不出心中所想。

吕布却是心中蓦地激荡,他许久未曾有过这般激荡的心境,因为他所在的环境早就扼杀了他这种心潮澎湃的激荡。

他本是个有憧憬的人,但他从杀死丁原后就开始慢慢知道,在那个肮脏的长安内,所谓的道德多是虚伪的遮羞布,画出的理想亦不过是**的吸血鬼。

因此在王允“大义凛然”的请他出手的时候,他没有上钩。事实证明他判断的没错,王允的道德和理想只是局限在董卓的对立面罢了。失去了董卓的制约,王允仁德之下的丑恶就会肆无忌惮的宣泄。

这是个伪善的世界!

伪善下的人们拼命让别人相信美好的理想,可自己却在走着一条截然相反的道路——他们不信,却欺骗别人去相信;他们不做,但蛊惑别人去做。然后那些人就在受其蒙骗而牺牲的血肉上,享用他们早就预料会收获的染血饕餮大餐。

毫无愧色!

还有什么理由去心潮澎湃?一切不过是在谎言、欺骗、胁迫、尔虞我诈中展现着真实的丑恶。

他早就丧失了信心,不知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希望,但听到单飞这般说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的热血上涌。

因为他知道单飞和王允不同,单飞不但会说、单飞说了还会去做。

他吕布在这世上能完全相信的只有两个,一个是貂蝉、另外一个却不会是孙钟……而是他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单飞不会鼓动别人去做,他始终坚持着自己的理想和原则——有力量、有能力的人,要给那些蒙昧无明的人一个真正自由的选择,而不是在谙熟丑陋规则后、自鸣得意的蛊惑。

“这个世界的确因为轮回而让人沮丧困惑……不过有勇气的人还应该尝试下第三条道路,而且一定能走出第三条道路1单飞又道。

“第三条道路?”孙钟反问一句,碧眼中闪过丝光芒。

“是的,第三条道路1

单飞坚定道:“一条不需要胁迫和恫吓、***和欺骗,就能让人坚定走下去的道路。”他话音未落,蓦地看向楼兰城的方向。

因为在他们交谈的功夫,攻城的兵士已冲到城下不远。

前排兵士手持人高的竖盾,遮挡着城楼上的流矢,后排的兵士却是挽弓在手。

弓上并无羽箭,只是扣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圆球。

弓弦急颤下,无数黑色的圆球如冰雹般的砸到了城垛之上。城头上瞬间有浓烟冒起,迅疾的充斥着整个城楼。

楼兰城顿时***。

这一招不但让守城的兵士意外,亦让单飞心头发沉——敌方在无形之手的暗中推动下,不但有备而来,看起来还是势在必得。他不知道这些黑球是什么武器,但感觉很像他那个时代的***。

这种黑球或许没有杀伤力,可它有一个明显的目的就是能遮掩住城楼守军的视线,下一刻的光景,只怕敌军就要大举进攻。

果如单飞所料,他虽听不到号角声响,但随即就看到有数倍于前的人马蜂拥而出,架云梯到了城墙之前。

攻城的兵士各个身手矫健,在浓烟的遮挡下,灵猿一样的顺着云梯攀爬,离城头益发的近了……

“你说的第三条路或许存在。可是前两条路的人,不会让它延展,他们对你只有痛恨和谩骂,因为你打破了他们塑造的‘安稳’。”孙钟淡漠道:“这个世界也不会有耐心给你选择的。他们对楼兰势在必得……城破不过旦倾。单飞,回到现实更好一些。”

单飞额头微亮,隐约有细微的汗珠冒出。

在不久前,双方交战还和他没什么瓜葛,此刻的他却不能不担忧楼兰的守军,那里有他的兄弟、有他的朋友,有着太多信任他的人。

这种时候,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所有人危在顷刻,自己却帮不上一丝。

“孙钟,送我到楼兰。”单飞急声道。他暗想孙钟能用乾坤挪移送他去贵霜,这么说送他去楼兰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孙钟倒是不出意料,只是道:“去楼兰做什么?你觉得以你一人之力,可以挡住他们的十万大军?没用的,你就算抓了什么龟兹王、甚至拿下匈奴单于亦是没用了。他们不过是被驱动的无知牛羊……真正在背后谋划之人,你单飞也是拿不下的,是不是?”

单飞皱眉,他何尝没有想过孙钟说的?眼下的他虽能和吕布交战不落下风,但无论夜星沉还是鬼丰,他都是没有信心拿下。更何况,这两人根本不会和他交手。

夜星沉和鬼丰的目的极为明确,他们不要的东西,你送到他们的眼前都不龋他们要做什么?攻陷楼兰城、找到鬼门,然后开启鬼门放所有的异形人出来?

“眼下只有前往鬼门、震开鬼门,才是我等真正要做的事情。”孙钟对楼兰战局并不在意。

单飞怒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他和孙钟伊始就在提及这个问题,孙钟提及梁孝王后稍转话题,哪想到很快又回到这个目的。

孙钟沉声道:“老夫自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却不知的。鬼门内有救治貂蝉的方法,亦有让女修传人不受女修控制的奥秘。”

单飞看着城头的厮杀血喷、每一刻都有人在殒命,心中着实焦急。不过听孙钟这么讲,单飞还是错愕道:“你如何确定这些事情?”

孙钟淡笑道:“你以为老夫困顿西域多年,全无发现吗?老夫可以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世人都说当世有北华南张两位神医,可以医死人、活白骨,医术神乎其神……”

单飞心有不耐,暗想你孙钟扯东扯西的究竟有什么目的?你想凭一张口让***开鬼门未免太天真些,可随即他就有些目瞪口呆,因为孙钟清晰的说道:“可世人却从不知道,这两人的医术能和同行判若云泥,一是从云梦泽获得启发,一是在鬼门内得到了医术的真谛。”

“你……是想说……”单飞心思转念,刹那间想到了什么,“张仲景的医术是从云梦泽内得到启发?”

“正是如此。”

孙钟道:“人虽有身体躯壳来寄托生命,实则对这个身体所知甚少。云梦秘地一直在专研长生一事,虽看起来进展寥寥,难得的却是能直观的面对人体的内部经络。老夫听说,张仲景就是有了这种机会,这才在医学上突飞猛进。”

单飞心头一跳,立即想到孙策、严虎那些人的遭遇,感觉孙钟所言极有可能。他和波罗僧交手时,发现秦皇镜的妙用远非照出人体的内脏那么简单。秦皇镜是长生香辅助的工具,这么说用了长生香,在变化途中,说不定能看到人体内部更精细的结构?

神农不就是有个透明的肚子能观察药物进入后的变化?那完全是个极高科技的**实验室,如果高明的医者能有这东西做辅助,医术突飞猛进并不足奇。

张仲景就是因此才做出妙绝人寰的《伤寒论》?

那么华佗?

单飞回想孙钟方才所言,眉头微跳道:“你说华佗是在鬼门内得到了医术真谛?”

“正是如此1

孙钟肯定道:“据老夫确切的消息,华佗曾入鬼门,从中习得无双的技艺,到了世间后这才大放异彩。如今寻华佗难遇,而且就算遇到华佗也不见得能医治貂蝉的伤势。可我等却可如华佗般入鬼门找到救治貂蝉之法。”

单飞讶异道:“你和吕布要入鬼门?”他听孙钟提及华佗一事,倒真的将信将疑。因为华佗和张仲景的确是这时期的不世奇葩。

张仲景的《伤寒论》到了两千年后,还和黄帝的《内经》一样被无数医者孜孜以求的研究,其中的玄奥可想而知。

华佗没有医书传世,唯一做的一本医书听说还被狱卒烧了,但这丝毫没有遮掩华佗的光辉。

这是一个比张仲景还要神奇的人物。

后世到了现代,开刀化疗什么的还是有诸多问题,可在华佗那时候,就能轻易动刀给人做剖腹手术,什么细菌感染的问题全然不被华佗放在眼中。更神奇的是,华佗对脑部构造都有极深的专研,甚至要给曹操的脑部进行开刀手术。

任何一个现代的医者到了华佗那个年代,有谁能在没有庞大医疗仪器的支撑下、自己拿一把刀摸摸脉就做这种手术?

华佗敢,而且自信满满!

都说庖丁解牛、游刃有余,单飞却知道游刃有余的基础绝对是立在庖丁真正的实力上。

华佗、张仲景都有真正的实力,他们的医术传承三香……

这本是一个极为重大的发现,单飞却是无暇激动,他更震惊的是孙钟的目的,“你孙钟要和吕布一起入鬼门?”

吕布还有原因,可孙钟疯了不成?

孙钟缓缓点头,“不错,不止是我和吕布,还有你1

单飞冷哼一声,心道你疯了,我却没有!我没事进鬼门做什么?好玩吗?

孙钟却是肃然道:“是我们三个进入鬼门。单飞,你应该知道,鬼门大战一触即发,等那时候,不要说进鬼门,鬼门外就会有无数人死在女修的手上。此番幕后推手虽是犀利、反弹亦在加强,可女修的实力绝对不容置疑。女修若是掌控鬼门,绝不会再让人进入。单飞,在鬼门之战前进入鬼门,是我们最好的机会1

看清爽就到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