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776节 终见神庙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76节 终见神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石室暗寂,只余夜明珠幽幽,照着那伤心的泪水、唏嘘的神色。

单飞看着泪流不止的吕布,想着的却是在云梦泽见到的那个看似倔强漠然、实则情真意切的女子。

——十数年前,我其实已准备死了,这是一个根本没有希望的世界,所有人似乎都变成了禽兽,不止人杀人,就算人***的事情都是屡见不鲜我很是失望,决定去杀一个谁都杀不死的董卓

——可我见到了吕布,在我刺杀董卓失败后,吕布将我从大牢救了出来,离开我之前,吕布为我盖上了一床锦被。

——那时我很冷,盛夏也是冷得入骨。但在盖上那床锦被之后,我终究感觉到这世上还有一丝温暖。

得到温暖的貂蝉开始不停的寻找。

不知是吕布救了貂蝉,还是貂蝉救了吕布

单飞已无法分辨,但还记得那女子落泪哽咽道——我不怕死,我真的不怕死的。只要能救他,我死了也没什么。我知道你要救我,可救了我就是害了他,我如何会让你救我?

貂蝉没有说谎。

她不怕死,她只怕死的不明不白。她知道自己为什么去死,这比那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的人岂不是强上太多?

“我见她随时都要离我而去,不由大叫道——不行,我不止要和你离开那肮脏的长安,我们还要继续活下去,我要带你一生一世永生永世。”

吕布正痛苦的述说,见单飞怜悯的看着他,不由怒道:“你为何这么看着我?”

单飞不想对抗,叹息道:“我虽不明白究竟,但我想貂蝉是想说——你们既然离开了那肮脏的长安,为何还要回去呢?”

吕布身躯一震,嗄声道:“你也这么说?”他怔立许久,低语道:“貂蝉亦是这么说,她说我们既然历尽辛苦的离开了,为何还要回转。如今很好,已经很好很好”

单飞动容。

他不算了解貂蝉,但只听吕布的叙说,已想到那要瞑目的女子临死前嘴角应是带着笑。

很好很好。

貂蝉不是个得寸进尺的女子,她得到了想要的***就已心满意足,她一直想帮吕布摆脱恐惧、也一直想让吕布去除心魔

“我见她要死去,就要咬她1吕布自语道。

单飞心中凛然,蓦地想到僵尸咬人后亦可将对方变成僵尸,如此一来,貂蝉倒能活命,可是

“你没有咬她?”单飞反问道,见吕布痛苦的摇头,单飞迟疑道:“为什么?”

“貂蝉请我莫要咬她。”

吕布哑声道:“她说她不想变成僵尸,她求我不要改变她。这是她最后的请求,我如何能可是我又怎能”

单飞明白吕布矛盾的心理。

要救貂蝉,吕布那时唯一的希望就是将貂蝉变成僵尸。可貂蝉不想,为什么?单飞不解,但他知道貂蝉的话在吕布心中极具份量。

“那后来呢,如何和鬼门有了关系?”单飞困惑道。

“那是因为我们那时候遇到了一个人。”吕布长舒一口气,“他蓦地找了过来,貂蝉竟然认识他,一见那人就说道——我在找你,你莫要违背对我的承诺。”

“那人是谁?”单飞立即问道。

吕布略有犹豫,“他不让我将他的身份说出去。他说我如果泄漏了他的身份,他就不会帮我再救貂蝉。”稍有停顿,吕布知道单飞的不满,补充一句,“他和我一直留在此间,是他发现鬼门的异动,知道你的存在,这才让我来抓你。”

单飞心思微动,蓦地想到一人。可他转瞬间心头一跳,喝道:“哪个?”说话间,他已闪身到了头顶的大石之上。

他见异形人并没动静,又被吕布的往事吸引,倒没有再担忧阿九。不过在吕布提及那人的时候,单飞立即意识到此间绝非只有他、吕布、阿九和一帮异形人。

最少还有个神秘人在此间潜伏。

他一念及此,立即察觉到阿九那面根本没有任何声息。他窜到大石上脸色改变,因为大石上空空荡荡,阿九不知何时已然消失不见。

双手发抖,单飞霍然跳下大石,一把竟抓住了吕布的衣襟道:“你还想让我帮你?你吸引了我的注意,却让同伴劫走了阿九。吕奉先,你这般作为未免太让貂蝉失望。”

吕布并没有反抗,只是讶异道:“你说什么?我没有想劫走你的同伴。我方才嗅到这里有个女子在,可我有了貂蝉,如何会注意到别的女子?”

单飞见吕布不似作伪,冷笑道:“你或许没有那用心,但你同伴会有。孙钟老谋深算,看来早有打算了。”

吕布微惊,失声道:“你如何知道”他话音戛然而止,可神色已证明单飞猜的不错。

单飞早有预期,冷冷道:“我是单家人,又有什么不知道的?带***见楼兰神庙的孙钟,我有话要和他谈。”

他说的极为肯定,吕布正迟疑不决间,有个苍老的声音传过来,“单飞,你果然聪明。”

单飞一听那老者所言,知道正是孙钟,不由冷笑道:“孙钟,你可否知道,阿九本是你孙女、你真正的孙女。”

孙钟不语。

单飞随即道:“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但你既然知道阿九是你的孙女,还想利用她来要挟我做事?你老了老了,莫非糊涂不成?还是老了老了,脸皮也就厚了许多?”

孙钟听出单飞的讽刺之意,半晌才道:“单飞,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单飞冷笑道:“你还准备藏在楼兰神庙中和我说话不成?”

孙钟轻叹道:“我并无此意。吕布,你和单飞同来。”他话音才落,就有一道蓝色的光环出现在单飞、吕布之前。

吕布迟疑片刻才道:“孙钟,这是你自己泄漏的身份,和我无关。”

孙钟淡然道:“我知道,你没有违背诺言,我还会帮你去救貂蝉。”

吕布微有喜意,立即跨入了蓝环中。

单飞更是毫不犹豫的进入,下一刻的功夫,前方霍然开朗,二人已置身一间极为宽广的石室内。

石室的正中有张丈许的石桌,石桌之侧,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碧眼老者。

单飞一眼见到,已认出那人正是孙钟。

他自从入云梦泽后,就开始听到孙钟的大名,亦知道这人的奇诡,了然此人为了孙家着实做了不少事情。

孙家能够崛起,孙钟在暗中着实用了不少力气。

后来单飞更在蒲昌海下见到孙钟,又被孙钟一杆子送到了贵霜。此人做事奇诡非常,让他单飞也是难以揣摩用意。

如今得见孙钟真身,单飞难免激动,可他只是看了孙钟一眼,第二眼看的却是石桌上的一座庙。

丈许的石桌上竟然摆着一座庙。

单飞着实看过不少庙宇,大多庙宇都是宏伟清肃,里面的神像难数,各个肃穆庄严,不过除了食用人间香火外,什么用处都没有。

到了他那个年代,很多寺庙更成了敛财的工具,你一进去看到的不是佛,而是铜臭在飘荡。

眼前的这座庙不过丈许,这实在是单飞见到最小的庙宇。其中没什么铜臭浮动,反倒有层云气浮动在庙宇之上,让人看不清庙宇内的究竟。

那云气似浓似淡,在丈许的庙宇上空飘荡,乍一看,倒有点像现代缩微景观加上点人工水雾形成的人造建筑,可单飞知道绝不是。

没谁会平白在这里建造个无用的建筑。

他不等开口时,孙钟已问道:“单飞,你如何猜到是我?”

“这有何难?”

单飞随口道:“此间地下就是鬼门,能监视到鬼门异常、而且让人来抓我的,只有身处楼兰神庙的人。我恰巧知道你正在楼兰神庙,而且貂蝉和我说过,她曾经在西域见过你那时你答应她可救吕布。你和貂蝉是认识的。”

吕布身躯微震,神色很是激动。

“我两下一凑合,就知道鬼鬼祟祟让吕布行事的人多半就是你孙钟。”道:“就算不是你,我问吕布一下,也是无伤大雅。”

孙钟缓缓点头道:“你说的简单,可若非有着缜密的心思,如何会想到我就在左近不远。”

单飞皱眉道:“我来这里,不是要听你说废话。”

“你要听什么话?”孙钟反问道。

单飞反倒一怔,他着实有太多疑问,知道孙钟能解开他的许多谜团,但蓦地见到孙钟,他还是一时间不知道从何问起。

“这就是楼兰神庙?”单飞环望空荡荡的石室问道。

孙钟摇头道:“其实我也不能确定。”

单飞气急反笑,不想老奸巨猾的孙钟第一句就在打着马虎眼,“你能确定什么?”

“我什么都不能确定。”

孙钟神色中终露出敬畏之意,良久终道:“单飞,对于蝼蚁来说,树根可能就是它崎岖的生命之路,一个土丘说不定就是它终生的归属。”

“你要说什么?”单飞皱眉道。

孙钟伸手在桌上一按,轻声叹息道:“我想说,我一直以为能一统天下,就是人世极致,可如今看来,这种想法实在亦是如蝼蚁般。”

单飞才待说些什么,陡然色变,因为在刹那的光景,他蓦地发现周围景物全换。

不知何时,他已然处于一座高大威严的神庙之中。

天有云。

云若浓若淡。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